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 别为难我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42字数:1025309

一听到她的名字,往电梯方向去的容离顿时僵住身形。楚萱指尖暗暗收紧,她扬眸望着身侧的男人,他微垂着头,额前的发落下一片暗影,漆黑的瞳眸越发深邃难以窥测。

眼眸蒙上一层黯色,视线掠向温馨,她诧异地低呼:“容离,温馨她,她受伤了……”

所有的坚持,轻易地被“受伤”二字摧毁,他猛地回头,映入眼底的是他熟悉的容颜,只是她的脸那么苍白,墨色的发丝垂在颊边,黑与白的映衬,愈发突显出她病态的羸弱。他看到她额头上包扎着纱布,白色的医用纱布上清晰可见晕染开的血色。

她像是一个精致的冰雪娃娃,只要被阳光一照,会在下一秒化成水汽,彻底从他眼前消失掉!

恍惚间生出的错觉令他浑身倏地紧绷,脚步几乎要迈向她,楚萱敏锐地察觉到容离情绪的剧烈起伏,在他付诸行动前,她紧紧抓着他的臂膀。

突然的触碰,容离眉峰压低,森冷的视线扫向她,她清楚地看到,他的眼里,带着浓重的戾气,好似她的阻止会害得他失去最心爱的东西!

心间泛起苦涩,楚萱没有收回手,她凝望着他,明亮如水的眸子带着请求,“……容离,别走。”

他一滞,望着温馨憔悴的小脸,理智与情感矛盾到了极点,周围的人甚至听到他拳头攥得咯咯作响,向来沉稳内敛的男人竟然失控到如此,足以见得,楚萱的挽留让他多么为难。

楚萱眼里渐渐涌出不安,脸颊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感受出她抓着他的力道徒然撤去,容离眸光再次转回来,她眼中的黯然与歉意令他眉心狠狠一拧。

纵使有再多的不舍,再多的不甘,再多的心疼,可那又如何?他已经决定放手,还给她自由,而且……她早盼着这一天的吧,巴不得逃离他,如若不然,她怎么会把他送她的东西全部留下,和他撇得一干二净?那条链子,他亲手为她戴上,她知不知道那是他……

眼底纷涌的波涛沉寂下来,他松开拳头,那些因她而起的情愫,全部被被冰封在了最深处。

温馨本来是打算躲开他们的,可简尧一直对她照顾有加,于情于理,她至少该跟他道声谢谢。放弃偷偷逃走的念头,温馨停下脚步,目光一下子仿佛有自主意识,情不自禁地朝容离那边看过去,发现他已经转过身,黑眸正望着她。

只是,四目相对,不再有令她沉迷的温柔,他幽冷的目光如利箭般,穿透皮肉,直刺入她心底,那一瞬间,她遍体生寒。

在他眼里,她一定可悲又可笑吧!

她狼狈地移开视线,努力让自己露出个微笑,跟简尧打招呼,“简尧。”

他笑着走过来,在瞧见她脑袋上贴着止血纱布后,皱起了眉头,“你脑袋是怎么回事儿啊?”

温馨牵动下嘴角,故作轻松地道:“今天下楼梯时没留意,不小心摔了一跤。”

“你怎么这么笨呐!”简尧有些无语,未曾多想,他说:“你待会儿去我那儿吧,我给你瞧瞧,你这伤口要是不仔细处理,将来会留疤的。”

光看纱布上沁了血,他就知道她的额头肯定伤得不轻。

他是好心为她,温馨动容,只是如今……她不该再和他们有任何牵扯。

“简尧,谢谢你,不过不用了,医生说只是小伤,过几天就痊愈了。而且就算留疤也没关系,反正我又不去选美。”

“不行!”简尧有些生气,这小丫头也太不懂得爱惜自个儿了,他冷着脸瞪她。

“真的不用麻烦了。”

简尧板着脸,“我又没嫌你麻烦。”

其实她跟简尧相处的时候并没有多长,更不能与她和容离的那层关系相提并论。可是,事到如今,简尧依然关心她,而容离……却能把她当做陌生人,温馨再怎么开导自己,也无法释怀。

渐渐模糊的视线里,她瞥见他没有等简尧过去,率先走入了电梯……

若说之前她心底还留存有最后一丝幻想,那么从这一刻起,期待的泡沫幻灭,她该认清现实了。

“你先去车里等我,我很快就出来……”

“简尧,你别为难我,好吗?”温馨直视他,眼里分明含着泪水。

笼在她如画眉目间的哀伤如同厚重阴云,她近乎卑微的乞求令简尧蓦然一惊,他一回头,哪里还有容离的身影。虽然平日里他总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却看得出来,温馨对容离是有感情的……他只顾着担心她的伤势,却忽略了她的感受。

简尧既是懊恼,又心疼她,“温馨,我……”

“我还有事……先走了,再见……”她怕自己再留下去,会控制不住地哭出来。

不待简尧回答,也没等苏依依,她紧紧抱着自己的包包跑出门诊大厅。

眼见温馨落荒而逃,苏依依追上一步,又停下来,恨恨瞪着简尧,“你们这群害人精还嫌温馨不够惨吗,上次是绑架,昨晚上她差点高烧肺炎死掉,今天又是跌伤,你回去告诉容离,别带着他新欢一天到晚到处秀恩爱,做人还是要有点良心,免得出门遭雷劈!”

她噼里啪啦说完一席话,末了,又赠给简尧一个冷眼,这才去追温馨。

简尧难得没有因为她骂了容离生气,而是被刚刚得知的消息震惊得有些懵,“肺炎……差点……死……死掉……?

院长办公室。

“……楚小姐患的是遗传性心脏病,遗传性的疾病本来就要复杂一些,依她目前的情况,再结合实际研究,我们认为最好的治疗方法还是进行心脏移植……”这是他们心内科专家组经过慎重讨论得出的会诊结果。

他们的结论,与之前在英国得到的一致,除了心脏移植,别无他法。

容离神色冷峻,不知所思,整间办公室因为他的存在而笼着一股低气压,简尧捏了下眉心,沉声问:“你们就没别的办法了?”

谁都晓得这些大人物得罪不起,心内科的主任诚惶诚恐地道:“很抱歉……”

*

先来一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