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你别咬我行不行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12字数:1025309

医院。

做完详细检查,容离的情况挺严重的。

温馨瞧着他脸色苍白,却自始至终眉头没皱一下,不禁佩服男人的超强忍耐力。

他是铁人么?

医生建议容离留院住一晚,容离不愿意,最后还是温馨以留下来陪他为条件,他才点头同意的。

因此,她今晚是没法走,温馨忖着明天一早趁姑妈起来前赶紧回去。

病房里,安静的二人世界。

因为先前拌过嘴,这会儿温馨还没消气,气鼓鼓的坐在沙发上,离他远远的。他在输液,她要守着,于是她在护士那儿找了几本杂志打发时间,一直垂着脑袋,愣是没给过他一个正眼。

容离俊脸阴郁,终是忍不住。

“过来。”

温馨单手撑着脸,没看他,边翻杂志边问:“什么事?”

小丫头脾气真是见风长,越来越会忤逆他了!

容离拍下被单,“上来。”

温馨这才掀起眼帘,目光落在他缺乏血色的脸上,他正眼神灼灼地盯着她,仿佛狼在打量猎物似的。

依这男人的狼性,她要乖乖听话上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用脚趾头都能猜到。

她撅起嘴,“我在这儿挺好的。”

“你不怕冷?”

“有空调,很暖和。”

“你不睡觉?”

她认真地说:“我得守着你输液呢,万一药水没了得叫护士过来。”

好吧,她在关心他,容离脸色稍霁,“我自己会按铃,你过来,睡你的觉。”

“我不睡,你睡吧。”她毫不退让。

容离竖起剑眉,沉沉道:“你是打算一晚上在那儿坐着?”

他输液顶多一小时,又不是一整晚!

温馨抿下唇,咬着手指尖,“我睡沙发,或者去隔壁陪护室将就一晚。”

总之,态度明确,她绝对不要和他共枕!

从她亮晶晶的眸子里他读出她的坚定,容离便觉心口堵得慌,被她一气,他的胃又开始痉挛绞痛,俊脸更惨白了几分。

温馨看到他脸色更差,嘴唇都没血色了,她顿时放下对抗,背脊一紧,慌忙起身朝他走过去,“你怎么了?胃疼了吗?我去叫医生过来!”

容离顺势伸出手抓住她,一使劲竟然将她拽到上去。

“呀——!”她整个人失去重心,直直栽下去,脸撞在他身上,而且不偏不倚碰到他的腹部那一块儿。

身下的躯体蓦地一僵。

男人低低闷哼一声。

温馨反应过来是她压着他胃了,他本就胃出血,这么一撞还得了啊。

她手忙脚乱从他身上爬起来,顾不得去责怪他胡来,她眉目间挂满担忧:“你忍一忍啊,我马上去叫医生……”

“不用。”大手按住她,容离风轻云淡地道:“乖乖呆在这里,哪儿也不许去。”

温馨仍然担心,“可是你……”

“没关系。”他摸着她的头发,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小动物。

温馨只好妥协。

脱掉鞋子还有外套,钻到被子里,听话地依偎着他。

“胃很疼吧?”她扬起小脸看着他,眸光里带着歉意。

这个单纯善良的傻丫头,他稍稍用点苦肉计,她就心软了,不仅收起那身尖锐的刺,而且还把错误全部揽在自己头上。

真傻,真笨,真……可爱,让他心痒痒的。

冷血的大男人,竟然开始装起无赖。

他右手揽着她的肩膀,闷闷“嗯”了一声。

温馨眉心蹙得更紧,咬着嘴巴忖了一会儿,她红着小脸儿,鼓起勇气小声对他说:“要不……我……我帮你揉揉吧。”

他一滞,黑眸凝视着她白嫩嫩,姣如月的脸蛋,心口热了热,他微阖起狭长凤眸。

“好。”

被他深邃的眼神锁定着,心突突的,小鹿蹦跶似的,跳得有些快。

颊上的绯色染得更深,红彤彤的,她心慌意乱垂下眼,小手慢吞吞地往他腹部探过去。

揉肚子是她自己提议的,然而真要付诸行动时,她不好意思了。

感觉,很暧|昧呢?

害羞是一回事,他真胃疼又另一回事,犹犹豫豫间,温馨唇瓣紧抿,硬着头皮,温温热热的小手羞赧地解开他衣服扣子,覆上他胃的位置。

软腻的肌肤一贴上来,容离眯紧了瞳眸,身体里的某种冲动开始苏醒。

“是……是这儿吧?”她没敢抬头,脸上热烫热烫的,说话都结巴。

他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单音,“嗯。”

轻柔而磁性的,落在她耳中,有种撩人心扉的奇异感。手心下的男性躯体结实矫健,肌肤光洁细腻,热热的,莫名的,她脑子里便浮现出那天晚上的画面……

别想了别想了!

温馨,你怎么会记起这些东西!

赶快忘掉!

统统忘掉!

温馨暗暗警告自己静下心,静下心,摒除杂念。

一边在心里默念着,手轻轻地动着,希望能够缓解他的疼痛。

她的触碰,尽管动机单纯,但对容离来说却成了撩|拨。

温馨侧脸贴着他的胸膛,脸红如霞,“好点了没?”

“嗯……”

“医生说近期内你不能再喝酒,你别忘了。”

“嗯。”

“你得记住!”她扬高声调强调。

容离薄唇掀了掀,“我知道。”

她便继续叮嘱,像个小管家婆,“还有,咖啡暂时也戒了。你胃不好,还喝黑咖啡,很伤胃的!”

她一本正经的语气令他心间温暖,“那我喝什么?”

“白开水。”她随口答。

“……”他挑下眉,“没味道。”

“哦,可以去买些养胃的茶泡来喝,这样就比喝白开水有味道。”有了讨论话题,她的紧张羞涩便放开了。

容离轻阖起眼,“嗯,听你的。”

“那你明天告诉何斯吧,叫他去给你买。”

“你给我买。”

温馨眨下眼,“他买一样的啊。”

“不一样。”他说。

意义完全不同。

他要的,是她的心意。

温馨没考虑到这一层,只觉得是他故意跟她做对,就像来医院吧,非得要她跟着。她撅嘴,“我很忙,没空,你让何斯去药店买。”

容离不悦了,他捏下她的脸,“你很忙?你忙什么?”

她乐颠颠儿的跑来探亲,能有什么可忙的?

忙着玩儿么?

他在她心目中就那么没分量?

被他捏得有些疼,温馨拧起眉毛,挥开他的手,话没经过大脑把关过滤直接出口:“我要给小雨小雪织围巾。”

容离眼神一凛,“织围巾?”

“对啊,我答应他们的,作为新年礼物吧,虽然有点早。”她自顾道。

一抹危险掠过他的眼,容离更大力捏她,“温馨,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

她扬起脸,“啊?什么话?”

他咬牙,“不许给别的人织围巾!”

温馨眼睛瞪了下。

糟糕,她好像说漏嘴了!

“哦……有吗……你记错了吧……”她心虚。

还敢装疯卖傻了!

容离口气有些狠,“你答应过我的!”

温馨挠挠滚烫的耳朵,打哈哈,“是吗?我真记不住了。”

容离全身紧绷起来,她的手搭在他腹部,自然能感受肌肉因为怒气而变得更硬实,简直石头一样。

心头“咯噔”一下,黑白分明的眸子左右瞄了瞄,她索性软下声,撒娇道:“容离,你别那么霸道行不行,小雨小雪是我弟弟妹妹,做姐姐的给他们织围巾天经地义的嘛。”

男人吃软不吃硬。

她深谙此道理。

再者,最近每次见面,他们老是说几句就开始吵,温馨讨厌这样的相处方式。

小丫头像只软绵绵的猫儿一样在他胸前蹭着,水样的眸子凝望着他,模样特讨巧。

他心头的怒气,霎时消去一大半。

容离紧绷的下巴线条柔和几分,却仍旧冷傲地命令她:“那也不许!你要当好姐姐,给他们买礼物就行,明天我陪你去,随便你买什么。但是,绝对不许织围巾!”

太霸道了吧!

温馨半张着嘴,有点愣愣的。

容离低下头咬她嘴巴,“听到没有?!”

他才是属狗的吧,动不动就咬她!

温馨“咝”了声儿,不给他揉肚子,收回手捂着嘴巴,瞪他,咕咕哝哝埋怨:“你别咬我行不行,会疼的!”

容离哼了哼,“谁叫你不听话?这是惩罚!”

温馨便哀怨了。

“容离,围巾我快织好了,这次就将就一次好不好?”商量的语气。

没骨气的傻姑娘,一开始多坚定不再受他掌控的,一对上这男人,她又开始窝囊了。

而且,她自己竟然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容离眉眼酷酷的,“不行!”

“可是我马上,差一点点就织好了欸,小雨小雪都等着呢。”再商量。

“你有那么快?”

她来b市顶多一天半吧,两条围巾就弄好了?

那玩意儿那么简单?

他记得很清楚,当初她那条粉蓝色的足足弄了有一周时间!

被他质疑速度,温馨有点小尴尬,这不是为了争取她才撒谎的嘛!

她摸下鼻尖,“因为小孩子的围巾短,样式简单,所以织起来快。我已经答应他们了,你怎么能让我反悔呢?小雨小雪会失望,会伤心的!”

容离挑眉,轻勾起嘴角,“那还不简单,你出去买两条现成的送给他们。”

温馨皱起柳眉,“不行!我不能欺骗他们!我会给他们树立坏榜样的!”

容离同样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温馨懊恼地垂下脑袋,有些恨恨的,一时间脑子短路,竟然掐了下他的腰——撒气!

讨厌!

过分!

暴君!

可惜男人的腰结实得很,她是掐不到什么肉的。

容离被她那么一掐,顿时呼吸一重。

“温馨,你打算引诱我?”他嗓音低低沉沉的。

她无辜地掀起眼皮,“什么?”

黑眸里光芒闪烁,他插着输液针头的左手径直覆在她手背上,邪恶地往下面的重要部位带,“如果你肯拿出诚意,或许我会考虑答应你给他们织围巾。”

美人计,他接受。

他的意图,她明白个彻彻底底。

“坏人!”温馨仿佛触电般抽回手。

却因为动作过大,导致他的手被针头戳到,容离低低吸口凉气。

温馨眸子一紧,迅速坐起身,掀开被子抓住他的手,一瞧。

“呀,出血了!”她惊呼。

容离很喜欢她为他紧张,淡淡道:“没关系,一会儿就好了。”

温馨可没那么乐观,她像只受惊的兔子,乍呼呼蹦下地,脚踩上鞋子就往外跑。

“我去叫护士过来!”

一溜烟儿人就出去了。

望着敞开的房门,空气里还残留着她的香气,容离浅眯起狭长眸子,嘴角弯起个浅浅的弧度。

她这一系列动作完全是出自本能反应,连半分迟疑不曾有过。

这样的话,更加能反应出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尽管她因为她爸爸的案子跟他吵,骂他混蛋,口口声声再也不要见到他。可实际上,她是在乎他的,或许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一点。

来b市,他是没打算和她见面的。

因为越和她在一起,他越难放下她。

可她却主动出现在他面前。

她送上门来了,他哪里还能放她走?

只要她能在身边,哪怕一分一秒他亦舍不得浪费掉!

目光柔了柔,他把衬衣的扣子一一扣好。

这丫头,跑的时候居然没想过他是衣襟大敞的。

温馨一阵风似的刮到护士站,值班护士正在打盹,她惊乍乍地把人喊起来,说流血了,赶紧去看看。

容离身份尊贵,一听出血,护士瞌睡吓得干干净净,生怕他有个闪失,急急忙忙跑到病房里去。

由于刚才移动了针头,容离手背上鼓起个包,护士便帮他重新扎了下。

“这样就好了吗?”温馨仍有担忧。

护士点点头。

等到病房里没有第三人在时,容离唤她:“上来。”

温馨这次很乖,安安静静地躺在他身边,生怕再碰到他的手。

“容离,对不起,很疼吧?”

他抚着她锦缎般柔滑的秀发,“不疼。”

能让她着急,那么点点皮肉之苦算得了什么?

两人就这么互相依偎着,静静躺了一会儿。

他忽而轻问:“温馨,讨厌我吗?”

她一怔。

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容离薄唇贴着她光洁的额头,沉声道出三个字。

“对不起。”

这声抱歉,他早就想对她说了。

他让她经历了太多痛苦,他带给她太多伤害,而她却仍然关心他,紧张他。

这样美好的她,他真的……难以割舍!

随着那三个字出口,温馨脑海里震惊得短暂空白一阵,而后,心里面仿佛打翻五味瓶,滋味杂陈。

她不晓得要如何回应他。

心口忽然一阵温热,容离眉心拧了拧,他抬起手,把她的脑袋瓜按到怀里,下巴轻轻搁在她头顶上。

温馨一手抱紧他的腰,任由眼泪全部落在他身上。

为什么每一次在她下定决心要放下他的时候,他总要来摧毁她的计划呢?

后来输完液时,温馨已经在他怀中睡着了,容离按了铃叫护士过来。

“容先生……”

护士才张口,容离便压低声命令道:“小点声。”

男人气场太强,冷着脸的时候更令人畏惧,护士愣愣点下头,轻手轻脚走近了,这才瞧见还有个人。

应该是守在病房里的那位小姐吧。

她的侧脸紧贴着男人胸口,黑亮的头发垂落下来,半遮半掩,不过依旧能瞧见那如雪玉一般的肌肤。

看起来,她是睡着了。

所以容先生吩咐她小声说话,其实就是担心会吵醒她吧。

没想到,容先生面上看着冷冰冰的,内里很细心,很体贴呢,这位小姐可真幸福啊。

护士暗暗感叹羡慕。

等拔掉针头,贴好止血贴,护士收好东西,脚步轻轻地退了出去,顺带轻掩上门。

输液的左手有些凉,他等了会儿,恢复暖意,然后圈上她的细腰,将她满满当当搂在怀里。

“唔……容离。”她似在梦呓。

容离轻轻应了声,“我在,睡吧。”

她意识朦胧地“嗯”一声儿,之后安静下来。

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再不睡觉,天都该亮了。

容离却了无睡意,轻轻拂开她鬓间的秀发,他无意间发现她额头有道疤痕。

他的眼神沉了下去,如月夜下的大海,难以揣测的深邃。

这该是上次她跌倒留下的,伤口几乎痊愈了,颜色偏粉,与周围的皮肤比起来,要显眼些,只是平时有头发遮挡,看不到。

指尖轻抚着那道疤,容离心有些疼。

若是没有他,她岂会遭受这样的苦难?

迷蒙间感受到额头上有东西在动,痒痒的,温馨哼哼两声,搁在他腰间的小手动了动。

容离便拍拍她的背,安抚她,又吻了吻她的额头。

她又睡了过去。

他关掉灯,搂紧她,闭上了眼睛。

或许是心里面记挂着要早点溜回去,很早的时候,天还没亮,温馨就醒了。其实算起来,她根本没睡多久。

病房里光线昏暗,她眨眨眼,记起来自己身在何方。

担心吵醒容离,她尽可能轻手轻脚,小手握住他圈在她腰间的手臂,尽可能轻的把他挪开。

可容离警惕性多高呀,稍微有个风吹草动他立马清醒了。

他闭着眼睛把她拽回怀里,“这么早醒了?”

*

月票月票,求月票啊啊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