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甩给渣男一耳光 (狐狐:3000字)

小说:拽妃:王爷别太狠作者:独孤雪月艾莉莎更新时间:2019-01-21 18:38字数:197970

阿奴说完,就毅然离开。

彩蝶侧妃,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阿奴跨出门槛,门被重重的关上,冰冷的眼眸中出现一道诡异的光芒。

聪明的女人,不用自己动手,就可以教训敌人,扫清一切阻碍,还让敌人被蒙在鼓里。

******隔壁房间******

脸颊上突然传来一双炙热的大手,赵小敌被猛然惊醒。

“谁?”她飞速坐起,蹙眉把手臂撩开,看向边上的男人,怒吼道:“北冥洛,你想干什么!”

北冥洛抿唇一笑,对她的性格已经习以为常。

他方才只是想看看她的脸,为何张这么好看,却总是这么狂傲,冰冷?

“还敢笑,不知死活,看我不把……”赵小敌语气中带有戾气,看她不杀了他!

“爱妃等等”北冥洛喊停她,大手阻在她身前,先不让她起来。

他再床榻找了一个位置,舒适的坐了下来,慢慢看向她:“那在本王临死之前,先交与你一些东西可好?”

他这次找到她后,就不敢再惹她了。

跟她来硬的,她只会用更硬的对他,所以吃亏不是他想要的。

“少废话,你给我滚开,我要出去”赵小敌推了他一下,那凉凉的冰晶蓝袍和那健壮的身子板纹丝不动,自己反而靠到了床头。

她原本撞上某客栈的窗,低空摔落,还在地上翻滚两下,后背还有伤。

“啊……”要死了,腰闪了,不对,它断掉了。

“舞儿,本王不是故意的”北冥洛上前扶她,却再次被她推开,只得远离她一段距离,然后道歉。

“走开,不需要你假情假意”赵小敌很快恢复冷漠的盯着他。

见她眉间蹙紧的样子,他心中微微泛起刀绞。

“好,那本王先出去,有事唤我”北冥洛发现自己是什么危险物,让她时时刻刻想远离,他只能先让她平静一下。

北冥洛站了起来,硕大的身影和邪肆的冰颜摄人心魂。

他把包袱轻轻地丢在床榻,然后去桌上,拿过几瓶药,放到她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

“时间还早,外面已经雨过天晴,舞儿若是不想回府,就出去散散心,北冥国大街小巷,每晚都有花灯晚会”北冥洛现在什么都顺着她。

赵小敌想要怎样便怎样,想要什么便给她,哪怕是没有的,他也会去夺来送给她。

“出去”赵小敌一说话,北冥洛立刻没了踪影。

“嘎——”才一会儿,门被轻悠悠的打开,动作很是柔和。

“你又回来干什么”赵小敌一说话,就看到一个眼熟的女子单膝跪地,跪在她眼前。

“小姐,奴婢该死,回来晚了”阿奴很快站起来,因为她发现了地上的药瓶,受伤了!思此,她更加责怪自己。

“小姐,你怎么受伤了,侧妃打你了?”阿奴一提到侧妃,冷血的眸子杀意变得浓重下来。

赵小敌一头雾水,只发现她很慌张,却没有很直接的表现出来。

“噢,原来你是阿奴”赵小敌不知为何,朝她微微一笑,她还以为,她被北冥洛关起来了呢。

现在她可以放心的找回去的方法了。

“小姐,你的伤怎么样,阿奴发誓,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在伤害你,阿奴要让彩蝶侧妃,付出百倍的代价”阿奴说着,拿起地上的药。

她仔细检查了一下药瓶,没有问题。

打开盖子,鼻子凑上去,闻了闻,也没问题。

“小姐,你先忍一忍”阿奴走了出去,拿来一套干净整洁的白色秀雅衣着。

赵小敌一句话也没说,她静静的靠在床头,有一丝喜悦和感动。

“宝贝女儿,你怎么又去打架了,呀,伤口还淤青了,先忍一忍”

赵小敌回忆的出神,她想回家,她想回特种部队。

阿奴回来给她小心翼翼的擦好了伤,赵小敌雪白的后背上被一些微微的红肿给染得令人心疼。

“小姐,差不多了,你躺着好好睡一觉,阿奴明日来伺候你穿衣,阿奴去外面守着”阿奴说完又走了出去。

*********永乐客栈***客栈走廊***********

“怎么样,她睡着了没有”北冥洛踱步走了过来。

“参见王爷”阿奴弯曲一下行礼。

“不必拘礼”北冥洛语气很轻,但听得出与生俱来的冷意。

“谢王爷”阿奴站直。

“小姐没有说话,现在在休息,请王爷不要打扰到她”阿奴目光直视隔壁的房门,眼瞳冰冷无双,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去。

“行,不过你家小姐几日没有用食,一会儿记得给她些吃的”北冥洛单手端着手中的盘子,挥袖转身,飘洒冷逸。

阿奴听闻小姐几日没有吃东西,睫毛垂了下来。

“等等……”阿奴不能这么自私,小姐饿着,她又不会做菜给小姐吃,王府和相府做奴婢的,只是每天跑腿和挨打而已。

北冥洛停住脚步,面色露出一个冷笑。

“你先回王府,这里一切交给本王来”北冥洛对阿奴命令。

“不,奴婢要陪在小姐身边”阿奴眼眸出现一丝波动,语气坚决。

“怎么,你不相信本王会保护她?非得看着你小姐,眼睁睁的永远离开这里?”北冥洛盯着她,恶狠狠的冷问。

若不是因为她是舞儿的婢女,就凭她这种语气,早就死了千次万次了。

“什么,小姐要走”阿奴有些惊愕。

北冥洛吸一口气,不回她。

“让开”他一把推开阿奴,走进客栈房门内。

阿奴摔到花紫潇的房门上,门突然打开,花紫潇把她定住。

阿奴愤怒的看着花紫霞,眼角着急的扫去隔壁房间,小姐没穿衣服!!

“阿奴,本少错了,回来”花紫潇用那比女人还要性|hu|感的嘴巴,在她耳根呢喃一句。

阿奴眼睛瞪的大大的,面上冷漠一片。

花紫潇瞧着对面,邪魅的脸上勾起一抹坏笑。

*******赵小敌所在房间*******

床榻上只有平稳的呼吸声。

赵小敌趴着,已经睡熟了。

自从吃下花紫潇的寒心丹,她就异常劳累,只想休息和睡觉。

“舞儿?”北冥洛的声音在外面轻柔响起。

他把手中的食物放在桌上,慢慢走了进来,脚步很轻盈,像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生怕吵到她。

床榻上,某人还不知危险靠近,平静的趴着。

“舞儿……本王只想把你留在身边,谁让你上次没把本王吃干净”北冥洛扫视床榻,勾起一抹邪肆的微笑。

翌日清晨,一束温暖的阳光照在桌面,透着温馨。

赵小敌睡眼朦胧,惺忪的打了个哈哈,继续躺在某男怀抱中。

“你倒舒适了,真是可爱的小妖精”北冥洛越来越喜欢抱着她了,不过,赵小敌粗野的趴在他前身,一直小腿还勾着他。

“兵王……渣渣……”赵小敌口中呓语。

北冥洛不喜欢听她口中的话,把她慢慢的放平在床榻,小心翼翼亲吻她的每一片肌肤,凡是受伤淤青的地方,全都怜爱的留下一记吻痕,不敢太用力,深怕疼到她。

赵小敌突然醒来,眼前有一张放大的冰冷俊颜。

“北冥洛?你在我床上干什么”她一说话,北冥洛就凑了上来。

赵小敌拿过一旁的绒被,把自己遮住,反正都做过一次了,也没反映了。

渣男?可笑,这样就可以威|hu|胁到她吗!

“本王只想抱着你”北冥洛俯视她,还害羞,她可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

就算他昨晚要强迫她做什么,也是天经地义的!

“你抱了一晚?”赵小敌盯着他,眼中全是嘲讽,那眼神,着实刺痛了他。

“嗯,舞儿,没有你的允许,本王不会动你”北冥洛眯起漂亮的眸子,诱|hu|惑她一下。

舞儿以前不是很喜欢他吗,她一直要粘着他,无论怎么讥讽,怎么羞辱,她都一心要和他在一起,甚至不择手段。

此刻,他多么喜欢她变回来,宁愿她不择手段,宁愿她缠他一辈子。

以舞儿现在的个性,要她这样,永远也不在可能!

“呵,那上次呢,我口口声声说不要,你没听见,还是聋了?”赵小敌对他完全不信,想起上次,眼底的恨意浮现出一丝来。

北冥洛停顿一下,继而转为坏笑:“那是舞儿没有把本王喂饱”

那语气带着电流,与磁性想通,直接滑过她的心房,赵小敌涌起一股厌恶之感。

“啪——”一个清脆的耳光响起。

————狐狐:很生气,有关评论区的一条评论,请去了解一下,冷御邪在本文中是个重要的人,不可缺少,本来今天不想码字,而且早就应该上架,不说了,心情不好,喜欢狐狐的可以去评论区安慰一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