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赫茵海姆

小说:魔兽之暗黑领主作者:聪明的笨狗更新时间:2019-01-16 22:48字数:1236008

第十二章 赫茵海姆

“主说,要顺从!”

只听见泰瑞尔高喝一声,一本有着精致花纹、散着七彩光芒的古书突兀闪现,张开,放出十来道金光飞入铂尔和他的同谋体内。

然后,这十几位强大的神灵发现自己心底陡然生出无边的恐惧,让他们身体僵硬,竟然连抬一下小指头都做不到!

十三位中等神力、一位浑身上下都是谜团的强大神力、一位与自己实力相近的卓越神力……泰瑞尔很清楚,哪怕是启示录在手,他也挡不住这些神灵联手。

于是,泰瑞尔不给撒旦开口的机会,利用启示录禁锢敌人后倏然转身,朝着大殿入口飞去。

泰瑞尔已经把铂尔当作撒旦那一级别的对手。但是他发现,他还是小看了铂尔。

“我说,一切的虚幻,终将消散。”

只听到铂尔用平缓而用力的口吻说出这句话,泰瑞尔惊愕的发现,被启示录禁锢的敌人已然恢复过来!

“主说,要有光!”

泰瑞尔反应极快,再次利用启示录发动攻击。

这一次悬浮于半空中的启示录发出万道金芒,瞬间把恢宏的神殿变得光芒闪耀。

“该死!”

正急速冲向泰瑞尔的撒旦低骂一声,不得不挥起那柄号称法鲁思恩世界杀伤力最强的魔剑深黯,在自己的身体周围制造出一个黑色的护罩,抵挡圣光的侵袭。

撒旦在堕落后,原本的光属性已经转为暗属性,原本挥洒自如的圣光也成了攻击他最有力的武器。

没有撒旦的牵制,泰瑞尔的逃跑计划自然顺利无比。短短几秒钟,泰瑞尔又飞出了数十米,已然接近大殿出口。

一抹笑容浮上泰瑞尔的嘴角。只要能逃出去,铂尔的一切图谋都将烟消云散。

然而,泰瑞尔的笑容下一秒就凝固了。

“我说,一切的畏惧,”

铂尔的低沉有力的嗓音如同世间最恐怖的法术钻入泰瑞尔的耳朵里,“终将束缚!”

然后,泰瑞尔就如同先前的铂尔等神灵整个身体一僵,保持着飞行的姿势呆立当场。

“我说,一切的信仰,”

铂尔的第三波攻击紧接着袭向泰瑞尔,“终将崩溃!”

泰瑞尔眼前的景色倏然一变。恢宏的神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垠的黑色大地和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天空。

大地一望无际。没有高山,没有森林,没有湖泊,也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天空赤红如血,不时落下熊熊燃烧的巨石,落在大地上就是一个深深的大坑。

铂尔的十三位属神莫名的失踪了。这个诡异的空间里只剩下铂尔、撒旦和泰瑞尔。

“怎么回事?”

撒旦面色惊讶,问道。

“这是一种赫茵海姆世界没有的东西,叫做阵法。”

铂尔脸色淡然,道,“它的作用与魔法阵相似,不过发动的媒介不是魔核,而是智慧生物。”

“封锁空间的阵法?”

撒旦自然也是智慧杰出之辈,他略略一想就明白这所谓的阵法是干什么的。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铂尔敢保证泰瑞尔逃不掉!

“正是。”

铂尔淡淡的说道。

“主说,要有秩序!”

面对危局,泰瑞尔再次使用启示录的力量。但是……什么也没发生。

“放弃吧。”

铂尔的贯耳魔音再次响起,“在我的空间里,启示录是无法使用的。”

铂尔道,“泰瑞尔,你不是好奇我的另两个神职是什么吗?我不妨告诉你。一个是能量,一个是空间。”

铂尔道,“能量神职让我可以吸收纯净的能量转为自己的神力。而空间……”

铂尔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就是这个,法则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可以任意修改一项法则。泰瑞尔阁下,您应该知道我修改的是什么喽?”

铂尔道,“没了启示录,您与撒旦之间的差距也就拉平了。泰瑞尔阁下,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句话,铂尔就双目微闭,不再出声。

“哈哈哈!”

撒旦狂笑,看向泰瑞尔的目光也透出丝丝快意,“泰瑞尔,受死吧!”

撒旦壮硕的身躯陡然化作一道流光,漆黑的魔剑深黯径直奔向满面惊愕的老对手。

“哼!”

泰瑞尔冷哼一声,虚握的右手间陡然浮出一柄光芒闪耀的长剑!

圣剑晨曦!与深黯齐名的神器!

“当!”

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晨曦与深黯剧烈的碰撞,冒出一连串的火星!

“蹭蹭蹭!”

泰瑞尔抵挡不住撒旦的力量,只有连退数步抵消巨大的冲击力。

“虚伪的家伙,”

撒旦大笑,“现在才开始呢!”

占据先手的撒旦得势不饶人,漆黑的深黯化化作点点黑芒,每一剑刺出都以极快的速度奔向泰瑞尔的要害。

“当!”

“当!”

“当!”

一连串的金属碰撞声中,泰瑞尔抵挡的相当辛苦。对撒旦这位拥有力量、战士、速度三种强力神职的神灵来说,没有哪一位神灵可以在公平对决中击败他!

“泰瑞尔!你退步了!”

“赫茵海姆的走狗,你是不是老的牙齿和爪子都掉光了?”

一团金光,一道黑影,单调的金与黑不断的撞击,伴着震耳的叮当声与撒旦张狂的嘲讽。

两位神灵的战斗完全是一边倒。在天使族双王的时代,撒旦司战斗,泰瑞尔司管理,常年坐镇天空之城的泰瑞尔自然不是身经百战的撒旦对手。

撒旦堕入地狱后,为了保持战斗力,他宣布只要有魔神不管用什么方法伤到他,就可以得到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权力!

泰瑞尔呢?仍然在天空之城养尊处优。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位卓越神力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于是,出现了铂尔眼前这一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撒旦和泰瑞尔之间的战斗也慢慢的接近尾声。

泰瑞尔欣长的身躯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即使几秒钟内就能愈合,但纯白长袍上的裂口与斑斑血迹还是说明了泰瑞尔的处境很不妙。

泰瑞尔舞动晨曦的速度已经明显慢了许多。很多次都是险险挡住无孔不入的深黯。

反观撒旦却越战越勇,随时都有可能将泰瑞尔斩于剑下。

“不肯现身吗?”

不远处观战的铂尔抬起头,看着燃烧的天空自言自语,“泰瑞尔可撑不住了哦。”

铂尔慢慢的说出这几句话,泰瑞尔身上的伤口又多了几道。但他的表情依旧淡漠,仿佛被死神看上的是撒旦而不是他。

泰瑞尔的沉着让撒旦心中生出一丝很不好的预感。他了解泰瑞尔。只有手中握着足以绝境逆转的底牌,他才会这么淡然。

撒旦的攻击更加猛烈。但泰瑞尔仍然苦苦抵挡,脸上的表情没有急躁,也没有绝望。

“嘭!”

天际间陡然响起一声巨响,一道眩目的金色光柱直直刺破赤红的天空,径直落在撒旦身上!

“啊~~~!”

撒旦猛地丢下深黯,双手抱头摔倒在地,不断的翻滚着,发出一阵阵足以让见惯了世面的铂尔也心生不忍的哀嚎。

同一刻,铂尔的十三位属神现出身影,齐齐喷出一口鲜血,软倒在地生死不明。然后,幻境倏然消失,现出恢宏的神殿。

“恭迎吾主。”

泰瑞尔双膝跪下,双眸微闭,双手合十放在唇上,上半身笔直,脑袋微垂,口中喃喃自语。

这时候,哀嚎的撒旦,虔诚的泰瑞尔,生死不知的光翼天使……整个大殿只剩下脸庞被影子挡住的铂尔默默站立。

稍后,一个浑身金光闪耀的人影缓缓在大殿中成型。

他浑身环绕着澎湃的圣光,瞬间赶走大殿里每一个角落的黑暗。

他的面孔朦朦胧胧看不清楚,但目光却锐利如刀,似乎能窥破心底最深沉的秘密。

“我说,要臣服!”

这个身影悬浮于半空中,用雷鸣般的巨大声音说道。

一股无边的威压猛然爆发开来,一波紧似一波的冲击着铂尔的心灵。但铂尔却如同面对惊涛骇浪的巍巍高山,表情无喜无悲,在身影恐怖的威压前昂然站立。

只是,那种越来越浓的紫芒却说明他抵挡的很辛苦。

“异界的神灵,”

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响起,“臣服还是毁灭?”

“臣……服?”

铂尔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我……铂尔……只跪……父母!”

“异界的神灵,这就是你的答案吗?”

身影的口吻透着高高在上的冷漠,就仿佛人类面对着对自己挥舞爪牙的蝼蚁,“我说,亵渎者,要毁灭!”

伴着如同滚滚炸雷的巨大声音,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刺破高高的天顶瞬间把铂尔的身体吞没!

紧接着,铂尔的身影就彻底的消失在空气中,连一丝布片都没有留下!

“不!”

刚刚从剧痛中恢复过来的撒旦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撒旦,你破坏了游戏规则。”

看样子,这位秒杀铂尔的强大神灵并不打算放过撒旦,“所以,接受惩罚吧!”

“哗!”

撒旦身下的石板陡然冒出金色的圣焰,眨眼间就把撒旦的身躯吞没!

“啊!赫茵海姆!”

伴着悲鸣,置身熊熊烈焰中的撒旦高声说道,“你可以消灭我的躯体……啊!但你永远消灭不了我追求自由的心!啊!”

“死不悔改!”

随着铂尔身死,笼罩在赫茵海姆脸上的圣光也散去了……他也是一个俊美到能让神灵心生自惭形秽的家伙。

只见他细长的双眉抖了抖,用没有一丝感情的口吻说道,“那就去死吧!”

圣焰猛然高涨,彻底淹没撒旦壮硕的身躯!

“啊!”

撒旦的悲鸣又高了几分。然后,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最后消失无踪。

“吾主,这几个异界神灵如何处理?”

泰瑞尔的话语间有着明显的颤抖。任谁看到与自己势均力敌了数千年的老对手就这般死去了,他都会陷入如泰瑞尔一般深深的畏惧中。

“封了他们的神格,示众七天后斩首。”

赫茵海姆轻描淡写的说道。

“遵命,吾主。”

泰瑞尔心头一颤,急忙应道。然后,他站起身,翻开随着铂尔身死已经解开封印的启示录,正要动手,却不想偌大的神殿中倏然亮起刺目的紫芒,甚至连环绕着赫茵海姆的圣光都压了下去!

“咦?”

赫茵海姆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淡漠的口吻也有了一丝波动,“竟然还活着?”

下一刻,圣光暴涨,似乎要压下那越来越多的紫芒。只是,强大如赫茵海姆却始终奈何不了那小小的紫芒,反而是自己的圣光渐渐被紫芒吞食……

“这不可能!”

赫茵海姆的五官都扭曲到一起。这是他的世界。只要身处这个世界就没有哪一位神灵能胜过他!即使是“宇宙流浪者”泰坦诸神也不行!

但眼前的一切却告诉他,强大神力的铂尔竟然能连跃两个力量等级,挑战他这位不灭神力!

“在法则面前,没有什么不可能。”

出乎赫茵海姆意料,搭话的并不是想象中的铂尔,而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两个男人出现在赫茵海姆眼中。一个自然是铂尔,另一个与铂尔一样的黑发黑瞳,有着一张赫茵海姆也要嫉妒万分的脸蛋。

随着铂尔和神秘神灵的出现,紫芒也停止了扩张。赫茵海姆也终于有时间喘口气。

“你是谁?”

赫茵海姆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惊慌,问道。

“我是谁?”

神秘神灵笑了,迷人而奇诡,让赫茵海姆心一抖一抖的,似乎下一刻就会跳出胸膛,“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不然,你躲得那么隐秘干嘛?”

良久之后。

“秩序巡游者,秦!”

赫茵海姆咬牙切齿的说道。只是,他的愤怒掩盖不了其中的惊恐。

“正是在下。”

秦笑了,冷酷而森冷,“做错了事,就要接受惩罚。赫茵海姆?阿德斯,来自奎拉斯世界的不灭神力,赫茵海姆世界的创造者,你,做好准备了吗?”

“我不服!”

赫茵海姆满面狰狞,如同一只垂死的野兽,“这是我的世界!我愿意做什么是我的权力!你们这些亚特兰帝的走狗凭什么干涉!”

淡然的风度消失无踪,此时的赫茵海姆就如同一个输掉了一切的赌徒,“没有你们,我们的世界会更好!”

“是吗?没有我们,如你这般狂妄自大的神灵就可以任意玩弄凡人?或者肆意欺凌弱小的世界?”

赫茵海姆口中的秦淡淡的说道,“神灵的职责不是严酷的统治、无节制的索取或者肆意玩弄弱小生物的命运,而是……守护和引导。像一个慈祥的父亲一样守护自己的孩子,像一个严厉而睿智的老师那样引导孩子的成长。对一位始神来说,他的造物,就是他的孩子。”

秦冷冷的说道,“可惜,你忘记了。再见!赫茵海姆!”

秦随手一挥,紫芒陡然扩张,眨眼间就充满了整个大殿!数十秒后,当紫芒散去之时,宽广的大殿里只剩下秦、铂尔、泰瑞尔和那十三名醒转过来一脸茫然的光天使。

“铂尔。”

秦转过身,对铂尔说道。

“有何指教?”

面对秦这位幕后的大boss,铂尔的态度一点也算不上恭敬。

“我是应该称呼你为铂尔、亚瑟还是无忧呢?”

对铂尔的不恭敬,秦只是豁达的笑了笑,然后一脸诚挚的说道,“算了,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什么都无所谓。我道歉,为利用你道歉。”

“黄金圣典虽然提醒我有神灵违反了规则,”

秦扬了扬右手的金色古书,“可惜亚特兰帝宇宙千千万万个世界,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一个一个的寻找。正巧,我在地球上捕捉到与黄金圣典曾经提醒我的相似的神力波动。”

“所以你就在我的身体里种下一颗神力的种子,为你指引道路?”

看到秦诚恳的道歉了,铂尔的态度也好了许多,“我不明白,我成神的时候也应该是你来到赫茵海姆世界的时候……为什么你现在才出现?”

“简单啊。这是赫茵海姆的世界。如果他存心躲着我,我自然无法找到他。不过有一种情况他逃不出我的追踪。”

秦解释道,“就是面对你的时候。”

“最后一个问题,你打算如何处理这个世界?”

铂尔问道。

“更简单,”

秦轻描淡写的说道,“交给你喽。”

“开玩笑吗?”

铂尔剑眉一挑,问道。

“铂尔,要对自己有信心。”

秦说道,“晶岚大陆在你的治理下欣欣向荣,换成赫茵海姆世界也没什么问题!无非就是人口扩大几百倍而已。”

“你就不怕有神灵不服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铂尔眼角斜斜看向如同一尊石像般呆立的泰瑞尔。

“泰瑞尔这些年助纣为虐,虽罪不至死,不过总要管教一下。我会带他离开赫茵海姆世界。”

秦信手一招,悬浮于泰瑞尔头顶的启示录就飞到他的手中,“我会把这本法则之书改造一下,交给你使用。有启示录在手,压下七天使长、恶魔七君主以及萨格拉斯并不是问题。”

秦伸出左手拍拍铂尔的肩膀,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是一位合格的始神。”

一扇椭圆形的紫色传送门在秦身后缓缓浮现。

秦转过身,缓步踏进传送门,“铂尔,希望我们没有再见的机会。”

良久之后。

“大人……”

一名光天使忍不住开口说道。

“走吧。”

铂尔迈开步子,慢慢的向大殿外踱去,“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