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一个亿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31字数:1025309

独家深爱,123 一个亿

她知道容离有洁癖,衣物什么的从来不会放在睡的地方,围巾搁在枕头边,叠得整整齐齐,显然是刻意为之。ai悫鹉琻

围巾送他以后,几乎每天他都会戴着,当时她还为此暗暗高兴。而后来分别后的几次见面,他没再围围巾,她自己也忘了围巾这回事。

他把围巾放在枕边上……是为什么?

她突然安静下来,盯着某个地方看,容离疑惑地挑下眉,顺着瞧了过去,双目一滞。

围巾是仅剩的几样与她有关系的物品,他特意放在那儿的。昨夜一回来先是帮她洗澡,后来就睡觉,围巾他早忘到九霄云外。

容离目光微沉,凝着她黑发半掩的侧脸,她看到了,会怎么想?

心里生出个猜测,可她不敢向他求证,害怕是自作多情,问出口,极有可能是自取其辱。

轻轻屈起手指,眼底的光芒如流星一闪而逝,纤长绵密的睫毛黯然垂下,在白皙肌肤上落下浅浅的扇贝阴影,她内心自嘲一笑。

她总是这样,有点蛛丝马迹的,心里便会生出傻傻的期待,自以为是。

一条围巾,能代表什么?

强迫自己掐灭掉可笑的念头,温馨整个人被黯然笼罩,她背对着容离,语气冷淡。

“我要回去了。”

他设想了无数句可能有的对白,而她却一个字没问,容离有丝诧异。

先前还精神奕奕地骂他打他,一眨眼冷漠得像个陌生人,如此突兀地转变,容离心口窒闷。

他没有开口。

因为,他,舍不得放她走。

背后的男人一声不吭,温馨以为他是故意为难,方才他那些过分的话她都记着,心里边儿便来了怒气。

“我要回家!”她终于正面直视他。

容离轻蹙起眉尖,“我没拦着你。”

他一脸漠然地甩出一句话,气得温馨一哽,她红着脸儿质问:“……我衣服呢?”

她身上光溜溜的,怎么走?这男人也是的,衣服扔哪儿去了,她到处瞧过了,都没有踪影。

容离面无表情地睨她,“衣服放在哪儿你忘了?”

温馨一滞。

她当然晓得他的衣帽间在哪里,不过,“我要我自己的衣服!”

“那些衣服都是你的。”黑眸光芒熠熠地上下打量她,眼神冷酷,“或者,你就这么回去也行。”

“你——!”温馨气结。

是他本来就恶劣,掩藏得好,还是最近他变坏了?!

要她光着身子出去的话他都说得出口!

其实她也不想想,容离交好的那几个发小,凌枭,温雅,卫铭还有简尧是些什么性格。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说穿了,容离这样的冰山男,内里少不了几分腹黑,不然的话,他真的该冷心冷清,禁|欲到死了。

她恨恨咬着一口整齐的贝齿,大眼睛瞪着容离。

真想,真想,真想一口咬死他!

容离仿佛会读心术,“怎么,又想咬我?”

温馨眼皮跳了下,心头微惊。

刚刚……她真的想咬他,怎么回事儿,难道她真有咬人的癖好么?!

心里七上八下的,她绷着小脸,“胡说,我又不是小狗,干嘛咬你。”

容离就挑眉。

被他富含深意的眼神盯得后背发凉,温馨咽咽口水,“我……我要我的衣服!”

“自己去拿。”

“你——!”她气恼到极点,“容离,你混蛋!”

这两天,她骂他混蛋不知有多少回了,越骂越顺口。

容离俊脸染着冷色。“你再说句试试?”

眼睫毛颤了颤,她非常没骨气地向恶势力低头。没办法,容离冷着脸的时候真心挺吓人的。

她只能哀怨地拿眼睛瞪视他,闷声闷气的,“我的衣服……”

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鼻子眼睛嘴巴的,整张脸全挂着委屈与不甘心,她服了软,男人心情便好转。

“你还不笨。”他哼了句。

温馨忿忿不平,小手揪着被子,却在下一秒,她杏目圆瞪,小脸蛋涨得通红,双手遮住眼睛。

“容离,你坏人!”

他他他……他竟然不穿衣服就下去,她刚刚,不小心……全看到了!!!

淡淡瞥眼床上蒙着双眼激动万分的小丫头,容离轻轻勾起唇,任由她骂。

“流|氓,混蛋!”某人傻乎乎骂了会儿,无人应答,她觉得没对劲,指间张开一条细缝,正要查看情况时,一片黑影罩下来,有什么东西落在她头上。

她睁开眼,手一扯,一瞧,是崭新的女性衣物,一应俱全,显然是给她的。

她扬眸看他,一头秀发经过折腾显得有些乱蓬蓬的,炸毛的小猫。

容离身上多了件睡衣,他双手环胸,微眯起狭长的眸,“自己穿。”

这话说的,好像她有求他帮忙穿似的!

“你转过身去!”他难道要看她穿衣服么?!

容离岿然不动,显然是她猜的那意思。

温馨只好咬牙,边在心里批判他无耻边从被子里伸出胳膊把衣服全抓进去。

脸红得像苹果一样,她实在没脸在他眼皮子底下穿衣服,就裹紧被子,蚕宝宝似的,笨拙地挪个位置,背对他,面红耳赤地先穿里面的衣服。

从她的动作,他完全看得出她在穿什么,想起她奶白色的小身子,柔软可口,他的呼吸不由得沉了。

真想,压倒她,狠狠欺负个够!

总感觉男人炙热的视线落在后脑勺,极其危险,温馨满腹怨气,嘟起的嘴巴能挂个酱油瓶。

穿裤子时,一曲腿,脚踝上貌似有东西,她手探过去摸了摸,顿时一怔。

那是……

神经一紧,她抛弃害羞,立马加快速度,三两下套好衣物,猛地一手掀开暖被,视线笔直扫向左脚。

细细的铂金链子缀着七颗奢华钻石,不是ANGEL又是何物?

走之前她明明取下来了,他为什么又给她戴上了!

心里忽然无限复杂,温馨猛地偏过头,指着脚链质问他,“你什么意思?”

容离面无波澜,目光锁定着她,“给了你,就是你的,以后不许再取下来。”

脚链比任何首饰都更能代表赠送者对接受者的占有欲,标志他的所有权。当初他设计这条链子,就是这样的打算。

昨天欢爱到最后,她累得厉害,先睡了过去,所以不知道ANGEL回到她脚踝上了。

他老这样霸道,根本不考虑她的感受!

“我不要!”她边气呼呼地说,边动手要解下脚链。

她如此嫌恶他的心意,好似那链子是吃人的猛兽,容离危险地眯起凤眸,睨着她,俊颜阴郁。

找了一圈,她愣是没找到锁扣在哪儿,温馨有点急了,链子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呢。

“别费力气了,脚链已经扣死了,你取不下来的。”容离居高临下,看她忙活得双颊绯红,他冷傲地宣告道。

她走后,他把锁扣重新修改了,一旦再次扣上会彻底锁死,无法解开。

她休想躲开他,永远!

温馨抬头,眉心紧拧着,“你……你太过分了!”

她郁结得要吐血。

容离淡定从容。

眼睛盯着ANGEL,无论如何她就是不甘心让他掌控她,想了想,温馨瞧着链子挺细的,她眼一亮,如果硬扯的话,应该能……

“这条脚链价值一亿。”她脑袋里刚萌生出个主意,男人幽幽抛出个令她震惊的讯息。

她惊愕,差点咬到舌头,“一……一个亿?”

他开玩笑吧?!

“不相信?”

脑子嗡嗡响了一阵,温馨面有苦色,她确实难以置信!

一条脚链价值一个亿!

若是换了别人,她肯定会觉得是在吹牛,然而现在站在她面前,说这话的人是容离,绝对富有的环宇总裁!

他有必要装有钱人么?!

一个亿啊,光是一条链子加上七颗钻石,那一颗钻石得多值钱啊……她曾经带着一个亿在外面晃啊,天哪,要是有歹徒知道的话,估计会把她的脚砍了吧!

温馨突地打个寒战,后背阵阵发凉。

扯断脚链的念头同时扼杀在了摇篮里,它如此贵重,卖了她都不够赔,温馨垮下眉眼,“你能拿回去么……。”

容离薄唇轻抿下,“不能。”

“可它太值钱了……我怕,我怕会被人抢。”她完全败下阵来。

她是真的害怕。

眼神传递出来的忧虑,真真切切,容离柔和了神色,“不会的。”

随时揣着一亿在身上的人不是他啊,他当然觉得无所谓!

温馨腹诽。

能说的都说了,链子最后仍然留在她脚上,温馨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光是起个身就浪费大半个小时,她扫一眼闹钟,要再拖延下去,都该吃中饭了!

她苦着脸下地,“你带我来这儿有告诉我爸爸吗?”

他应一声,“嗯。”

他做事一向顾虑周全,当然,对她的霸权主义排除在外。

她就去了卫生间洗漱。

对他屋里的一切她称得上熟悉,而且她走以后到处的摆设没改变过,盥洗台上,她一眼看到她曾用过的牙刷以及杯子,竟然都在?!

依他当初那么干脆撇开他的态度,她以为在她走后他会把她存在过的痕迹一一清除干净呢。

疑惑的同时,她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洗漱用品除了她的,其余全是属于他的,一样新东西都没有……难道,楚萱不是和他睡一间房的?

容离走进来就瞧见她拿着牙刷发愣。

“在想什么?”

她手抖了下,眼里的疑惑来不及收敛,全部落入他眼中,容离微微蹙眉,温馨有些慌乱,眼睛到处乱瞄。

“那个……你跟楚萱……你们没有住一起么?”她声如蚊吟。

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眸底闪过一抹幽光,容离走过去,打量着她,温馨感觉到压迫感逼近,又有点尴尬,她干笑一声,“我随便问问……”

容离说:“她住在楼下客房。”

这丫头脑子何时笨到这程度了,楚萱要和他睡一起,那昨晚上怎么解释?

真有够笨的!

温馨心头一松,隐隐有种高兴。

容离没错过她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她会问起楚萱,是因为在乎他么?

“你介意?”

温馨一愣,咬着牙刷摇头,“没……我怎么会介意呢……呵呵……”

和她没半毛钱关系!

容离挑起眉,“真不介意?”

“当……当然啦……”越说她越心虚了。

“我越发觉得,比起你的嘴,你的身体诚实多了。”不会总惹他生气。

平常人或许认为这话没啥特别,然而她和他有过肌肤相亲,温馨听着自然明白其中深意。

她俏脸一红,柳眉染着羞恼,狠狠瞪他一眼,她别开眼,认真刷牙!

刷刷刷,早点收拾好,早点走!

目光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双颊白皙如玉,绯红遍染,嫩得像个鲜美多汁的水蜜桃。被男人狠狠疼爱了一晚上,眉梢眼角都带着妩媚风情,眼角飞扬出的光芒如明珠,如朝阳,灿烂而惑人。

这……真的是她么?

怎么觉得有些陌生了呢?

“以后不许和秦风见面。”他的声音煞风景地传到耳朵里。

温馨吐掉嘴里的泡泡,喝口水漱嘴,然后看着他,“这也不许那也不许,容离,你到底想做什么?”

他冷着脸,“我不喜欢你见别的男人。”

因为他不喜欢,所以她就必须听从他的吩咐?

强盗逻辑么?!

“你喜欢不喜欢,高不高兴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容离,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肯放过我?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凭什么干涉我的生活!”

她有些激动。

容离脸色阴沉沉的,“我说了,我不喜欢你见别的男人!”

“你——!”温馨气得瞪大了眼。

“你明知道秦风不是好人,还跟他去夜|总会?”

温馨冷笑,“难道你是好人?”

她讥讽的反问,容离心口犯堵,“怎么,他送你玫瑰花,送你钻石,带你买衣物,你就心动了?”

一涉及到她,他的理智就不够用,说话带刺。

温馨脸色一白,“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容离猛地反应过来,心头一跳,“我……”

“对啊,我是很现实,谁肯给我钱我就跟谁,你满意了?”她伸出手,白白的手心摊开在他眼前,“那么昨天晚上,你准备付我多少?”

*

还有一天,终于要放假啦~~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