第220章 一切都看开了

小说:穿越之丑颜泪作者:零缺点更新时间:2019-01-22 06:44字数:325446

南宫景将受伤昏迷的柳瞳直接抱往凝香宫,此时的柳瞳不能赶路进宫,东尚枫只得同意将柳瞳先安置于王府。

古阳随即将御医请过来,替柳瞳治伤。

此刻,凝香宫内御医正为柳瞳治刀伤,花菱这一刀柳瞳没有防备,刺的很深。宫外,南宫景等人正焦虑地等待着,心中充满了担忧。

南宫阳愤怒地握紧了拳头,该死的叛徒花菱,竟然敢伤害瞳儿,若是宫景不杀你,本主也不会放过你。

南宫景虚脱地靠在树边,一脸悲伤地凝望着凝香宫紧闭的大门。古阳站在一边,伸手搭在南宫景肩上,给予安慰。

东尚枫心里也不好受,自己没能保护好瞳儿,让她受了伤,若是瞳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会苟活。

南宫阳忽然严肃起来,朝南宫景走去,还没等南宫景反应过来,就伸手拽住南宫景的衣袖,脸对着南宫景吼着:"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太子!"古阳急切地在一旁阻止。

南宫阳不理会古阳,怒瞪着南宫景,道:"说!"

南宫景颓丧地任由南宫阳拽着,脸上忧伤地注视着凝香宫大门,没有回答南宫阳。

这一神态,让南宫阳更加恼怒,就欲动手,身后的烈风出手拉住南宫阳,道:"宫阳,不要冲动。"

"哼。"南宫阳猛一甩开烈风,恶狠狠地盯着南宫景:"我告诉你,宫景,要是瞳儿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东尚枫看着南宫阳的表情,心里不免想到,眼前这位太子说出这番话,难道他也钟情瞳儿,可是从未听瞳儿提起过,由此可见,瞳儿对他没什么感觉。

面对着愤怒的南宫阳,南宫景选择无视,一声不吭。

南宫阳就越是气,喝一声:"南宫景!"身体又往南宫景扑去。

东尚枫看着这般情景,不免有些无奈,在南宫阳动手之前,开口道:"住手,你身为一国太子,竟然如此沉不住气,也不问来龙去脉,便想动手伤人。"

闻言,南宫阳停下脚步,双眼冒火:"还有问吗?瞳儿会受伤,肯定都是因为他南宫景。"忽地,转头看向东尚枫,一脸不敢相信:"我没想到,东篱王,瞳儿她是你的王后,可你却任由南宫景欺侮瞳儿……"

"他没有欺侮瞳儿!"东尚枫制止道,眼睛直视着南宫阳,再次强调:"南景王他没有做出任何伤害瞳儿的事。"

"不可能!"南宫阳不信,一口否决。

东尚枫看着南宫阳,淡淡地道:"太子,是你在场,还是我在场,你有什么理由这样污蔑南景王。"瞥了一眼南宫景,继续道:"而且,瞳儿受伤,你没看见他现在有多伤心吗!"

闻言,南宫阳察视着南宫景的神情,是啊,宫景他从刚才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就只是一脸悲伤地望着凝香宫的大门。可是

"那瞳儿她无故失踪了几年,难道不是因为宫景伤害了她吗?"南宫阳问道。

南宫阳这话一问出,东尚枫略微想了想,当年的事情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不是南宫景所为,可是该从何说起。

"也不是和南景王所为。"东尚枫轻描淡写地道。

东尚枫疑惑:"那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东尚枫迟疑了。

就在东尚枫说不出前因后果,南宫阳讽刺一笑,就欲开口。

这时候,凝香宫大门打开,舒儿和太医走了出来,送走了太医,转身望着众人。

南宫景第一个担心地开口:"舒儿,瞳儿她怎么样了?她还好吗?"

舒儿看着南宫景一脸的担忧,浅笑着道:"王爷,太医已经替小姐上药包扎好伤口了,只是因为小姐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昏迷当中,不过,太医说了没什么大碍,明天就能醒过来。"

"是吗?瞳儿没事,太好了!太好了!"南宫景兴奋地笑了,伸手握住古阳,激动地道。

东尚枫跟南宫阳闻言,也放心地笑了。

"那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瞳儿吗?"南宫景急切地道。

舒儿看着夜色,轻声道:"天色很晚了,王爷你们还是先去休息,明天再来看小姐,晚上由我来照顾小姐就行了。"

"可是我想进去陪瞳儿。"南宫景满怀希望。

古阳看了看南宫景,朝舒儿道:"舒儿,你去休息,让王爷陪王妃吧。"

舒儿想了想,点头道:"好,王爷,请进去。"

闻言,南宫景高兴地笑笑,就往凝香宫跑去,古阳紧跟在后。东尚枫见了,也欲跑进去,南宫阳叫住了:"东篱王,你还没给我讲清楚。"

东尚枫转头望着南宫阳,略显彷徨。

舒儿看了一眼东尚枫,点了点头,转向南宫阳:"让我告诉太子爷所有的真相。"

东尚枫感激地看着舒儿,舒儿笑着摆手,示意他进宫去。东尚枫点了点头,朝凝香宫奔进去。

宫外,就只有舒儿和南宫阳和烈风三个人。

舒儿看着南宫阳,开口说着。

宫内,南宫景看着床上苍白着脸,平静地躺着的柳瞳,慢慢地抬起脚步走进。奶娘一见南宫景等人进入,随即躬身退了下去。

南宫景望着柳瞳的脸,这张他朝思暮想的脸,此刻就近在眼前,看着柳瞳削瘦的脸蛋,南宫景心里一阵吃痛,这几年,瞳儿她受了多少苦啊!

伏在床边,南宫景伸手握住柳瞳的手,紧紧地放在心上,轻声唤道:"瞳儿,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而我却还毫不知情,还误会是你抛弃了我,都是我该死。"

南宫景自责地说着,两眼渐渐泛红。

古阳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如此自责的南宫景,心里也跟着悲伤。

东尚枫也站在身后,看着南宫景,心里头静想着,南宫景他真的很爱瞳儿,若不是被人设计所害,他们两个现在肯定是很幸福的。

南宫景趴在柳瞳的手背上,肩膀微微颤抖着。

东尚枫眯了眯眼,抬步走近南宫景身后,伸手轻拍了拍南宫景的肩,轻声道:"王爷,你不必自责,我们都知道,这都不是你所为。我相信瞳儿她也会明白的。"

南宫景吸了吸鼻子,转头看着东尚枫:"谢谢你,国王,只是会发生这些事,都是源于我,我也脱不了干系。只是,我宁愿受伤的人是我,而不是瞳儿,她受的苦已经够多了。"

东尚枫浅浅一笑:"太医不是说了,瞳儿已经没事了,王爷你也放心吧。"

南宫景感激地望着东尚枫,也淡淡地笑了,两个男人这样,一点情敌的感觉都没有,有的只是知己之间的交锋。

古阳站在一边,看着两人,不免欣慰地笑了,道:"爷,天色不早,你和国王还是先去休息吧,明天大早再来看王妃。"

"不,我要留在这里守着瞳儿。"南宫景立即摇头道,抬头望着东尚枫。

东尚枫望着南宫景眼里那抹深切,心里明白,轻轻点头:"我明天再来看瞳儿。"

南宫景欣喜一笑,感激地朝东尚枫点头,东尚枫笑着看了一眼,转身朝门口走去。

宫外,舒儿已将三年前发生的所有事告诉南宫阳,南宫阳才得知一切都是花菱所为,是花菱因嫉妒野心而伤害了瞳儿,并非是南宫景所为。

南宫阳虚脱地往后倒去,烈风赶紧扶住:"宫阳。"

南宫阳摆摆手,望着烈风:"原来是花菱。"

烈风也没有想到,轻轻点头:"她也死了,也算是她的报应吧。"

舒儿继而道:"小姐她会那么恨王爷,也是因为误会,如今误会解开,小姐和王爷也有可能会继续在一起,回到三年前甜蜜的时光。"

南宫阳呆愣了,是啊,瞳儿她还是爱着宫景的,不然她不会因为以为宫景伤害了她而如此伤心痛苦。

悲哀地笑笑,南宫阳对着烈风道:"我们回去。"

烈风看着南宫阳的神情,也不再说什么,点头,跟着南宫阳走了。

看着南宫阳离去,嬷嬷走近舒儿身边:"又是一个痴情郎。"

"唉!"舒儿轻叹了口气,跟着嬷嬷转身欲进宫,岂料见东尚枫站在其身后,"呃……"舒儿和嬷嬷吓了一跳,那刚才他们的对话,国王都听到了。

东尚枫只是轻轻一笑,转身离去了。

舒儿和嬷嬷对望着,眼里充满了疑惑。

南宫阳和烈风走出景王府,忽的身后传来翠儿的声音:"主人。"

南宫阳和烈风转身,望着翠儿:"翠儿,你……"

翠儿扑通跪下:"奴婢该死,没有完成主人下达的命令,请主人赐罪。"

南宫阳无奈地叹息,扶起翠儿:"跟我回去吧。"

翠儿惊喜,感恩地躬身:"谢谢主人。"

南宫阳笑笑,一切都看开了,跟着烈风和翠儿,朝太子府走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