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2

小说:明美大师作者:花杀更新时间:2019-01-21 18:11字数:156111

  耶府的后院,花影摇曳琼阁绿湖。虽然已是无数次携手漫步,耶莲娜依然如第一次般喜悦。二人停在湖心阁,阁旁芍药开得正浓,粉色的一朵朵。耶莲娜松开耶遗世的手,径自向那芍药跑了过去。

  “莲娜!”耶遗世唤了一声,但依然来不及,小女孩已经采摘了一朵。那粉色的花擎在小手中,柔嫩美好,却令耶遗世心痛。

  见到哥哥面色骤变,迅速传递到耶莲娜心房内的,是耶遗世绝世的美,无声的痛楚抑郁胜过世间任何言语。

  “哥哥……你怎么了?”

  耶遗世无奈地笑了笑。耶莲娜扑到他怀里,却被他拿起那朵芍药,丰润的唇微微开启,叹息般的声音在孩子耳中徘徊。

  “草木本有心,何求美人折。若能自然开放在乡野,许是更好的命运。”

  耶莲娜不懂,只是睁圆眼睛凝望他。风中传来阵阵花香,春夏间的午后,明媚的天色,因耶遗世的感伤而阴郁起来。

  那朵芍药飞出他修长的指间,落入湖心阁下,绿湖水中。

  “啊!”耶莲娜尖叫了一声。

  “莲娜,让花随水去吧!”耶遗世淡淡道,“没什么好惊讶的,无非一场流水无情罢了。”

  背后却没了声音,转身,耶遗世才发现情况的不妙。小女孩吓得昏倒在地,她身后出现了四个蒙面男子。

  “你们是什么人?”

  然而那四人只是痴痴地盯着他。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耶遗世提高声音喝道。

  其中一人低低道:“应该是他了!”另三人点点头。

  耶遗世只感觉心提到嗓子眼了。这四人何方神圣,敢到耶府为非作歹?

  “来人呐……”声音没落。耶遗世腰间一酸,眼前顿时黑了。

  四男子挟持他而去。扛着他的男子走了几步,喃喃道:“真他妈的轻呢!”

  ###

  耶遗世自昏迷中苏醒,还未睁开双眼,就听见一人的骂声。“一群废物!叫你们抓个人都抓错!这小子分明一点**夫都没有,怎么会是他呢?我好不容易把他骗到耶府去,你们就这样给我办事的?”

  “老大,这不能怪我们!我们怎么知道耶多临家里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少年?我们又没见过正主儿,只听你说他英俊漂亮,那我们见了这小子自然以为就是他了!”

  “还狡辩!”一记清响。

  一人嘴里发出了呜呜声。

  “气死我了!”走路的声音。

  耶遗世不禁苦笑,原来被误抓。虽然他的鼻息只是轻轻一哼,但逃不过练武人灵敏的耳朵。

  衣襟一把被人抓起,耶遗世睁开双眼,却见对方迷惑的双眼。

  “他奶奶的!”骂人的男子眼珠一眨不眨盯着耶遗世,“果然不能怪你们。”

  此刻发现耶遗世的绝色,男子的怒气消了一大半。“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

  凑得那么近,耶遗世可以清楚感到对方眼里的欲望,那是少时在雪艴园经常感受到的目光。

  “放开我!”耶遗世冷冷道。

  那男子闻言放开了他,二人对立,耶遗世的修长对比他的孔武,如水榭流花对比绿林苍莽。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的声音竭力温和,但听在耶遗世耳里分外恶心,他倒退一步,冷冷道:“你不配问我的名字。”

  男子的脸孔扭曲起来,顿如凶神恶煞。他身后的手下叫嚣起来,“小子你找死呀!敢跟老大这么说话?”

  耶遗世环顾四周,发现身处船舱,窗外竟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没有逃路!

  那男子上前一步,凝视他的脸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小子,你还是乖乖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什么人?和耶多临什么关系?”

  他离得越近,越觉得危险。耶遗世又倒退一步。

  男子再近一步。

  挥手阻止他靠近,耶遗世道:“你离我远一点,我就回答你。”

  男子笑了笑:“你还有资格讨价还价吗?”他笑起来就更丑。

  耶遗世拧紧眉头,手心出汗。

  衣服被撕裂,耶遗世又退了几步。男子手里抓着碎布片,对手下道:“虽然抓错了人,但这次错得好!”

  几个喽罗陪笑了几声。

  男子慢慢上前:“老实说原本要对正主儿出手,但见了你后,老子更有兴趣了!”

  耶遗世忽然长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啊!”那冰冷的神情不见,换了媚视斜睨的神色,不仅使船舱内所有人心跳加速。只见他自己动手脱去身上残破的衣裳,露出雪白的上身,那细腻的肌肤,吹弹得破的粉柔,使每个男人都发出了粗粗的喘息声。

  耶遗世斜走了几步:“我不喜欢强迫的事情,你若要我,就要随着我的性子。”

  男子忙不迭地点头,贪婪地望着那笑脸,那身子。突如其来的变化,使他意外的惊喜。

  耶遗世双手靠在船窗上,一只脚勾起一张凳子,将凳子垫到身下,双手一使力,人往后仰,那绝色的笑容令人迷惑。

  男子欲向前来,却见耶遗世轻蔑的笑:“我的性子就是,死也不要你这样的男人!”说时迟那时快,他身子往后一倒,掉出窗外,“扑通”入水。

  入水前,耶遗世心想,不就死吗?生无可恋,死又何惜?干净这一副躯体,留待下次投胎转生,希望别再被亲生的父母卖入红尘。真是受够了这肮脏的世间。

  吃了几口水,不久就失去了意识。

  ###

  但是再次醒来,却觉得有人在自己身上摸着啃着。睁开眼,仍旧是那男人丑陋的面孔。原来他投水后,那男子立刻跳入水中,将他捞了回来。

  咳了几声,那男子坐在他身上,嘲笑道:“死也不肯是吗?老子告诉你,你死了也是老子的人!”

  耶遗世刚想骂他,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身下那条物件。一种异样的感觉令他毛骨悚然。

  一声尖利的呼喊穿破船舱,雪艴园的噩梦再次重演。曾经一次次被雪艴园的主事□的身子,以为已经在耶府风平浪静的生活中淡忘,但一被男人握住,还是禁不住冷汗一身。

  男子呆了呆,只见耶遗世的脸色忽然苍白如纸。难道摸一把他的下身就会要了他的命?那声呼喊如绝命的呼喊。

  “你在干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男子回头,看见了一个黑衣人。并不算十分英俊却威严的面容,高大强健的身形,与生俱来的压迫感。

  男子还未回过神来,已被黑衣人提起衣领扔出了船舱。“自己到我母妃面前请罪去!”

  裟神脱下外衣,包裹住耶遗世,抱起他,运起身法往岸上掠去。原来耶遗世的呼喊,被附近的他听到。他身手极快,及时赶到,这才救下了耶遗世。

  两旁湖水掠过,风景如画。耶遗世在裟神怀中,逐渐恢复了神色。低头往下看去,湖面倒影丰神异采的男子,手中抱着如鸿毛一样轻盈的自己。散开的长发随风。呼吸慢慢细了起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