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不是结局的结局(全文完)

小说:官路之步步高升作者:带疤的苹果更新时间:2018-12-14 12:04字数:1264460

孙定邦神情严肃的放下电话,看着王兴茂说,“国务院让咱们明天早晨到部里述职,接着可能有人找咱们谈话。”

王兴茂看了孙定邦一眼,将手里的烟头轻轻放到烟灰缸上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事不宜迟,我看咱们分头准备一下,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在高速路路口会和。”孙定邦看了看晚间的手表,又看了看王兴茂。

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点头,然后笑了笑转身走出去,步履有些迟缓,看上去好像有什么心事。孙定邦自己的心里也是没有任何着落,未来究竟会怎么样,他也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上面对这件事情很恼火,真的很恼火。否则不会将江北省的两个当家人,全部召回京城述职。

前途未卜,这四个字在他的脑海里上下盘旋,不过路上有个伴也不寂寞,至少倒霉的不止自己一个人,心中不禁和王兴茂有了同病相怜的惺惺之感。

快步走出省委大楼,秘书在后面紧紧跟着没有说话,他看见王兴茂的神情不是太好看,干脆闷着头赶路。司机看见他们出来,将车开过来。秘书打开车门,王兴茂匆匆上车,随后秘书也上车,尾号是0002的奥迪A6很快驶出省委大院。

过了一会儿,人们看见孙定邦坐着尾号0001的奥迪A6,也出了省委大院。

他们二人的离去,并没有引起什么轩然大波,就好像往常一样,人们该干什么,依旧在干什么。地球就是这样,离了谁都在哗啦啦地转,谁也不可能阻挡每天二十四小时自传,每年三百六十五天的公转。

夏斌感觉肚子在抽筋,一股火辣辣的饥饿带起的疼痛,不断提醒着自己,已经快一天水米未进,更何况自己在早晨毫不吝惜的将昨夜的存货一吐而尽,现在想起来实在追悔莫及。

腿有些颤,身体有些抖,但这些都不妨碍他向门口走去,举起拳头使劲敲着,厚实的防盗门,“砰砰”的敲击声中,包含着心中的不甘与怨念,更包含着对自己处境的恐惧,但是这些都不足以抵制他内心处对食物的渴望。

“你***敲什么?”一个暴戾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求求你们,我饿,我想吃饭。”夏斌使劲地喊叫着,生怕对方说完这句话后就离去,将他留在这可怕的令自己无法抵挡的饥饿中。

“呵呵,肚子饿了?呵呵好说,你站远一点我给开门。”还是那个声音,只不过这一次从话语中,似乎流露出早已经预料到的欢喜。

夏斌慢慢离开门口,拖着脚步慢慢走回到床边,一屁股坐下来,静静等待着。

董柏言看见一台崭新的齿轮变速箱,摆在厂房中央醒目的位置上,情不自禁快走两步,眼光在这个铁疙瘩上仔细打量,绕过来绕过去,将手放在上面四处抚摸着,体会它的温度。有些冰冷但是他能够触摸到,里面包含着众人心血和热情。

“哈哈哈哈…”他长笑起来,,慢慢周围的人也被这笑声感染,笑声从每个人的嘴里冲出来,逐渐汇聚成欢畅的河流,萦绕在厂房里久久回荡。

“好,好非常的好,明天我们职代会上就让这个宝贝,与大家见见面,就算是我们为职代会献礼。”董柏言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气,看着众人笑着说道。

“董厂长还是您给了我们再次奋进的勇气啊!”“就是,就是。”“没有董厂长,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今天。”“董厂长就是我们光华机械厂的主心骨。”…。人群当中有人高声叫道…。

周卫国拿起今天的报纸迅速的浏览一番,忽然看到一个大大的标题,上面写着《那一鞠的深情》,又看了看内容,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看来董柏言深知我心啊!文章写得不错,而且很感人,笔墨浓重描写,自己心系光华机械厂,给职工鼓舞干劲,并且最后着重写了自己鞠躬的含义,实在是一篇不可多得的好文章。

不过心中略微有些遗憾,就是配发的图片有些模糊,估计是有人在现场用手机拍摄的,不过总体来说还是令自己非常满意。

电话响了,看了看嘴角露出笑容,真是奇怪刚想到他,这小子就将电话打过来,接起电话说道,“董柏言你做的好事。”

“呵呵,得到您的夸奖可真的是不容易。”董柏言笑着回答。

“你怎么知道我是夸奖你呢?”周卫国反问了一句。

“好事难道不是夸奖吗?难道坏事才算是夸奖?”董柏言笑着回答。

“你小子少给我嬉皮笑脸,对了报纸上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周卫国装出很有怒气的样子。

“老板怎么不满意?我错了,我下次一定改正。”董柏言的声音变得惶恐起来。

“你说你错在哪里了?”周卫国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实在有些疏忽,这一次没有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否则的话在电视上一播出,绝对会有比这个报纸更好的效果,嘿嘿。”

“你这小子就会逗我开心。”周卫国发出爽朗的笑声。

“老板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职代会的筹备工作已经准备好了,明天就要召开职工代表大会。”

“真的?”周卫国大喜过望。

“还有,我们第一台齿轮变速箱已经走下了生产线,经过测算已经达到了现有国际同类产品的水平,而且在成本上远远低于他们,在国内绝对领先于同类产品。”董柏言将第二个好消息告诉周卫国。

“哈哈,我看你小子想明天邀请我出席是吧?”周卫国笑着说道。

“老板神机妙算,柏言所有的想法都逃不过您的法眼。”送上一记小小的马屁果然换得对方的欣然允若。

“行明天带几个人一定出席,对了你就没有打算邀请其他的重量级人物出场?”周卫国想了想说道。

“呵呵,那我的听从老板的安排。”

董柏言的话语让周卫国感觉很欣慰,“嗯,我听听你的想法。”

“我打算邀请…”董柏言手握着电话向周卫国汇报着自己的思路。

第二天了,夏斌看着手里的两个馒头,摇着头苦笑。这两个馒头价格实在不菲,一个就值一千美元,两个就是两千美元,这两天对方已经用这最低廉的成本,利用自己的急迫的需要,已经从自己的户头上划走了八千美元。看来对方是想采取这种方式,将身上的油水一点点的榨干。

从内心深处,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商业头脑,能想出这样的方法的确不简单。可自己又能怎么办?只能看着账户上的金额在一点点的减少,最后都落入到对方的口袋。

慢慢将馒头举起,狠狠的咬了一口,拿起价值两千美元的矿泉水,就这样一点一点吃着自己的午餐。忽然将手里的馒头,狠狠地扔到墙角,走到铁门的跟前,狠狠敲着。

过了一会儿,铁门打开,两个人走进来看着夏斌,又看了看扔到墙角的馒头笑了,“有什么事情啊?”其中一个人问道。

“你们这样不嫌麻烦吗?干脆我将所有的钱给你们算了,但是你们要保证我上飞机,到我想去的地方。”夏斌看着对方,一脸的平静。

“呵呵,你觉得我们会同意的意见吗?”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笑着问道。

“你们应该同意,毕竟你们是求财,而不是想把我关到这里对吧!更何况,如果你们不答应我的要求,我会一直绝食下去,直到死亡,到时候你们一分也得不到。”夏斌微笑的看着对方。

两个人看了眼夏斌,又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其实我们还有很多方法没有采用,这只是最温和的一种,如果你想试试的话,我们也不是很介意。”

“呵呵,你们觉得我是一个轻易向你屈服的人吗?你们还是考虑一下我说的意见,毕竟你们也想快点得到想要的东西不是吗?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做个了断。”夏斌嘴角露出平和的微笑看着他们,但是紧紧握着的手里全是汗水。

“嗯,你等一会儿。”两个人走出去,将身后的铁门呯的一声关死。

夏斌长长出了口气,松开手整个人慢慢地躺在床铺上。

过了一会儿铁门打开,还是刚才的那两个人,这一次后面又跟了一个人。总算能见到正主了,夏斌心中缓缓松了一口气。

“嗯,你的建议我们同意,你想去哪里?”后进来的人问道。

“美国休斯顿。”夏斌说出自己的目的地。

“可以,等一会我们就给你买机票。你刚才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是真的,但是先给我吃顿饱饭,再让我洗个澡,然后给我几件像样的衣服。”夏斌提出自己的条件。

“呵呵,没看出来你的条件挺多。”

“像我这个样子,带你们去取钱,你想会有什么结果?”夏斌反问了一句。

“呵呵,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好我答应你。你们将我们的客人带出去,按照他的要求做,待一会儿我们跟他取钱。”

“等一下,你们好像还没有把机票给我吧!”夏斌看着对方笑着说道。

“你放心,只要你信守自己的承诺,我也不会失信于你。”对方站起身走了。

“走吧,别愣着了,我们带你洗洗涮涮,然后让你美美的吃上一顿。”另两个人看着夏斌说道。

站起身,慢慢走出呆了两天的小房子,回头看了看,又看了看扔在墙角价值两千美元的馒头,忽然他发现,原来自由是一种最昂贵的东西。

孙定邦看着王兴茂,两个人就这样默默无语的坐着,面前摆的菜一点没动,但是桌上已经摆了两个茅台酒的空瓶。

王兴茂伸手去拿第三瓶茅台酒,孙定邦想伸手阻止,但是伸到半空中又缩了回来,算了由他去吧!这次的事情确实够他喝一壶,江北省省长的位置王兴茂坐不住了,估计很快中央就会作出安排。

至于对方究竟会到哪个部门,他也不清楚,看情形调回部里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不会是太热门的部委,搞不好给个冷水衙门,优哉优哉喝茶看报。

至于自己目前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江北省还需要他坐镇,但是估计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有一番调整,调整的位置不太清楚,但是进政治局的可能性非常大。文总理对自己颇为赏识,在这次谈话中间向他透露了这层意思。

一想到这里,带着更加同情的目光看着对方,心中对王兴茂的遭遇也有些同情。不过同情归同情,但是这话终究无法说出口,只能陪着对方喝闷酒。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酒入愁肠愁更愁,但是这个愁字似乎对酒量有催化的作用。那些喝到王兴茂肚里的茅台,似乎都转化为惆怅,而这份惆怅越拉越长,实在没个尽头。常言说得好舍命陪君子,可对方有些行为好像和君子搭不上边,所以自己还是先保命要紧,偷偷往桌子底下倒了两杯酒。

王兴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实际说白了就是两个字“站队”,既然队伍站错了,那么你就要有承担站错队伍的后果,如果你连这都做不到,那么这个官场趁早不要混了。如果孙定邦所站的队伍是失利的一方,那么等待他的下场也和王兴茂好不了多少。

两个人不断的倒着酒,只不过一个是倒进肚子里,另一个倒在地上,很快酒量的大小就见了分晓。王兴茂端起一杯酒,倒进嘴里然后身体一滑,整个人从椅子上很顺溜的落在地毯上。不一会儿的功夫,从桌子下面传来阵阵的鼾声,孙定邦暗暗松了口气。

看着面前空空的酒瓶,暗自发呆。同样是酒瓶,但是装了不同的酒,身价也跟着长了百倍,但一旦这酒被喝光,剩下的酒瓶也不过就是容器而已,与其他的空酒瓶没什么两样。其实人也一样,只不过因为位置的提升,也显出与众人的不同,但是一离开这个位置,说白了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慢慢拿起还没有来得及倒掉的半杯残酒,一扬脖灌倒口中,然后抹了抹残余嘴边的酒渍,看着空酒瓶开始笑起来,但是嘴在张,声音却消失在喉间。

夏斌拍了拍肚子满意的点点头,看着盆光碗净的桌子,肚子里面好似还有余勇,但是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舒舒服服的打了一个饱嗝,慢慢站起身来,看着对方。

“机票拿来了吗?”

“你再等一会儿,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来了。”

夏斌又重新坐下来,看着一张张空盘,其实人生就像摆满食物的餐桌,有些菜看起来美味可口,但是吃多了却不好消化,弄不好会搞坏肚子,而金钱和美女就像身怀剧毒的河豚,吃起来异常鲜美,如果吃多了真的有丧命的危险。

门推开有个人走进来,将手里的机票放到桌子上,夏斌看见无声的笑了笑。

柳曼尼走进银行,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没错就是他,想起董柏言说过的关于他的传闻,小心的推出门口,急匆匆的回到车里拨通了电话号码。

董柏言接到柳曼尼的电话,被对方告诉自己的消息惊呆了。

“你看的没错吗?”

在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董柏言合上电话,想了一会儿从手机里查出周卫国的电话号码,拨过去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

(全文完)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