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章大结局

小说:异界神雀作者:墨邪更新时间:2018-12-14 13:24字数:792403

第四百章大结局

方成雀大笑道:“神魔界的大战关我什么事?”

他的眼神如此凛冽,燕国公不仅退了退,说:“只要你肯效忠于我,我保你荣华富贵!”

方成雀对方为龙说道:“把剑给我!”

方为龙愣了一下,说,“雀儿,你真的要杀他?他可是皇明皇了啊?”

“我管他是什么!”方成雀冲上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天裂剑。

天裂剑原本就是具有唯恐天下不乱的魔性,此时到了方成雀手里,才算真正找到了主人,“唰”得一下,竟然扩大一倍,方成雀由两只手紧紧抓着。

燕国公还好没有收回全部的分身,他用虚空传音对着天机说道:“众爱卿速至九龙阁朝觐新光明皇,此乃天授之意,汝等不得有疑议,违者诛灭九族!”

众朝臣中,早有一批人死心塌地地效忠燕国公了,听见这是燕国公的召唤,忙匍匐在地,高喊道:“皇恩浩荡,万民归心;天授君王,东方大统。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这批朝臣的带动下,群成都匍匐在地,爬着上九龙阁了。

燕国公又笑道:“我有分身无数,即便你有天裂剑,又能奈我何?马上众朝臣就到达九龙阁,你能把他们都杀死吗?哈哈……”

方成雀握着天裂剑,冷哼道:“你太小看我了,即便你有一万个分身,我也能将你化为飞烟……”

啊?

燕国公藏在这些密密麻麻的分身中,依然是不相信;方成雀忽然大喝道:“《生龙傲谱》第七层——群龙无首!”

原来,他在吸收黑雾的时候,由魔入道,参悟《生龙傲谱》的第七层境界——群龙无首!

一时间,从天裂剑的剑身分出无数条小龙,有白有黑,有红有绿,简直是五彩缤纷!

众人一时都被这奇异的幻想看傻了眼,而燕国公还兀自不信,喊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但是这些小龙瞬间击溃了他所有的分身,方成雀把天裂剑一挥,喊道:“斩——”

燕国公的金身像佛像一样,被砍成两截!

天地歘然变色,东方失去了主宰,晴天里不断打着霹雳;众朝臣虔诚地往九龙阁上面爬,虽然雷声闪电就在身边,但他们也不敢回头,只能喊着:“万岁万岁万万岁……”

魔藤散尽,众人终于恢复了自由;但是,他们的心里也都没有底了,方成雀杀了光明皇,东方没有了统治者,亿万百姓没有了皇上,他们将何去何从?

朝臣们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们还不知道他们的新光明皇已经死了,还怀着虔诚的敬畏!

方明月说道:“这次的事情真的闹大了,方成雀,你要如何收场?一旦下面的百官知道光明皇被杀的事情,东方将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没有任何秩序可言,最终受害的,还是黎民百姓……”

方成雀哼了一声,众人都以为他已经入魔,估计,天下百姓的生死已与他无关!

就在众人焦急烦躁的时候,方成雀却伸手将光明皇身上的龙袍扒下来,扔给李威,说道:“这有什么难,再找个人当光明皇就是了!”

李威把龙袍接在手上,却大怒道:“你胡说什么?”

而众人愣了一下,却慢慢反应过来,也觉得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

李威看了看众人的脸色,退了两步,说:“你们都疯了吧?这绝对不行……”

绛云仙就说道:“我们没疯,现在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安抚民心,这里也只有你是皇族的人,再适合不过;实在不行的话,你当一段时间再让位嘛……”

狐狸就是狐狸啊,说得好轻巧。

李威对安安说道:“你不会也是这个意思吧?”

安安点点头,说道:“也只有这个法子了!李威,天下安定就只能靠你了……”

李威顿时有身负重担的感觉,他看了看耀眼的龙袍,说:“我只是暂时,暂时啊……”

众人都点点头!

这时,已经有朝臣三步九叩地爬上来了,李威果断地穿上龙袍,站在大门的中间,头上九龙环绕,上书三个大字:九龙阁!

李威颇有气场地慢慢说道:“爱卿,平身吧!”

第一个爬上来的就有薛太医,他见是李威穿着龙袍,吓了一跳;而安安则机灵地补充道:“光明皇已经让位于李威,连燕国公也赞同,各位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大臣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既然没有光明皇和燕国公走出来反对,他们还敢说什么?都噤若寒蝉地跪拜道:“叩见皇上!”

此事算是圆满地结束了!

李威留下来与众朝臣商议国家大事,而方成雀一干人自然是先下山去了!

安安一面小心翼翼地瞅着裸魔,一面拉住方成雀,说:“阿却,跟我去见父王!”

方成雀看了裸魔一眼,不禁抽开自己的手;安安生怕他不肯去,接着说:“就算你不见我父王,至少也该看看你的儿子吧?”

儿子?

方成雀一时还没明白过来,安安迫不及待地说:“对啊,你和小奴的孩子,很可爱的!”

裸魔经历了这一番事情,倒也想开了很多,说道:“既然昊天宗已经死了,我也不想再追究更多的事情;飞儿,我们走吧……”

方成雀忙冲过去拉住她,痛苦而纠结地问道:“你还是要去落迦山吗?”

“不是。”裸魔轻轻地回答道,“我回裸睡庵!”

方成雀终于舒了一口气,从裸魔刚刚说话的语气中,他知道裸魔还有话要跟他说,但那句话似乎太难说出口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她和玄天宗是一对,她能不顾一切地去为玄天宗报仇,可最终,她却爱上了方成雀,这叫她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

裸魔没有立即走,其实她已经做出了最大的牺牲,她在等方成雀说跟她们一起回去,但方成雀却淡淡地说道:“嗯,那你们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栖飞以为他是为了争雀神之位,急道:“你?你就非要这个破雀神吗?”

方成雀苦笑道:“栖月,我知道你很犹豫,你的内心挣扎得也很痛苦;我会等你想清楚,请你也给我时间把这些事情处理完!”

裸魔什么也没说,只对栖飞说道:“我们走吧……”

栖飞再次掀开白色的披风,怨气冲冲地化成一只独角兽,飞向南方的天空!

再说八大郡王那里,薛太医早早得便跑回来,通报道:“恭喜傲王爷啦,威王子殿下已经继任为新光明皇了……”

“不可能吧?”众王爷无不惊讶地掉了下巴。

薛太医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说:“千真万确!日月晴川的百官们正在九龙阁朝觐呢!”

龙傲王喜出望外,捋了捋胡须,笑道:“犬子福泽深厚啊,这一点我们小时候就看出来了,所以很早就送他去日月晴川了!”

其他王爷本来是唯龙敬王马首是瞻,现在又都跟在龙傲王后面溜须拍马,恭维道:“贺喜傲王兄啦;大王子当了光明皇,那咱们的封地就再也不会被削啦……”

“那当然!”龙傲王神气地拍拍胸脯,说道,“就算他是光明皇了,也得认我这个爹,走,本王去找他谈谈此事!”

七位王爷热热闹闹地也往九龙阁去了,只剩下龙敬王一个人留在这里喝茶。

方成雀和安安一起回来的时候,龙敬王这才稍稍有些喜色,走上前来问道:“贤婿,你终于平安回来啦?”

方成雀显得十分冷淡,只说:“王爷,身体一向可好吧?夜里还睡得踏实吗?”

他这话明显有质问的意味,龙敬王说道:“你还是惦记着老夫的这条性命啊?”

方成雀说:“不是我惦记,而是在新瞳十万被淹死的河工惦记!”

新瞳?

龙敬王怔了一下,安安便问道:“河工不是因为发大水淹死的吗?”

龙敬王没有回答他,而是说:“我知道了,原来如此!”

方成雀哼了一声,说:“你知道就好,天作孽尚可免,自作孽不可活!”

龙敬王叹了口气,说道:“都是我好赌一生惹出来的祸啊……”

说着,龙敬王居然拿起一旁的金佛枕狠狠砸向自己的手背,顿时鲜血淋淋;安安吓得大叫,哭喊道:“爹,你干什么呀?”

龙敬王忍着痛苦说道:“我龙敬王从今以后再不赌博,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方成雀冷眼旁观着,说:“你又何必这样?你是堂堂王爷,衣食无忧,闲暇之余赌两把,又有谁会说你?”

龙敬王苦笑道:“你有所不知,新瞳之所以会淹死十万河工,全因我当年和一个名叫方衡的人在天涯海阁之赌,输了所有的粮饷;龙傲王与燕国公便怂恿我放水淹死了这些无辜的百姓;本王罪孽深重啊……”

“方衡?”方成雀听到这两个字,几乎吃了一惊,问道,“王爷的粮饷是输给方衡了?”

龙敬王点点头。

方成雀彻底呆住了,他以为龙敬王是罪魁祸首,没想到的是,自己家的万贯家财,原来都是那些河工的粮饷,到底是一个“赌”字害了这些人啊!

小奴听到方成雀来了,正高兴地抱着孩子过来,喊道:“公子……”

方成雀走过去看了看这个小孩,眉清目秀,倒也是一副机灵相;但他完全不像个父亲,也没有一点慈爱,只说:“这孩子,万万不可教他学赌!”

说完,他便走了。

小奴在后面叫道:“公子……”

安安也哭喊道:“阿却……”

但是方成雀再也没有回头!

刚离开这里,就听到九龙阁发下来几道圣谕,第一道是追封光明皇为太上皇,燕国公为巡南王,昊天宗为除魔大将,这算是李威给昊天宗的一点报答吧。

连云奇叩谢了龙恩,带着昊天宗和叶小蝉的骨灰回连云山庄了,他变得沉默寡言,路上居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跟狐宝儿说;而昊天宗的一只胳膊,却被方为龙带走,去了大戒律山!

第二道圣谕是即刻举办雀神大赛,方成雀和方明月必须分出胜负;这便是危险的信号了!

龙傲王和六位王爷在九龙阁下面等了好久,但是直到天黑,李威居然还是没有召见他们!

夜深了,在九龙阁的正殿里面,明烛煌煌,李威身披龙袍,原来正主持雀神之争!

方明月和方成雀对峙两端,李威手里拿着三颗混元天地色,笑道:“哦,这就是传说中的混元色啊,朕今天终于有幸一见;不过,两位爱卿,今天必须有一个人闭着眼睛被抬出去了,你们可要有点心理准备!”

说着,他把色子放入金桶中,顺势一摇,然后说道:“猜吧……”

竹筒落在桌面上,但色子还在里面转动;方明月笑道:“我知道你有通灵眼和神风耳,所以这色子会一直旋转下去,直到我们决定大小;我这么做,还算公平吧?”

方成雀淡淡地笑道:“公平,很公平!”

“那你就先猜吧!”方明月伸出手来,客气地说道。

方成雀慢慢地闭上眼睛,看似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李威却紧紧地盯住他,生怕他耍什么花样!

沙漏过了一个又一个,夜已经很深了,可方成雀的眼睛还是闭着;金桶里的混元色一直不停地转,似乎他们不猜大小的话,色子就有不停下来的意思。方明月倒是无所谓,李威却有点急不可耐了,催到:“方成雀,你有没有想好?”

方成雀还是不回答,这真把李威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时间继续流逝,眼看天都快亮了,李威终于忍无可忍,叫一旁的武士上来推了推方成雀,结果,方成雀的身体居然僵直地倒了下来。

李威愣了一下,忙上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自言自语地说道:“他死了?”

方明月也站起来,问:“怎么会?他怎么死了?”

李威一头雾水,再看了看他手中的天裂剑,也不知何时裂成两截;难道方成雀是自杀吗?

方明月随即说道:“既然方成雀死了,那么这个雀神之位?”

“当然属于你了!”李威迫不及待地说道,“恭喜方小姐,你已经是雀神了!”

方明月笑道:“那皇上应该公告天下啊!”

李威也笑道:“正是!还有赌约!来人啊,将雀神之争的结果,以及先前定下的赌约,全部拿下去昭告天下……”

方明月看了方成雀的尸体一眼,只对李威说道:“多谢圣意!”然后摇摇折扇便走了。

李威大喜过望,真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啊,只听他洋洋得意地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李威即将成为收复南方的一代明君!”

他正高兴着,不料,侍卫长急匆匆地跑回来,禀报道:“回皇上,大事不好了!”

李威疑惑道:“何事?”

侍卫长说道:“赌约上写着,方明月赢得赌神之位,则南八郡胜出,皇上有生之年不再谈及削封地之事!”

“什么?”李威急得差点摔倒在地上,一时间发懵了,都不明白是哪里出了状况,他明明听见光明皇是说自己赌方明月赢的啊?

当他再次看到方成雀的尸体时,他忽然明白了,怒不可遏地哼道:“好啊,方成雀,你居然给朕演了这么一出好戏,你还真是舍得牺牲自己啊?不过,你也太小看朕了,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朕收复南方的决心吗?做梦!是你逼朕下狠招的!”

李威又重新坐回龙椅上,怒吼道:“敌清何在?”

那侍卫长还没听清叫谁呢,忽然从背后被人一掌打得四分五裂,此人正是敌清了,只见他单膝跪在地上,奴颜婢膝地说道:“罪臣在,陛下有何吩咐?”

李威阴狠地冷笑道:“朕知道你是一条忠心耿耿的好狗,龙傲王那边你尽管放心,朕不会见他,更不会怪罪于你;不过,作为狗的话,是不是应该尽心尽力地替朕办事?”

敌清这一路上,被人当儿子、当孙子,现在又当狗使,的确是受尽耻辱,但是只要一想到升官发财,出人头地,他什么都认了,马上趴在地上,汪汪地叫了两声,奴颜婢膝地说道:“能为皇上效力,是我敌清一生的荣耀!”

“好!”李威拍着手,大笑道,“朕就喜欢你这样的狗奴才!这次没能收复南八郡,你知道谁是朕的心腹大患吗?”

敌清想了想,说道:“韩信长!”

“聪明!”李威阴毒地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龙敬王他们大约已经回东海郡去了,你带上方成雀的尸体,替朕好好拜访他们!”

敌清会意,点了点头,说:“是!”

原来,早在设下赌局之前,枯源大师便已经算出光明皇的位置会被人顶替,而这人就是李威;现在的李威绝非善类,一旦当上了光明皇,势必会六亲不认,以达到收复南八郡的目的!

为了不使生灵涂炭,方天夜也牺牲了自己,只不过他是做了真正的神雀,栖息于鸟鸣山的竹林中;至于方成雀,经过菩提僧的规劝,他终于也愿意牺牲自己的肉体,一来为了让安安忘了他,二来也为了让裸魔想清楚,她到底爱的是谁!

方成雀的灵魂附在了大魔王的身上,南方的妖魔需要一个强大的统治者,不然,也会造成动乱!

百丈长的大蛇突然复活,着实吓傻了裴门-敖都的十万火鸟骑士,好在它并没有兴风作浪,只是缓缓地游回南方的丛林了。

至于裸魔呢,她回到裸睡庵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照样每天都裸睡清修,采纳天地之灵气,容颜永不衰老,肌肤永葆光泽,这大概是每一个女人都希望的境界。

有一天,溪云走过来,对她说:“庵主,听北边来的人说,方成雀输了,死在九龙阁,尸体还被人运到东海去了。要不要……”

裸魔缓缓地睁开眼睛来,看了一眼郁郁葱葱的林子,慵懒地说道:“要什么?我要一具尸体干什么?”

溪云便不敢说话了,这时,忽听林中的女弟子惊慌地喊道:“有蛇,好大的蛇,啊……”

裸魔竖起耳朵来,听到一阵沙沙的声音,又听到树枝被折断的声音,蛇好像走远了;溪云纳罕地说道:“哪里来的蛇?我们裸睡庵好像从来没见过大蛇啊?”

裸魔又躺了下来,将衣服脱得更少了,只说:“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在距离裸睡庵数百公里的亡灵山下,一条巨蟒正吐着猩红的蛇信子在溪边纳凉,一只狐狸却蹲在它身边,笑嘻嘻地说道:“哎呀,也不知道苦源大师什么时候才能参悟大宇宙力量,你要是永远都恢复不了人形,那可怎么办啊?总不能每天都去偷看人家裸睡吧?这可是好几百公里啊?”

蟒蛇睁开眼睛来,哼道:“要你管?我乐意!说完了没有?说完就滚,别打扰我睡觉!”

“哎呦!”那狐狸舔舔嘴巴,说道,“就你现在这副模样,好像谁多爱巴结你似的?要不是看在咱们是邻居的份上,我才懒得搭理你……”

巨蟒愤愤地瞪了她一眼,摇着尾巴又钻进洞穴里去了,而狐狸却笑道:“明天见啦,却哥哥!嘿嘿……”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