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胃出血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7:44字数:1025309

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容离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垂下眸,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脖子上的深灰色围巾。

很柔软,很温暖。

就好像……她。

刚刚他有看到她戴了围巾,粉蓝色,他知道那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也很衬她,像个精致的雪娃娃。

她突然间到b市来,让他有种感觉,她是特地要远离他。

因此他的行程跟着提前,一处理完手头上的工作,马上飞来b市。在酒店呆了有半小时,始终担心她,他一个人开车过来,手下人说她外出了,他便一直在车里等她。

出乎他意料,她看起来很开心,和身边的小孩有说有笑的,白生生的小脸如夜间绽放的昙花,清雅美丽。

看到这样的她,他本该放心,然而他却感受到一种不安的情绪窜出来缠着他。

她脸上瞧不出一点伤心,是否是因为,她根本不在乎他?

所以她没有因为楚萱受丝毫影响,开开心心的一个人跑来b市探亲,逛街到深夜才回来?

伴随着一系列猜测的可能性,笼在心间的阴云越聚越多,沉甸甸,黑压压的一片。

在外面冻得手脚冰凉,一回家首先得洗个热水澡,洗得热乎乎的才好睡觉。

先是两小孩子洗,等温馨洗完澡已经十二点钟,再吹干头发,又是十多分钟过去。

临睡前,她去拉上房间窗帘。

她住的房间是临街的,正好能看到小区外那条马路。

那辆迈巴赫仍然停在那里,从她的位置看过去,越发显得孤零零的。

大半夜的,难道是在等人么?

“哗”的一声合上窗帘,温馨关灯。

昨天太累了,躺下没多一会儿她便进入梦乡。

楼下,见到她房间的灯灭了,他便晓得她该是睡了。

她有时候就像只小猪,最喜欢睡觉。

脑海中浮现出她睡着时的模样,安安静静的,习惯像虾米样蜷缩着白白嫩嫩的小身子,甚是可爱。

慢慢的,他的目光变得柔和,心里面有淡淡的暖意生出。

大约半小时后以后,容离才开车回酒店。

翌日。

周一姑妈要上班,夏雨兄妹俩放寒假在家,家里大人无暇照顾他们时,一般麻烦对面邻居照看。如今温馨来了,正好能帮忙带孩子。

早上她起得早,而夏雨夏雪在睡懒觉,没人吵她,她就去织围巾。手法熟练后动作便快起来,她打算趁着这几天人在b市,赶紧把围巾织好,免得日后再送过来。

后来兄妹俩起来,吃过早饭按姑妈的吩咐,先完成作业,平时看着夏雨挺顽皮的,对于写作业还算老实。

中午吃过午饭,小雨说要出去玩儿,温馨这个好姐姐便带着他俩出门。

b市最大的商场,一二楼是电玩城,三楼是电影院,再往上各层楼是服装鞋子饰品箱包等的专卖店。

三个人一起看了部电影,最近新上映的动画片,特搞笑,放映室里绝大部分是小孩子,欢笑声连连。

“这电影,太好看了!”出了电影院,夏雨小朋友沉浸在刚才的情节中,意犹未尽。

温馨笑,“是挺有意思的。”

“这是我看过的,最最最好看的电影。”夏小雪激动的连用三个最来形容对电影的喜爱。

“呵呵……”温馨莞尔,一手牵起一个,问:“要吃东西吗?”

小雨歪头想想,“我想吃巧克力蛋糕。”

小雪冲他摆摆手,“不行的哥哥,妈妈说你再吃巧克力,牙齿会坏掉的,以后你没牙齿啦!”

温馨便问:“真的不许你吃?”

“哪儿有啊?”小雨争辩,“妈妈说的是要少吃,没说不让我吃巧克力,小雪你听错了。”

“我记错了?夏雪扣着头皮,开始认真回想。

“真的吗?”温馨狐疑。

夏小雨点头如捣蒜,他扬起小脑袋,裂开嘴巴,露出一口白白的牙,“姐姐,看,我牙好着呢!牙好,胃口好,我要吃蛋糕。”

他大张着嘴讲话的模样特傻气,温馨忍不住笑了笑,心想一块儿蛋糕而已,遂说:“那好吧,我们去吃蛋糕。”

“噢耶!姐姐我爱你啊!”夏小雨欢呼。

温馨笑靥如花,“呵呵……走吧。”

这一幕,恰好落入男人深邃的眼底。

这家商场是环宇的产业,今天总裁大人过来视察,哪晓得恰巧能遇到她。

她带着小朋友们上楼,而他正好下楼,观光电梯里,他的目光直直追随着她。

她的笑容,是他贪恋的。

“何斯。”

何助理上前一步。

容离低声吩咐了一句什么。

何斯淡淡挑下眉,颔首,“是,容少,我马上去办。”

容离轻点头。

如今他能为她做的,是尽可能地让她开心。

甜品店。

温馨刚刚点完东西,店员忽然笑着对她说:“恭喜您小姐,您成为今天本店的幸运顾客,这是您的奖品。”

眼前递来一张卡。

温馨诧异,“我中奖了?”

“是的。”店员面带微笑,“这是本店为答谢顾客特地举办的活动,从今天起三天内,每天第五百位光临本店的顾客为幸运顾客,奖品是获得一张本店提供的vip卡,您可以凭这张卡在商场内消费,而费用全部由本店承担。”

奖品挺起来诱人极了。

温馨没接她那张卡,面有狐疑,“真的?”

先前进来都没看到有广告宣传呢。

“是的,小姐。”店员笑笑,“您刚才点的蛋糕热饮全部免费,如果您还不信,可以去隔壁的西餐厅问问,商场内每一家店都知道本店的活动。”

全商场上下肯定不会联合起来坑她一个人吧。

温馨扫眼vip卡,却仍有迟疑,“这个,随便消费多少多行吗?”

商场里除了餐饮,其余全是名牌专卖店,要没个上限,遇到狂消费的顾客,那这家店会破产的吧。

能担任环宇总裁的首席助理,何斯的能力自然毋庸置疑,在交待下来时便把一切问题考虑到。

若是任意消费,依温小姐的性子,肯定会怀疑的。

店员早准备好说辞,“最高消费一万元。”

这个数字,还算合理。

最后一丝疑虑消除,温馨将卡接了过来,微微一笑,“谢谢。”

两个小鬼头得知姐姐中奖以后,乐不可支,夏雨嚷嚷着要拿一百个巧克力蛋糕回家,夏雪就告诉温馨,她很想要芭比娃娃。

小雨的一百个蛋糕肯定是不行的,他这样的年纪的确要控制吃甜食,免得蛀牙,再者真拿那么多蛋糕回去也没地方放。

于是温馨先带他们去玩具店买芭比娃娃,叫小雨想想别的。

到了玩具店后,各种新奇的玩具,琳琅满目,看得小雨眼花缭乱,一头扎进去,乐呵呵地选择他心仪的玩具。

最后兄妹俩一个选了全套的芭比套装,另一个嘛,两只小手提着炫酷的仿真枪以及遥控飞机。

结账时,温馨拿出卡,事先得到上级通知的收银员自然晓得该如何处理,对温馨是热情又恭敬。

等他们走以后,收银员便聊开了。

“你们说这位小姐是什么身份啊,经理叫全商场都配合演戏。”

“这谁能知道呀。”

“难道是哪位高层的女朋友,或者养的情吧,特地搞个什么中奖讨她欢心?”

“可我觉得她看起来好小,顶多十八九岁吧。”

“现在有钱人喜欢养女大学生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人感叹道,“唉,男人啊,就喜欢年轻漂亮的,你瞧她那张脸,五官长得精致,皮肤又白又嫩的,声音轻轻柔柔,我要是男人啊,也心甘情愿为她花钱。”

……

她们的议论温馨自然不会晓得,她满心欢喜以为真是自己运气好中奖的。

她不是贪便宜的姑娘,买完玩具以后,每人各买了杯香香热热的奶茶就打道回府了,两万块的消费卡仅仅用了一小部分。

心情好的时候,总会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温馨发现自己一整天好像没做什么,天就黑了。

吃了晚饭,她边织围巾边和姑妈聊天,两小孩子有了新玩具,各自玩得不亦乐乎。

十一点钟小朋友该睡觉,为了做个榜样,温馨陪他们一起洗漱,然后回房去了。

陪小孩子是挺累人的,没打算睡觉的人结果沾着枕头就睡。睡得迷迷糊糊时,她的手机响了,闭着眼睛在柜子上摸了一会儿,她拿到手机,微微睁开眼。

“喂……?”

“打扰了,温小姐,我是何斯。”

她唔了一声,睁开眼睛,疑惑地问:“有什么事吗?”

何斯话声有些沉重,“容少他喝醉了……温小姐,你方便过来吗?”

她的脑袋彻底清醒了。

打开卧室的灯,她坐起来,瞧了眼墙上的钟,快一点了。

温馨抿唇。

她特地到b市来换换心情,下定决心要放下他。

怎么才一开始他就来动摇她呢?

不行,她不要再和他见面。

他喝醉了就喝醉了,与她无关,就算需要人关心那也该是楚萱才对!

眉心皱了皱,她这么回答何斯,“……他喝醉了,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用啊?你该送他回家,或者,叫楚小姐去照顾他。”

明显带着赌气的口吻。

何斯却说:“容少现在人在b市。”

温馨一愣。

他在b市?

他怎么也来了?

握着手机,她忽然有点迷惘,“呃……那……那你给他煮醒酒汤吧,喝了就没事了……我我要睡觉了……”

“可是,容少他吐血了。”

何助理一句话让温馨登时脑子一震。

“你说什么?吐血?怎么会吐血的啊?”她急急地问。

何斯说:“容少本就有胃病,最近几天太忙,饮食没规律,又经常喝黑咖啡,刺激到胃粘膜,今天饭局上他喝了太多酒,一回酒店就吐血了,应该是胃出血。”

胃出血,那是多严重啊!

这男人是小孩子吗?

爱惜自己不懂吗?

“那你快送他去医院啊?还有时间给我打电话?”温馨口吻严肃。

“容少他不去。”何助理语气流露出浓浓的无奈,“温小姐你也知道,没人能够勉强容少……所以,我希望你能来劝劝他。”

温馨有丝迟疑,“可是我……他未必听我的呀。”

如果换做楚萱应该会有用。

心间有抹酸涩,“你叫楚……”

“温小姐,拜托你了。”何斯郑重请求道。

温馨进退两难,既担心他,又怕自己没份量,“可是……”

“容少现在状况很糟糕。”她犹豫不决,何助理下一剂猛药,“他一个人在房间里,我怕万一有什么不测……”

“你们在哪儿?”对他的担忧终于战胜一切。

何助理说:“我在你姑妈家的楼下。”

他在楼下?

怎么好像他是笃定她会去?

紧急时刻,她也顾不得多想,“好,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下来。”

“好的,温小姐。”

挂断电话,她匆匆忙忙换上衣服,带上手机钥匙。

本来要去告诉姑妈一声,考虑到她已经睡了,她没去吵醒她,反正应该一会儿就会回来。

蹑手蹑脚走出去,轻轻关上门,然后她拔腿开跑,直接走楼梯。

何斯见到她出了单元楼。

“温小姐。”

“我们……走吧。”她跑得太急,累得气喘吁吁。

何斯眼底掠过幽光,点点头。

酒店。

容离正看着下午特地从商场调过来的视频录像,每一个镜头,她都是主角。

他几乎痴迷地盯着电脑屏幕,仿佛感受不到胃里面翻江倒海的痛。

房门外响起敲门声,他以为是何斯。

“进来。”

金色的门轻轻推开,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屏幕上,没发现进来的人是他朝思暮想的小丫头,直到听到那声熟悉的轻唤。

“容离。”

他骤然一僵。

目光迅速扫过去,入眼的,果然是她。

他怔愣一瞬,抬手关掉电脑,与内心的激动相比,他的面部表情……呃,应该是硬装出来的面无表情。

“你,找我有事?”边问,他瞄了眼时间,发现竟然一点过了。

这么晚了她不睡觉跑他这儿来做什么?

她竟然知道他在b市,那说明……

他瞬间明白过来,是何斯带他来的。

他一向最讨厌谁自作主张,哪怕是为他好!

察觉出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意,温馨微微心凉,记着自己前来的使命,她走近一步。

“听说你生病了,嗯,去医院看看吧。”她绞着手指,轻声劝道。

果然和他的猜测一模一样。

“不用,我没事。”

一点血而已。

温馨拧眉,“可你吐血了呀!”

容离语气淡然,“已经好了。”

“容离,你是胃出血,不是手指割了一条口子!”他一副无所谓的态度令她有点生气,温馨声音高了几度,“连小雨小雪都知道,生病要去医院,你连小孩子都不如吗?”

这话把他说的,连小孩儿都比他懂事!

俊脸黑了黑,容离双手交叉,凤眸凝着她,“你担心我?”

不担心她会大半夜不睡觉跑来看他吗?

答案显而易见的好不!

还有,现在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吗!

“去看医生!”她瞪他,命令式的口吻。

容离挑了下眉,“回答我的问题。”

没听到她亲口承认,他心里不舒服。

他很想知道,她到底在不在乎他?

有多在乎?

只有得到她亲口承认,他才能安心。

被绑架那次也是,你跟他说正经的,他偏偏问些鸡毛蒜皮的问题。

他到底搞清楚重点没有!

温馨心里有气,撇嘴,“是何斯叫我来的,看能不能劝你去医院,既然你不想去那就算了,反正吐血死了又不关我的事!”

说完,她气呼呼地转身要走。

容离一声怒喝。

“站住!”

温馨吓得一哆嗦。

竭力镇定下颤抖的小心脏,她回过头来,冲他冷眉冷眼,“干嘛?”

容离大步走向他,一股浓烈的酒味同时扑过来,钻进鼻孔里。

他的脸上缺少血色,双眼倒炯炯有神,并不像是喝醉了。

“谁准你走了?”

一个是从小到大冷酷惯了的男人,大冰山,智商超高情商超低,原本一句软话,任何矛盾迎刃而解,他却笨得很,出口总是惹人生气。而温馨呢,和他相处久了,渐渐被惯出了脾气,加上担心他,态度也冲。

两人一下子卯上了。

“脚长在我身上,我想走就走!”

“这儿是我的地盘,你要走,那也得我同意!”

温馨气得一哽,“你……神经病!我懒得跟你浪费时间!”

她甩手要走,容离即刻出手拽住她。

“你……”

“去医院!”他磨牙吐出三个字,表情甚是不爽的样子。

他态度转变太快,温馨脑子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容离牵着她往外走。

温馨去掰他的手,“你自己去,我要回去了。”

她的任务完成,功成身退。

容离浅眯起眸子,幽深莫测,吐出一句气人的话,“你不去,那我也不去了。”

“……”温馨瞪大眸子,“你是小孩子吗?怎么这样啊?”

夏小雨小朋友都比他懂事听话啊!

容离看着她,一脸正经,“去,还是不去?”

温馨气得又想骂他混蛋,可眼下,他是病人。

病人最大。

她恨恨剜他一眼,贝齿紧咬,“我去还不行吗?!”

*

关于亲戚间的称呼我一直很迷糊,所以昨天该是姑妈我写成了姨妈,抱歉,低级错误,大家多多包涵~~~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