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天冷,小心着凉

小说:顶级小农民作者:土行孙更新时间:2019-01-22 07:27字数:156011

周小毛见周天有些犹豫,忙将头凑近周天,轻声说:“小天,没必要得罪这个陈衙内,你想想,如果他真的要搞小产权房,各种批文,还不是手到擒来的,所以,你只管应承下来,暂时也别去考虑那么多。” “其实我不是不答应,你别看现在政府对小产权房这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我看来,未来,小产权房的整治肯定要搞的,弄不好,这陈衙内的钱会打水漂。”

陈长天见周天和周小毛在嘀嘀咕咕的,心里有些不悦,疑心两人在背后耍什么手段,就对两人说:“我说你们两个在我背后嘀咕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别藏着掖着。”

对于陈长天,周天还是蛮有好感的,这个人物,没有衙内的架子,人也随和,从刚才一段时间的了解,这人本性也蛮单纯的,难怪会被周小毛牢牢的抓在手里。

“没事,小天只是对小产权房提出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周小毛解释着。

陈长天看着周天,问:“小天是不是有更好的赚钱路子?”

既然陈长天发问,周天也没必要再做作,倒是周小毛,一个劲的冲他使眼色,大概的意思,就是让周天别胡说海说。

“其实,我并不觉得小产权房开发是一件好事情。”

听到这话,陈长天的眉头一紧,问:“那就请周主任说说看,究竟开发什么项目是好事情?”

陈长天对周天的称呼,周小毛的心里早已经像水烧开了一样,上下翻滚,刚才还称呼周天叫小天,这样听着都让人觉得亲切,突然之间换成了官方称呼,这不得不让周小毛开始担心。

“长天,你看,现在国家现在的政策,对小产权房是一种听之任之的态度,但是,随着城镇开发速度的加快,用地指标势必会造成紧张,到时候,这些小产权房,肯定会在整治之列,你也知道,小产权房的所有权者肯定是我们当地的农民,到时候,你会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陈长天双手叉腰,对两人说:“其实,小产权房综合开发,也只是我的一些初步想法,当然,如果可以顺利实施,这也最好不过,但既然周主任现在都已经开口回绝我了,那我就没必要呆下去了。”

见陈长天作势要走,周小毛忙上前一步,拦在陈长天面前:“长天,你这又是何必呢,既然周天对小产权房项目不感兴趣,我们再看看,有没有别的项目可以上。”

周小毛可不愿意陈长天这棵大树就这么离开,托了好多人,才好不容易攀上这棵高枝,不在陈长天身上获得一些价值,这可不是他周小毛的风格。

“其实,我们田园度假村的项目,总体的成效还是不错的,如果天长兄弟有兴趣,我看到时不如和我们联合,搞二期开发。”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田园度假村的时候,陈长天也有些意外,原本他以为,一个小乡村里搞的度假项目,根本不会有多大规模,但事实却和他的预料反差很大。

当然,周天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一只小虾米,父亲从政仕途一片光明,几次三番的让陈长天也走仕途之路,但是,从小就喜欢宽松环境的他,当然不会被一定帽子给扣着。

“只要有钱赚的生意,我都喜欢试试,有钱不赚的那是孙子。”

周天两人一听到这话,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处理完赵家村的事情,周天坐着周小毛的车连夜赶回了乡政府,因为冯一山还在等着周天的消息。

冯一山这一天都是心神不宁,县里一直在催促着上报农业典型的材料,但是赵家村退股的事情不处理好,这材料还真的不好下笔。

周天带来的喜讯,让冯一山兴奋不已,连冯一山也没想到周天会如此迅速的解决掉了危机。

当然,周天不光带来了这一个喜讯,陈长天投资入股田园度假村的消息,让冯一山喜上眉梢。

县里一直有传言,接下去的换届,要从基层提拔年富力强的干部上来,从年龄和资历上来排,冯一山觉得自己很有机会,但如果要十拿九稳,还差那么一件两件拿得出手的政绩。

“绿色乡村”这算的上是一个不错的政绩,而且在各方面的努力下,几个创建村都在冲刺阶段。

尤其是山湾村,兴修道路,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然,这中间离不开周天的功劳,但说到底,也是自己慧眼识才,不然哪有周天发挥的舞台。

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兴奋之色,冯一山将早冲好的一杯清茶递到周天的面前,而此时,乡政府大院只剩下乡长冯一山办公室的灯亮着,周天则是拘谨的拿起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

周天将赵家村的具体情况和冯一山做了一下汇报,当听到是王生才提出要从田园度假村退股的时候,冯一山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而之后周天将田园度假村二期计划和冯一山一说,这冯一山再也按捺不住兴奋之情,并催促着周天尽快和对方商洽投资事项,而且表态,要从各个方面支持田园度假村的二期计划。

在这里,周天还是隐瞒了陈长天的身份,这倒不是周天耍小聪明,而是陈长天在临走之前,再三交代,他这次来投资是用公司总经理的身份,而不是省委组织部陈部长的儿子。

周天当然知道陈长天这是为了避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为官者,总是希望自己能避世,而为官者的子女,也大都相同,一面靠着父辈官位的庇佑,而另一面,却不希望被外人察觉有这么一层关系。

从冯一山的办公室出来,周天直接去宿舍找了王立林,因为一天没有在乡政府,也不知道陈刚这小子到底在背后又使了什么坏,找王立林去了解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

王立林的宿舍和周天住的很近,这也是乡政府为了方便大院里的职工单独垒砌的一栋二层小楼。

走到王立林的宿舍门口,周天“砰砰砰”的敲了三下,只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一阵声音,之后便是洗脸盆之类打翻的声音响起,突然之间,周天觉得自己的这次敲门显得有些唐突了。

半天,王立林才把门打开,一看到门口站着的周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周主任,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王立林站的位置将房间里的状况遮的严严实实,但是,从一旁的缝隙里,周天还是能看到王立林的床头的被子动了一下。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

王立林是有苦说不出,面色有些为难的说:“要不,等会我去您宿舍找你。”

“也行。”周天看到王立林只穿了一件单衣,就意味深长的说了句:“立林,天气有些凉了,别冻着。”

回到宿舍,周天拿起茶壶想去烧水,突然发现,自己房间里的水壶都装的满满的。想来也没有别人,只有王立林有自己宿舍的钥匙,这事情八成是他干的,在这方面,王立林做事情倒也是蛮踏实的。

泡了一杯茶,周天坐在沙发上,仔细地梳理了一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这也是他的习惯,在他没有头绪的时候,他总是喜欢把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仔细的想一下,究竟有哪些方面做的不好,还需要改进的。

就在周天思考的时候,王立林敲门的声音响起,周天起身开门,看到,在王立林的身边站着一个女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