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狱中一夜

小说:黑色档案袋作者:药匙更新时间:2019-01-20 12:16字数:147513

监狱,是最能让人流失时间观念的地方,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地从回忆中走了出来,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早已一片漆黑[综]菩萨很忙。外面蛐蛐的叫声在静悄悄的环境中显得分外的响亮,估摸着怎么也得有个凌晨两三点的样子,可此时我依旧是毫无睡意可言。

自昨天半下午吃过饭后,我就一直滴水未进了,跑着神的时候倒是没觉得怎样,现在一坐起身子,我立马觉得口干舌燥的,还时不时的犯恶心,显然是饥饿过度的征兆。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我按了按桌子上方的那个红色的按钮,那是平常犯人联系警员用的,不过这个时间点,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外面值班易道堂吉祥饰品店。

没过多久,拘留室的大门就被推开了,那个叫胡梗的打着哈欠走了进来,睡眼惺忪道:“怎么了,这么晚了有事情么?”

“那个。。。胡哥啊”我讨好的笑道:“我昨天折腾了一天都没吃东西,现在有点饿了,你能不能帮我去找点吃的。”

“哦,知道饿了就行”伸了个懒腰,老胡懒洋洋道:“饭早就给你预备好了,刚才端过来的时候看见你似乎是睡着了,我就没打扰你,你等着点啊,我现在就给你端过来。”

“啊?这样啊,那谢谢了”我受宠若惊道,心中实在是有些纳闷,莫非现在犯人的待遇都这么好了?

少时,老胡端进来一个托盘,上面大大小小的放着几个盘子,都用碗扣着,大老远的闻起来就很有食欲。

“我擦,这里的伙食有这么好么”看清楚碗下面扣着的菜后,我惊呆了,三个肉菜,外加两只大鸡腿,米饭也是一粒一粒的,色泽相当的好。

“这是首长特意交代食堂做的”老胡也不认生,随便找了位置坐了下来,悠悠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你本人并没有犯什么错误,首长把你关在这里,说白了是想要保护你的。”

“保护我?”我不屑的笑道:“老哥啊,你也不用找这种蹩脚的理由来安慰我了,他无非是害怕我跑了呗,那可是个大案子,当然得看好我这块到嘴的肥肉。”

“你误会了”老摇了摇头“有些事我不能跟你讲,但是你要相信我,首长对你绝对没有恶意,相反,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你的。”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究竟有什么样的危险”我不解道:“我这十几年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过来了,如果不是你们查出了我的真实身份,我现在仍旧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医生而已,谈何危险呢?”

“这个。。。。”他迟疑了下,挠了挠头,陷入了沉默。我知道他是在权衡着能否告诉我,所以也没在追问,埋着头专心的吃着碗里的饭。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不瞒着你了”考虑了一会,老胡郑重道:“让你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也有利于你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

“洗耳恭听”我把碗放到一旁,索性连饭都不吃了奇迹之圣王天下。

“大约一个星期前,我们收到了一封关于这里局长的举报信,上面署的是你的名字,你知道么”胡梗问道。

“知道,不过我说过很多次了,那是有人构陷我的。”

“这点我深信不疑”胡梗点头道:“可肯定不知道,那个信封里还有个夹层吧。”

“夹层?莫非里面还有其他的东西?”我好奇道。

“当然,否则你现在怎么会待在这里”老胡凑上前压低了声音道:“夹层里是关于你的一份资料,及其的详细,包括爱好,血型都一清二楚,我们也是根据这份资料,才查出了你的真实身份的。”

“如此说来,并非是你们刻意调查,而是我是被人坑了”听他这么一讲,我瞬间明白了过来,难怪上面会突然注意起了十几年前的一个案子,搞了半天是有人暗中作梗啊。

“你的身份可曾告诉过其他人么”老胡接着问道。

“怎么可能”我想都没想就否定道:“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我巴不得把他给忘了呢,怎么可能跟别人提这个。”

“所以说,有人已经在暗中盯上你了,而且极有可能是你身边的人”老胡分析道:“你确定没告诉过任何人吧。”

“这点你无须质疑”我心下有些沉重道:“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讲的那般,那我还真的是危险了啊。”

“所以你也别有什么怨气了,这几天就好好地待在这里吧,我会尽量满足你的需要的,除了自由以外。”

“我懂~”我耸了耸肩:“说白了不还是要用我来要挟我父母回国么。”

“那就要看首长他们的意思了”老胡大手一摊:“这不是我们能过问的。”

“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感激道:“谢谢你给我讲了这么多东西,至少能让我安安心心的待在这里了。”

“不用谢我,就算我不说,日后首长也会告诉你的”胡梗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道:“你吃饱了么,我帮你收拾一下吧,大半夜的,我想回去多睡会儿。”

“吃饱了,您请便。”

送走了胡梗,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听他这么一说,我这心里更乱了,实在是想不到究竟会是谁写了这封要命的举报信,当年自己实在是太小了,根本就没想到过去注意这件事,后来终于下定决心要去弄清楚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相关资料都被严格的控制了起来,根本什么都查不到早安妖孽花美男。

这十几年又过的太安逸了,以至于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暴露身份的这一天,而且还是被人给揭发的。

“该不会是住院的那几天说梦话被听见了吧”思索了许久,我才找到一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答案,不过很快就又被我给否定了,这种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况且旁边一直有虹姐守着,就算真的说了不该说的,也只有她才听得到,怎么也不可能是她写的举报信吧,这打死我也不会相信的。

现在我失去了自由,根本就没机会去调查这件事,现在想来,检查团分明就是打着考察的幌子来调查我来了,之所以先控制住了吴叔,就是不让他来过问我被拘留的消息。目前既然已经找到了我,估计过不了多久检查团就会离开了,那时我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默默地掏出来时东子塞给我的匕首,在手腕上比划了半天,也没有勇气割下去,怕疼是一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是就算我死了也没有用,上面一样可以隐瞒消息,继续要挟我父们的,可是逃跑又不现实,目前只能寄托于东子跟暴力妞了,如果他们真的能救出吴叔的话,或许还有一丝的机会。

当清晨的第一道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到我脸上的时候,我才忽然明白为什么这里的窗户要设计的这么高,这尼玛连闹钟都省了,一会儿非得找老胡要张报纸糊起这破窗户不可,我心里绕口令似的嘀咕道。

像昨晚一样,老胡应我的要求端来了早餐,待我吃完饭收拾碗筷的功夫,他询问我还需要什么不。

“我能不能见见我的朋友”我满怀希翼的问道。

“这个。。。我帮你请示一下首长吧,不过别抱太大希望。”

“那还是算了吧”一听还要请示首长,我立马泄气了,思索了一番后,我缓缓道“这几天上蹿下跳的,也没怎么休息好,我有些火气上攻了,嗓子疼,你能不能帮我跑一趟,到中心医院去买瓶急支糖浆来。”

“仅仅是买一瓶药么”老胡饱含深意的问道。

“那个,如果能帮我递个纸条那再好不过了”我吐了吐舌头,暗道检查团可每一个好骗的啊,即便是老胡这样看起来憨厚的大汉,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极品御凤图。

“这个。。。。”他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为难。

“只是些无关紧要的话,你可以看着我写”他并没有直接拒绝,看样子似乎有戏,我赶忙解释道:“我有一个朋友,关系很好,我只是跟她道个平安而已,要不然跟你们一走,可能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她了。”

“行,看你也怪可怜的,我破例帮你一次好了”听了我的话,老胡咬咬牙,下定决心似的点头答应道:“你稍等一下,我去给你取纸跟笔过来。”

少时他便返了回来,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纸,和一杆水笔,交到了我的手里。

再次道谢后,我拿着纸笔走到桌子旁,闭上眼沉思片刻后,提笔快速地写了几段话语。大致检查了一下,便将它们一同交给了老。

“这么快就写好了,要走了,也不多说两句。”老小心翼翼地将信纸折好装进口袋里,笑着说道。

“有心无需赘言,请你把它交给药房一个名叫唐颖雯的女子即可。”我冲他抱拳道。

“没问题,你放心好了。”

目送他离开后,我长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机会能跟她道个歉,就算是走也无憾了。

说不清楚对小雯是怎样的感情,以前只是觉得她是个好女孩,好朋友,但是从来没想过会喜欢上她,一直以为自己仅仅是把她当作好朋友而已,直到那天面对她男朋友后我才忽然发现,自己绝对是喜欢她的。同时这也让我意识到这样对雪菲是不公平的,再想到善解人意的虹姐,不禁感慨自己何时变得如此花心不要脸了。

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我无奈的往床上一躺,暗道真是没事瞎jb乱想,现在身陷囹圄,命都快不是自己的了,还有心情考虑这种事的。

老胡的办事效率还是蛮快的,没过多久,便掂着两瓶药走了进来,连门牢都没开,就这么顺着铁栏往里面一递,没好气道:“东西买来了,给你!”

“谢谢啊~”听语气他似乎心情不佳,我赶忙起身接过了药瓶,待看清他的样子后,我嘴巴一歪,费了好大的近,才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此时老胡一脸的晦气,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脖子上还隐约浮现着几道抓痕;头发乱七八糟的,跟个鸡窝似的;衣服也像是被扯过似的,肩膀上还开了俩小洞,整个人看起来都灰头土脸的诱爱名流总裁。

“你不会是让人给抢劫了吧”我惊讶道。

“呸~还不是你那朋友干的好事”老胡啐了口痰,很是恼火道:“也不知道他们发了什么疯,一大早的就纠集了一大批警察堵在楼口,叫嚣着要找我们首长讨个说法。”

“那也不关你的事啊”我不解道。

“我tm还想问呢”一提这老胡更生气了,粗口都爆出来了:“凭什么其他人出入就没事,偏偏到我刚尼玛走出去就被你朋友带人围了起来,旁边的一个泼辣的女子二话不说上来就是一拳,其他人见状一拥而上,还tmd专门往脸上招呼,讲不讲道理嘛。”

“那你还手了么?”我听后立马焦急的问道。

“我倒是想,可是我们有规定,没有命令的话,绝对不能跟这些警察发生冲突,也绝对不能出手打人的,否则我两下就能把他们给撂倒,还轮的着他们揍我么。”老胡很是憋屈道。

“哦,那我就放心了”我松了口气道,刚才听说暴力妞他们跟他动手了,我真害怕老胡一时没忍住含怒出手,打伤了东子倒是小事,要是伤了暴力妞,我还不得跟他拼命啊,虽然他一米九的个头,跟座小山似的,我还真打不过。

“你。。。。。唉,算了”老胡叹了口气:“看来得跟他们好好谈谈了,再这么硬碰硬的死磕下去,还不知道要捅出什么乱子呢,你先歇着吧,我去找首长汇报一下,顺便换身衣服。”

“您慢走~”

“看来东子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啊”,我坐在床上喃喃道,不知道此举到底能不能成功的把吴叔给弄出来,早知道昨天就该给东子讲清楚,让他直接将此事捅到省公安厅去。自己管辖的市局竟然被人搞的乌烟瘴气的,连局长都没扣留了,这不是公开扇他们的脸嘛,公安厅那边要是还能坐得住就真出鬼了。

买来的药可不能浪费了,我随手拿起一瓶急支糖浆来,缓缓地拧开盖子,这才想起来刚才光顾着幸灾乐祸了,连信送到没送到的事情都没问,不禁长叹了口气,一脸的懊恼。

“啊!住手!”正当我把瓶子凑到嘴边准备喝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女子的惊呼声,听着还蛮熟悉的,没得我反应过来,手上忽然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道,紧接着啪的一声,手中的瓶子瞬间如花瓣似的炸裂开来,浓稠的药液飞溅而下,不但溅了我一脸,还满满的洒了一裤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