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我要报复你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39字数:1025309

温馨被吓到,瑟缩了下,秦风顺势抱紧她,阴鸷的视线射向门口不识趣的家伙,正要训斥,却在看清楚来人的脸孔时,他一怔。

冷冷看着里面相拥的男女,地板上还铺了那么多玫瑰花,一室的浪漫……阴沉的凤眸顷刻间燃起怒火,他本就背光而立,俊美的五官笼在阴影里,浑身上下散发着慑人的戾气,仿佛一柄锋利的宝剑,渴望鲜血的祭祀。

偏偏小醉鬼没察觉出危险逼近,在秦风怀里扭过脖子,努力去看清那人,“谁……谁啊?”

那软软的声儿飘出,她的模样一瞧就是喝醉了,喝醉也就算了,她竟然还靠在别的男人怀中!

她怎么敢!

容离怒气大盛,森寒的黑眸看向秦风,低喝道:“放开她。”

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年轻人跟年长者有很大一个区别——太冲动。同样的情景,换了是秦司令在场,为顾全大局,一定马上呵斥秦风,免得得罪容离。而秦风年轻气盛,一向也是个高高在上的太子爷,纵使心中明了容离的权势远在他之上,他却仍然搂着温馨。

要他在容离面前低头,他秦风可没那么怂!

环在温馨细腰上的手臂收紧,他冷冷勾起唇,似笑非笑道:“容少不请自来,有何贵干?”

容离眸光一凛,“上次的教训没够?”

秦风脸色骤然阴沉。

小脸被按在他胸膛上,呼吸受阻,胃里面又难受得紧,温馨推着秦风,“你……松开……”

“乖,别动。”他垂下头,拍拍她的后脑勺,脸上的表情堪称溺爱。

这一幕,扎得容离眼睛刺痛,他引以为傲的冷静崩溃,大步走过去,一手扣住温馨的手腕就把她拖过来,秦风反应也快,抓住她另一只胳膊。

“疼……”一下子被两男人蛮力拉扯着,温馨两只手都痛。

容离目光微微闪烁,“放手!”

秦风挑眉冷笑,“据我所知,你们俩现在可没关系了,所以,容少你想带她走,最好还是先问问温馨自己是否愿意的好。”

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有何纠葛,单凭温馨刚才不准他提起容离,他至少能够肯定,眼下她绝对不愿看到容离。

也许还能趁此机会羞辱容离也不一定!

可事实证明,他打错算盘了。

这个男人是天生的王者,他要做什么,何时需要征求谁的同意?

雷厉风行,果敢狠绝,霸气狂妄,这,才是容氏家族掌权人——容离!

对于秦风的挑衅,容离浅眯起狭长的冷眸,眼尾处溢出的锋芒犹如寒光闪闪的利刃,见血封喉,一刀毙命。他冷哼一声,五指加重力道,不顾温馨的痛呼,霸道地将人拉了过来。

没料到容离直接抢人,手上一空,秦风身上也爆发出怒气,“你——!”

“我的女人,可不是你能碰的!”容离单手搂住温馨,直视着怒气腾腾的秦风,霸气十足地向他宣告。

他姿态倨傲,仿佛他在他眼里仅是个跳梁小丑。

秦风咬紧了牙。

刚才一番拉扯,脑袋有些眩晕,手腕被人捏得快要断掉,温馨难受得一肚子火,她两只小手揪住容离的风衣,扬起小脑袋,气冲冲地质问:“你……你是谁啊……放开我。”

眉一拧,冷眸锁定着她,“连我都不认识了?”

这声音……好像很耳熟呢,她在哪儿听过?

温馨打个酒嗝,“我们认识吗?”

还真拿他当陌生人了!

这丫头简直无法无天了,跟男人来夜总会,喝得烂醉,又是搂搂抱抱,现在更是认不出他!

心里的气暴涨,他有冲动一盆冰水泼醒她,“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算什么账?”她头好晕啊,好难受。

秦风双手环胸,“温馨,你愿意跟容离走吗?”

“嗯?容离?”她喃喃念着他的名字,软趴趴的身子东倒西歪,全靠容离圈着她的腰才让她勉强站稳,迟钝的脑子转了好一会儿,她直直望着男人冰雕般的俊脸,“你……唔……你是容离?”

他阴沉着脸,没出声。

温馨就皱皱眉,指尖揪着他的衣裳,脑袋埋到他胸前,像只警犬似的,拱着小鼻子到处闻。

“哈……真的是容离,我记得,记得你的味道。”她呵呵笑着,有点莫名其妙,而容离却因为她这句话稍稍敛去了凌厉。

只要她能记住他,总是让人愉快的。

“跟我回去。”他低声轻道。

温馨却变了脸,嚷道:“不!我不要看到你!容离,你走开,我讨厌你!”

于是,男人刚刚露出一缕阳光的俊脸,眨眼间又是黑云密布。

秦风适时出击,“容少,咱可都听到了,温馨她自己说的,她不愿意跟你走,作为男人,你该尊重她的意愿才是。”

换言之,你一个大男人竟然逼迫小丫头,传出去多丢人!

“她是我的人。”容离微微弯起唇角,张狂不可一世,“所以,这可由不得她!”

“容离!”秦风彻底动了怒,他岂能容忍他看中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带走!

容离目露讥讽,“想要跟我抢,你还没那个能耐!”

一句话,直戳中秦风软肋。

纵使再不甘心,他却不得不承认,和容离硬碰硬,他根本连半分胜算都没有!

脱下风衣,容离把温馨抱得严严实实,然后打横抱在怀里,温馨像只毛毛虫乱扭着,“容离,你走开……走开……我不要和你讲话,不要看到你,你讨厌……”

她嘴里喋喋不休,尤其还一直叫着他的名字骂讨厌,容离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为了让她安静些,他采取最有效的措施,低头一口狠狠咬上她惹他生气的小嘴。

“痛!”小手捂着嘴巴,她眼里涌出两泡泪,湿漉漉的眸子瞪他,控诉他的暴行。

容离冷声威胁,“怕痛就给我闭嘴!”

他每次冷着脸确实挺吓人的,她喝得再醉,还是感受到危险,小身子缩在他怀里抖了抖,她暂时被他的气势镇压住,终于安静了下来,只是水样的大眼一直瞅着他,像个幽怨的小媳妇。

眼睁睁看着容离带走温馨,秦风前所未有的暴怒,可又有什么办法?那个男人是环宇的主人,别说是在宁城,放宽了去,就是在国际上,容家现任家主的地位亦是举足轻重!

所以,他狂!他傲!他不可一世!

怒火憋在心里,总需要找个出口发泄,秦风两手掀翻茶几,那些名贵的洋酒落到地板上,瓶瓶罐罐摔个粉碎,糕点也滚了一地,到处都是奶油。外面的服务生听到动静,赶忙推门进来,见到一地狼藉,慌地问:“秦少……”

“滚出去!”秦风立在灯光下,一声怒吼。

那人一抖,嘴里连连说了好几声对不起,迅速从他眼前消失。

秦风胸口剧烈起伏,又是一脚踹飞一个酒瓶,他望了眼温馨先前坐过的位置,一个黑色的小物体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他走过去,伸手捡起那个小黑块儿,放在眼前瞅了瞅,像是个首饰盒。他打开盒子,入眼是一对价值不菲的钻石耳钉,粉钻的光芒璀璨耀眼,正是他送给她的!

上午她本打算把耳钉还给他,但当时找她的是陆文佑,耳钉就被放在里衣服口袋里。刚才她坐那儿,衣服兜儿比较浅,她没注意,盒子就滑了出来,落在沙发上……

他送她的礼物,竟然就这样被遗弃,闪闪的钻石像在讽刺着他的失败!

秦风猛地攥紧手,丢垃圾似的扔掉耳钉,高级软皮鞋踩了上去,狠狠碾了几下,整理了下衣服,他面容冷凝,瞧不出任何情绪,抬脚走了出去,而那对耳钉,彻底被抛弃了。

“容离,你干嘛来找我?”安静了有一会儿,她从风衣里探出脑袋。

他一皱眉,“不想看到我?”

温馨眨眨眼,摇头,点头,都觉得没对,又摇摇头,又接着点头。

“你是坏人!你做了很多坏事!”温馨直起身,两手撑在他胸膛上,这会儿他们在车上,容离坐着,怀里搂着她,于是现在的姿势,变成了女上男下。

“容离,我讨厌你,你知不知道,我讨厌你……讨厌你……”

她每多说一句讨厌,男人的俊脸愈加阴沉一分,他紧紧按住她乱动的小身子,凶恶地道:“不准你讨厌我!”

还好车厢前后有隔窗,如果前面的司机听到冰山老板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估计得惊掉下巴。

平日里她软绵绵的,小羊似的,没脾气。酒能壮胆,况且她醉了,脑子里一团浆糊,理智就剩那么一点点,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借着酒劲儿,她开始撒泼了。

“就是要讨厌你,你害得我爸爸坐牢……你玩弄我……你是个大坏蛋!”她控诉着他的罪行,却没有提到和陆文佑分手那茬。

容离一怔,“我玩弄你?”

她怎么会这么想?

温馨吸下鼻子,“你还想抵赖吗?坏人!我……我要报复你!”

话落,她像只撒野的小猫,两手扳着他的俊脸,恶狠狠地凑上去,张嘴就咬他上唇。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