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34 狼狈的渣男(三千)

小说:拽妃:王爷别太狠作者:独孤雪月艾莉莎更新时间:2019-01-18 01:31字数:197970

一个宫女看了赵小敌一眼,趁着去搬梯子,溜了出去。

她得尽快告诉皇上!

“小姐,梯子,斧子来了”才一盏茶的功夫,阿奴就和一群奴婢走了过来。

奴婢们把梯子摆好,阿奴将斧子递给了赵小敌。

“好”阿奴接过斧子,莫名其妙发现一把斧子,也很重。

“小姐,你要小心呐”赵小敌撩起袖子,阿奴就担忧出口。

赵小敌不喜欢听到这类话,有些无可奈何:“好的,我会小心”

“嗯”阿奴点了下头,她还是不怎么放心。

赵小敌抓住梯子,直接一节一节往上爬,阿奴单手扶住梯子,不让小姐摔下来。

“小姐,要不奴婢帮你砍吧”阿奴见赵小敌一晃一晃的,要摔不摔,一颗心悬了起来。

赵小敌到达了梯子中间部位,一点感觉也没有,不过高处的牌匾有一些距离。

一看到“敌洛宫”三个字,她就怒意横生,一咬牙,继续上爬。

“小姐”阿奴见梯子不怎么牢固,担忧出口。

赵小敌举起斧子,斧子很重,单臂突然一阵失力,斧子掉落下去。

“啊”赵小敌惊慌出声。

“小姐,小心!!”阿奴看着斧子从高空下落,斧头重重凿地。

“咔嚓”梯子突然一断为二,赵小敌左摇右摆。

“小姐,抓住梯子”阿奴担忧的看着赵小敌。

“敌儿!!”北冥洛一来,就看到自己喜欢的人,竟然爬在屋檐下,做出如此危险之举。

“皇上驾到——”太监那洪亮的娘娘腔声调刚起,北冥洛已先一步飞来。

一袭耀眼闪亮的皇袍在空中飞舞而过。

好多宫女迷恋而不敢言,看着皇上第一次主动靠近宫内的女人。

“啊——”赵小敌从梯子上衰落,头朝下,脚朝上,眼见就要与大地亲密接触。

“噗~”一睁眼,结实的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四目对视,北冥洛抱着她,目光柔和。

赵小敌心跳漏拍,愣愣的看着他。

她不知道,在这个意外的时刻,他会突然出现!

原以为,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会因此而……

北冥洛脖颈的伤痕已经被包扎起来,明显太医们处理得很好。

“敌儿,你为何如此着急”北冥洛将她放到地面后,赶紧搂着她,不让她乱动。

方才她无法用轻功,只能手舞足蹈的摔落,定然会有一些不舒适,北冥洛十分自责。

“皇上,这位姑娘该如何处罚”去请北冥洛的那名宫女突然上前,跪在地上。

昨日皇上摆驾敌洛宫时,她就对赵小敌心生嫉妒。

今日又见皇上搂着她,更加怨气满腹。

皇上总不会因为护她而不顾宫规吧,而且那死丫头,违背的很严重。

谁都知道皇上最珍爱“敌洛宫”的任何一物,只要有宫女稍稍差池,可怜的宫女就因为这一失误,永远也活不了了。

“去把所有太医请来,到敌洛宫诊断!!”北冥洛才没心思听一个宫女多言,赶紧把敌儿抱了回去。

宫女不服的跪在地上,对赵小敌恨得牙痒痒。

“可是……皇上,那位姑……”宫女还没说完,北冥洛就打断,皇宫是他的地方,还轮不到一个小小的宫女说话。

“你们,继续把敌洛宫这块牌匾拆下来,然后全数砍碎”北冥洛冷冷下令。

既然他的敌儿不喜欢,那些就不要也罢。

他对于敌儿这么排斥自己,微微有些凄凉。

“北冥洛,你怎么来了? 你的伤这么快就那个了”赵小敌拉了拉他脖子上的绷带,北冥洛没有反应。

“嗯,敌儿,以后不喜欢那个可以直接告诉朕,休要做这样危险的事知道吗,孩子快要生下来了,更加不能有闪失”北冥洛心疼的教导。

他的敌儿虽然不会听自己的话,但这是他的地盘,他做主的地方,由不得她。

“好,既然你这么说,就先放我下来,我不喜欢你,更不喜欢靠近你”赵小敌的语气又给他补了一刀。

北冥洛苦涩一笑:“朕这便放开你”

反正无论敌儿提什么要求,都不要离开自己的视线便好。

他将她小心放在自己身前,赵小敌远离他一段距离,然后看向他:“昨日我在睡觉,你是否进来过?”

赵小敌察觉到,昨日她被人点了睡穴,而且醒来时,自己也在那张和王府寝宫,跟北冥洛第一次xx时的床榻,她很不爽。

“嗯,朕回宫包扎好后,又赶来见你,可正好看到你蜷缩在软塌上”北冥洛坦然告诉她。

这里在敌洛宫内,宫女太监一般都不敢进来,更听不到二人的谈话。

赵小敌眉间紧锁,没有出声,却若有所思。

“怎么了,敌儿昨日是否没有睡好?”北冥洛见赵小敌这表情,担忧出口。

“无碍”赵小敌摸了摸自己的衣着:“撕拉——”今早阿奴苦口婆心劝说赵小敌穿上的衣着被撕碎。

“敌儿!!你做什么”北冥洛见她撕毁衣物,立刻制止。

“你疯了,敌儿,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抓紧她的两只手,因为屋内的缘故,赵小敌毫无反抗之力。

一个力大无穷,而她,有力,却无法施展。

“你放手,既然你想要我,又何必用那些手段,呵,我倒要看看,即便我们在一起了,又能怎样?”赵小敌说罢,往前一小步。

看到她的目光,北冥洛一阵干燥,往后退了一步,依旧没有松开她的手。

“敌儿,不要这样”北冥洛无法解释,昨日他确实什么也没做,但是他在寝宫内下了药,这点无可辩解。

北冥洛突然头部一阵晕眩。

“呃……”他晃了晃脑袋,眼前,出现了两个敌儿……

“北冥洛?”赵小敌发觉到不对劲,因为他不知什么时候,突然手松了。

“喂,您怎么了”赵小敌用手指戳了他一下。

北冥洛脸色惨白,脖颈间的白色纱布被鲜红的液体染红,赵小敌看得心微微泛起涟漪。

“北冥洛,洛”赵小敌试着唤了两声。

北冥洛眼前一阵黑暗,倒在赵小敌身上。

“吖——”一碰到赵小敌,她立刻将他扔掉。

北冥洛直倒在地,干净整洁的金色黄袍,随着他的脸色,显得有些淡白。

“ 北冥洛,你怎么了”赵小敌一慌,他昏过去了!!

她走回去,在他身前蹲下,狐疑的扫视他。

“喂,死没死呀,别玩了,伤口真流血了”赵小敌推了他两三下,没有任何反应。

见他面色惨白,唇色紫青,赵小敌只得将他先抱到寝宫内部的床榻。

北冥洛躺在玉枕上,赵小敌趴在他身上。

“撕拉”赵小敌拉开他的纱布,里面已被鲜红的液体染红大片,床单上,已经形成一朵小花,开得甚是娇艳夺目。

赵小敌眼眸一暗,双手捏住他的双肩,并不敢摇晃,因为随时一动,有可能会伤到他。

“北冥洛,你还好吗”赵小敌换个位置,到他身旁,单手拖住他后脑勺。

北冥洛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就昏了过去,现在不省人事。

敌洛宫殿外,很多被请来的太医跪倒在宫殿外的石阶上。

“微臣们叩见皇上”太医们齐齐出声,在外行礼,等待北冥洛的命令,好进去给一个野丫头医治。

“都进来,快点,救人”赵小敌隐约听到外面的声音,赶紧下了床榻。

她一拉开纱帘,就有一名老太医冒险走来。

李太医,胡太医,钟太医战战兢兢跪在外面,不敢起身上前一步。

“姑娘,发生了何事”看到赵小敌一脸惊慌的走来,老太医浓眉一紧,面色略微担忧。

因为肯定有病情!

老太医突然发现,皇上不见了!是他把所有太医叫来的!!

老太医看相赵小敌,赶紧出问:“姑娘,你可看到我们皇上,请问,圣上他,身在何处?”

接到老太医投来的视线,赵小敌后退一小步,似是做错了什么坏事的孩子,被大人给看穿一般。

赵小敌焦急的回头,拉起老太医的袖子:“在那,快去,救他……救救他,老头,先让他活过来”

不知为何,看到躺在床榻上,一脸惨白,毫无血气的北冥洛,她的心,就微微的疼痛。

她这是怎么了!!

虽然知道她对北冥洛有些感觉,而且还包括爱,但没想到自己会如此不受控制。

想起昨日伤他那一幕,北冥洛的眼中藏有刺痛,那点她还是看到的,此刻更加自责了。

“你,快点救活他!”赵小敌见太医磨磨蹭蹭,忍不住了。

语气带有一丝粗糙,眼神带着戾气,动作粗野的把他拎到寝宫床榻。

“哎,姑娘,别急,皇上的伤昨日是老臣包扎整治的,并无大碍,也没伤到要害。”

老太医拿开赵小敌的手,毕竟男女有别,即便他已是高龄男子。

“那他的血是从哪来的”赵小敌摆明不信,那么多血,她怎能听眼前的庸医敷衍?

见姑娘紧追不放,老太医有些不解,皇上根本就不用诊治啊,昨日还特地问自己要了一颗……

【本文首发在小说阅:《拽妃王爷别太狠》独孤雪月艾莉莎】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