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账目

小说:仙路争锋(书坊)作者:缘分0更新时间:2019-01-16 23:22字数:2206083

 “吼!”

象落下的一刻,城头上出震天的欢呼。?

士气在这一刻膨胀到极限,跟随三大妖王来的众妖跟是纷纷落跑。

白眉鬼面两大妖王见此情形,知道这番是捞不到什么好处了,只能叹息一声,下令回撤。

临走时,那白眉狐猴看了唐劫一眼,嘿声道:“唐劫是吧?先后杀我三位妖王,算你狠,咱们等着瞧吧。”

说着已和那鬼面妖王一起,匆匆退走。

一场血战就此告终。

城头上飞下几道人影,为者正是东津关守将顾品章,在他身后还跟随着三人,一位中年长衫儒士,手里还拿着一只大笔,一名蓝衫男子,背上一把大剑宽厚如门板一般,以及一名手持战矛的武将。这三人正是先前试图救援唐劫的三人,却被白眉王与鬼面王截下。

这刻顾品章飞抵唐劫身边,对着唐劫拱了拱手:“顾品章见过唐真人。今日一战,唐真人力战三王,手刃二妖,为我凤山国立下丰功伟绩,当真是可喜可贺啊!”

“老将军客气了。”唐劫回礼。

与此同时,另三人也一起向唐劫见礼,在见识过唐劫的手段后,就算是最骄傲的人也不敢轻视唐劫。顾品章为唐劫介绍,这三人分别是孙书铭,柳云山与张屠。

孙书铭此人唐劫听说过,化魂修者,同时也是凤山国一代书法大家,在凤山曾官至户部侍郎,后因东津告急,被调至此地任军中司命。刚才战斗时就是他使得一支大笔对空描墨,字字金钩铁划,凌厉非常,颇有几分张书翰之神韵。

柳云山则是凤山国第一大宗门天剑宗少宗主,宗主柳宗昌之子。不过说是少宗主,其实修炼已有四百多年,只是外表依然年轻,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

张屠被称为铁马悍将。此人是凡人战将出身,一路拼杀到现在才有了今日之成就,也是目前东津关的第一猛将。论实力,他未必比孙书铭柳云山强,但论杀敌之多,却谁也比不上他。此人原本不叫张屠,后来立誓灭妖,以屠为名。

这刻互相见过,顾品章已大笑道:“来来来,今日大胜妖寇,唐真人当居功,正当摆宴相庆,还请真人与我一起入城。”

唐劫笑道:“摆宴到是不必了,就是这账目还请顾老将军与我核算一下。”

“什么账目?”顾品章一楞。

唐劫已将一纸文书拿了出来,递给顾品章道:“这是我与官府立下的协议,上面有国主的印章。烦请老将军就按此办理,把该付的付给我吧。”

顾品章愕然接过,只看了几眼,便已面色大变,读道:“开智下品一千五百灵钱,中品两千五,上品五千。化形初期一万五千灵钱,中品两万五千,上品五万!”

“打过折的。”唐劫接口。

他对着空中挥挥手,伊伊已带着大批被唐劫斩杀的妖物下来,落于众人身前道:“先前一战,斩杀妖物千余。其中有据可查者,计有开智下品三百一十二,中品二百三十八,上品一百五十六。另有化形下品十二只,中品一只,上品妖王两只,震天兽三只。另有周天星辰万宝大阵灭杀妖物千余只,不过一次击杀过多难以详细核实。”

唐劫接口:“我们吃点亏,就全部以开智下品计算好了,数量以八百计。震天兽没有确切价,就以化形下品算吧。”

唐劫一脸的我很厚道。

伊伊点点头,劈里啪啦一通猛算,最后道:“一共是三百三十九万三千灵钱。”

这个数字听得顾品章等人眼前一晕。

唐劫也觉得多了些,道:“抹去零头。”

伊伊点头:“恩,那就三百万。”

靠,老子说的是抹去三千零头!

这边顾品章脸上已露出明显的不满,他皱眉道:“你是说,本将军要为你之前所做的一切付三百万?”

“还有那些妖尸也归我。”或许是看出顾老将军脸色不善,唐劫做了一点让步:“当然,万宝大阵杀死的那些有些分不清了,我可以不要这部分。”

顾老将军沉着声回答:“你不觉得,三百万有些太多了吗?我东津关的确有以杀敌数量论战功,但是从未有谁会得到如此奖励。老实说,就是整场大战打下来,老夫镐赏全军,也花不了这许多钱啊。唐真人莫不是当我好欺不成?”

唐劫淡定回答:“顾将军这么说就过分了吧?这是我与贵国约好的条件,并未有任何过分之处。你觉得多,不是因为我要价高,而是因为我杀得多。”

顾品章眼神骤然收缩了一下。

是的,唐劫没有说错,他得的多,不是因为他要价高,而是因为他杀得多。

今次一战,三大妖王损伤惨重,可以说三个妖城的力量都元气大伤。

而以前作战,能将对方带来的力量消耗掉十分之一就算不错了。

要不然付出的代价过大,那妖族还叫什么狩猎?

所以以前只是打退敌人进攻,这一次才叫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而在这个惊人胜利的背后,就是唐劫的天价报酬。

高达三百万灵钱的报酬,即便是顾品章也大感心痛。

他不是付不起,象这样的修界战争,每一次打下来花上数百万是很正常的事,单是守护大阵启动就需要投入资源无数。好在有凤山举国之力支持,但他还从没有过一次性奖励给个人三百万的事。

每场战事,即便是化魂修者一般最多也就拿个二三十万奖励。

妖族也不是傻子,没有谁会呆在那里傻傻的任你杀,强大的修者更会面对强大的对手,谁也无法肆无忌惮的收割财富。

哪成想会碰上唐劫这个变态,只一件万宝大阵图,便收割了数以百万的财富。当然,若以投入的资本计算,以万宝大阵的成本有此成就还真不稀奇。这就好比亿万投资,随便搞搞也得产生这点利息了。可惜老将军不懂金融理念,跟他说这个多半是说不通了。

不管怎么说,三百万报酬即便对顾品章也是个庞大的数字。这笔钱如果用在城防上,可以为守护大阵提供更多能量,为士兵提供更多箭支,为修者获得更多资源,总之,能派的作用太多了。但是作用在一个人身上……你消化得了这么多吗?

顾品章不知离经,对他来说,这笔钱就算全部换成修炼丹药,一两年都未必吃得完。

这刻他看了唐劫好一会,才语重心长道:“唐真人,妖族攻势连绵不绝,全赖东津关铁壁坚守,不让敌人越过雷池一步。值此国难当头,人族兴亡的时刻,人人皆当挺身而出,岂可为蝇头小利斤斤计较?若是东津不存,人类前途则必然堪忧,覆巢之下再无完卵,纵有千万家财又有何用?”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情真义切,字字铿锵,就连唐劫都不由得佩服起这位老将军。谁说军人都是莽夫的?看看这老将军,嘴皮子还是蛮溜的嘛。一套国家大义的说辞拿出来,脸不红气不喘的就想把这三百万的帐给赖掉了。

唐劫叹了口气道:“正因为这样,我才一再优惠的啊。真要认真算起来,这趟我所杀之敌,就是七八百万都能收的啊。”

顾品章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唐劫已又道:“再说了,这些钱我也是用来置换修炼资源的。修者实力强大了,才能做更多贡献啊。”

“也能抢更多的钱。”一个声音冷冷接口,却是那位天剑宗的柳云山。

唐劫听了呵呵一笑,也不与他们生气:“几位若是嫌我收得多了,那以后不用我便是了。不过这一趟总还是算清楚比较好。其实老将军也不亏,说起来,当年百战城我可未向官府收一分好处。百战城亡城之后,虽然东津熬了数日之苦,但自那之后,东津以南说起来也是压力大减,我说得没错吧?”

百战城本就是最靠近边界的一座妖城。此城的被屠,为凤山还是带来了极为的好处与便利的,别的不说,单是实际控制领域扩张,妖族压力降低这两项就值得庆贺,尤其凤山还未出一兵一卒。

这刻听唐劫道来,老将军看了看唐劫,终于大声道:“给他!”

身形一转,已是向着城头飞去,那三人也紧紧跟随。

落到城墙上,顾品章突然回头道:“唐劫,今后守城,我若未让你出手,你便莫要出手。否则,就休怪老夫不认账了。”

唐劫拱拱手回答:“谨遵老将军法令!”

顾品章已是一扭头走了。

本来唐劫大破敌众还打算请其入宴,现在这样,大家也没了宴请的兴致。

唐劫到是全不在意。

与别人不同,他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不是凤山人,并没有一丝保家卫国的观念,恰恰相反,他每时每刻想的都是如何才能离开这里。于他而言,他与凤山国就是合作关系。凤山国需要他的武力,就必须支付出足够的价钱。

在这里,其实没有谁对谁错之分。唐劫没有错,顾品章也没有错,只是每个人都只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考虑问题。

而最终决定一切的,依然是实力。

望着头顶天空,随着妖族的散去,乌云已然消散,现出光明。

唐劫脸上现出一丝笑容,向城内飞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