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完结

小说:驭情故纵作者:蟹子更新时间:2019-01-21 18:01字数:123731

在感觉到胸前一凉后,云飞扬猛然惊醒,随后手抬起,用力的推来伸手的人,撑着手臂做起身。

确是因为刚刚一番激烈的深吻而有些气息不稳,眼中还带着些错愕与不敢置信,看着那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笑容,张了张口,确觉得喉咙像被什么哽住,说不出话来。

“呵呵。”帝择天伸出手指,抹掉嘴角的痕迹,朝他笑得暧昧,可那如同银河一般的眼眸中确依然明显的写着激动,“怎么,一年不见,就不认识了?”

略微带着抵哑的嗓音,依然那么的性感,也那么的熟悉。

云飞扬发现,心中在那一刻狠狠的抽了一下,终于从喉咙中挤出一个字,“你……”可这字后,确什么都说不出来,眼中慢是负责,心也乱得很,让他一时间无法思考,安静一年的心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再次乱了起来。

帝择天含笑,站起身,朝他伸出手。

云飞扬脸色微沉,立刻自动站了起来,还退开几部,冷着眼睛看他,两侧的拳头确是紧紧的握着,微微颤抖,泄露他不平的心,“你怎么会在这里。”

“呵,我找了你一年,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藏在这样的小地方,还真是被你师傅摆了一道,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若非他终于肯告知,恐怕还要耗费几年。”

听他的话,云飞扬眉头皱了起来,师傅说的?师傅为何会对他说,“你对仙剑门做了什么。”

看他身体再次紧绷起来,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帝择天无奈的叹了口气,“扬,不用紧张,我什么都没有做,好不容易再见,我们好好谈谈可以么?”

什么时候帝择天竟然也会有这么软的态度了,云飞扬不觉有些发愣,看着帝择天,突然感觉到有些陌生,有些怀疑起这个人是不是他了。

他深吸了口气,转身走,“没有什么好谈的。”

帝择天眼中闪过一丝落寞,随后又带着坚持,嘴角勾起,快步走上前,也不再说什么,也不接近,就这样和他稳稳的保持三步的距离。

云飞扬在等不到后边的人开口,却能感觉到他一直跟在后面,不由心情更加纷乱起来,完全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但是有一点是他无法否认的,再见到这个人的顷刻,知道他竟然还活着,他心中是高兴的,也是如释重负,可两人之间还有着一条鸿沟,以前帝择天对待他的先不论,就他刺入帝择天胸口那一剑,确是他一直无法释怀的。

原本他刺帝择天的那一剑或许可以自我安慰,和他已经两清了,谁都不欠谁,可是之后所知道的一切,知道帝择天对他的所为和付出,确使得这份纠葛,终是难断。

“你到底想做什么?”走了好一会,他终于忍不住停下脚步,这样的帝择天实在让他感觉陌生和不习惯,帝择天不应该是这种会妥协隐忍的人。

帝择天也停下脚步,看着他带着怒气的眉眼,眼中有些怀念和怅然,随后又柔和起来,这次是真真切切的柔和,让云飞扬看得真切,“等你愿意和我谈。”

看着那人眼中路出的别样柔和,云飞扬心中某处似乎被一只手扼住一般,那瞬息有些呼吸不过来,抿了抿唇,倔强的转开头,“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或者说,你想报复。”

帝择天看他这样子,却没有了以往的怒气,只觉得这样的云飞扬,很可爱,就如同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好强倔强不屈,而不是之后那个沉闷寡言,如同行尸走肉的云飞扬,心中豁然开朗。

“飞扬,我们已经错过一年了,一年的时间,相信足以想清楚很多事情,以前的对错无法说,我也不想说就当是我们再次重生,过去的就当他过去,你对我也是有感情的,为何不接受呢。”

“你想太多了。”听到他这番话,云飞扬呼吸一窒,抿着唇转身。

帝择天这次却没有妥协,直接上前抓住他的手臂,深深吸了口气,“扬,我们都太自负了,以前我总认为,即使不说,你一定也会明白我的想法,也才会走开了那么多弯路,而我也自认了解你,以为按照所想所做,你定然会接受我,是我想得太自私,这里,我道歉。”

云飞扬身子微微一震,薄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眼中浮现一丝痛苦之色,为以前的回忆而痛苦。

他了解帝择天的性格,所以明白他能说出这些话,已经是不容易了,也说明他是认真的对待,而他也说得对,一年的时间,足够自己想明白,其实,不需要一年,在他以为自己杀了帝择天那时候开始,他就明白自己的心思,他是对帝择天真正动了感情的。

这一年来,他也反思了不少,无法说到底谁对谁错,或许失去才知道珍惜,他也想了许多,想着为何会和帝择天走到那样不死不休的局面,虽然是帝择天一直在强迫他。

但是当抛开一切,细细回忆点滴,确不可否认,帝择天也为他做了很多,很多时候,他其实也在为他而妥协,只是那个时候的他,完全看不到,所看到的,只是他的强迫。

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若时间能重来,两人会怎么走,可一切都已经不可能重来。

如今帝择天的出现,打乱了他所有的思绪,他不知该怎么面对他,所以只有冷漠以对,却没有想到,又是他再次的先妥协了。

他突然想到青老的话,心随意动,顺则通,逆则堵。

感觉背后贴上来的灼热身躯,他确依然没有动,耳边是那人缠绵的呼吸和轻柔的话,“扬,我只想和你过一辈子,以前种种,无非为此。”

他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后闭上眼睛,微微抬头,深深吸了口气,张了张口,声音也有些暗哑,“谈什么?”

“呵。”听到他的话,感觉他身子的反应,帝择天笑意更浓,双手紧紧的环住他,其实,他们有一天会有这样平和的交谈,也是另他很意外,以前,是真的错了,若早点觉醒的话,也不会如此,不过现在,也不晚,“谈我们的未来。”

云飞扬唇再次抿起,眼中带过一丝不自然的紧张,却语气强硬,“我和你有什么未来。”

“只要你愿意,便有,无论你需要怎么样的未来。”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帝择天现在这样平和的和他说,他实在也硬气不起来了,目光看着眼前的一片景色,眼中有些迷茫,不觉的喃喃开口,“我已经习惯了乡村中无忧无虑的生活,不想再多涉纷争了。”

“若你想住在这里,我可以陪你,若你想找出地方归隐起来,我也陪你。如何?”

“你……”云飞扬有些惊讶的侧头看他,实在无法想象帝择天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不由嘴角也微微翘起,带着一丝挪揄,“你确定你吃得了粗茶淡饭。”

“呵,谁说在这样的地方就一定要粗茶淡饭了,要的不过是一个环境,一个心境。”

云飞扬失笑,果然还是帝择天会说的,这才符合他的性格。

但是现在他这样傲然的话,确没有给他什么反感,反而觉得更真实。

他叹了口气,“帝择天,这些年你来我往的争斗中,我也累了,可感情的事情都说不准,人生不长也不短,说实话,我对你,对我自己,都没有信心。”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帝择天嘴角翘起,下颚蹭了蹭他的脖颈,“不如我们都退一步,给彼此一个机会,先试一试,如何,若能合得来,便永远一起,如何?”

云飞扬一愣,“试一试?”

“对。”

云飞扬眼眸微合,随后也侧头微勾嘴角,“若要你跟着我的步调走呢?”

“可以。”

见帝择天答应得那么直接,云飞扬心中也真正被触动了,眼中不觉带出一点笑意,“好,那么我们来定个条约,以半年为期限,若着半年内,你能完全适应这里的生活,放下你外边的所有,只做一个普通的村夫,我便答应你,如何,若不行……”

“没有不行,你太高看我了,难道你以为我一生中所过的都是锦衣玉食不成。”

“好。”云飞扬微笑起来,其实帝择天能够这样毫不犹豫的答应这种很不公平的条约,已经让他心中认可了,这是他的妥协,对于帝择天这样的人来说,真的很难得了,也说明了他的心意。

与他相比起来,自己的处处退缩反而显得懦弱,不过这半年的期限,其实也只不过是想用这半年的时间,转换环境,给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对了,你之前是不是弄了一个孩子下来。”突然想到下来的目的,云飞扬脸色微变,虽然帝择天对他的态度是改变很多,可不代表对别人也是,按照他以往的性格,他不敢保证他没有伤到人。

“放心,只要是你在乎的人,我都不会动分毫。”帝择天轻轻一笑,放开他,然后指着某处草丛,一个孩子正睡得香甜,“我只是点了他的穴道而已。”

云飞扬挑挑眉,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也不说什么了,快步走过去,把孩子抱起来便飞身向上。

帝择天含笑,自认的跟在他身后上去。

上面几个人还在那里守着,有了老人的安抚,几个小孩也不哭了,一直望着下方,见下面树丛动了动,随后一个熟悉的身影窜出来,顿时都是一喜,“云叔叔。”

“啊,小宝。”几个孩子看到被云飞扬抱在怀中的小孩,顿时小脸又是发白。

云飞扬对他们安抚一笑,“放心,小宝没事,只是睡着了而已。”

身后又是微微响动,随后一个华服男子突然出现,那面貌和驾驶,都让孩子愣住。

老人看着他出现,却不意外,反而一脸高深莫测的打量着他,笑呵呵倒,“哟,这位小兄弟面生呢。”

“咳,青老,这是……我故友,本是来寻我,刚刚便是他救了小宝。”云飞扬有些尴尬的解释。

身后的帝择天眉毛微微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难得说谎的云飞扬。

老人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云飞扬,看得他脸上带着些窘迫,“哦~故友啊。”

“好了,我们先回去吧。”云飞扬感觉到后边的视线似乎有些太过灼热了,不由便直接快步先离开。

落在后面的两人互相对望。

帝择天很给面子的颔首,老人笑得像一只狐狸,“小子,飞扬这小子桃花运可是很不错的,这村子里的女娃儿大大小小都想着要嫁给他,若想把人追到手,可是要多费心。”

对他这突然的话,帝择天微微愣了一下,随后眼眸一闪,便猜到这老人可能和剑圣有什么关系了,不由好笑,他活了两百年,设计人无数,到头来也被设计了一通。

“多谢青老提醒。”

“哈哈,小子看起来不错嘛,完全不像那老家伙说的那样,希望飞扬这小子没看错人,走吧。”老人笑眯眯的拍拍帝择天的肩膀,说完,便带着几个呆傻的孩子走。

帝择天看看被拍的肩膀,眼眉挑了挑,嘴角出现一抹真实的笑意。

其实,这样也不错。

云飞扬说是让他适应乡村生活,其实倒也没有那么苛刻。

吃的饭菜都是由云飞扬亲手做的,先不说云飞扬的手艺本就很好,就算不好,有他亲手做,帝择天也会觉得很好。

而另外的事情,也没有什么,一天所要做的事情都很简单,偶尔照看下孩子,劈材打水什么的。

云飞扬自是不放心帝择天去照顾那群闹腾的孩子,就怕这个家伙一个耐心缺失,吓到孩子,便让他做了苦力。

这倒让他不由的想起以前被他指使去做苦力,现在想想,却已经没有什么怨气,倒是觉得有些好笑。

帝择天以前虽然也过了苦日子,但是之后百多年都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突然间来做这些粗活,倒也不是做不来,只是有些不习惯,不过在经过几次后,便也习惯了。

而且帮着云飞扬打水,劈材,山上打野味摘野菜,这这样平和的生活,倒让他慢慢的开始喜欢起来,能和云飞扬这样过日子,是他曾经想不到的。

而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这磨合中慢慢的便短,有时候会互相打趣,夜晚会一起在院子里边纳凉,聊聊天,虽然两人现在还没有什么肌肤之亲,平时也是很平常的相处,但倒也没有什么不满的。

帝择天偶尔也会趁机占占便宜,乐不可支的看着云飞扬的反应和表情。

而在一个月后,那些原本对帝择天有些陌生疏离的孩子,也开始和他接近起来。

帝择天和那些孩子的相处,出乎他意料的好,这点让他很是惊讶,有时候面对孩子的闹腾,他也很有耐心,和以前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有时候他会忍不住问出来,帝择天的话是,和这些毫无心机的孩子相处,很轻松,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在这里生活,这样的生活虽然平淡,但是却也有别样的满足。

帝择天做事情也是力求完美,也很有效率,有时候云飞扬都觉得哭笑不得,这个家伙的脾气,其实也很倔。

就像现在,他只不过是让他砍掉一条树根,然后弄出个平面给孩子当桌子,他却是硬要仔细的把木桌子打磨得光滑。

看着那个人,只是穿着简单的朴实的衣服,毫无形象的蹲在树下,拿着磨石在树根上打磨,不时指挥几个孩子帮忙,看起来就像一个宠溺孩子的大家长。

这不由的让他有些恍惚,这样的帝择天,锋芒内敛,确不似明珠蒙尘,反而是一种内敛的光芒,让他看起来更是动人。

“呵呵,这小子倒是不错,怎么样?虽然老家伙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发生过什么,不过世事无常千变万化,时间永远不会停留在某处,有些东西,还是趁早把握住的好,毕竟你们也不年轻了,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挥霍。老家伙我也不是不开明的人,你师尊也一样,男子相恋也不是没有,只是这条路更为难走,若真能寻找到一个契合自己的,该好好的珍惜。”

云飞扬收回目光,看向老人,随后也微微一笑,“我明白。”

“呵呵,你心里有数就行,老头子我也没有想你会一辈子留在这里,你们应该有自己的天地。走的时候也不用打招呼了,至于村里的人和这些孩子,就交给我老头吧,我会和他们说。”

“青老……”云飞扬有些感动,想了想,还想说什么。

老人已经阻止他的话,“不管是你还是他,都不属于这里,你们有更广阔的天空,当然,这里也会一直为你们开,只要你们来。”

“……好。”云飞扬抿了抿唇,点头,虽然他确实喜欢这里,喜欢这样的生活,之前也和帝择天说过,但是事实上他也不会真让帝择天和他一起过这样的生活,既然帝择天能为他想,他自然也能为他打算,所以他确实有打算过离开,只是没有想到青老这么快就看出来。

老人含笑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转身进屋子。

云飞扬再次转头看着那边忙得不亦乐乎的大小人,深吸了口气,勾起一抹轻柔的笑意,走过去,把手中的茶水放到桌子上,“好了,先别忙,喝口水歇会。”然后先倒一杯,走向直起腰看他的帝择天,把茶杯递过去,“喝水吧。”

帝择天看着他那嘴角掩不住的柔和笑意,眼中也满是柔和笑意,伸手直接包住他的手,就这两人的手喝下茶水,末了还暧昧的舔舔那茶杯上的手指,笑得邪魅,“今天的茶,格外甜。”

云飞扬脸不由有些热,不自在的抽回手,瞪他一眼,好在那些小家伙都在争着喝水,才缓解了他的尴尬。

帝择天得意轻笑出声,随后再次蹲下,继续手中的工作。

云飞扬握着杯子,感觉手指上残留的触感,想了想,在他旁边也蹲了下来,考虑了下才开口,“过几天,我们就出去吧。”

帝择天手上的动作停住,有些讶异的看他,“出去?”

看他吃惊的样子,云飞扬忍不住轻笑,心中那丝犹豫也消散了,“嗯,也该出去看看了。”

帝择天看着他这样子,皱了皱眉,眼中虽然闪过几丝喜意和温暖,但是,“你不必为我为难自己,其实在这里生活也不错。”

“不,你想太多了,外面也有不少我心系的人,总不能永远不见。”云飞扬挑眉嘲讽。

看他这心口不一的样子,帝择天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若不少此刻场合不符,他真要好好的亲吻他,狠狠的抱他,把他融入身体中。

看他笑得那么肆意,那些孩子也好奇的看过来,云飞扬脸不由再次发烫,尴尬的站起来,轻咳了一声,叮嘱道,“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该回去吃饭,午休一下,下午再过来。”说着,便转身快步走向厨房。

进了厨房,才松了口气,快步走到水槽边,用清水打了下有些发热的脸,想到自己的言行,不由失笑,随后又想到现在两人这种如梦似幻的关系,心中止不住的升起一声不真实的感觉,这样的相处,他从来都没有想到。

“是不是该吃饭了。”

失神间,身后多了一个人,背后贴上那宽阔的胸膛,似乎能清楚的感觉到从对方胸口传来的心跳,也带动自己的心跳,这种异样的感觉,让他更有些不自在。

伸手便想拉开他的手,“嗯,你先洗手,我去盛……”

之后的话,便消失在对方的唇中。

一吻过后,两人都微微喘气,气息交缠间,浓郁的情愫在其中蔓延来来。

“我现在,只想吃你。”

云飞扬还没有缓和的脸上又是一热,看着对方眼中那熟悉的灼热,心里咯噔一下,“喂,你别乱来。”

帝择天微微一笑,手紧紧的揽着他的腰,两人下身都贴得很紧,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双方的灼热,声音也因为浴火而有些暗哑,“我是……很认真的来。”说着,眼明手快的点住他的穴道,直接把人打横抱起,朝外飞掠而去。

一直等不到开放的老人无奈的来厨房找人,却只发现饭菜没有人,不由挑眉,随后失笑。

“哎哟,算了算了,还是我老人家自己来。”

山巅瀑布之上,景色美如画,却因为这里太过陡峭危险而没有人来。

帝择天一落地,便把人放下,随后也解开他的穴道。

云飞扬气得脸色他红,伸手便一掌要拍过去,现在可是吃饭时间,他们两人就这么跑出来,青老会怎么想。

帝择天邪魅轻笑,侧身躲过,认真的和他过起招来,如同以前两人经常对打一般,只是现在都是赤手空拳而已。

打了好一会,帝择天突然一扭身,直接接住云飞扬的手腕,把人用力一拽,然后顺手的拦住他的腰,往下一滚,双双落到柔软的草地之上。

云飞扬被这突然一摔弄得有些头晕目眩,还没有缓过神来,唇已经被堵住,柔软灵巧的蛇霸道的侵入索取,不同之前的温柔。

腰间微微一松,宽大的手掌钻进衣服中,四处点火。

他微微挣扎了一下,无果,也无可奈何的由他,虽然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现在却也没有什么抗拒心理。

察觉到他的顺从,帝择天慢慢停下,抬起头,唇舌相离,拉出一条暧昧的丝线。

他轻轻的舔了舔嘴角,看着身下的人,眼中满是温柔和爱恋,俯身,轻轻舔去他嘴角的银丝,然后慢慢向下。

舌尖包裹住那诱人的耳珠,轻轻的舔咬。

虽然两人不是第一次发生关系,但是却是意义不同,真正算来,也能说是第一次了,第一次的坦诚相待,互相交心。

拉开那简单的衣服,路出不同于外面麦色的皮肤,那是一种诱人的白。

白色之上,两点红梅在雪中傲放,微微起伏,如同在风雪中轻轻颤动,格外诱人。

帝择天眼眸不由的沉下几分,气息也越发不稳起来,伸手轻轻点了点其中一点,感觉到身下人轻轻颤动一下,笑道,“是在迫不及待的等我采撷么。”

云飞扬瞪着他,伸手便要打开他的手。

帝择天直接抓住他的手,然后低头,直接咬住一点,不轻不重的碾磨。

“嗯……“一股热气和酥麻瞬间冲击神经,让云飞扬忍不住的扬起下颚,低吟一声。

“呵呵。”听到他的声音,帝择天从喉咙深处响起一声轻笑,随后更是灼热的吻便密密麻麻的落在那雪白的肌肤之上。

纠缠间,两人的衣服渐渐的脱离身体,在地上铺成临时的床垫。

修长的双腿屈起,膝盖贴在对方腰间两侧,下身灼热上的快意让他有些意识模糊,但是后方微微的刺痛确让他保持清醒,双重的折磨让他忍不住的哼出声来。

手指的数量慢慢的增加,摩擦间发出暧昧的声音更显旖旎,在这露天之地,即使知道不会有人来,在心里还是有别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不由的加诸到身上,使得身体更为敏感。

在感觉到差不多后,云飞扬终于是深吸了口气,沙哑着声音道,“行了,进来吧。”

“呵,这么迫不及待?可我可不想弄伤你,放心,我会很小心的。”帝择天府身,轻轻的在他唇上吻着,手上动作却是加快了速度。

“嗯哼……”云飞扬眯起眼睛,身体中的快意不断袭来,让他有些无法控制意识。

“呵。”帝择天看着他这副摸样,简直恨不得把他生吞入腹,也实在忍不住了。

撤离手指,抬起那白皙袖长的双腿,微微抬腰,然后慢慢,一点一点的深入。

到差不多一半的时候,腰下微微一沉,猛然进入到最深处。

“嗯……等……”虽然之前前戏做足了,但是那尺度,还是让他觉得有些刺痛,心跳差点就停止。

“呵,等不了了。”帝择天轻喘了口气,随后闭上眼睛,再睁开,接着抱住他的腰,便快速的律动起来,这种身心交融的感觉,让他幸福得想疯狂呐喊。

两人就在这山巅之上,以天为被地为床,纠缠不休,似乎要天地为之见证。

————————

咳咳,四章放一起了,懒得分,你们也不想断断续续吧,虽然有些意犹未尽,但还是要说一声,那个,完结了,就以小H为结尾吧,嘿嘿。够温馨甜蜜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