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好的怪异

小说:变身异能作者:虚寒更新时间:2019-01-22 07:12字数:159840

“废话。”叶然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更清醒一点。 “男生宿舍?”秦岳想到之前问叶然喜欢男的还是女的时叶然恼怒的表情,小心翼翼道。

“嗯。”叶然点了点头,“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秦岳顿时不语了,看着叶然的脸庞,有些无奈。

叶然点了点头,也不说话了,本来喝醉了就不怎么想说话。

但走了一段路后,秦岳还是憋不住了,“你怎么能住男生宿舍呢?”

“...”叶然觉得这小子有毛病吧?

叶然一开始并不说话,心里酝酿了一会,觉得自己有些难忍的委屈,谁当她是女人都行,她也能装妩媚来让那些人被自己耍,但是她期望自己的好友能如同往常那样对她,不然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做朋友太困难了,虽说不是不可能,只是关系能有多铁呢?能不产生其他的感觉吗?叶然可以,但她看得出来,秦岳不能。

“秦岳,我和你可是从小学五年级玩到现在的,**的能不把我当女人看吗?”

“那得把我眼睛蒙住。”秦岳听得出来叶然生气了,但望着她的脸,也不知道自己是嫉妒那几个和叶然同宿舍的禽兽还是真为叶然好,秦岳觉得他得让叶然正视自己。

“呵..”叶然突然笑了起来,盯着秦岳,“你像以前那样和我说你想泡哪个妞,像以前那样想揍谁和我说,很困难吗?”

“好吧,不过就怕你骂我下流啊..”秦岳觉得还是让着点叶然,虽然以前从未让过,但她是美女不是么?现在。

“你能让我骂你下流那也是你的本事,我绝对不会怪你。”叶然看到秦岳臣服了,不由得有点自傲,或许到了极致便是自卑,因为一切早已逆转。

“...”秦岳不语,不是真怕了叶然,只是觉得不忍心。

就这么走着,两人也不是话多到让人发指的那种人,之后也都沉默了,夜色下的背景看起来倒是颇为浪漫。

到了家,叶然摸索了许久,终于还是找到了钥匙,现在也不是很晚,二十一点,叶然打开门时顺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叶海与叶母坐在客厅里,似乎正在交谈什么,看到叶然回来都停了下来。

“2b,怎么不进来?”叶然看到秦岳还站在门口,鄙夷道。

“叶然,别没事说粗口。”叶母对着叶海皱了皱眉头,后者一脸无奈,不情愿的出口道,叶海现在觉得叶然真挺可怜。

“知道了。”叶然吸了口气,无语道。

“叔叔阿姨好..”秦岳走了进来,尴尬道。

“呵呵,好。”叶母与叶海也是有些不自在,秦岳是男性叶然的好友,但如今该如何处理这关系让人头痛。

“妈..我和秦岳好久没见面了,晚上一起睡可以吧?”叶然一脸红晕,是醉酒的红润,看样子头脑还是有些不清醒。

叶母顿时有种想揍叶然的欲望了,一点女生自觉都没有,不由得担心起叶然在学校生活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占了便宜还沾沾自喜。

不是叶母代入角色太快,而是必须如此,没有选择。

叶母看了眼秦岳,却是不方便直接拒绝,毕竟叶然可不是从小到大的女生,而秦岳却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

秦岳一听顿时心跳不已,哪怕那些记忆不断地提醒他,却无法抑制,因为身旁叶然的侧脸也在提醒他。

不知道是私心,是欲,或是什么,秦岳有些不想否决叶然的好心,因为这不是最正常的吗,不伤害叶然的自尊心就该听从叶然的,和她睡一间屋子,他又不会做出什么事情。

哪怕这么想,男性的淫念,旖旎的想法也无孔不钻,秦岳后背的汗越流越多,沉默着。

不知道是卑鄙还是高尚,都可以解释,却也都让人厌恶。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开口也不是,他不想走,也想马上就走。

秦岳也觉得难堪了,叶然还是老样子多好呢?那已经只是理想化的平行世界式的幻想了。

不可能的不是实现的难度,而是实现后一切的扭曲。

“叶然,不好吧?”秦岳说完,有点患得患失,却也松了口气,暗自安慰,反正叶然也不会和他有一夜情的想法,与其望着美女难受一晚,不如装回清高。

叶然看到父母的眼神,又听到秦岳的否决,点了点头,却对秦岳小声道,“孬种,哈哈。”

看到秦岳憋红的脸,叶然得意的笑了,嗯,女生如果敢像男生那样调戏人,多半时候反而是女生获胜,因为男生不敢相信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没有预备。

秦岳落荒而逃般的离开了叶然家,走出门外被清风一吹,却也平静了下来,独自一人的时候往往想的很多,“怎么就会变成女生呢?”

没有结论,也无需结论,“不过长得还真..啧啧。”

秦岳边想着,嘴角露出了自己也莫名的笑意,随即一脸惆然,“可惜要便宜哪个犊子了。”

“叶然..你要我怎么说你?”看到秦岳走了,叶母松了口气,虽说没有养过女儿,但自己是被人当女儿养大不是么,“我知道你可能还没缓过来,但是也不能这么轻浮,不然要吃苦头的。”

“知道了。”叶然挺讨厌说教,特别是这种教她如何做一个乖乖女的事情,随口回答道,“那我上楼睡觉咯。”

“好。”叶母无奈,却也没什么好埋怨的,只能随其自然。

“我现在真不放心她自己在外面读书了。”叶母看叶然上去,对着叶海埋怨道,“真有点手忙脚乱的,怎么就出现这种事情了。”

“呵呵...”叶海干笑,这种不能躲的麻烦最让人头痛,但明显他会比叶母轻松点,因为不是女儿变成男生,而是儿子变成女生。

叶然说没有一点不爽是假的,她想的是,自己和4个男的住一间宿舍都没事,怎么和秦岳睡一个房间就有事了?是因为只有一张床吗?

不过看到秦岳的尴尬情况,她又难过不起来了,满是笑意,从小到大,她都是喜欢看到好友出丑。

在床上蹦跶了几下,不由得又摸了摸下体,想起都好多天了,她第一次月经,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就天天都换卫生巾,最近好像已经没什么了,换上睡衣前便到卫生间将卫生间除去扔到了垃圾篓里,这一除去,下体一阵清凉,叶然不由得轻声呻吟了一声,再想起今天的经历,心情突然好的让人怪异,心思这几天烦躁可能有一部分是因为月经吧,还有一部分是那迷茫,今天又敢调戏男生了,也就透彻了许多,换好睡衣,叶然伸了个懒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嘴角微扬。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