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自己摔了一跤 (狐狐:3000字 必看)

小说:拽妃:王爷别太狠作者:独孤雪月艾莉莎更新时间:2019-01-21 19:25字数:197970

赵小敌看到他眸中的情感。

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邪笑,甚是妖娆,眼中闪出一道精光。

“轩殇……”她沙哑的嗓子唤出他的名字。

“嗯?”北冥夜殇眉间一挑,心随着她的语调跳跃一下。

赵小敌走上前,与他靠近一些,她看着他的目光,道:“轩殇,你……是不是,喜欢我?”

北冥夜殇看着她的目光是柔和的,但他发现,在平日里,无论对谁,他的眼瞳都是冷的。

甚是有时候,他比北冥洛都要冷。

北冥夜殇看着她,眸色变淡,清晰的五官此刻愈来愈暗淡,整张俊颜严肃起来。

“不败,我只是关心”北冥夜殇淡淡开口,语气无奈。

“那你还要我去”赵小敌扬起细眉,好笑的看着他,其实她很想去探险一下,但见北冥夜殇这奇怪的表情,就是忍不住要逗他一番。

明明他的关心的真的,为什么他还要她去?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你有阴谋?”赵小敌看着他的表情,仔细分析。

“不,不败…”北冥夜殇见她误会,立刻打断她的判断:“我只想帮你,让你幸福,让你快乐,我只想看到你的一个微笑”

见她完全不信,甚至那短翘的睫毛整齐的竖着,根本没有听入一句。

他的双手制住她的手臂,继续解释道:“我不会害你的,不败”

“爪子,轩殇,你的爪子松开”赵小敌拍了他两下,没有效果,眼眸一冷,凌空一踹。

北冥夜殇立即察觉,适才恋恋不舍与她拉开距离。

他心口一阵痛楚,当初她主动过来碰他,可惜他躲开了,现在想要靠近她,有这么难……

“轩殇,嗯……那个,我的东西,都不要了,那个地方,我也不要去了”赵小敌突然一改先前的语气,那些东西失去了,她又不会死,一切都是浮云。

自从参军后,她改变了很多习性,桀骜不驯是没有改掉,但还有很多癖好及恶习都被军队生涯磨灭了。

“什么,那你想要什么”北冥夜殇对她突如其来的变换,有些无法周转。

“我要洗漱一下,然后离开,请给我找件和这差不多的衣服来”赵小敌说话时,两只小腿并拢一些,到现在,还是酸的,北冥洛那混蛋。

“嗯,好”北冥夜殇直接答应。

赵小敌牵强一笑,这个笑不是很好看,但整个脸颊看起来,由于墨发散披在肩,流海飘逸,依旧十分可爱。

北冥夜殇见此有些心疼,昨日……

他见她如此狼狈,拳头不知不觉握紧了,北冥洛!若你不能给她幸福,本王一定不会轻饶你!

*********北冥国大街**********

赵小敌一袭蝙蝠侠衣,墨发散披,头戴蝙蝠面具,两只炯神冰凉的大眼咄咄逼人,令人无法直视。

很多北冥洛百姓纷纷都远离她。

赵小敌轻快地在北冥国街道串来窜去,她昨日在浴桶泡了一整天,浑身干干净净,不放过任何一丝北冥洛的气息。

“啊”她魂不守舍的撞上某酒楼的一扇窗,摔落下去。

*********酒楼内********

萧峰看着还在酗酒的主人,想开口劝说,主人喝了一天一夜,从未见他这样过。

他瞟到外面,正好看到一只赵小敌掉了下去,眼瞳再次变大,剑鞘一出,双手不停抖动。

“要死了,蝙蝠,好大的蝙蝠老妖”萧峰过都不敢过去了。

他靠近冷御邪,冷御邪趴在桌上,已经烂醉,面色却一如既往的冷血,甚至眉宇间,杀气未弱。

“不死,活得好好的,她不会去寻死……”冷御邪冷冷出口。

“主,主人……”萧峰拿起一罐酒,也不停的往口中送,醉罢,醉罢,醉了就看不到这些奇怪的东西了。

“啪——”外面,赵小敌空翻一下,依然惨摔在地。

由于小腿太酸,使不上力,她无法进行二段跳跃,只能双臂撑地。

惯性太大,赵小敌双臂也软瘫下去,前身着地,与地母密接触,滚了两圈,最终仰视上空。

“这是只男的女的”周围,越来越多的百姓过来。

赵小敌手臂一撑,空翻起来。

墨发飞扬,随着大幅度摆动,蝙蝠面具脱落,一张栩栩如生的倾国脸蛋出现在众人眼前。

“哇喔——”

北冥国百姓及一些商人齐呼出声。

有的眼睛直接瞪了出来,因为赵小敌的蝙蝠战衣被她撩起,一只手臂透在外面。

他们直愣愣的看着,嘴都合不上了。

“我擦,你特么的飙鼻血了”

“老子还不是被她害的”

“妈的,你有种去把她抢过来”

……

……

议论声不绝,场面沸腾,赵小敌一跃而起,在众目睽睽之下,以优秀的酷跑姿势,消失在长长的街道。

“白飞舞!”北冥洛突然看到他找了一夜的女人出现在大街,当即怒喝出口。

那个死女人,又穿了什么!!

“哎,王爷”北冥洛也战靴一踏,落地而起,追上前去,在他身旁的彩蝶侧妃喊都来不及喊。

只听消失前还命令道:“都不准跟来!”

侍卫们只能站停在原地,谁也不敢跟上去,回到侧妃身边,专心保护她。

彩蝶侧妃唇瓣紧咬,眼中射出一道狠戾的光线。

“我们回府”彩蝶侧妃语气尖锐,与方才判若两人,把气都撒在了侍卫们身上。

她恨!!好不容易王爷来迎接她回府,结果在半路,王爷说走便走了,把她丢弃在街上而不顾!

*******北冥国××街道的弄堂里*********

“站住!!”北冥洛清冷的声音从空中飘起。

赵小敌回头瞟了一眼:“靠,冤家路窄……”

她墨发一甩,轻轻一个跳跃,空翻过了一道墙,较小的身影完美落地。

那道精美的弧线还揪着他的心,北冥洛反应过来,一个连续空翻,直接稳稳地阻在她身前。

“本王让你停下,还赶跑?”北冥洛薄唇一启一合,冷漠的声音带有责备。

“要你管”赵小敌也不惧怕,正好昨日的仇还没报呢,现在就他一人,且又不是他的王府。

赵小敌与他正面对视时,北冥洛眸色一暗,语气阴沉下来:“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北冥洛冷睨着她,适才发现,她有伤!

他拉起她的一条手臂,质问道:“昨日,你去了哪里,为何没有回丞相府,还有,是不是遇上杀手了?”

“北冥洛,你放开”赵小敌甩开他,侧过身去。

她眉间一扬,抱起双臂,冷冷道:“这与你毫无关系吧”

她的一句没有关系,让北冥洛诧异的停在原地,北冥洛上前,把她强拉过来,比她看着自己的眼神。

她眉间一紧,显然是被他抓疼了,北冥洛抓着她的双肩,没有松开的意思。

“没有关系,昨日,你和本王做了什么”北冥洛的心好像被突如其来的石头猛地锤击,为什么她的一句话,让他这么痛。

“那有如何,我可不是你的王妃,而且,不是这个时空的人”赵小敌咬牙,她被抓的也很痛,但她不会叫出来,绝对不会。

“哼”北冥洛冷哼一声。

他不屑的放开她,背过身去,一片冰冷。

“本王只想知道,是不是有人要杀你?”他昨日原以为她会偷跑回丞相府,于是立刻去了丞相府,结果一无所获。

他担心了一夜,而这个死女人,一点都不在乎他!

“呵”赵小敌冷笑,她与他背对着,不过赵小敌只能看着高高的墙面。

她短吸一口气:“王爷,我说自己摔了一跤,你信不信”

“不信”北冥洛转回来,看着她的背影,回忆昨日的种种,努力把那股欲|hu|望压下去。

昨日是她先扑上来,勾走他兴致的。

好像,昨日她把他的心也一块儿偷走了,满脑子都是她!连见到蝶儿都没了心情。

“无论你信不信,事情就是这样,我信了”赵小敌说着,也转回身,她看墙看得眼都花了。

“王爷如果没有事的话,告辞”赵小敌看了他一下,见他不动,便要从他身旁溜过。

“回来,你又想去哪儿,你可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是你相公”他的声音冷到极致,俊颜也一片阴暗。

他见她还要走,不由手臂一箍,环住她的小蛮腰。

赵小敌一愣,腰间又暖又紧,他的气息传来,想起昨日,她的眸色失去光泽。

“啊”

“嘭——”北冥洛把她抵在墙上,前胸压着她,赵小敌后脊传来一阵疼痛,慢慢延至其他地方。

北冥洛一手环着他,一手撑在墙面,逼她用眼神看着他。

“为什么总要离开本王?”他认真的盯着她。

赵小敌最讨厌有人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短翘的睫毛一片冰凉,眸中恨意浓浓。

“呃”北冥洛来不及反应,他看向自己手臂。

赵小敌义无反顾咬了下去,犬牙死死地咬着他,不放开,很快,一股暖暖的红色液体流了出来。

顺着他的手臂,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北冥洛眉间紧紧地蹙在一起,任她咬着,随便咬,她解气了再说。

“哼”赵小敌咬到力气耗尽,适才冷哼一声,从他臂中挣脱,盯着他可怕的表情,慢慢后退,全是警惕。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