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她是我的!你休想把她带走!

小说:总裁来袭之宝贝别想躲作者:万紫萱更新时间:2019-01-22 06:40字数:155476

今日的惜缘大酒店装扮一新,浓装艳抹,处处透着喜气洋洋的气氛。

今天是万盛集团总裁龙景轩的大喜之日,他迎娶的新娘可是本市名门望族万家的宝贝孙女万天晴。

龙、万家联姻,可谓是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

有商界的众多名流,也有政界的各处高官,更有闻讯前来的各大电视台报社的记者,众人纷纷往酒店奢华的宴会厅里走,临近午时,偌大的宴会厅里已经宾客满堂,人声鼎沸。

看看满满一屋子的宾客,再看看腕上的劳力士手表,汪淑珍心中那个急呀!

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可是新郎龙景轩却迟迟没有出现,汪淑珍拿出手机,迅速拨通了儿子的电话,可是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

龙家这边找不到新郎,而万家那边则温馨又喜气。

酒店的一间客房里----

眼看离婚礼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万天晴心里越来越来紧张,放在腿上的双手握在了一起。

“是不是感觉很紧张?”随着柔和的声音,一双手包住了因为紧张而握在一起的手。

万天睛扭头望向自己身边,抬眸时,正好对上一双闪亮的眼睛,闪亮的眼睛里盛满了疼爱和不舍,“妈!我不想嫁人了,我要留在你身边。”

“傻丫头!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怎么能说这种话?要是让景轩听到多不好。”陶欣如万般不舍的把万天晴搂进了怀中,她好想将女儿留在自己身边疼爱,可是女儿已经长大,有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她不能自私的留女儿在身边。

万奶奶在一旁听到不赞同了:“我的宝贝孙女想嫁就嫁,不想就不嫁,如果那真小子敢说什么,我要他好看!”

“万奶奶!你真牛!”莫雯慧对万奶奶竖起了大拇指。

陶月如看了一眼万天晴,笑道:“只怕到时候会有人不乐意哦!”

“谁敢不乐意?”万奶奶明知故问。

万天晴起身走过去,一把抱住万奶奶,在万奶奶脸上吧唧一口:“我就知道奶奶最疼我了!”

说着,窝进奶奶怀中撒起娇。

“奶奶当然最疼我的大孙女了!”这可是大儿子唯一的骨血,她一定要好好呵护。

看着抱在一起的祖孙二人,陶欣如突然觉得眼睛好酸,眼眶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见此情景,陶月如在一旁状似无意的大声提醒道:“小晴,婚礼马上就要了,赶紧换上婚纱吧。”

闻言,抱在一起腻歪的两个人马上分开,让伴娘吴桐陪万天睛换衣服,其余的人去婚礼现场招呼客人。

时尚典雅的婚纱整齐的铺在偌大的床上,宛如一件精致高贵的艺术品,让人不敢轻易去触碰它,生怕自己一碰就会破坏艺术品的美好。

“pronovias!”吴桐在一旁惊呼道:“你家那位真是大手笔啊!”

万天晴对着婚纱幸福的笑了,不是因为婚纱的高贵,而是因为龙景轩对她的那份心意,他总是怕委屈了她,可是他哪里知道,只要他人在她身边,她就知足了。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去开门!”

吴桐走去开门,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她一下子愣住了,好有型的男人!

欣长的身材,俊朗的外表,最关键是那麦色的皮肤,看上去那么的有男子气概。

万岳川疑惑的拧了一下眉头,难道是他走错了?微微侧身看了看门牌号,是这里呀!

那眼前这个呆呆傻傻的女人是谁?

“吴桐,是谁呀?”

听到万天晴的声音,犯了花痴的吴桐猛地一下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先生!请问你找谁?”

“我找天晴!”

万岳川听到了万天晴的声音,他绕过吴桐走进了房间内。

万天晴刚拿起婚纱往身上套,突然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慌忙用婚纱遮住果露的身体,待她看清楚来人时,没好气的喊道:“小叔!你进来时能先吭一声吗?”

“我不是故惹的!”万岳川迅速背过身,“婚札就要开始了,我来接你进场!”

万天晴的父亲已不在人世,而莫庆祥又和万家没有任何关系,最后万家二老决定,由万岳川代替哥哥送侄女进场。

待万岳川走出房间后,吴桐凑过来问万天晴:“刚才那个人是你小叔?”

“嗯!帅吧?”

万天晴刚才就发现了吴桐看自家小叔的眼神不对劲,而且脸颊上还有两朵可疑的红云。

“很有男人味!”吴桐由衷的赞叹道。

万天晴看似无意的咕哝道:“有男人味又怎样!三十大几的人了也不知道交个女朋友,我爷爷奶奶给他愁死了。”

万天晴一边穿着婚纱,一边偷偷观察着吴桐,好姐妹眼中不经意间放出的闪亮光芒,她乐了,她那不开窍的小叔要有老婆了。

中午十二点整,婚礼正式开始。

当司仪高呼有请新娘子入场时,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那道由玫瑰花编织而成的心型之门。

新娘子好美!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万天晴,龙景轩心中难以自控的激动,从今天起,她就是他亲爱的老婆了,谁也别再想把她从身边带走。

和她分开这一个月,他简直度日如年。

“我把我们家天晴交给你了,以后好好对我们家天晴,否则我就把我们家天晴领回去!”

万岳川一句一个我们家天晴,龙景轩听了着实不爽,也不管台下多少人在看,张开双臂将万天晴圈进自己怀中,独占欲很强的说道:“她是我的!你休想把他带走!”

她是我的!你休想把他带走!

字字刻在了万天晴的心上,“老公!我以后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这句话彻底震憾了龙景轩,低头‘狠狠’吻住了思念至极的人儿……

这一幕惊呆了在场每一个人,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新娘新朗已经迫不及待的拥吻在了一起。

汪奕凡神情落寞的走出了酒店,这场爱情他还没战就已经输了,只要她过得开心,他输就输了。

而季兆宁心中百感交集,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能认错,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糊涂。

-----------------------------------------------------

万天晴自从怀孕后,就变得异常的‘懒’,每天除了睡就是吃,活脱脱一只小懒猪。

龙景轩任由她‘好吃懒做’,而且还吩咐张妈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

可是他对她这般纵容,并没有得到她的赞许,而是换来了她的埋怨。

“龙景轩!你还知道回来啊?”

晚上,龙景轩刚推开卧室的门,满含怨气的话语便从床上传来,紧接着台灯也亮了起来,平时这个时候已经睡着的女人正一脸不满的瞪着自己。

他又做什么惹到她了吗?没有啊,他最近什么都乖乖的。

“老婆,你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他在床边坐下来,单手揽过生气的女人。

万天晴用力甩开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气哼哼的往另一旁挪了挪,“除了你,谁还会惹我生气?”

每天晚上那么晚回来,恨不得到凌晨才回来,他有那么忙吗?以前他可是很闲很闲的,闲得整天缠着自己。可是,这些天他好像在故意躲着她,好像很怕见到她一样。

难道真的如别人说的那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到了反而却不知道珍惜了。

“老婆,我什么时候惹到你了?”听万天晴那样说,龙景轩更加纳闷了。自从和她结婚后,他一改往日的霸道和强势,对她格外温柔和体贴。

“这么晚回来你去哪儿了?”她用控诉的目光看着他,“别说你是在公司!”

一次两次还有可能是在公司处理事情,可是天天如此就该打个问号了。

不让他说是在公司,可是他的确是在公司里。

龙景轩笑嘻嘻的挪到老婆身边:“老婆,你这是在逼我对你说谎吗?”

“你还要对说谎,好!很好!”万天晴气得用手胡乱揉了一下头发,然后拿起身后的枕头砸向身旁晚归的男人,“叫你骗我!”

他看她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担心她伤到肚子里的孩子,一只手夺走她手里的枕头,另一只手拦腰将她抱进怀里,“我们把话说清楚再生气好不好?”她这火发的真的是有些莫名其妙。

“龙景轩!你这么晚回来去干什么了?”他最近老是晚归,她都好久没在睡觉前见到他了。

听完万天晴的话后,龙景轩一下子明白了,他的傻老婆怀疑他这么晚回来是去干什么坏事了。

他还真是冤枉呢!他这么晚回家也是迫不得己的,他每天看着她心中倍受煎熬,他想对她做点什么,可是三个月之期还没到。

他为了避免自己控制不住将她扑倒,他每天在办公室里等到很晚才回家,那个时候她大都已经睡下,他才好躲去次卧睡,早上再偷偷跑回她睡的主卧,没曾想------“老婆,你的脑子里整天都在瞎想些什么呢?”

这话刚一出口,她立刻炸了毛,“龙景轩!你放开我!我再也不想搭理你了!”

万天晴挣扎着想要退出龙景轩的怀抱,可是搂在她腰间的手不给她任何机会,怕她太过用力而动了胎气,他提醒道:“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这招果然有用,在他提到孩子时,她立刻乖乖的不再乱动。

“你就知道关心你的孩子,一点也不关心我!”气鼓鼓的瞪着他,以表示自己心中对他的不满。

闻言,龙景轩好笑的咧了咧嘴:“老婆,你不会连咱们儿子的醋都要吃吧?”

“又是儿子!如果我生的是女儿,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要我们了?”她被气得不轻,都开始乱说了。

这丫头越说越没边了。

龙景轩惩罚似得捏了捏万天晴的脸颊,“不论你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我都一样疼爱。”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唔-----”

龙景轩用自己的双唇直接封住了那张说起来没完没了的小嘴,本来只是想让她立刻安静下来才出此下策的,可是触到她那果冻似的双唇时,他就再也不想放开。

这个吻缠绵而热烈,长久又绵长。

……

就在两个人快要擦枪走火时,龙景轩果断的推开了怀里的人,他怕自己再不推她就会失控,他不能让自己的冲动伤到她和孩子。

“你先睡吧,我去冲个澡!”说完,立刻起身去了卫浴间,他急需用水扑灭自己身体里汹汹燃烧着的大火。

望着逃也似冲进卫浴间的龙景轩,万天晴邪恶的勾了勾唇,冲着卫浴间的门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声:“老公------我的肚子……”

龙景轩刚要脱衣冲凉,忽然听到万天晴喊肚子痛,他来不及多想便走出了卫浴间,只见她蜷缩着身体趴在那里,看样子好像很痛苦的样子,立刻冲了过去,“老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心里不舒服!”某女依然趴着,动也没动,佯装很不舒服的样子。

他以为她真的不舒服,忧心忡忡的将她扶起来:“告诉我,到底哪里不舒服?”

因为担心,他的声音里带着轻微的颤音。

“我心里不舒服!”万天晴突然变得底气十足,哪还是刚才那病恹恹的模样。

见她精神抖擞,龙景轩方知自己被她给骗了,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可是脸上却没有放晴,“万天晴!这样的玩笑也能随便开吗?”刚才他真的被她吓到了。

不仅连名带姓的喊她,而且还怪她乱开玩笑。

万天晴猛地一下坐起来,开始控诉龙景轩的‘恶行’:“龙景轩,你做的不对还敢怪我乱开玩笑,你说你都多久没有和我一起吃过饭了?你又有多长时间没有在这个房间睡觉了?如果你嫌弃我了,我可以自动消失,你不用整天劳神费力的躲我。”

说着,就要下床换衣服离开,可是还没有挪到床边,整个人就被拉进了一个宽厚的怀抱。

“谁说我嫌弃你了!”龙景轩没有想到自己‘自私’的行为,让万天晴这么‘受伤’,他只顾着躲她,完全没考虑到她心中的感受,她这么需要他陪在身边,可他却因为怕自己失控而一味的躲着她,将她抱紧,让她感觉到他的存在,“我以后每天都陪你一起吃饭,每天都陪你一起睡觉,你烦我了我也不离开你。”

这个男人转变的也太快点吧?他这些天做的和他今天说的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刚才他还躲她来着。

万天晴定定的望着先后判若两人的龙景轩,眉头渐渐的拧了起来。

“老婆!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我会害羞的。”龙景轩一只手臂揽在了万天晴的腰间,为了防止她逃脱,他的手臂很用力。

“你脸皮那么厚,还知道害羞呀?”如果他会害羞,母猪都会上树了。

被万天晴这样说,龙景轩没有一点点的不高兴,反而还开心不已,抬起闲置的手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你老公我的脸皮有那么厚吗?”

她点点头:“厚得无法衡量!”

见万天晴脸上有了笑容,龙景轩心中大悦,“老婆,明天我不去公司了,说!你想去哪玩?老公我陪你去!”

脸上尽是宠溺的笑。

她摇摇头:“我可不想被人骂我是红颜祸水!”

她是很想他时刻陪在自己身边,可她不是不懂事之人,他是那么大公司的掌舵人,公司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定铎,她帮不了他,但她也绝不能拖他的后腿。

“小傻瓜.你是我老婆,怎么会是红颜祸水呢?更何况是我想要陪在你身边,又不是你黏着我不放。”万天晴的懂事,让龙景轩很是欣慰,他没有看错她,她的确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

万天晴往后仰仰身,不赞同的凝着好话连连的男人:“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每天吃饭都见不到你的影子。”

“以后每天晚上我都回来和你一起吃晚饭,还有------”龙景轩突然俯下身,嘴巴贴到万天晴的耳边,“以后我每天晚上陪你一起睡!”

说着,两只手就开始不安分起来,隔着薄薄的衣料在她身上又是捏又是摸的。

好久没有温存的两个人没一会儿功夫就进入了‘备战’状态,眼瞅着‘战争“即将一触即发,万天晴一把推开龙景轩,“我们现在不能这样!”

“我知道!”龙景轩又将远离自己的女人拉入怀中,“我不会伤到我们的孩子的。”

声音已经变得非常暗哑,身体更是狂躁不安。

“你,你,你……”

看到龙景轩头低得越来越低,万天晴似乎猜到他要做什么,羞的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就在某女想要退却时,极富**的声音轻轻飘来:“宝贝儿,我一定会让你性福的!”

此处省去一万字,情节由看倌们自由发挥想象。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