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32有种你单独和我打一架试试!(三千)

小说:拽妃:王爷别太狠作者:独孤雪月艾莉莎更新时间:2019-01-21 18:19字数:197970

“让他滚进来!”北冥洛袖袍一挥,冷漠清凉。173小说网

“是”另一个太监站起来,拿着拂尘,对殿外喊道:“宣,江寒大将军觐见”

北冥洛走到神龙殿大殿。

江寒及两名押着赵小敌的手下一同走了进来。

“微臣参见皇上”江寒单膝跪地。

赵小敌身旁的两名男子也纷纷下跪行礼。

赵小敌睫毛翘起,视线与北冥洛对上,北冥洛看到敌儿凸起的小腹,心口一窒。

“大胆,你见了皇上,还不……”

公公很不舒服的看着被擒之人。自从皇上登基以来,敢不跪的,当场就死的很难看。

比如说老皇帝的新皇后。

“凭什么,他是谁?你又算什么东西?”赵小敌冷冷打断太监。

“嗯??”太监拖长语调。

“你……大胆,不要命啦?敢与皇上身边的大红人,林公公如此说话”

林公公身边的太监翘着兰花指,指责赵小敌。

“除了江寒,你们都出去” 北冥洛坐在皇位上,薄唇轻启。

虽然他的语气随意,但听得出冰凉。

“是”两位公公先一步退出大殿。

林公公毫不在意,但他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就不太乐意了。

皇上为何会不计较那个被抓的人?

“呵,想不到你们两只狗还这么听话”赵小敌被两个侍卫也强带了出来。

两名侍卫把她押在了神龙殿殿外。

任由赵小敌怎么说话,他们也纹丝未动,面无波澜。

※※※※※※※※北冥国,皇宫,神龙殿:※※※※※※※※

“她去闯王府大牢有没有人伤她”北冥洛阴沉着脸。

看到黑鸢飞来的一瞬间,拿到项链的一刹那,他的心,快要碎裂。

江寒有些冒冷汗,立即跪地:“皇上,微臣没有看好黑鸢,它差点伤了王妃。”

“微臣该死,自愿受罚”江寒不敢抬头看北冥洛。

“你出去,把敌儿带去敌洛宫沐浴更衣,朕一会儿便来”北冥洛按了按眉心。‘

江寒愣了愣,皇上没有竟然要罚自己的意思。

“是”江寒抬眸打量了皇上一眼。

北冥洛凌厉扫回,江寒一惊,赶紧退了出去。173小说网

“寒将军,我们是不是可以杀了她”两名侍卫一看到江寒,就单膝跪下请命 。

他们被这个小妮子快要烦死了。

赵小敌怒视江寒:“你大爷的,快把我穴道解开,有种你单独和我打一架试试!”

江寒不理会她,对两名侍卫命令:“走”

侍卫们撇着嘴,押着赵小敌,跟江寒往敌洛宫走去。

敌洛宫,北冥洛八个月前,将老皇帝送与新皇后的寝宫改造而成的,以最短的时期,耗费巨大工程。

“江寒,你不把我穴道解开,我草你大爷,喂,你是不是怕北冥洛罚你”赵小敌最近拽病发作了。

江寒不语,背对着赵小敌,一路走向敌洛宫。

“哎,江寒,站住,你停下,过来,我有话要告诉你”赵小敌突然不走了。

虽然被定了穴道,但被身边两个人带着,她还是可以走路的。

“快走,跟上”一个侍卫推了赵小敌一下。

赵小敌差点往前绊倒。

江寒也停了下来:“什么事”

他冷着脸,语气很不好。

“解开我的穴道,寒将军!!”赵小敌最后三个字带着咬劲儿。

江寒蹙眉,短思了一小会儿。

“恕难从命”好久,他说出了这四字。

赵小敌白了他一眼,如果没有被定住,真想凑他一顿。

“走吧,准皇后”江寒叹了一口气。

两名侍卫一起把赵小敌继续押走,赵小敌依旧停在原地v。

“臭婆娘,你找死是吧”一个侍卫忍不住了。

见他怒火中烧的样子,就知道他一路忍了赵小敌很久。

他又要不怕死的去推赵小敌。

“准皇后若是有损失,你后果自负!”江寒就怕赵小敌受伤。

“啊???什么?”

侍卫惊愣了,手停在空中,不敢乱动。

“寒将军,属下胆子小,您,您可别吓唬我们两个”侍卫看到赵小敌射来的目光,不敢在直视。

※※※※※※※※北冥国,皇宫,敌洛宫:※※※※※※※※

“把她放开”江寒一声令下命令,语音不快不慢的传入赵小敌耳中。

“是”两名侍卫把赵小敌带入敌洛宫偏殿。

敌洛宫内宫女不多,北冥洛将这里设为禁地,平日里宫内的太监宫女不敢靠近。

“给这位姑娘换件衣裳,皇上一会儿要来敌洛宫。”江寒对他们命令。

两名侍卫放开赵小敌后,跑去门外,将她关在殿内。

“来个p,江寒,快把我的穴道解开,姐不跟你计较”赵小敌用迷惑的眼神看着江寒。

江寒浑身瑟瑟发抖,若是被皇上知道,他不死定才怪。

“江寒~~”赵小敌语气柔柔,赤果果的勾|hu|引。

“寒将军,您看,要怎么办”一名守护在敌洛宫的宫女走来。

她异样的看着一袭黑衣的赵小敌。

“你们都出去”江寒冷冷命令。

其他宫女听闻寒将军命令v,全部乖乖走了出去。

这个宫女意味深长的再次看向赵小敌,眼底充满鄙夷,也走了出去。

“参见皇上”宫女走出去后,正好遇上走来的北冥洛,连忙下跪行礼。

所有宫女都跪在外面,男子一袭黄袍,邪肆冷漠的脸上透着与世隔绝的距离。

“免礼”北冥洛扫了他们一眼。

见江寒不再,而且他的两个手下也站在外面,眉头蹙起,袖子一甩,跃过她们直接走入敌洛宫。

“你这个混蛋,你要做什么”一到大殿,隔壁就传来赵小敌的声音。

赵小敌不能动弹,方才是江寒的手下,一推一推把她弄来的。

“白飞舞,如果不是皇上喜欢你,现在,恐怕你早已经死了”江寒说话时,脸十分的阴森。

他看向赵小敌,还真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那个,我死不死,关北冥洛喜不喜欢我有什么关系,你认为,难不成,你认为他真的是在爱我?”

赵小敌见他嗜血的眼神,有些搞笑。

若是他要攻击自己的话,以她赵小敌现在的实力,还是可以搞定他的。

其实她不是故意要让他们擒住,但那个时刻,如若她离开了王府,也许再也不可能探寻到玫瑰的下落。

她方才在神龙殿没有机会问北冥洛,但等下,一定要得到些蛛丝马迹!

玫瑰是她的好朋友,更是生死一线的战友,谁要是敢伤害她,分分钟送他去见上帝!

“你什么意思”江寒蹙眉。

“你不觉得,他是想折|hu|磨我吗?”赵小敌这话,正好落入北冥洛的耳中。

原本要进来,突然停住,目光阴翳,面色铁青。

他居然亲耳听到自己最爱的女人,说他想要折|hu|磨她?

“皇上”江寒发觉一股清凉的气息从殿外传来,立刻跪下。

江寒有些惊慌,不知皇上有没有听到他想杀人的话。

“滚!”北冥洛起起伏伏,从口中吐出一字。

“是,微臣告退”江寒俯着身子,走出敌洛宫偏殿,ui对北冥洛永远都是恭敬的。

※※※※※※※※北冥国,皇宫,敌洛宫:※※※※※※※※

“敌儿,进来”北冥洛上前,拉过赵小敌的手,她被=定着穴道,只能由他怎样便怎样。

赵小敌真后悔让王府的侍卫们给擒了。

只需要把穴道解开,她就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逃离皇宫。

即便,这里的侍卫比王府多上百倍 !

“西凉国的公主在不在你手上?”赵小敌一被拉倒寝宫,就对北冥洛冷冷出问。

她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玫瑰。

在得到紫月腕刀前,就听闻了西凉国散失的公主这一事件。

北冥洛一顿,面无起伏,冷漠高贵,让赵小敌很不舒服。

“敌儿你先坐下,乖乖把这个戴上,朕自会慢慢告诉你”他拿出已经修好的项链,走到她身后,要给赵小敌戴上。

赵小敌一惊,不想与他靠太近。

“走,别过来,北冥洛,你离我远一些”赵小敌这八月来,总是莫名的想到他。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还会盯着某样东西发呆,脑海中的男子令她有想撞死的冲动。

北冥洛见她紧张,动作缓住,僵持了一会儿。

“好,朕不过来” 北冥洛忍住想要趁机搂她的冲动。

谁知道,这八个月以来,他对眼前的人多么如饥似渴。

哪怕,她给自己一个憎恨的眼神,一个平淡的目光,一个冷漠的寒笑,她只要在自己眼前,在他身边,就够了!

他收起项链,今天不戴,还有明日,后日,总有一天,敌儿会心甘情愿让他戴上的!

“你可知,西凉国公主在哪儿”赵小敌淡淡出问,忍住想扁他的心情。

北冥洛见她只能说话,适才发现,人儿还是被定着穴的!

“咻咻~”他上前,单手揽过赵小敌,坐到高处的软榻上,轻松点两下,穴道就通了。

赵小敌结实的落入他的怀抱,温暖而又舒适。

“别动”怀里的人儿想挣扎开,北冥洛立刻喊住,见她这么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他微叹一口气:“西凉国公主,冷七七来找你时,朕看她不顺眼,就命人将她抓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