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不许提他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45字数:1025309

“要不考虑一下,以后当爷的开心果?哈哈,每天逗爷开心,爷绝对不会亏待你!”

满包厢里回荡着男人讨厌的大笑声,缩在角落的小丫头小脸拉得老长,阴沉沉的,搁在双膝上的小手泄愤似的紧紧揪着裤子,她咬唇,犀利的眼神射向翘着腿拿她寻开心的臭男人。

接受到她的瞪视,怒火腾腾,秦风收了收笑,单手摸着下巴,“肚子饿了吧,特意给你准备了点心,看你喜欢哪种?”

茶几上,一半面积放的进口洋酒,还有些果汁,另外一边则放着甜点,各种口味的蛋糕,慕斯的、抹茶的、巧克力的……,还有布丁啊,提拉米苏什么的,简直就是西点屋的展览会,品种超级齐全,每一样都做得极为精致,光是视觉上便让味蕾蠢蠢欲动。

她本来就喜欢这类小点心,当下摆了大半桌,温馨抿抿唇,心动了。

瞧着她想要又迟疑的模样,像只贪吃却又胆小怕被夹子夹住的小老鼠,秦风眯了眯眼,带着捉狭道:“放心,爷没那么龌龊,也不是卖春|药的,整天给你下药。桌上的东西都是安全的,如果你不相信,那我先替你试吃?”

边说着,他拿起份慕斯蛋糕,拿银勺舀了一小勺喂到自个儿嘴里,“这下你总该相信我了?”

温馨撇下嘴,“无聊!”

倒是选了个提拉米苏来吃,反正来都来了,她又饿着肚子,不吃白不吃。

嗯,他点的东西,味道确实挺好,口感细腻,香甜软糯。

秦风自顾倒了杯酒,要放下酒瓶时,眼睛看向她,“要不要喝一杯?”

温馨就摇头。

他一挑眉,多倒了一杯烈性白兰地推到她手边。

她不会喝酒,也讨厌喝酒,轻皱起眉头,她把酒杯移开一些,继续吃着甜点。

相比起上次不顾及形象地吃牛排,这会儿的温馨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葱白的手指拿着银色的小勺,一点一点地舀起提拉米苏,粉嫩的小嘴一开一合,还能看到那粉红的小舌头……看着看着,秦风的眸光深沉起来,脑袋里开始幻想着那张小嘴的甜美滋味,或者是含着他的……

喉结猛地滑动下,身体紧绷着,秦风眯起眼,喝了一大口酒。酒精入喉,血管里的血液开始沸腾了。

“温馨,跟了我怎么样?”他声音有些低哑,很是性|感。

他语出惊人,惊得温馨一下子愣住,她抬眼望过去,他单手端着酒杯,欣长的身躯倚靠着深红色的沙发,姿态慵懒,他正盯着她,眼神专注而火热。

抛开一切恩怨,平心而论,秦风外形好,家世好,出手阔绰,尤其他那一身坏痞气,典型的坏男人,确实很有迷倒女人的本钱……

温馨敛着眉,“不怎么样。”

太子爷直起身,放下酒杯,坐姿十分霸气,锋芒熠熠的眸子锁定着她淡然的小脸,“我能给你的,绝对不会比容离差。”

听到那个名字,上午和他的对峙闪回脑海,温馨彻底没了胃口。

“你打算养我?”她冷声问,嘴角噙着抹讥讽。

秦风挑眉,视线在她毫无表情的脸上转一个来回,他翘起嘴角,“也可以这么说,不过我会给你更多自由,你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当然,前提你得乖乖听我的话。如何?”

多接触几次后,他对她生出了报复以外的兴趣。无论她是真的品性单纯,还是故意做出来的清高,他都有兴趣玩玩儿,反正,他玩儿得起!

他一副谈判口吻,像是笃定她会点头,温馨心中来了气。

她是长了一张招人养的脸吗!

先是容离是这样对她,后来萧湛次次见面也说要她跟他,现在秦风又提出要养她!一个个还承诺会比容离更好!好像她真是个为了钱出卖身体的妓|女!

“抱歉,你的提议我没兴趣,你还是找别人吧!”明确拒绝了。

秦风食指扣着大理石桌面,嘴角抿出一抹锋利,“为什么?担心我没容离那么大方,顺带还关照你爸爸的公司?”

遭到拒绝,太子爷暂时收敛起的劣根性又暴露出来,开始以惹恼她为乐趣。

温馨脸色有些苍白,她紧抿了唇瓣,深吸口气,保持镇定,“是啊,你没容离有钱,地位也不如他,所以我看不上你。”

男人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女人当着他的面,说他比别的男人差劲,那纯粹就是在践踏他的男性尊严!

眼底露出寒光,他冷哼一声,“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不如他?”

“你的为人首先就不如他。”

“是吗?”秦风冷笑,“那你觉得容离是个好人?温馨,我该说你傻还是天真?他在商场上怎么对付别人的,你可知道?他逼得人家公司破产,董事长跳楼,你可知道? 你随便出去打听打听,看看谁会说容离是个好人?”

那个男人天生冷血,手段比谁都狠!

秦风磨着牙,目露讥诮,“而且,他不也照样玩儿你?难道他就高尚了?”

容离的行事手段,上一次来迷尚她亲眼见识过,他的确太狠,把叶晗逼到那样的境地。

还有,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

一直堵在心口的怨和酸楚开始往外溢出,平静的面具终于出现裂痕,眸子里笼起薄雾,温馨垂下眼,眉间覆上一层黯色。

“怎么,难道你还对他念念不忘?明知道他有了楚萱,还要为他守身如玉?”瞧不得她为容离伤心难过,秦风喝口酒,又开始冷嘲热讽,“温馨,你他妈就这么犯贱?!”

温馨浑身一僵。

“你觉得是就是。”她声音低低的,并没像他预料的那般,梗着脖子反驳他。

秦风就更来气了,眼睛泛着红光,要吃人似的。

温馨却端起那杯被冷落在旁的白兰地,见状,秦风咽回后面的话,挑了下眉,目光带着丝疑惑。

“你确定你能喝?”

之前给她倒酒无非是逗她玩儿而已。

温馨没吭声,而是端着那杯烈性白兰地,把它当白开水一样大口大口往嘴里灌。

那速度,秦风想拦都来不及。

“咳咳咳……”冲动往往需要付出代价。

一来,她不会喝酒;二来,她喝得太快,烈酒呛到喉咙,烧灼感一路绵延到胃里,温馨咳得厉害,白生生的小脸瞬间犹如火烧云一般,染上绚丽的红。

好难受,从头到脚,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好难受!

眼泪就那样掉了出来。

看她仿佛要把肺给咳出来,一幅惨兮兮的样子,秦风没好气地瞪她一眼,却是当了回好人,把果汁递给她,“喝点水。”

温馨这回挺倔的,像在自虐,愣是不接果汁,一个人缩在沙发上,小小的一团,咳得快断气了。

重重放下果汁,杯子碰撞着大理石,发出响亮的声响,秦风恶声恶气,“我说,你这是做给谁看啊?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不会喝酒你逞什么能?”

“跟你无关!”好容易缓过劲儿,温馨红着脸喊回去。

秦风眉梢一挑,“呵,你还来劲儿了!”

人家说,借酒消愁。她没搭理秦风,水淋淋的眸子在桌上扫了一圈,然后随便拿了瓶酒过来,开始自斟自饮。

再傻,他也看出来,这小丫头是真的被伤到,学人买醉了。

“你不怕喝醉了,我把你吃了?”他没直接劝,而是用他惯用的威胁。

温馨淡淡掀了下眼皮,目光又落回面前,“随便你,反正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个玩物,任由人欺负。等玩儿腻了,丢掉就行了……”

傻傻地低笑一声,她又是一口气喝下一杯酒。

秦风点的全是进口的,高纯度的洋酒,一般人喝,至少得加些冰块儿,如果喝纯的,大多数人都招架不住那股劲儿。温馨一乖乖女,从来滴酒不沾,这会儿脑子犯抽倒出来就喝,完全是在找虐。

喝完一杯,包厢里便响起她的咳嗽声,而伴随着的,是她继续倒酒的声音。瞧着她颓废的模样,刚开始他还打算劝阻,后来干脆放任她,等她喝个痛快。

于是,一个喝闷酒,一个欣赏她喝闷酒。

这女人啊,长得漂亮首先就是一道养眼的风景线,喝了酒的小女人,莹白的脸蛋渐渐染上胭脂色,发如泼墨,柔顺地垂在颊边,更衬得她肤光如玉。那水润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如澄澈的泉水,清可见底,没有一丝杂质,在酒精作用下,眸子泛起几丝迷离波光,娇俏又妩媚。

果真是个迷人的尤物!

她一杯接一杯的速度,没多一会儿,一整瓶竟然就见了底,温馨的脑袋已经有些沉了,看东西也觉得晃悠悠的,几个影子,她甩甩头,揉着太阳穴,又去拿酒。

却被人按住了手。

她恼怒地扬起红润的小脸,睁着雾蒙蒙的眸子瞪他,模样颇为娇憨,呆呆傻傻的,秦风弯唇笑,“再喝你可真醉了!”

“……我没醉!”

凡是醉鬼,最爱说的就是这句话。

秦风眼里的笑更深,微微有丝无奈,“傻妞儿,你真的醉了,知道这是几吗?”

他竖起两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唔……”她揉揉眼睛,脑袋凑近瞧了瞧,“二……二啊……”她咧嘴一笑,眉目生花,她推开他的手,“秦风,你真当我傻呢?”

她又去拿酒,就近拿了瓶芝华士。

秦风拦下她,“温馨,别喝了。”

其实他打小就不是个会关心别人的人,管你要死还是要活,他眉头不皱一下。然而这会儿瞅着她借酒浇愁,他心里莫名有丝堵。她那么小,已经空着胃喝了一整瓶,要继续喝下去,她肯定得难受。

再乖巧的小丫头,喝了那么多之后酒劲儿一上来,脾气也跟着上涨。温馨脸蛋儿红彤彤的,像朵绽放的娇花儿,水水嫩嫩,她皱起好看的眉,两手并用地要把酒夺回来。

“秦风,你不是说……说要养我……还愿意给我更好的吗?”她单手撑着头,侧眼瞅他。

她突然提起养这回事儿,话题转的太快,秦风有丝疑惑,倒是笑着点头,“是啊,只要你点头,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他捏了下她比丝绸更光滑的脸颊,低低笑着,“怎么,想通了?”

一瓶酒她脑子就通了?

挥开他作怪的大手,温馨嘟起嫣红的小嘴,哼哼道:“连酒都舍不得给我喝,这么小气……你这人怎么……这么小气啊……还说要养我……没诚意!”

这丫头是埋怨他吝啬了。

秦风愣愣,有些哭笑不得,“傻妞儿,爷不是舍不得钱,而是心疼你,懂不?”

“呵呵……”她像听到了笑话,一个人傻乎乎地笑出声,长长的眼睫毛染了水汽,“心疼我?我跟你非亲非故的,你干嘛心疼我啊?”

“因为爷喜欢你啊。”秦风的喜欢,等价于他感兴趣。

温馨又傻笑着,边笑边往空酒杯里倒酒,“我们才见过几次……你就喜欢我?真当我……傻啊?”她喝得醉醺醺的,手上不稳,酒撒的到处都是,“我知道,你就是觉得我好欺负是吧。你们有钱有势,我一无所有,所以你们呐,都喜欢欺负我,我都知道……”

她笑着,自嘲着,眼里闪烁的泪花儿满溢出来,颗颗珍珠似的,晶莹剔透,沿着白皙的脸颊滚落,落在男人眼里,有着脆弱又绝美的魅惑。

欣赏着她梨花带雨的娇容,秦风眸光渐渐深邃起来。

他怎么觉得,她好像真有点可怜呢?

温馨又哭又笑,倒满一杯酒,她又豪气地一口饮尽。

秦风眯起眼,沉吟了会儿,他沉声问她:“容离对你的打击就这么大?”

这也有半个多月了吧,她竟然还在为那个男人伤心!

温馨却突然间激动起来,嘴里大喊着不许,把手中的被酒杯猛地掷到地上,“别再提他!听到没有!不许你再说他的名字,不许不许不许!”

看着失控的小疯子,秦风眸光莫测,“好好好,不提他不提他。”地上散落着玻璃碎片,担心她摔倒,秦风走过去要扶她。

脚踩到他吩咐人摆放的玫瑰花,一个踉跄,温馨眼看着往后倒,秦风眸子一紧,迅速伸出手,及时将她拽回来。

一股香味迎面扑来,清新的,淡雅的,娇软在怀,秦风下腹顿时燃起一把火。

“温馨……”

他刚刚叫出她的名字,包厢的门被人大力踹开,发出巨大的声响,震耳欲聋。

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出现在门口……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