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好多红点点啊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6:51字数:1025309

清晰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自嘲与落寞,心中一刺,容离绷紧了下巴。冰@火!中文

“走吧。”

温馨一滞。

认为是楚萱的劝导起了作用,她更觉难受,一刻不想再留,她匆匆道声再见,一个人垂着头先走了,仿佛逃难一样。

容离眸光微沉。

楚萱轻轻弯起唇角,礼貌性的微笑。

刚刚走到门口,忽然间简尧的惊呼声响起,“楚萱——!”

所有人身形一顿。

转过身,入眼是一脸凝重的简尧,而楚萱几乎整个人倒在他身上,她的脸色惨白如纸,一手紧捂着心口的位置,呼吸急促。

温馨被她的模样惊住了。

无措地看向身旁的男人,他几乎在同一时刻飞奔向楚萱,那么那么的急切。

温馨呆愣在原地,身体里有什么被冻住了。

“怎么了?”容离打横抱起楚萱,沉沉问道。

楚萱额头出了层冷汗,绯色的唇泛着病态的青紫,她断断续续,每一个字出口都极消耗她的力气,“疼……心……好疼……”

闻言,容离眉心蹙起深深的折痕,大声对简尧道:“去医院!”

简尧慌地点头,“哦,好……”

他先跑出去吩咐司机准备好车,容离抱紧楚萱,十万火急地往外走。

见状,温馨闪身退到一边,免得挡住路,容离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过她。

此时此刻,他满心满眼,楚萱是唯一的存在,而她,根本毫无位置。

呆呆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楚萱的双手圈在他脖子上,头倚靠着他的肩,相依相偎……

眼睛仿佛被针扎了下,刺疼着,温馨使劲眨眨眼,逼退回眼眶里的雾气。

乔婶从花园里回来。

“温馨,起来啦?”她笑着招呼道。

温馨喉间微微酸涩,“乔婶。”

“你还吃早饭吧,我这就给你热热去,楚小姐特地给你熬了粥呢。”

温馨阻止,“不用了,我要回家了,别麻烦了。”

“你昨晚上才来,这就要走啦?”

她点点头。

“这样啊……”乔婶有些不舍,“咦,少爷他们人呢?”

“……刚刚楚萱她好像身体不舒服,去医院了。”

乔婶脸色一变,“去医院了啊?那我也得去瞧瞧,万一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边念叨着,乔婶解下围裙,“温馨你和我一道走吧,这里出去很长一段路打不到车的。”

除了容离的专职司机,别墅里仅剩下一名司机,她要一走,可没人送温馨了。

温馨轻轻摆手,“没关系的,我给我爸爸打了电话,他马上就给过来接我,乔婶你现在走吧。”

乔婶便相信了,“那好吧,那我就先走了啊。”

“乔婶再见。”

容离的私人住宅环境清幽雅致,很大一片地全属于他,同时也就意味着这个地方仅有少数别的住户,足以称得上人烟稀少。公交车、出租车什么的,自然就看不到。

温馨独自走在马路上。

漫漫长路,一眼望不到尽头。

她之前那部手机容离又拿给她了,还是那句话,送她的东西就是她的。可手机太久没用,电早就消耗完,乔婶走的时候她一同出的别墅,自然也没机会通知温延军来接她。

她突然回头,隐隐还能看到那栋掩映在树林后的豪华建筑物。

回想起前不久亲眼看到容离抱着楚萱的画面,心里涩然再次泛起波涛。

医院。

楚萱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此时正在vip病房里,简尧在旁边守着她,容离则是在院长办公室,医院的高层领导以及心内科医院全都在场。

“……楚小姐的病情,有加重的迹象。”心内科主任诚惶诚恐道。

容离眉目阴冷,犀利的目光令人打心底里畏惧。

“加重了?”

“是。”主任很想抬手,擦把脑门上的冷汗,“最近她的情绪好像不太稳定,心脏病患者心情起伏过大,会加重心脏负担……”

容离的眸色倏然变得深沉。

如果真是因为情绪的原因……那么,是因为他再三和温馨见面么?

可最近她表现得挺好,每天有说有笑,时常帮着做饭,没觉察出有异常。

所以,并非她不再介意他对温馨的牵挂,而是她把心思都隐藏起来,故意伪装出轻松的样子……

他原本就欠了楚萱太多,如今,他又让她受了委屈。

容离悄然绷紧了背脊,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

“你刚才可是吓坏我了。”简尧倒杯水递到她手上。

楚萱容颜虚弱,“对不起。”

“欸,你千万别这么说,咱多少年感情了,你一句对不起,可生分了啊。”

他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笑了楚萱。

闲聊了几句,楚萱随口一说想回去了,简尧猛地一拍脑袋。

“呀,我们都走了,谁送温馨呢?”

乔婶说:“温馨说她爸爸会去接她。”

简尧眨下眼,“有人接她啊,那我放心了。”

听着他们的对话,楚萱微微垂下眼,掩去眸中一闪而过的精芒。

解毒剂是三天服用一次,昨天晚上由于介怀着温馨的到来,她忘记吃解毒剂。早上两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她更没精力去思考别的事。

所以,她会晕倒,并非什么病情加重,纯粹是毒发了。

虽然毒发时心脏犹如刀割一般的剧痛,痛得她几乎要晕死过去,不过想起当时温馨脸上的受伤与失望,她心中一片快意!

能让容离选择她而抛下温馨,也算是赢回一局吧!

她就是以自虐的方式,再利用对容离的救命之恩,逼得容离答应陪她一年……

容离,我为你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你知道么?!

在简尧那句惊呼出口的同时,容离恰好走到病房门口,闻言,脚步一滞。

当时情况紧急,他只顾得上楚萱,却把她忘记了。

他明明要送她回家的。

昨晚她还那么惶恐地哭求他别丢下她,尽管那时她醉了……

可现在,他却丢下她了!

回到家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

临到年末,要处理的事情特别多,温延军和温泽宇都在公司,家里面就只有温琦和苏琴母女俩。

温馨进去的时候,感受到两道憎恶的视线迎面射来,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般。

她没有理会,径直拖着疲惫不堪的双腿上楼回房。

丝毫没将温琦放在眼里。

温琦气得咬牙切齿,却硬是忍住骂人的冲动。

因为那死丫头又和容离好上了,她再恨,再怨,也没胆子去得罪容离。

“她运气怎么那么好!”温琦话语里满是嫉妒。

先是容离,再是秦风,无论哪个都是钻石王老五,为什么全看上了温馨?!

苏琴凉凉一笑,“那张脸皮子生得好呗,你没发现她那双眼睛么,随她妈,简直就是狐狸眼啊,随便一个眼神啊,男人的魂儿就跟着跑了。”

温馨冷哼,“我看她就是贱!不知道有多放得开,所以才能迷住容离那么长时间!”

“我估计也是。”苏琴叹了声,“男人啊,说穿了,就喜欢那种女人。”

“对了,你和秦少进展到底如何了?”

温琦垮下脸,郁闷至极,“风哥现在迷上了温馨,每次我给他打电话,他根本不搭理我。”

苏琴微眯起眼,“琦琦,是不是你努力不够?”

“连他面都见不上,我要怎么努力啊!”

“那你直接去找他啊。”苏琴说,“你自己也明白,要能攀上秦少这根高枝,那往后你得多有面子,妈也能跟着沾沾光……琦琦,机会是要自己创造的,要想嫁入秦家,你必须得更努力才行啊!”

听着苏琴的话,温琦脑袋里立马幻想着秦家少奶奶会是何其风光,何其荣耀,当下有了动力。

“放心吧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苏琴一笑,“这就对了,快别为温馨那死丫头生气了,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楼下的母女俩为如何笼住秦风的心而忙活,楼上,温馨一回来就给姨妈打电话。

她要去b市住几天,这是她在回来的路上做出的决定。

换个环境,换个心情,忘掉某些人。

“……嗯嗯,好,那我等会儿告诉爸爸一声,然后去车站坐车,下午就能到b市了。”

赶着去坐车,一收拾好东西,同时让手机冲了会儿电,温馨直接省掉午饭,急急去了汽车站,买好票,坐上去往b市的大巴车。

望着窗外倒退的景色,她在心中默念。

暂时别了,宁城。

等楚萱回家安顿好,容离随后回了公司,最近他也挺忙的,每天各种会议要开。

程越递上需要总裁签字确认的文件,同时汇报道:“容少,去b市的飞机已经改到明天上午。”

原本他今天上午就该过去洽谈一项合作案,只是……

他签字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嗯。”

程越继续道:“温小姐中午坐车去了市。”

如今他的任务多了一项——关注温馨的动态,并且及时向老板汇报。

“她去b市?”

“温小姐的姨妈住在b市。”

容离便放下笔,沉默了会儿,他说。

“飞机改时间,晚上过去。”

程越眼里未有半点惊讶,平静的没有半点波纹。

“是。”

近段期间时常下大雪,到处冰天雪地的,冷得很。大巴车上开了空调,虽然有点闷,倒还温暖,一下车后,寒气汹涌扑来,冻得温馨一哆嗦。

今天周末,姨妈不用上班,便开车来汽车站接她。

“姐姐,姐姐啊!我们在这边!”老远就听到夏家两小破孩的寒声。

温馨顺着声音看过去,见到熟悉的面孔,朝他们挥挥手。

车上,温馨和两兄妹坐后面。

夏雪瞅着她,“姐姐,你会住多久啊?”

“这个么,你希望我住多久呢?”温馨笑着反问。

夏雪就极认真地说:“当然是一直和我们住一起啊,姐姐,你别回去了吧,我们家还有房间,还有爸爸妈妈在赚钱,我们养得起你的。”

夏雨附和:“对啊对啊,等将来,我长大赚钱了,我也可以养你的。”

“呵呵……”孩子们天真的话语逗得温馨轻笑出声,积压在心头的阴云暂时散去。

姨妈从后视镜瞥眼他们,“我说夏雨,就你那破成绩将来连大学都考不上,工作也找不到,你拿什么养你姐姐啊?”

被老妈质疑,夏雨激动得小脸蛋儿通红,他跪坐在椅子上,直起身,特豪气地拍胸|脯。

“以后,我要当科学家!我会很有钱,有很多很多钱的!”

温馨顿时想起来,小时候每次问起理想,很多小朋友都是立志要当科学家……

夏雪摸下鼻子,“哥哥当科学家,我要当舞蹈演员,我要当明星!”

“哟,你们俩的目标还挺远大的啊。”温馨莞尔。

“那当然咯……”

两小孩便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各自的宏图伟志,孩子们的天真无邪逗得大人连连发笑。

“姐姐,你的围巾好漂亮啊。”夏雪同样喜欢粉蓝色。

温馨低头瞄眼围巾,把它取下来,“小雪喜欢吗?”

夏雪拿手去摸,软软的,“嗯,喜欢。”

“那等会儿咱们去买线,姐姐给你织围巾好不好?”

夏雪乐得拍手,“好啊好啊。”

夏雨凑热闹,“我也要我也要!”

温馨问他:“那你要什么颜色的?”

“我也要这个颜色。”

“哥哥,这颜色是女生用的,你是男生!”

“我不管,我就要这样的颜色。”他觉得很好看。

怕两人较上劲,温馨赶忙道:“好好,我们都用一样的颜色。”

他们其实挺听她话的,顿时不再有意见。

“温馨,你啥时候还会织围巾了?”姨妈这时问。

“哦,前不久才学会的,看同学都在织,我学试试。”

要严格算起来,为容离准备生日礼物才是她认真学习织围巾的真正原因以及动力。

温馨记起他曾经要求她,除了他之外不准送其他人围巾。

哼,他们早分手了,她干嘛要记着他的话!

她想给谁织,就给谁织!

摸了个够,夏雪把围巾还给温馨,眼睛却喵到她脖子上的草莓,顿时眼睛一亮,像发现哥伦布发现新大陆。

“姐姐,你脖子上好多红点点啊!”

温馨愣,“什么?”

夏雪拿手去指,“是蚊子咬的吗?好红啊。”

夏雨脑袋挤过来,瞅瞅,“真的啊……”

姨妈闻言也瞄了眼她,“怎么了?”

眼皮抖了下,温馨迅速反应过来夏雪口中的红点点,其实是容离留下的吻痕!

脸蛋儿顿时一红,她伸手去拉高衣领,支吾道:“呃……不是不是蚊子咬的……是,呃,是过敏了,姐姐昨天吃了芒果……过敏了……”

蹩脚的解释。

“过敏?”兄妹俩不太理解它的意思。

温馨围上围巾,未免姨妈看到,遮得严严实实,“嗯……过敏,皮肤过敏……”

姨妈关心地问:“那你去看医生了吗?过敏可大可小,千万别大意。”

温馨略有尴尬地转开脸,“看过了……吃过药,已经好多了。”

“嗯。要是身体有不舒服的,就告诉我,别一个人忍着,知道吗?”姨妈叮嘱道。

亲人的关心令温馨感受到一阵暖意。

“我知道的。”

回去路上,正好要去超市买菜,温馨顺便带兄妹俩去买了毛线,姨妈说她和姨夫的就省了,本来玩儿的,结果要帮两小孩子织围巾已经够麻烦的了。

和姨妈一家人相处,比在家轻松快乐的多,更有家的感觉。

她的决定,果然是对的。

到家后,夏雨夏雪便缠着要看她织围巾,一个个都觉得这是件非常非常神奇的事情。

你想啊,就一根线欸,最后竟然能变成一条围巾。

是怎么办到的啊!

温馨在客厅里,先挽线,两小孩非常积极地帮忙。等弄好毛线球以后,她正式动工,夏雨夏雪一边一个,眼巴巴盯着她的手,眼皮儿不带眨一下,连最最着迷的喜洋洋灰太狼都扔一边去了。

姨夫出差去外地,家里她们两大人两小孩,吃过晚饭便出去逛夜市。

冷虽冷。因为快要过年,街上人挺多的。

有小孩子在,吃的东西绝对不能少,于是他们去了b市著名的美食一条街。

夏雨的胃跟无底洞似的,吃完晚饭顶多一小时吧,他吵着饿,一路走,一路买,这要那要的,不给买他也不闹脾气,就站在人店外面,眼巴巴望着里边儿,那模样,别提多惹人怜。姨妈又好气又好笑,最后只能依着他。

吃东西,逛商场,最后又去超市买许多零食。回家的时候,人手一袋,装的满满的。

此时已经十一点过,气温更低,寒风阵阵吹,走路产的那点热被风一吹就没了。

小孩子跑跑跳跳的倒挺热乎,一路上嘴巴叽叽喳喳的,热闹的很。

走到小区外,正要进去时,温馨发现马路对面停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黑漆漆的夜,惨白路灯光下,那辆车显得特别孤单。

不知怎么回事,走了两步,她又往那辆车看了眼。

她总觉得,有人在看她……

“姐姐,快走啊!”

夏雨的喊声拉回她的思绪,温馨应了声马上就来,摇摇头,她想多了吧。

她转身进了小区。

当她的身影渐渐融入夜色后,迈巴赫的车窗降了下来,露出一张极为俊美的男性脸孔。

那双犹如工笔勾勒的凤眸,直直望着她消失的方向。

白天出去了,晚上回家才码的字,更新晚了,抱歉了~~~~~不过,俺终于变回五千党了,俺要继续努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