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容离,再见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39字数:1025309

先前的旖旎被一下子打断,容离有过一瞬间的迟疑,只要再靠近一点点,他就能吻上她,重温令他沉迷的甜美滋味。

彼此的唇相距仅有一厘米的距离,温馨眼波盈盈地凝着他,双颊染着羞涩的红晕,她以为他会忽略掉电话,然而这一次,她错了。

在他退开的同时,他看到,温馨眼里的光芒一下子黯淡了,如同失去光彩的明珠。容离眸子微紧,他拿出响个不停的手机,瞥见来电人的名字时,他转过身,背对着温馨。

“什么事?”

从他转身的动作,温馨猜到,打电话的人一定是楚萱,况且他就站在边上,她隐隐听见手机里传出来女人的声音。

“容离,你怎么还没回来?”夜里十一点过,再怎么忙,他也该回家了。

你怎么还没回来?

这句话,足够让她明白,楚萱现在是跟他住在一起。

乔婶曾说,容离只带过她一个女生去别墅。她也记得,上次楚萱回宁城,他帮她安排的酒店。可如今,她才刚刚搬出来,楚萱就住了进去……

心间的甜蜜,温暖,随着这个认知悉数退去,随后而来的是无尽的酸涩与自嘲。

温馨啊温馨,你怎么又犯傻了呢?

明明已经亲眼看到他们在一起的,他一来看你,你就又忘了,刚刚竟然还期待他会吻你!

你自己也知道,容离是个好人,所以他会来看望你,但也仅仅是探病而已!

睁大眼睛看清楚一点吧,别再抱着不该有的奢望,别再厚颜无耻的贪心,你们已经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

容离看了眼窗外,眉心蹙起浅浅的折痕,“还有点事要处理,再过会儿就回去。”

楚萱说:“那我等你回来吧。”

“不用,你先去睡吧,医生说你现在需要多休息。”

“没关系。”楚萱轻轻笑着,和任何恋爱中的小女人一样,“反正我睡不着,你还没吃晚饭吧,等你回来我给你做意大利面好吗?”

话中隐隐的期待,容离到嘴边的拒绝迟疑了,“……好。”

“好的,那你先忙吧。”

“嗯。”

结束通话,容离眉间掠过一抹疲惫,他揉了下眉心,回过身,在他开口之前,温馨先说:“你要回去了吧?”

握着手机的手悄然一紧,他轻轻应了声,“嗯。”

温馨眨眨眼,逼退回眼中的湿意,她朝他浅浅地笑着,“那我送你出去吧。”

她边说,掀开被子打算下地,容离伸手按在她肩膀上,阻止她,“你感冒还没好,躺着吧。”

“我就送你到门口。”她轻声回道。

他沉默,心口堵得厉害。

温馨眸中水光闪烁,“容离,让我送送你吧。”

今日一别,他们,再无以后。

他读懂她的坚持,缓缓收回了手,温馨唇角扬得更高。她穿好鞋子,背上一暖,容离拿过她的外套披到她身上,纵使病房里开了空调,温暖如春,他仍担心她会着凉。

温馨滞了滞,她慌地垂下头,一大滴泪珠跌在地板上,指尖深陷入手心,有些痛,温馨使劲咬了下唇,这才抬起头对他说:“走吧。”

一抹痛色,隐匿在他冷沉的眼底。

病榻到门口的距离,也就那么点点的长,尽管不舍,尽管不愿,路总有尽头,离别是早注定好的。

走到病房门口,容离忽然停住脚步,对她说:“以后,别再跟萧湛见面。”

温馨一怔,水润的眸闪过一瞬的光亮,如夜空里的烟花,璀璨过后一切归于平静,她淡淡解释道:“是他来学校找我的,我也不想见到他。”

脚长在萧湛自己身上,去哪儿是他的自由。

他当然知道是萧湛主动找的她,说起来这一次,他又庆幸萧湛把她带去了那家医院,如若不然,他还会继续以为,她离开了他,过得很好!

“他找你做什么?”

深知他跟萧湛有过节,温馨怕他生气,于是撒了谎,“嗯……还是上次的提议……不过我告诉他,我跟你……”她深吸口气,声音有些颤抖,“我……我们已经分开了,他就没再为难我,让我走了……他以后也不会再来找我了。”

容离微眯起狭长的凤眸,“他没再为难你?”

这可不是萧湛的行事风格!

他目光审视着她,揣度她话中的真假,温馨抿了下唇,点头,“嗯。”

容离心中仍存着几分怀疑,而温馨主动帮他开了门。

她脸上一直带着微笑,她希望,最后留他的印象是美好的,她轻轻地叮嘱:“最近经常下雪,路上结了冰,很容易出交通事故,你叫司机开车慢一点,稳一点。”

容离的注意力被转移开,“我知道。”

“你是下班后直接过来的吧,别工作得太晚,还有,工作再忙也要记得吃饭,简尧说过你的胃不好。”

“嗯。”

“今天简尧给我送了鸡汤来,可那会儿我睡着了,你帮我跟他说声谢谢吧。”

“嗯。”

“……”

她还想再跟他说点什么,却悲哀地发现,她再找不出任何话题。

是时候,说再见了。

双手拽着病号服,眼睛里又起了雾,温馨轻咬着唇,努力维持微笑,“那么……路上小心。”

从头至尾,对他,她未曾有过一句质问,未曾有过一句指责,容离瞳孔猛地瑟缩,一个字出口,从未有过的艰涩:“……好。”

她笑着说:“再见。”

深深看了她一眼,容离转身,一步一步,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样渐渐地远离她,他的脚步有多么沉重。

凝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点点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温馨站在门口,眼泪如断线珍珠。

从小的生活际遇,使得她从来不敢有任何奢求。

她知道,那些美好的东西从来就不属于她,所以,她懂事地选择放手,不吵不闹,没有让他为难,就像当初陆文佑毫无预兆地跟她分手,她亦是无条件地接受,甚至微笑着送上祝福。

这世界上没有离不开的人,只有迈不动的腿和软弱不堪的心。

耳边,传来她轻轻的喃呢。

“容离,再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