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8想毁了他的孩子

小说:拽妃:王爷别太狠作者:独孤雪月艾莉莎更新时间:2019-01-21 18:03字数:197970

“为什么,为什么王爷不见我”彩蝶侧妃有些语气变调。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侧妃请别挡路,既然王爷不见,请侧妃回去,那是王爷的事,属下怎会知道”侍卫一把推开侧妃。

“啊”侧妃后退几步。

“狗奴才,你敢推本宫?”彩蝶侧妃幸好站得稳,否则定然摔个狗吃屎。

“......”侍卫们继续守着。

“侧妃,对不起,王爷的吩咐,侧妃若是敢要违抗,那么,属下们唯有格杀勿论了”

彩蝶侧妃在寝宫外徘徊两圈:“那告诉本宫,什么时候王爷才会出来,这总行了吧”

“请侧妃注意言行,本宫,只有王妃娘娘才有资格”侍卫听到她说两次,第一次,以为听错,第二次,开始纠正。

彩蝶侧妃一怔,说得太多,她都差点忘却了。

看着眼前的狗奴才,她的指甲攥在嫩肉上,红色液体流了下来,也毫无反应,对赵小敌的恨意,愈来愈浓重。

江寒办完事,正要去寝宫请命,外面,正好看到彩蝶侧妃。

侧妃一喜,托起裙摆,走上前:“江大人,江大人”

甜甜的声音响起,她可爱的朝江寒招了招手。

江寒身后的冷御邪低头一笑,礼貌有加:“参见侧妃娘娘”

侧妃一靠近,江寒和冷御邪俯首。

“都免礼吧,王爷他不见蝶儿,你们看,连侍卫都能随意欺|hu|负蝶儿了” 彩蝶侧妃看了看冷御邪,委屈的说着。

江寒跃过彩蝶侧妃,行过礼后直接无视大活人,径直走入寝宫复命。

“侧妃,发生何事了”冷御邪对侧妃开口。

“殿主……”彩蝶侧妃泪光在眸中闪动,一副楚楚可怜样儿甚是惹人心疼。

还是冷殿主好,每次对她都如此恭敬,而且,从未无视过她的每一句话。

冷御邪看到她的泪水,也有些不耐烦,最讨厌的就是女人哭!“先将眼泪擦去一些吧”

他拿出一块手帕,递给彩蝶侧妃。

彩蝶侧妃抬起泪汪汪的眸子,接过它,比起北冥洛,他眼中的恋爱之意更浓。

“冷殿主,您可要替蝶儿做主呀,王妃昨天……呜呜,算了,不提也罢,都怪蝶儿多嘴……呜呜,有些东西,就该永远咽着。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彩蝶侧妃卷着自己眼角,突然更伤心了,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

“好了,侧妃,这事,本尊会在王爷面前提及的”冷御邪有些心酸,拿她一丝办法也没有,瞧瞧,那泪水,多让他心碎。

※※※※※※※※※王爷寝宫外:※※※※※※※※※

江寒单膝跪地,道:“王爷,属下有要是禀报”

“去书房,本王一会儿便来”北冥洛冷冷出声,江寒战战兢兢的站起来,深怕自己打扰到王爷。

北冥洛看了一眼赵小敌,目光深谙。

“遵命”江寒二话不说,直接先一步走去书房。

※※※※※※※※※洛王府书房内:※※※※※※※※※

江寒听到脚步声,立刻拍了拍衣服,单膝跪地:“参见王爷”

北冥洛带着赵小敌,走到书房内部。

江寒赶紧再次:“参见王妃”

赵小敌不理他,她是被北冥洛强带过来的!一声不吭,由他拉着。

王府处处守卫森严,偌大的王府内少说也至少有二百万人,她怎能有机会在逃出去。

“免礼,说罢,本王还得教王妃用剑”北冥洛抱起赵小敌,把她放到书房的椅子上。

江寒一惊,这书房,连侧妃都不让进,如今,王爷是不是抽风了?

竟然让王妃坐在他的位子上!!

“呃,这……”江寒看着北冥洛,瞄了瞄赵小敌,示意王妃在场。

“不碍事,说”北冥洛不耐烦看向江寒。

赵小敌对这些完全没有兴趣,拿起他桌上的毛笔,在雕工精致的砚台内玩|hu|弄。

“王爷,皇上昨日龙颜大怒,封后大典上,参加的王爷只有四王爷北冥小,五王爷北冥星,和其他贵人的子嗣,连公主北冥雪都没有参加”

江寒如实告之,这是他入宫打探的情况。

“本王已经知晓,还有一件事呢”

在玩毛笔的赵小敌毫无兴趣的听着他们的对话。

“属下已让阿奴去办” 江寒的话一出,赵小敌停住动作。

“嗯,好了,下去吧,事办的不错,去领赏”北冥洛对江寒严肃道。

“谢王爷”江寒走了出去。

书房内,墙壁上挂着各类北冥洛的精美临摹,比起现代,比赵小敌的不知牛x多少倍。

“北冥洛,你让阿奴去做什么了?” 赵小敌见他也要走,立刻抓住他的手臂。

北冥洛停顿一下,看了眼自己手臂上的小手,冷笑两声。

“走,舞儿,本王教你练剑”他不回答,只需要知道,阿奴没事就行。

他把赵小敌拉出书房内部。

“好,等等,北冥洛,你先放手”

“舞儿要做什么”他闻之,立刻松开她。

“里面的书法,可以给我一副吗”

赵小敌指了指书法内部,那书法,简直是一绝呀,若不是这个时空与她的时空不符,真想带回去,开几个博物馆。

“行,要多少本王都给你”北冥洛见她迷上自己的书法,不由嫣然一笑。

练剑说不定对她有些危险,而若是练书法……

某男越想越歪 ,嘴角的笑意逐步扩大,在邪肆的俊颜上放荡开来。

“不,一副就够了”她只是想要临摹而已。

“北冥洛,这么好的书法,你是临摹哪位老头的呀”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还没等回应,就回到内部开始挑选。

北冥洛慢慢跟在她身后,看着自己的杰作,自信道:“舞儿看来对这些颇为欣赏?”

“废话,难不成,全部出自你之手?”赵小敌不可思议的看向他。

某男得意洋洋抱起双臂,默默承认。

“算了,去练剑吧”赵小敌拉着他的手臂,直接往外走。

“舞儿你不要了?” 北冥洛见她听闻这些都是出自他的原笔,一眼都不看的出去了,胸涌出一股慌乱。

他就这么令她不喜欢吗!!

o(╯□╰)o~ ※※※※※※※洛王府※王爷专属御花园※※※※※※

“哐当”利刃一出,高高举起,在阳光的映衬下,格外耀眼,令人无法直视。

赵小敌要走过去,但雪白的长裙托在地面,时不时会踩中自己。

“撕拉——”衣物碎裂的声音响起。

可爱性|hu|感的小腿逃出约束,北冥洛循声扫去。

“舞儿,你荒谬!!” 赵小敌还要用力撕扯飘逸起伏的袖子,北冥洛闪身上前,住、抓过她手腕。

“你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行,这些,不必要”他将剑插在地面,深入泥土,知道如若他严厉,舞儿会给他异样的表情,便柔柔出口教导。

他将身上的披风取下,围在她周身。

这里是他单独练剑的地方,所有人,都不敢入内,所以他不担心舞儿被人看了去。

“那我要干什么” 赵小敌听出他的意思,冷冷反问出口。

不想让她碰剑,难道要无聊的看他使出那些令人羡慕的招式而死学也学不会吗!

“你可是已经怀孕的人了,万一孩子有个闪失,怎么办”北冥洛看向她的腹部,赵小敌侧过身去。

“不用你管,那是我的事,与i无关”

他一把按住她的肩膀,赵小敌双肩一紧,听他道:“看着本王”

她偏将目光移开,北冥洛捏住她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那冷漠的睫毛卷起,尽是清冷:“ 你想要借此除掉它,是不是”

北冥洛森寒可怕的扫视她,炙热的气息挥洒到她的脸颊,赵小敌微微一颤:“与其让他生下来饱受折磨,倒不如亲手解决”

她说的轻松自如,冠冕堂皇。

北冥洛倒吸一口气:“你够狠!!”

“放开”赵小敌对他低吼。

北冥洛慢慢松开她:“好,舞儿,我们先不要争吵,这样只会两败俱伤”

他背过身去,镇定的说着,舞儿方才的话,犹如锥子,猛猛的锤击在他心口。

“王爷想怎样,难不成,你想放了我”赵小敌语气不甚嘲讽。

“不,本王只想让你晚上以王妃的身份,出席皇宫宴会”北冥洛平淡的说着。

“凭什么,我不去”赵小敌果断拒绝。

皇宫宴会跟她有毛线关系,老皇帝她也不是没见过,不过去了,说不定能看那老头为难北冥洛的好戏。

“参加完宴会,若是你不想留在王府,本王便放你离去”北冥洛想了很久,最终还是说了出来。

若是她心思不在他这儿,强留也没意思!他要躯壳做什么,要的是她的心!!

“此话当真?到时候,你可得把休书签了”赵小敌说着,又从袖子拿出一张偷偷写的休书,递到他面前。

北冥洛蹙眉,想不到,他这受伤的三日,她时时刻刻想着要离开!!

“好”北冥洛接过休书,一目十行,看了个大概后,收了起来。

为新皇后举办的宴会,他要趁这个机会,快点让舞儿爱上他!

否则,他只有真的放她离去了……

“嗯,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赵小敌勾唇一笑,参加玩宴会,她就自由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