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就喜欢找你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6:16字数:1025309

她动了下唇,不答,然后才摇了摇头。

那短暂的迟疑,其实已经明确地告诉他答案,一抹受伤掠过他的眸,陆文佑紧蹙起眉,“我只是希望你知道真相,温馨,我希望你看清容离是个怎样的人,他城府太深,你离开他,是对的,他根本不适合你。”

温馨垂下眼,带着丝自嘲道:“我知道,你说的……我都明白。”

陆文佑便以为她是对容离失望了,眉间闪过喜色,他轻握起双拳,往她走近一步,难掩激动,“温馨,以后……以后我会陪着你。”

温馨愕然。

陆文佑眸光灼热起来,“温馨,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你说什么?!”她诧异地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他的话。

“我们重新开始。”他坚定而深情地剖白内心,“温馨,公司是我爸一辈子的心血,作为儿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失去他最重要的东西……也许你会怪我当初选择了事业而放弃你,可是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每一天,我都会想着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那么幸福。如果不是容离,我们也不会分开,温馨,我知道过去是我错了,你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

拥有的时候不知珍惜,等失去了,才追悔莫及,他想要挽回温馨,找回曾有过的甜蜜时光。

真诚而深情的一番告白,确实发自肺腑,只是温馨没有半分动容,她用一种看陌生人的眼神望着陆文佑,幽幽问:“那裴若雅呢?你们已经订婚了,你要怎么办?”

陆文佑满脑子在乎的是挽回她,哪里往深处思量过,当下听得她问起裴若雅,便自以为她是介意他的婚约,于是他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你不用在意她,我会和她解除婚约,从今以后,她不会再来打扰你。”

温馨心间泛起凉意,“解除婚约?”

他如此轻易地就说出口了!

“嗯。”陆文佑重重点头,“你也知道,我和她订婚只是为了保住我爸的公司。我根本不喜欢她,所以你可以放心,我跟她什么都没发生过,不会有别的麻烦。”

他直白地道出与裴若雅之间,纯粹是因为利益的商业联姻,说得更简单些,他只是在利用裴若雅。当她有利用价值,他能扮演温柔体贴的未婚夫,如今目的达到了,便可以随便抛弃。

这跟容离撇掉她有什么区别?!

裴若雅真心对他,得到就是这样的结果?

男人啊,为什么总能做到如此绝情!

她的眼神变得冰冷而陌生,陆文佑终于察觉出异常,“温馨,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温馨轻问:“文佑,你把裴若雅当什么了?”

陆文眸光一震,瞬间意识到问题所在,他下意识地要解释,“温馨,我……”

她退后一步,“文佑,我们已经结束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还是朋友,往后也只会是朋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当然明白她是在拒绝他,陆文佑有些慌神。

“不……温馨,你听我说……”

“你先回去吧。”温馨眯了下酸疼的眼,“我很累,要回家了。再见。”

她毫无迟疑地转身就走,陆文佑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垂在身侧的拳头捏得骨节泛白。

“温馨,我会和裴若雅取消婚约的!”

他知道,只有解除婚约,他才有追求她的资格!

温馨脚步一顿,继而跑得更快。

迷迷糊糊躺了一下午,黄昏时,云婶叫她起来,准备吃晚饭。浑浑噩噩地下了楼,门铃声响起,温琦母女俩在客厅里看电视,都没起身的打算,温馨就去开门。

门一开,呈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熟悉的俊脸,眉梢上挂着邪气,狭长的眸子光芒熠熠,一身阿玛尼高级定制西装衬出他欣长的身形,整一个优雅的贵公子。

眼睛被扎了下,混沌的脑子瞬时清醒过来,“你……”

“宝贝儿,这么乖,特地来帮爷开门?”秦风翘起嘴角,邪气四溢的眼睛直朝她放电。

那声带着浓浓亲昵意味的宝贝儿钻进耳朵里,温馨浑身不自在,她沉着眉眼,额头上明明白白写着“这里不欢迎你”。

“你来我家做什么?”

秦风一挑眉,“当然是来找你的。”

“找我做什么?”

“带你出去兜风。”

“没兴趣。”温馨冷声冷气,作势要关门,“你可以走了!”

秦风长臂一挡,长腿跟着迈进一步,近距离地挨着她,“爷特地来接你,这么不给面子?”

周围都是他身上的气息,混合着香水与烟草味儿,他长得高大,温馨唯有扬起脑袋,嫌恶地道:“我说了,没兴趣跟你出去兜风!你要是无聊,就找你那些朋友去,别来骚扰我!”

“怎么办,我就喜欢骚扰你?”秦风唇角拉开邪笑,那悠然自得的模样看得人想抽他两巴掌。

温馨皱起秀眉,“秦风,你烦不烦!”

“你觉得呢?”

“神经病!”

秦风依旧嬉皮笑脸,像是看不到温馨的怒容,他眯起眸子打量她一眼,“回去再穿件衣服?外面下雪了,免得着凉。或者就这么出去也行,我抱着你就不会冷了。”

温馨额头上暴起青筋,她恨恨磨着牙,“秦、风!”

客厅里的温琦听到秦风两个字,精神一凛,立马起了身,苏琴疑惑,“怎么了?”

温琦目光移向门口,“我去看看。”

“叫我啥事儿?”秦风笑眯眯地凑到她跟前。

“滚!”温馨怒骂。

秦风皱下眉。

温琦的声音这时传过来,带着惊喜,“风哥,你怎么来了?”

她脸上漾出笑,高兴地走向门口人高马大的男人,“你是来找我的么?”

温馨就往一边退。

秦风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长长的手臂极其霸道地把她夹在身侧,温琦脸色一变,秦风瞥眼她,似笑非笑,“我是来找你妹妹的。”

温琦一滞,双眸中的喜悦顿时黯淡下去。

温馨被他钳制住,小脸涨红,她扬眸瞪他,“放开!我说了,我不出去!”

“宝贝儿,这可由不得你!”秦风垂下眼,在她额头上亲了下,近乎温柔地轻言细语,“既然你不去加衣服,那咱们现在就走好了。”

“秦风,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乖,只要你高兴,爷随便你骂。”坏心眼地揉了一把她的头发,秦风看眼目瞪口呆的温琦,语气眨眼间冷下去,“跟你家老头说一声,我带你妹妹出去散心了,晚上会给他送回来。”

话毕,他仗着身高与力气的双重优势,不顾温馨的意愿,强硬地把人给架走了。

温琦滞在门口,差点把手指甲折断。

“到底谁来啦?”苏琴走过来,没见有其他人,遂问,“这温馨又死哪儿去了?”

嫉恨爬上心头,温琦猛地摔上门,一言不发地冲回楼上。

她跟了秦风这么久,从来没见过他在任何人面前放低姿态,可温馨,他竟然随意温馨骂他,还一副十分享受的样子!

凭什么!

温馨她到底凭什么!

“秦风!混蛋,你松手!”一路上,她嘴巴就没停过。

秦风把炸毛的小猫塞进副驾驶位,还细心地帮她扣上安全带,眉梢愉悦飞扬,“温馨,你骂人的词汇就这么点儿,嗯?除了混蛋,你就没别的词儿了?”

温馨一口气梗在心口,“你……!”

她真是服了,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没脸没皮的人,都被人骂了,还能笑着嫌弃她缺乏骂人词汇?!

关上车门,怕她逃下来,秦风迅速绕到车子另一边,上了车,瞧见她气鼓鼓的,脸红脖子粗,他就浑身舒畅,“坐稳了,出发!”

在秦风的卡宴开走后,停在他后面的一辆越野车也跟着启动……

“你带我来夜迷尚做什么?”眼前这栋建筑物,她并不陌生。

秦风笑,“当然是来玩儿的。好了,下车。”

很大程度上,一说起夜总会,会下意识地想到某些不纯洁的东西。和他一起来这种灯红酒绿的场所,温馨心里有着防备,依照她对秦风的了解,他带她来迷尚,肯定没好事。

“我不去!”

去了,很可能就是羊入虎口。

走前前面的秦风停下来,回身看她,温馨与他相隔了几步远。她穿了身素色家居服,发如墨,颜如玉,潋滟灯光下,宛若一朵洁白莲花,灵秀出尘,清艳无双。

眸光紧了紧,秦风抬手撩下头发,又走回她身边,抓住她的手腕,“怕什么,我又不吃了你!”

就怕你心怀不轨!

温馨一手去掰他的手。

“温馨,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儿人来人往的,指不定就有认识你的人……要是不想我抱你进去,引人注目,你最好乖乖地跟着我,明白吗?”秦风似笑非笑地睨着她。

他这番威胁,算是掐中了温馨的软肋。

她的确有担心被人看到出入夜总会,毕竟绝大部分人眼里,这类场所都不是什么好地方,极容易引起误会。

有了顾忌,就要受人牵制,温馨果然没再反抗,满腹怨气地垂下了脑袋。

秦风眼底掠夺得逞。

上一次来迷尚,是容离带她来的,而且当时还因为叶晗,两人闹了矛盾,她还被他狠狠惩罚了一顿。温馨对迷尚有些抵触,可秦风这家伙,哪间包房不选,偏偏挑了那一间!

在门口等候的服务生见到他们,笑着对秦风道:“秦少,已经安排好了。”

“嗯。”秦风鼻子里哼了声,低头看了眼怨气冲天的小女人,眼里闪烁着莫测的光芒,“走吧。”

服务生打开门,一片艳丽的红顿时映入她眼中,伴随着一阵浓郁的花香。

包房里,地上用无数朵红玫瑰摆出个心形,宽敞的茶几上摆放着蜡烛,玫瑰娇艳欲滴,烛火摇曳生姿,再配上一位深情俊美的王子,一切,美得如童话。

“喜欢吗?”秦风柔声低问。

女生都喜欢浪漫,说真的,如果他们没有先前的过节,如果秦风是真心追求她,她会被这一幕感动。

可,以上的假设不存在。

温馨眸光淡然,声音连丝起伏都没有。

“我不喜欢红玫瑰。”她极其不给太子爷留面子。

门口的服务生一听她的话,眉毛一挑,心里暗道:这位小姐是何方圣神?竟然能漠视秦少的一番心意!

秦风扬起的嘴角一下子僵住,但也只僵了一下子。

“哦?那倒是我没考虑周全,没事先打听你喜欢什么花。”他笑笑,眸光灿烂,“那你现在告诉我,你喜欢哪种花?”

温馨斜睨他一眼,冷哼,“土豪,我喜欢有钱花!你要给我钱么?”

“呵……”秦风笑出了声,“只要你喜欢,任何愿望我都满足你!”

他从包里拿出张金卡,大方地塞到她手里,“这张卡没上限,拿去,随你开心!土豪我,有的是钱!”

温馨脸上没有喜色,仍是冷冷的,像个冰雪美人,她把金卡扔到茶几上,“神经病!”

秦风就大笑。

他坐到沙发上,招呼温馨过去挨着他,温馨肯定不愿意,她离他远远的,坐在最靠近门边的位置。

“傻妞儿,如果我真要动你,你就算坐到门外面,我也能把你抓回来,信不信?”他眯起眼,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仿佛在打量即将到手的猎物。

心里颤了颤,温馨脸上一片平静,“你身上太臭,挨着你我怕中毒!”

“……”秦风愣了有好几秒才爆发出笑声。

瞅着她极其淡定的小模样,他越发觉得有趣,“温馨,没看出来,你还有点幽默细胞?”

温馨嘴角抽搐了下,懒得搭理他,遂端起桌上的果汁喝了一口,秦风就问她:“这回不怕我下药了?”

经他一提醒,她脑袋里的警钟后知后觉地拉响,她马上搁下杯子,仿佛那是一杯致命的毒药。

“哈哈……”秦风一拍大腿,“温馨,以前还真没瞧出来,你真是笨得……笨得可爱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