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英雄相惜(续)

小说:回到明朝玩网游作者:录实更新时间:2018-12-14 12:04字数:939321

第三百三十章英雄相惜

漫天的木屑之,朱宏燚被震得爆退十余步。刚才双方硬拼的这一记着实的势大力沉,这一次可不只是手掌发麻那么简单。朱宏燚能清楚的感到一滴滴血液从自己的虎口滴下。

“好功夫!”朱宏燚正发呆的时候,那边的满桂却是豪气勃发,大声道:“拿酒来!”

一名亲随随即从马背解下一只大皮袋,快步走近,双手奉。满桂拔下皮袋塞子,将皮袋高举过顶,微微倾侧,一股白酒激泻而下。他仰起头来,咕嘟咕嘟的喝之不已。皮袋装满酒水,少说也有一两斤,但满桂一口气不停,将一袋白酒喝得涓滴无存。只见肚子微微胀起,脸色却黑黝黝地一如平时,毫无酒意。满桂右手一挥,余下三名亲随各持一只大皮袋,奔到身前。

满桂拿起一只皮袋顺手丢给了朱宏燚,大笑道:“今日正是痛快!当浮一大白!”

朱宏燚为他豪气所激,接过皮袋,说道:“不错,正要痛饮一场。”说罢解开皮袋的身子学着满桂的样子喝下了满满一袋子酒浆。

满桂见朱宏燚喝得爽快,心是高兴,大笑道:“朱大人不光武艺高强,为人是豪爽。正是对了我的口味,不若我二人再痛饮一番,然后再打个痛快如何?”

朱宏燚一抹嘴巴将皮袋一扔,答道:“有何不可!”

随即两人相视一眼,皆是仰天长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二人是多年未见的好。哪里知道他们近日乃是初次相识。

两人笑了一阵,正准备继续比试。但突兀的头顶传来一个声音:“二位大人真是好豪气,惹得我们这些看客都是心潮澎湃!

朱宏燚扭头望去,只见临街的一间酒楼之探出一个身影,不是那朱由菘是谁。虽说那日他对朱由菘的印象不是太糟糕,但怎么也想不到今日又恰巧撞这位未来的弘光皇帝。

“原来是殿下!”朱宏燚赶紧行礼。

朱由菘站酒楼的窗户边笑道:“朱大人客气了,我本来与几位好此小聚。没想到竟能看到一场如此精彩的比斗。由菘如今才知,大人武艺之精湛,果然不愧武双全四个字!”

朱宏燚心暗暗叫苦,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他真不想搭理朱由菘,如今他的麻烦已经是够多了,再结交这么一位福王殿下,立刻就会有御史来找麻烦。而且从后世的记录来看,这个朱由菘也不是什么有办法有气节的皇帝,不然也不会被清廷俘虏,后随便找了个很烂的借口给干掉了。

但是现人家既然已经打招呼了,他装作没看见也不像话,只能客气道:“殿下谬赞了,下一介生而已,哪里当得起武双全的评价。适才殿下也看到了,论武艺满桂大人也比下要高出不少!”

朱由菘看了满桂一眼,随即笑道:“这位就是喜峰口副将满桂大人?”

满桂行礼道:“正是末将。”

朱由菘微微笑道:“早就听闻满桂大人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有大人这样的得力干将,我大明的边疆定然是固若精汤了!”

朱宏燚看着朱由菘的笑容,没有来的觉得很虚伪,如今的满桂哪里有多少名气?朱由菘这话就如同武侠小说没名气的三流侠客见面之后的客套话——久仰,久仰。实际久仰个屁!

朱由菘又褒奖了满桂几句,随即对着路边的张世泽笑道:“适才忘记跟小公爷打招呼了,真是失罪。”

张世泽却是连道不敢,哪怕他真的有意见也不敢对一位未来的藩王摆脸色。朱由菘却很有意思的一定要赔罪,直接道:“赶得好不如赶得巧,下今日下午正要要请一批好演练武艺。小公爷、朱大人和满桂大人都是颇有勇名的高手,不如一起前来聚一聚。一是让我们这只懂得花拳绣腿的家伙开开眼界,二也是让下有个赔罪的机会。不知道三位可肯赏光?”

朱宏燚还真没兴趣去,但是没等他拒绝的话说出口,张世泽已经一口答应了,就算他不乐意去,也不能不给自己大舅哥面子。倒是满桂一口就回绝了。虽然满桂用的借口冠冕堂皇,但朱宏燚还是觉察到了,满桂对朱由菘似乎并不意。

而另一面,对于满桂的拒绝朱由菘也毫不意,本来他就只想结交朱宏燚跟张世泽,这满桂还放不到他眼角里,一个个小小的副将能算什么。

说定了时间,朱由菘飘然而去。而这边满桂也准备跟朱宏燚告别,毕竟他还真是有公事,适才拒绝朱由菘的邀请也不完全是不想同对方打交到。

“日子下与朱大人是相见恨晚,若不是有公务缠身,定然要与大人好好的打一场!”

朱宏燚拱手道:“大人客气了,我也是深深敬佩大人的武艺。只可惜一见之后又要匆匆道别。真是不够兴!”

满桂哈哈一笑道:“看来大人与我真是一个想法,今后若有机会满桂定要补这个遗憾!你我就此约定,下一次会面之时,再打个痛快如何?”

“有何不可!咱们击掌为誓!”说完朱宏燚伸出手掌重重同满桂拍了一掌。

望着满桂从马而去的矫健身姿,边的张世泽不禁都感慨了一句:“这才是真正的男儿汉!”

朱宏燚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走!人家都走远了,等会儿还得陪你去参加什么狗屁公子哥的吃喝玩乐会,你说你答应那朱由菘干什么!”

张世泽苦笑道:“你以为我想答应啊!你没见人家是一定要请咱们去,咱们若是真不给面子,那就是真是得罪了!”

朱宏燚长叹一声,他何尝不知道张世泽说的是实话,这人江湖还真是身不由己。他唯一希望的是,去参加这个狗屁的聚会不要再遇朱由菘的那两个挨千刀的弟弟,不然那还真是倒了胃口。

朱由菘密云也有一幢别墅,乃是一群贵胄子弟聚集玩乐的地方。这一日别墅后演武场的比武大会自然煞是热闹。二三十号人。虽然没有北京城那么多小侯爷小伯爷。但跟朱由菘交好的勋贵功臣子弟也不少。这些贵公子年纪大的不过二十五。年纪小的只有十二三,各自三五成群的汇集成好些小圈子,四处都是人声鼎沸。

只不过,说是比武大会。真正武艺高强的贵公子并不多,不少人都是像半吊子,坐一边胡吹海侃的时候倒红光满面,场了之后却原形毕露的三脚猫功夫。

朱宏燚本想下场试试身手,见了这场面干脆拉了张世泽喝闷酒。和这些人比试,还不够丢他的人的!尤其是午才和满桂那样的高手比试之后,看着这些所谓的勋贵子弟,朱宏燚是觉得恶心了。

不过他不想比,但偏偏有人还不放过他。朱由桦那个死小子果然跳了出来。这厮见朱宏燚没有下场比武,还以为他真的只是个生。竟然得意洋洋的捏了一张一石的小弓朱宏燚面前显摆自己的射术!

五十步的靶子,这厮歪歪斜斜的射了十余箭,后命红心的不过是半数。而周围勋贵子弟竟然一个个打了鸡血一样的喝彩不断。说实话,朱宏燚都替他羞得慌,这水平还不如十三山半大的孩子,真不知道他得意个什么。

可气的是这厮还马不知脸长,竟然走到朱宏燚面前傲然道:“久闻监军大人武艺高超,不知道今日怎么不露一手。也好让我们也开开眼界!”

说完,他径直将手的弓递了过去,似乎是吃定了朱宏燚一般。

朱宏燚心里头本来就不爽,朱由桦这么一撩拨,他火气自然腾的就来了。他冷笑一声,接过了那张可笑的弓,拉了拉顿时摇了摇头。

朱由桦见朱宏燚拉了拉弓,并没有直接射击,反而又放下弓,转身向一旁的弓架走去。就见朱宏燚把弓架的几张弓都取了下来,抱怀里又走了回来。心不解其意,只好看着朱宏燚行事。

朱宏燚拿起了一张弓,周围的勋贵子弟顿时安静了下来,都伸长脖子看他射击,如果第一箭就没有射靶心,他们打定主意齐声出言羞辱他,毕竟刚才朱由桦已经跟他们说好了,定要让朱宏燚下不来台。

朱由桦见朱宏燚手里的那张弓被他一下拉成满月,但是朱宏燚还没有把箭射出去,而是不停的还拉着。“喀嚓”一声弓臂断裂,朱由桦的心也随着那刺耳的断裂声跳动了一下。

朱由桦还没有反映过来,“喀嚓”之声不断响起,朱由桦的心也随着那声音不断的跳动。再看朱宏燚脚下的一堆断弓,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时,朱宏燚面带笑容的对朱由桦说:“这么软的弓看来不适合我,还请殿下派人取些硬弓来。”

朱由桦脸色死灰,听了朱宏燚这话,又抬眼看了他两眼,对周围处于呆滞状态的众勋贵子弟说:“我们走。”说罢转身离去。

朱宏燚看见朱由桦的目光充满了恶毒之意。但是他也没有往心里去,不就是福王家的小崽子么,还真当自己怕了他。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