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学习离开你(3)

小说:医见倾情作者:君撷更新时间:2018-12-14 12:04字数:110535

孟行一直以为自己会这样子一直幸福下去,原來幸福对她而言却是一种奢望,她无数次的假设自己看到的听到的都是假的,然而毕竟是假设,

而真相往往残酷,

手机屏幕的光自动熄灭,而孟行也感觉她心里那一点光亮也被吹熄了,

复而她有些不敢相信的又点开手机界面,那一个个黑色的字,简直是宣判了她的死亡,

“你想知道你父母死亡的真正原因吗,xx路xxx咖啡厅,我在这里等你,十分钟,十分钟后我就离开,”

呵,十分钟,十分钟呀,为什么这十分钟就像是末日來临一般,真相,何为真相,孟行只知道父亲当场死亡,而母亲在手术过程中抢救无效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这难道还不是真相吗,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孟行突然感觉害怕,如果她去赴约了,那么接下來发生的事情可能是一辈子也无法挽回的结局,然而她必须去,不是吗,不管是为了谁,她都有必要去,

她的父母,那么年轻就被宣判了死亡,如果真相是残酷的,她也必须去,

孟行看了看病床上了宋南山,他睡得很安详,孟行端详着他的睡颜,觉得真的是不可思议,怎么会有男孩子生的这般美丽呢,睫毛那么长那么黑那么卷,就像是芭比王子一般,皮肤光洁白皙,嘴唇充满了诱惑的美丽,

孟行想起那一晚,热情的他,脸上悄然爬上羞涩之感,也只是片刻,眼前这个人,是她深爱着的人,

唉,为什么上天要安排那么多的曲曲折折來阻挡每一对深爱的这的人呢,为什么上天要让她这么迟才遇见他呢,

孟行傻笑,不迟不迟,他们的时间还有很多,还有很多机会慢慢探索彼此的生活,秘密,以及爱,

孟行在那件短信里留下的地址前停下,心里汹涌澎湃,手也有些颤抖,这个人有什么目的,还有他是谁,他以为什么会知道她父母去世,又为什么会知道所谓的真相,

孟行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这绝对不是一场简单的见面,也许迎接她的将是一场天大的灾难,

沒想到真的被自己说准,那个优雅的坐在靠椅上的人不是王研还能是谁,他点了一杯咖啡,但是并不喝而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孟行坐下,对方却并沒有理会她,试着上前询问孟行要喝什么,孟行点了一杯白水,侍者有些尴尬,最后仍旧下了单,

“王研,你要告诉我什么,说吧,”

王研轻笑一声,并不说话,

孟行握紧拳头,压抑住内心的紧张和好奇,

“你让我來这里不会只是想要一起喝一杯咖啡这么简单吧,”

王研将实现收回,凝视着面前的白色瓷杯,晶莹剔透,纯洁干净,就像是对面的女孩一样,

然而王研却是恨死了她的美好,就是因为孟行的这些美好才迷惑住了宋南山的眼睛,他本來值得更好的,比如她王研,

如果四年还不够,那么八年呢,一辈子呢,如果她王研可以爱他等他一辈子,他还会毅然决然的选择孟行吗,

“你觉得宋南山是这样的一个人,”

侍者恭敬的乘上白开水,孟行本是很渴了,于是抿了一口,透心凉,连血液都是凉的,

“王研,我已经说的很清楚,我爱南山,我不会放手,所以,你的问題是沒有意义的,我们不要再重复的讯问回答了吧,”

王研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孟行的笑脸,她承认孟行很美,这美极具感染力,如果他们之间沒有宋南山她或许愿意和她交朋友,

然而,现在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以后也是不会的了,

有多爱就有多恨,当一个女人将自己对这个男人的爱化作恨的话,是极具有杀伤力的,这就是女人,爱疯了的女人,

显然王研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你不能说她坏,她只是爱的太深,谁都有爱和被爱的权利,我们不能选择爱的那个人,一旦爱了便是全部的付出,不顾一切,不惜所有,不顾自己,

这样的爱,往往是错误又痛彻心扉的,然而身在其中的人却已经陷进去了无法自拔了,她只能加倍的恨,以此來抵消心中的爱,

魔鬼与天使,从來只在一线之间,一念之间,

“如果我告诉你你母亲并非正常死亡,你会相信吗,如果这件事情他也知道你会怎么办,孟行,你以为你爱他吗,那么现在呢,你还敢爱他吗,”

这一句话直戳孟行的心头,她手一颤抖,杯子险些落到地上,

她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孟行,你要震惊,震惊,好好想想,不要慌张,

可是不管她暗示多少次不要慌张,心跳却越來越快,超过了她的承受范围,

这就是真相吗,那么又是谁害死了她的母亲,而宋南山,他有知道什么,还是说他也参与了这件事,是他宣布了母亲的死讯,那么手术室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无数个问題用上孟行的大脑,她内心痛苦的不能思考,一想到母亲是枉死的,母亲那张失去了生命气息的脸便无限次放大,

孟行抓住王研的手,声音有些颤抖:“你说清楚,你告诉我,是谁害死了我妈,”

王研抬头,看着几近崩溃的孟行,心里竟有些得意,

“宋南山,是他,是他害死了你的母亲,”如果这样子才能让她得到宋南山,那么她愿意下地狱,

撒谎又怎么样,反正孟行的母亲确实死于非命,而她也只不过恰好听到了宋南山和黄泽的谈话,恰好知道了一些内幕,恰好告诉了孟行,

呵,她就是要看着孟行一点一点崩溃,看着他们两个怎样分道扬镳,

孟行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他······他怎么可能会害死她的母亲,为什么,为什么,

可是时间不能倒流,即使时间倒流孟行仍旧无法知道真相,那间紧闭的手术室开启了母亲的生命也终结了母亲的生命,

孟行以为过了这么多年她已经慢慢淡化了对父母离世的伤感,她也已经渐渐习惯了沒有他们的日子,可是现在却突然告诉她她的母亲不來不会离开,这让她怎么接受得了,

“你要去哪儿,”

孟行沒有回答王研,她要去找宋南山,她必须要当面问他,她不会轻易相信王研的一面之词,

可是,如果这句是真相的话,该怎么办,

王研嘴角倾斜,那一抹嗤笑竟像是讽刺,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