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35和渣男一起睡觉(三千)

小说:拽妃:王爷别太狠作者:独孤雪月艾莉莎更新时间:2019-01-21 18:29字数:197970

“呃?”老太医回忆到这里,突然明白过来。

皇上这是故意的呀!

“咳咳……”老太医故作咳嗽,假装镇定。

既然是皇上要演戏,那他就得把戏做足,否则坏了皇上的计划,他怕后悔莫及!

“这……这血……”老太医蹙眉,语气有些模糊了,但眼神还是转动的飞快。

“姑娘莫要担心,待微臣给圣上先把个脉”老太医抚了抚胡须,若是被姑娘看出破绽,皇上会不会生气?

赵小敌就是希望他快点北冥洛诊断。

“好的”她微点一下头,翻身到床榻上,在北冥洛身旁蹲下,将他的一条手臂递向太医,语气随后:“给”

“嗯,好,有劳姑娘了”老太医看着姑娘担心圣上的表情,抿唇笑了笑,很快接过手臂,认真的把脉。

赵小敌看向他的表情,捕捉到一丝奇异。

“好了没有,老头,他为什么还不醒”赵小敌一把抓住他的长须。

老太医完全没了诊断时的清醒:“哟哟哟,姑娘别扯,微臣的胡子快掉了,快松手”

赵小敌见他对北冥洛的生死一点也不在乎,更加觉得不对劲。

“好,那你别耍什么花样儿,让他给我立刻醒过来!”赵小敌用他的胡子威|hu|胁着。

老太医在宝贝胡子和皇上之间,当然选择自己,皇上 随时都能醒,他的宝贝胡子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回来的。

“好好好,姑娘,您先放开微臣,这就去给您开副药,喂给皇上六顿应该就能醒了。”老太医把手小心翼翼的放在她的手上,欲拆开。

“哟哟哟,疼,疼,姑娘松手”赵小敌一揪,老太医直喊疼,这姑娘的手劲儿实在是太大了。

赵小敌松开老太医后,老太医赶紧躲开赵小敌,有多远,躲多远。

他用老骨头跑到殿外的桌子上,开好了药后趁赵小敌一个不留神,逃走了。

“哎~”赵小敌一来,就看到老太医落荒而逃的背景。

她先走到桌子旁,阿奴这时打开门,走了进来。

赵小敌看向门口,发现阿奴,目光柔和下来:“阿奴,快来帮我看看,这些蚯蚓爬得是什么东东”

赵小敌拿起老太医开的熬药方法,递给阿奴。

阿奴一开始有些发愣,看到老太医开的药方后,才恍然大悟,接过赵小敌手中的药方,看了几眼。

“小姐,这些东西让奴婢带去御药房就行了,您要不要先坐下休息会儿,您看,方才差点摔下来,还不知道宝宝怎么样了”

阿奴说罢,要去给赵小敌检查一下身体。

赵小敌立刻避开,她最讨厌这些婆婆妈妈的:“阿奴,好了,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先去把药给我拿过来。”

“嗯,好的,奴婢这就去”阿奴看了敌洛宫寝宫内殿。

“嗯,慢点,不急的”赵小敌柔和的笑了笑。

“好,奴婢明白”阿奴也对赵小敌柔和的笑了笑,在她的目送下,一步五回头,慢慢走了。

赵小敌直至阿奴的背影消失,笑到快要抽筋的脸才缓和过来。

“嗷唔~”赵小敌随意的拿起桌上备好的点心,大大的咬了一口。

她都不知道,为何北冥洛受伤,自己会这么紧张他!

以她的性格,应该在补上一刀,不是吗?

阿奴离去后,这里变得异常安静,因为敌洛宫豪华宽大,大部分场景布置都和王府的整个洛王寝宫一模一样。

“吧唧吧唧” 她啃咬着食物,这是当时在北冥洛的寝宫,她吃的那种,很罕见,整个北冥国才三块,现在应有尽有。

“咳咳……” 北冥洛感觉不到赵小敌守在自己身边,佯装咳嗽。

他从未发现,敌儿这么担心自己。

她与太医的谈话,一句不差落入他的耳中,句句都与自己有关, 没错,她真的在担心自己!!

“咳死吧”赵小敌没想到太医前脚一走,病人就醒了。

“咳咳咳……”北冥洛真的咳得有些厉害了。

赵小敌放下食物,拿过茶壶,慢慢倒入四角杯中。

杯中的水快要溢满,赵小敌适才不快不慢的走到寝宫内部。

“敌儿……水”北冥洛醒了,他看向赵小敌时,眼神带着一丝虚弱。

任何人看到着眼神,都会想到大病初愈,焕然一新的那种感觉。

北冥洛的脸色依旧很不好,赵小敌加快脚步,到他身旁。

“好了,给你”赵小敌坐在床榻边上,单手将茶杯递在他嘴边,雪白的小手可以感受他周身的寒气。

等等,他不是受伤了了吗?还昏过去了,为何与以前一样的冷?

赵小敌察觉到不对劲,再次扫向他,眼神毫无波动,薄唇紧闭,与自己对视时的那个眼神……

“你……”赵小敌终于看穿。

“呵,敌儿,朕与你开玩笑”北冥洛见她发现,嘴角勾起一抹坏笑,他原本想借此机会,把敌儿娶了。

“噗~”北冥洛还来不及说话,赵小敌倒好的一杯茶直接扑他脸上。

“嗯?”北冥洛脖颈间的纱布一湿,水珠浸入纱布内侧。

原本纱布缠的好好的,却被赵小敌贪玩时,无意间撕开几层,水珠直入伤口。

“呃……?”北冥洛咬牙,并未叫出来。

见他眉宇间蹙得很紧的样子,赵小敌立刻将杯子丢开。

“哐当——”杯子砸在一个瓷瓶上,落地后变得粉碎,随便狼藉一地。

“那个,你怎么样,我……”赵小敌原本的气因为他忍痛的表情全部烟消云散。

她不知该怎样开口,如果眼前的是轩殇,她只需随便说些什么,i应付一下就好了。

无论自己说什么,轩殇都是相信自己的,而且有很多情,差点被韩芸儿陷害,也是轩殇选择了相信自己,在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时候,在她身边的轩殇,给了她唯一的快乐感。

即使她和轩殇多么相配,她还是会无意间想到北冥洛。

他冷血时的表情,他以前追杀自己时的决绝,还有他装出的柔情。

“敌儿……”见赵小敌在原地不知所措,北冥洛嘶哑的唤了一声,一把将小人儿搂过。

“你很在意朕,对吗?”他将下巴埋到她脖颈边,嗅着她淡雅的发香。

这是她的味道~敌儿的味道!!

这八个月以来,他日日夜夜,都是抱住她的衣物睡觉,他对于她的味道,气息了如指掌。

“北冥洛,你不要命了,伤口裂开疼不死你”赵小敌听到他的心跳声,莫名其妙的脸部开始发热。

她没有推开他!!!

北冥洛一喜,原以为还会遭到敌儿的排斥,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他慢慢的松开她,不敢让敌儿有一丝的不满。

“敌儿……你可知,朕这些日子,有多想你”北冥洛眼神坚定,面色凛然,语气柔到极致。

赵小敌的心, 还在怦然乱跳,面色却故作镇定:“你只是想我和你的孩子吧”

想来想去,能让北冥洛这么在意自己的东西,只有她肚子里的宝宝。

除了它,也许和北冥洛,再无交集!

想起这点,她突然间,不想要这个孩子!

“不”赵小敌的睫毛慢慢下垂,有些失落,北冥洛摇了下头,推翻她的想法。

他柔和的看向赵小敌,冰封的脸上俊逸高雅:“朕的确是因为孩子,但更多的,是想要你,要你的身体,你的笑容,朕想得到你的一切!”

北冥洛一直以来,看到赵小敌,只有这个念头。

自从当日第一次得到她后,就对她的感觉魂牵梦绕,但现在,他要的不是这个。

八个月以来,他明白了很多,敌儿的离开,让他懂得了什么是爱。

他会好好去爱她,疼她,保护她,但他没有办法保证,自己能像北冥夜殇一样,将她宠上天。

这是他最担心的地方,怕敌儿随时会离开自己,于是在敌洛宫设置了对身体无害的药物。

估计此刻,敌儿应该困了吧。

“什么?”赵小敌蹙眉,原来,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得到自己的身体!

“敌儿……朕……朕爱你,以前的确是这么想得,不过,朕现在只希望,你能在我身边,先平平安安,将孩子生下来,在从长计议”北冥洛一说完,赵小敌就打了个哈哈。

不知为何,会如此的困倦!

“呼~”越来越困,睡神与自己碰面,赵小敌趴在北冥洛身上,思维慢慢减弱,呼吸匀称下来。

“敌儿,朕爱你,你知道吗,朕这八个月以来,时时刻刻都想着,有朝一日,你能回朕身边,让朕娶你为后,长相厮守”北冥洛想在她未睡着前,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岂料,人儿已经在他身上睡熟了……

北冥洛微叹一口气,将她搂紧,赵小敌身子很柔软,他只能将她放在身旁。

“小姐,小姐,药来了,一日喂给皇上两次,三日后他便能醒了”阿奴一进来,就不见赵小敌身影。

她走到敌洛宫寝宫内部,还是一无所获。

脚步轻盈,北冥洛还是醒了。

“站住!!”阿奴转身,正要离开,清冷的声音从床帐内响起,使她浑身一颤。

“奴婢该死,参见皇上”阿奴赶紧跪倒在地。

北冥洛放开赵小敌,点了她睡穴,赵小敌睡得更熟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