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喝药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54字数:1025309

“水里面有棍子么?”她打个酒嗝,垂下脑袋要去看,结果水面上漂浮着许多泡泡,遮挡住她的视线,她就使劲儿捏了一下。

幸好她是喝醉了,没多少力气,否则那一下得把容离直接捏残了。容离双眸泛红,肌肉紧绷得石块一样坚硬,差点儿就理智崩溃。

沉沉吐出一口热气,他的大手按住她软嫩的小手。

“温馨,住手!”

“嗯?”头顶上响起的男声异常低沉,落入耳中,很撩人,每一根神经都酥麻了,她迷茫地扬起沾着水雾的长睫望他。

容离手背上的青筋毕现,已经到崩溃边缘,他咬着牙。

“水里什么都没有,听话,把手拿开,我帮你洗澡。”

她抓得那么紧,他当然不能硬拉开她!

温馨鼓着脸,“你骗人!明明有的。”

容离脸黑了下。

“……我没骗你。”现在他认识到,帮她洗澡是自讨苦吃,帮醉酒的她洗澡,就是自虐,“你乖一点,别乱动了。”

拉起她作乱的手,为避免她再度去探索,他把她的双臂放到他脖子上,“抱着我,不准拿开手,不然,我就不要你了。”

一听他的威胁,温馨果然就规矩了,藤蔓似的,紧紧缠着他,边摇头边急急地说:“我会乖,我听话,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

此时的她完全像个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子,太敏感,太脆弱,生怕被人丢下。

感觉到有温热的水珠落在肩膀上,容离微怔,继而有些无奈,有些心疼,他又让她哭了。

她怎么这么爱哭?

他柔声安慰,“好,我不丢下你。”

“你刚刚说不要我的。”

“那是因为你不乖。”他抹掉她脸上的泪珠,“你现在乖了,我就不丢下你了。”

温馨这才慢慢止住眼泪,安静地趴在他肩上。

没过一会儿,她小小声在他耳边道:“容离……你好烫啊!你发烧了吗?”

他的手停顿下,“……没有。”

“真的吗?”

“真的。”

“哦。”

在煎熬中洗完澡,温馨始终像只树袋熊挂在他身上,容离抱起她放到事先铺在洗手台上的浴巾上,又拿干毛巾擦掉她身上的水,做得十分仔细。

水润润的眸子凝着他俊逸的脸孔,灯光给他镀了一层柔和暖色,他的手轻柔地掠过她每一寸肌肤,看着他,她的心里暖融融的。

温馨就朝他凑过去,懒洋洋地靠着他,容离垂下眼,眼底映出她慵懒的模样,他微微挽起唇角。

醒酒汤放了有那么长时间,他端起杯子先试了下,是温热的,他递到她嘴边。

“张嘴。”

温馨半睁着眼皮,张开嘴巴抿了一小口,有点酸,有点药味,她别开嘴,“唔,好难喝……我不要喝!”

容离哄道:“听话,喝了才不会头疼。”

淡淡的药味钻到鼻子里,她往一边躲,“不要不要,我不喝。”

她抡起胳膊要去推开杯子,差点把醒酒汤弄翻,撒了几滴在地上。

“我不喝药!”她嘴里嚷嚷道。

容离单手搂住她,异常耐心,“这不是药。”

“是,就是药,你骗我。”

她绷直了背,死活不肯喝,一副抗争到底的模样。

容离着实无奈,本来要采取极为有效的威胁让她乖乖听话,但又怕像刚才那样惹她哭,想了想,他一手紧圈住她,免得她乱动,然后自己喝了一口醒酒汤,再掰过她的脑袋,嘴对嘴喂给她。

他有过宿醉的经历,要是任由她,明天早上她肯定得难受,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让她喝下去。

“呜呜呜……”嘴巴被撬开,温热的液体涌进来,是她讨厌的味道,温馨摇晃着头要躲开,只是容离的力气太大,轻而易举地钳制住她,她嘴里呜呜叫着,被迫接受喂给她的醒酒汤。

一口喝完,她呛到了,咳嗽着,容离帮她拍拍背,带着严厉道:“自己喝还是我喂你?”

两只眼睛乌溜溜地瞅着他,眼眶微微泛红,她苦着脸,衡量一下他给的两个选择,然后说:“你喂我。”

这答案倒是让容离有些意外。

但也是一瞬间,下一秒,他的脸色变得更柔,黑眸里仿佛盛着春水,波光潋滟,视线扫过她粉嫩的唇瓣,他的呼吸沉重几分。

“好。”

他以为温馨是主动索吻。

实际上呢,人家心里盘算的是,那么难喝的药,凭什么她一个人喝呀,很不公平啊!她要他也分担一些!

小丫头为自己的计划美滋滋的,在他的唇第二次贴上来时,她就紧抿起唇,坏心眼儿地跟他作对。

她的表情全写在脸上,眉眼间挂着的那点小狡黠,容离一眼看穿,大手捏了一下她腰,温馨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走,小嘴微开,便失守了。

又被灌了一口“苦药”。

温馨这会儿是真没力气了,嘴皮子都懒得动,他喂,她就乖乖张嘴喝下去。

一杯醒酒汤,在他一口接一口的哺喂下,终于见了底。

拿纸巾帮她擦擦嘴,忖着她该是倦了,他拉开被子,把她放到被窝里。

“你要去哪儿?”察觉到他要走,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开。

容离说:“我去拿睡衣。”

温馨抓着他的手不放,“不许走!”

她总有种感觉,他一旦他离开她身边,就不会再回来了。

对上她眸中的祈求,他的心软了,“好,不走了。”

他跟着上去,长臂揽过她,圈到怀里面。

“睡吧。”

脑袋贴在他胸口,被他的气息包围着,温馨满足地眯起眼睛,“嗯。”

容离轻轻拍着她的手背,卧室里静谧无声,比起外面的冰天雪地,屋里面温暖如春,空气里飘满了甜蜜的因子。

眯了一小会儿,她觉得有些热,搭在他腰间的小手要伸出来找凉快。之前洗完澡容离仅在腰上围了张浴巾,她又不许他去拿睡衣,因此,当她的爪子不小心拉开了男人的浴巾,他便是光了。

容离原本轻阖的眼皮猛地睁开。

发现他身上要凉快些,温馨未曾考虑过接下来的行为有多危险,以一个非常不雅观的姿势半挂在他身上了。

轻轻地一磨蹭,擦出了一片火花。

他咬牙。

这折磨人的小丫头!

“呀,这又是什么啊?”两人贴得那么近,他灼人的体温令温馨的瞌睡醒了大半。

容离有些尴尬,“没……没什么,快睡。”

他是个正常男人,不敢保证能一直忍得住。

温馨手往下滑,容离如触电一般,全身紧绷。

“温馨,放手。”和在浴缸里一样,他只能哄她撤开手,而不能硬来。

她摇头,觉得有些奇怪,明明被子里面有奇怪的东西嘛,他为什么不相信她呢。

容离倒吸口凉气。

今晚上他要遭她逼疯了。

“你怎么了?”听到他的抽气声,温馨问。

“温馨……我很难受。”他哑声道。

“为什么难受?”

“我想要你。”

“……”她眨巴着睫毛,想了一会儿,“那你就要我啊。”

容离心口一热,薄唇在她耳边游走,“你知道要你是什么意思吗?”

她就摇头。

容离自嘲地勾起唇。

她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还指望她明白什么?

“可是,我不要你难受。”她忽然这么跟他说。

轻轻的几个字,落在他耳中,宛如天籁。

他眸光闪烁着,“你刚刚说什么?”

她便真以为他是没听清楚,于是一字一顿地重复道:“我不要你难受……”

尾音方落,他的唇便压了下来。

“温馨,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相比起楼上的一室温情,楚萱这边好比古代的冷宫,冷清萧瑟。

“宝贝儿,容离又让你失望了?”这个时间点,她应该睡觉才是。

楚萱躺着,美丽的容颜凝结着冰霜,“威廉,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笑?”

本以为能借装病赶走温馨,留在他身边。现在虽然看起来目的全部达成,实际上呢?他没有一刻放下过温馨,无数次违背对她的承诺,今天,甚至把她带回来,让她睡他的房间,谁知道此时此刻他们在做什么?!

她处心积虑安排的一切,根本毫无用处!

威廉顿了下,“如果我说是,你会马上回英国,回到我身边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