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1把夜壶扔到侧妃身上

小说:拽妃:王爷别太狠作者:独孤雪月艾莉莎更新时间:2019-01-21 18:47字数:197970

时间飞逝,转眼三日过去。

赵小敌坐在桌上,吧唧吧唧的咬着食物。

无聊死她了。

李太医给北冥洛做最后一次疗程,现在正小心翼翼地缠着纱布。

彩蝶侧妃紧张兮兮的在床榻旁看着,那伤口,的确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三日内,彩蝶侧妃曾来过n次,都被门外的江寒用各种理由拒退,好不容易和李太医一起进门,所以,今日受了不少气。

从小到大,一次闭门羹都没吃过的侧妃,此刻,要多气,有多气,要多怨,有多怨。。

“姐姐,您慢着点吃,小心噎着,王爷的心,可是会疼的”彩蝶侧妃看向赵小敌,关心道。

听闻江寒扛着王妃来王爷寝宫这消息后,她一直魂不守舍。

难不成王爷对废物,产生兴趣了?

彩蝶侧妃扫视赵小敌,若眼神能杀人,赵小敌死了千百次了。

“不会,谁都知道,王爷最喜欢侧妃,王妃这个位子,说不定哪天就是你的了”赵小敌慢慢把一块糕点放在口中,随意回答。

她细细的嚼动着,对北冥洛满是不屑

“你,你……妹妹怎会要你的王妃位子,妹妹没有惹你,姐姐为何血口喷人,”彩蝶侧妃被说中心事,有些不舒坦。

她有些委屈,泪花在某种闪动,楚楚动人,继续看着李太医给王爷缠绕纱布。

“蝶儿,怎么了?为何好端端的,有这表情”北冥洛柔和出声,眼中一片冷漠。

彩蝶侧妃吸了吸鼻涕:“没,没事,都是蝶儿不好,蝶儿嘴|hu|贱,不该多嘴的,惹姐姐生气了”

“好了,不哭”北冥洛见她一有事就流泪,更加的厌烦了。

“嗯”彩蝶侧妃看不到他眼中的怜爱,赶紧点了点头,把泪水擦得一干二净。

她咬着唇瓣,王爷越来越不在乎她了。

看来,这个废物非死不可!就如当初的白妤一样!眼中,一道狠戾可怕的光线一闪而过。

北冥洛眯着凤眸,懒散的靠在床榻,将她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

“王爷,好了”这时,李太医出声,打破了原先的沉默,他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王爷您要注意调养,继续服用解毒丹,不出两天,必然痊愈”

“好,本王会注意的,出去领赏吧”北冥洛说完,摆了摆手,阖着眸子睡觉了。

“是”李太医恭敬的俯身,慢慢下退。

彩蝶侧妃目送着李太医下退,然后将北冥洛的绒被细细的打理一番,灵巧的小手,被她碰过的地方整整齐齐。

赵小敌无语,她在军队时,折叠被子的本事也不是盖的。

“姐姐”彩蝶侧妃见王爷在打盹,走向赵小敌。

吃神大人还没有吃完,不是吃的太多,而是速度蜗牛再爬。

一口茶,抿了几分钟,才慢慢下咽。

赵小敌不理她,继续吃自己东西,彩蝶侧妃走过来,面上的笑意一僵,目光落在雪琼桂花糕上。

赵小敌斜瞟了她一下,淡定的无视她的存在。

“姐姐,你可知,手上的可是雪琼桂花糕”彩蝶侧妃继续维持她的虚笑,熟悉在她身旁坐下。

“别看我吃,你没得吃”赵小敌眼中闪过一道冷意,面上却是很天真的独占欲。

“呵呵”彩蝶侧妃笑出声来,废物就是废物,傻人就是傻人,穿上再好看的衣服装饰,永远也遮不住那份蠢意。

“姐姐,这雪琼桂花糕普天之下,只有太后,皇上,还有我们洛王府的王爷才有资格享用,人家只进贡一盒,里面仅有三块。”彩蝶侧妃慢慢告诉她。

她其实想告诉她,你把王府唯一一块献给王爷的糕点给吃了,王爷醒来,可就惨了。

赵小敌停住咀嚼,彩蝶侧妃得意一笑。(狐狐:“再笑脸抽筋,叫辆救护车来”)

彩蝶侧妃见她既然不吃,自己拿起一个杯子,正要倒茶。

“啊”手背一痛,被赵小敌用筷子一扔,顿时红了起来。

“你,你……竟然敢打我?”彩蝶侧妃气结,肚子里咽满了委屈,恶狠狠的用警告死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说了你没得吃,耳聋了?”赵小敌一只脚跨到桌子上,彩蝶侧妃一愣,只听她又道:“想不想打回来?”

“扑——”彩蝶侧妃拿过桌上的一个杯子,直接泼了赵小敌一身。

“啊”来者全是水,无法闪躲,无法接招,脸上,墨法上,都被水珠湿润。

“哼”彩蝶侧妃满意的看着自己结晶,冷哼一声,警告道:“这王府,到底不是你能说话的地儿”

“好,侧妃的意思,是王府全权由你做主,是吗?”赵小敌轻蔑的看着她。

彩蝶侧妃不回,高傲的昂起下巴,似是得意承认。

赵小敌瞟了瞟周围,拿过一个夜壶,彩蝶侧妃瞪大双眼,惊愣住:“你,你要干什么”

她后退,这里面可是……

“哎呀”赵小敌被板凳绊了一下,夜壶飞在空中。

特殊的液体撒了彩蝶侧妃一身,夜壶掉落,“砰——”毫不留情的砸破了她的额头。

头部一阵晕眩,剧烈的头痛似是将她劈成两半。

红色液体从额头上顺着特殊气味的液体一痛下落。

“啊”彩蝶侧妃大叫出声,赵小敌再次拿过一个夜壶,就这么轻轻一泼,骚骚的味道一滴不剩到她脸上。

“咳咳……咳咳咳”彩蝶侧妃不小心喝下了至少一大半。

“怎么回事?”北冥洛听到动静,立即起身,走了下来。

地面的狼藉,侧妃的狼狈,赵小敌衣服上的茶香味……北冥洛显得愈来愈可怕,最后把目标锁定在赵小敌身上。

“呜呜呜……王爷……咳咳”彩蝶侧妃无力的坐倒在地,又呛又咳又哭泣。

那娇小的狼狈的身影,惹人怜爱。

“来人,把侧妃带下去”北冥洛对外面冷喝一声,立刻出现几个侍卫,江寒出去办事了,所以不再。

“是”侍卫们鄙夷的看了眼侧妃,怎么这么臭。

“呜呜呜……”侧妃哭的更伤心了,不过她坚信,王爷会给她一个公道的。

无声似有声,不用解释,她哭的这么伤心,王爷一定会狠狠罚死那废物的!!

“你玩够了?”北冥洛待所有侍卫都下去后,看着赵小敌道。

“你都看到了,还想怎样”赵小敌懒得多说,多说无益,谁让她今天火气大的,不知死活的彩蝶侧妃还敢过来惹她。“王爷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不需要留下来了吧,告辞”

赵小敌想要走人,却被他拉住,手臂一痛,被扯了回来。

“你怎能这样待她?”北冥洛想到她用他的夜壶撒了彩蝶侧妃一身,气不打一处来,捏住她的肩膀,冷冷质问。

赵小敌挣扎了两下,不屑的挑起目光,堂而皇之道:“有何不可?”

“啪”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赵小敌的脸半偏过去。

脸部传来火辣的疼痛,她捂住脸上,愤怒的看着他:“你凭什么打我”

她的眼中,不只是愤怒,还有一些恨意也被勾了出来。

北冥洛的手颤抖着,她的表情他收入眼底,自己也不敢相信,他打了她!

他一片冷漠,下令道:“去给蝶儿道歉”

“哼”赵小敌冷哼一声,全是轻蔑与不屑,她完全不在意那一掌,这就是北冥洛的真面目!!

还好她早料到,一直处处防备,否则,若是爱上了他,那还得了。

那眼中的不屑刺痛了他的眸子,不过,方才之事,舞儿的确过分。

“北冥洛,我告诉你,除了别人给我道歉,在我的字典里,还没有出现过这二字”赵小敌说完,袖袍一甩,推开他走了出去。

“站住”侍卫在门口挡住。

赵小敌才不管,在里面,一巴掌,多么的耻辱!!

闭上眼睛,对着刀尖,她冲刺出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