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容离,你混蛋!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47字数:1025309

在她那个“是”出口时,容离眯紧了眸子,浑身爆发出一股冰冷慑人的戾气,他肌肉紧绷,如刀片锋利的视线死死盯着她由于愤怒而涨红的俏脸,那样的危险,像是被激怒的猛兽,会在下一秒将弱小的猎物撕成粉碎!

若是旁人见到这幅模样的容离,一定会为了生命安全着想,有多远逃多远。

“你就这么喜欢他,嗯?”他咬牙切齿地问,大手握住她的肩头,仿佛要捏碎她的骨头。

男人的双手如钢铁一般箍着她,疼痛让温馨皱紧了眉,“你放开我!”

容离眸色更加阴郁,“说!你是不是还想和陆文佑在一起?!”

“你松手!”

“说!”

他又露出暴君的本性,专制霸道,她在他眼里,永远都是卑微渺小的存在。温馨如星辰一般的眸子泪光闪烁,她紧抿着嘴,低哑地吼:“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跟你没关系,你没资格管我!”

她一句话,彻底撇清他们两人的关系,而最能惹怒的容离的,就是温馨逃离他,把他当陌生人!

如夜色深邃的凤眸被怒火烧红,“温馨,别忘了,你是我的人,你是属于我的!”

从他认定她的那一刻起,就将她视作他的私人所有物!

她只能是属于他的!

她的美好,只有他能拥有!

他霸道的宣告,却更令温馨心寒,犹如坠入到冰天雪地之中。

果然,他只是把她当做玩物,自以为是她的主人,即便他已经丢掉了她,却还要掌控她的一切!

温馨,你看清楚了,这就是你一直念念不忘的男人!

“我不属于你!”双手抵在他胸膛上,她奋力推他,“容离,你放开!我不想再看到你,我讨厌看到你,我后悔遇到了你……唔……”

他猛地收拢手臂,低头吻住她倔强的小嘴,血腥味瞬间在彼此口中弥散开来。

“唔唔……你……你放开……松开……”被逼承受着男人的吻,她的每一字都那么艰难地从齿缝间挤出来。

他充耳不闻,像个野蛮将军,牢牢把她困在怀里。

她的味道,始终那么美好,一旦触碰,便再也无法抽身!

温馨又羞又气又急。

这个恶劣的男人只会玩弄她,她不要再任由他欺负!

温馨使出吃奶的劲儿挣扎着,却逃不开,便狠心地合上贝齿,他咬她,她也要咬回来!

亲吻,变成了一场战役。

温馨彻底慌乱了,“放……放开……”

愤怒的咒骂从她口中断断续续地溢出。

他是她唯一的男人,那几个月的朝夕相处,她早已习惯他,温馨的反抗渐渐减弱。

而在她逐渐沉迷于这个吻时,他突然松开她,赤红的眸凝着她绯红的脸蛋,染血的唇勾出一抹讥讽的弧度,“这就是你的后悔?看看你的身体多诚实!”

他的话如一盆冰水,不仅浇醒了她意乱情迷的脑子,更是凉透了她的心。

温馨倏地苍白了容颜。

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细腻的肌肤,触感温润,最上等的玉石也无法媲美,容离浅眯起狭长凤眸,冷道:“我说过,你只能属于我。你的心,也只能是我的!如果不想看到陆文佑身败名裂,往后……你知道该怎么做!”

温馨双眼泛起水雾,她咬着贝齿,生平第一次失控地骂人,“容离,你混蛋!混蛋!”

他阴沉着俊颜,任由她一口一个混蛋,染上欲|色的黑眸凝着小女人被他吻得嫣红的唇,他咬出的伤口正往外沁出血珠,容离眼底掠过心疼与后悔,温暖的指尖轻抚着她水嫩的唇瓣,力道随之变得轻柔。

嘲弄了她,又作出一幅柔情款款的样子,迷惑她,扰乱他……温馨第一次如此厌恶他的温柔。堵在心间的窒闷需要发泄出来,在他为她擦掉血珠时,她一张口,白白的牙齿咬住容离的拇指,狠狠地咬,重重地咬,那股狠劲,似要把他的手指给咬掉。

她红着眼瞪他,极像被人激怒,奋起反抗的小动物,那样悲愤的眼神,如一把利剑,尖锐地刺入他眼底。

长这么大,胆敢咬他的,她是唯一个,而且还不止一次。

她咬得太狠,容离当然很痛,可痛归痛,他仅仅是皱了眉,没有推开她,更没有动手打她,而是选择纵容她的放肆。

这小丫头是个什么性子,他十分清楚,若非真的气急了,依她那么温顺乖巧,怎会一再发狠咬人?

他知道她怪他,埋怨他,换位思考,他理解她的心情。刚才说了那些伤害她的其实并非他本意,他只是被她气昏头了。

他不懂如何安慰,于是用纵容的态度,让她发泄出心里的不痛快。

望着他渐渐柔和的眼,如冰雪化开的湖面,闪烁着细碎的疼惜,温馨鼻子一酸,眼泪珠太不争气,唰地滚落下来,大颗大颗滴在他手背上。

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

你都已经看清楚这个臭男人的真面目,干嘛还要因为他掉眼泪!

温馨,你到底有没有自尊!

暗暗在心里骂着自己的懦弱,没出息,眼泪跟她作对似的,流得更加欢快,白玉般的小脸上流淌着两条小溪,把他的手全部打湿了。

在男人眼里,女人的泪水有两个作用,要么博得他的怜惜,要么招他厌烦。

他们之间,显然是前一种。

“温馨……。”他轻轻出声,柔得如一片羽毛,“别哭了。”

好不容易才筑起来的心防线,随着他一声轻唤出现裂缝。

其实嘴上说得再狠,她哪里真那么恨他,不过是心痛与不甘罢了——她真真切切对他动了心,得到回报却是他从头至尾在玩弄她的事实!

泪眼朦胧地望着他,温馨缓缓松开嘴,容离收回手,她看见他拇指上有一圈血痕。

他刚刚很痛吧,那为什么还要纵容她呢?

明明只是把她当作一时新鲜的玩物不是吗?

眨了眨眼,逼退汹涌的泪水,她直直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眸光变得迷惘。

容离,你到底要怎么样?!

温柔地将她揽到身前,轻拍着她单薄的小身子,容离沉声说:“别再跟陆文佑见面,我不喜欢。”

气氛才缓和下来,因着他一句命令再度转冷。

“不!”温馨使劲挣脱他,通红的眸子冷冷注视他,“容离,从今往后,我的事,通通与你无关!我喜欢见谁就谁,你没有权利干涉!”

先前的温柔顷刻间化为乌有,容离面色阴鸷,如暴风雨降至,他寒声道:“你再说一遍!”

手心几乎被她自己扣烂,疼痛提醒着她,别再为他犯傻,心脏抽疼着,温馨直视他,掷地有声,“别忘了,你现在应该顾好的人,是楚萱!”

容离身形一僵。

他的迟疑落入她眼中,有尖锐的痛生出。

果然呵,在她与楚萱之间,他选择的,只会是楚萱,他们是青梅竹马,将近二十年的感情,哪里是她几个月的陪伴能比拟的?!

一次又一次地被现实所击败,抬手狠狠抹掉颊边的湿意,她一字一顿:“容离,从今天起,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她冷冷宣告,傲然转身,容离心头一震,身体更快于意识,迅猛地扣住她细细的手腕,“温馨……”

“别让我恨你!”她没有回头,语气虽轻,却无比清晰地传递出她的决绝。

一个恨字,震住他的心神,温馨挥开他的手,径直跑出办公室。

简尧在门外等她,看到门开了,正要张口,温馨压根儿没看他,埋着头从他身边跑过,他听到她的哭泣声。

这样子一瞧就出了问题,简尧皱起眉,本来要追上她问个究竟,办公室里传出一阵物体落地的声响,他只好去看看容离。

推开门,入眼是一地狼藉,办公桌上的文件洒落一地,电话什么的也悲惨地被摔在地上,而弄出一团乱的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一身浓烈的戾气,笼在他身上的阳光都被冻住,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他仍能感受他的暴怒。

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

能让哥如此失控?!

简尧脚步轻轻,敛着呼吸,“哥,温馨她……”

“出去!”还没等简尧话讲完,容离低喝一声,如同暴躁的雄狮,浑身散发着危险。

简尧脚下一滞,眉间堆上凝重,却是不敢再多问,迅速退了出去。

屹立在容氏王国的顶端,俯瞰着整座城市,容离点了支烟,狠狠吸了一口,尼古丁的味道迅速涌入肺里,如此苦涩。

他原以为自己不在乎,然而真正从她嘴里说出那个恨字,他承认,他竟然胆怯了,害怕了!

他最想要的,是她的心,而非她的恨,她的永不相见!

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完全超出他的掌控,他也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决绝……

温馨,温馨,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今天天气极好,天空蔚蓝,阳光灿烂,出来享受冬日暖阳的人特别多,街上,人潮涌动。

温馨迷惘地望着周围人来人往,有许多情侣经过她身边,他们亲密地牵着手,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觉得。麻木地走了一段路,她很累,浑身都没有力气,精疲力竭。

她想回家,家也是她唯一能停留的地方。

坐上出租车,她才说出地址,眼泪绝提,悲伤将她淹没,她再无法说出一个字。

就这样吧,再见,再也不见!

听到她压抑的哭泣,司机大叔从后视镜里瞧了眼,十七八岁的小女生,模样很漂亮,只是哭得太伤心了,那白皙的脸颊上沾满了眼泪,瞧着十分可怜。

他猜测,这是失恋了吧。

现在的年轻人哟,整天爱过来爱过去,没两天又闹分手,简直就是把感情当儿戏嘛!

出租车到达她住的小区单元,温馨付了钱,下车,拿手背抹着眼泪。

陆文佑没法联系上温馨,直接到她家里来找人,云婶说她没回来,所以他只好在楼下等她。一见温馨从出租车上下来,他也立即下车。

“温馨!”

温馨停下脚步,扭过头,见是陆文佑,莫名的,她不想看到他。

如果他没有告诉她那些事……

“温馨,你去哪儿了?”陆文佑关切地望着她泛红的双眼,俊脸上写满了关心。

她吸下鼻子,鼻音浓重,“你……还有什么事吗?”

陆文佑眸光微滞,唇畔溢出涩然,“当时你就那么走了,我担心……我担心你,可又没你电话,所以来看看你。”

“我没事。”

“温馨,你是在怪我吗?”他敏锐地察觉出她语气里暗藏的疏离。

*

容boss哟,情商低得令人捉急呐~~~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