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 遇险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10字数:1025309

方才他们都听见陆文佑喊温馨的名字,如此,他便是来救人的。

被叫做大哥的那人往后面瞧了一眼,从包里掏出香烟,咬在嘴里,“开快点儿,甩掉他!”

司机得令,一踩油门,车子猛地加速。

距离一下子拉开,陆文佑咒声“该死”,加快速度跟上。

面包车在公路上飞奔一段路,拐入一条僻静的小路,接着又是七拐八拐,车子颠簸得厉害,温馨头晕目眩,小脸惨白惨白的。

在她快要吐出来时,终于停车了,随后的陆文佑一下车就朝他们跑过去。

“你们几个,下去收拾那小子!”大哥一边下命令,一边将温馨抗在肩膀上,带她走向一栋破旧的房子,温馨看到另外三个人从车里拿出了钢管……

“到家了!”

屋里面乱糟糟的,墙上贴满了报纸,地上到处扔着烟头,空的啤酒瓶,桌子上堆满了食品塑料袋,方便面盒,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怪味。

温馨被粗鲁地扔到烂沙发上,她忍着眩晕感撑起身,目光掠过腿边一样白色的东西,她微怔,抬起头看了眼那个大哥,他正背对着她,温馨咬牙,悄悄用腿压住从她衣服兜滑落出来的手机,她往后挪,把手机藏到背后,打算趁机会看能不能打电话出去。

“啧,我还喜欢这小子多有能耐,原来是个草包啊!”

她的手指刚刚触到手机,门外传来一阵嘲笑声,是那群人带着陆文佑进来了。温馨吓了一跳,心惊胆颤的,屋子里一下子多了几个人,生怕被发现她藏着手机,温馨忙缩回了手。

陆文佑本就是谦谦君子,又赤手空拳,寡不敌众,被人拖进来时他脸上有好几处乌青,眉骨处甚至往外渗着血。

他的模样吓着了温馨。

陆文佑听到温馨的呜呜声,他一抬头,大声喊她:“温馨,别怕,我会救你出去的。”

话音刚落,一个硬实的拳头狠狠揍上他的下颚,陆文佑摔倒在地,嘴角溢出血丝。

“就你这样怂样儿还想英雄救美?”混混大哥嗤笑一声,走到陆文佑手边,一脚踩上他的手背,“我说,你当个狗熊算了吧,啊,哈哈哈!”

他一笑,其余人跟着大笑起来。

陆文佑吐出口血唾沫,双眼赤红,“人渣!”

他的咒骂,只会招来更多无情的拳打脚踢。

这一幕,看得温馨眼睛酸疼。

是她连累了陆文佑!

或许是为了增加些趣味,那位大哥朝温馨走过去,满脸不怀好意,咧嘴笑的时候露出一口大黄牙。

温馨惊恐地盯着他,反绑在背后的双手将手机塞到腿下面,免得被他发现。

“绑着很难受吧?”他嘿嘿笑着,脏黑的手在温馨脸上摸了一把,“来来来,哥哥这就替你松绑,好让你和你的男朋友团聚,如何?”

其实他是打算玩儿个猫捉老鼠的游戏,反正这地儿荒郊野岭的,就算打开门让他们跑,一个身受重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单凭陆文佑他们无论如何是逃不掉的。

等他先玩儿够了,在和弟兄们当着陆文佑的面轮|上温馨……光是想想那样的场面,他全身都开始兴奋了!

他先拿掉堵住她嘴的帕子,温馨顿时朝陆文佑大喊,“文佑,你别管我!你快走啊!”

陆文佑正被围困在中间,浑身没有一块完好之处,他闻声看向温馨,勉力说出话,“我……我不会走的。”

眼泪瞬间滚落下来,沾湿她白皙如玉的小脸。

为什么,总会有人因为他受伤呢!

见她哭了,混混们情绪反而更加高涨,大哥用着恶心人的亲热口吻对她说:“妹妹别哭了,你这眼泪一流啊,哥哥就心疼了。”

温馨扬起眸怒视,“你滚开!”

“哈哈,还生气了。”越骂他,他越兴奋,“快别气了,这就给你松绑。”

他两只手铁钳子似的掐住温馨的手腕,当真帮她解开了绳子。

“瞧,哥哥可是说到做到。”他拿起绳子在温馨面前晃晃,表示他的诚意。

温馨双眼紧盯着他,手腕虽然被勒得很疼,她强忍着痛,手指悄悄摸到手机,紧紧攥在手里。

“怎么不跑啊?”眼瞅着她没动,大哥有些疑惑,莫不是被他吓傻了?

他走近一步,刚弯腰要拉她下来,温馨眼神忽而一变,像只发怒的猫儿,飞快抄起沙发上一个空酒瓶敲在男人脑壳上。

“砰”的一声,酒瓶碎掉。

所有人顿时停下动作,看向他们这边。

“啊——!”混混大哥嘴里爆发出一声惨叫。

温馨其实怕得很,她慌地扔掉酒瓶,趁机跳下沙发,脚步踉跄地往里面的一道小门跑过去。

他猛地抬起手摸着脑门儿,一摸,满手的血,气得骂娘,“你们几个死人啊!去,把那死娘们给我逮过来,竟然敢打我,他妈的老子今天弄死她!”

大哥一声怒喝,手下们哪儿敢怠慢,抄起家伙就追过去。

陆文佑见此情景,努力撑起身要去阻止,却被留下来看守他的混混一棍打在后脑勺,他只觉头部爆发出一阵剧痛,眼前发黑,没走出两步,他重重倒下,地上流出一滩鲜血。

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道小门,看见那几个男人猛踹着门,“温馨……”

温馨躲进小房间,把门反锁上,她拿出手机,两只手难以控制地颤抖着,一时没拿稳,手机掉到地上,她忙蹲下身去捡。

门外响起咒骂声,木门被踢得砰砰直响,似乎撑不了多久。

她狠咬着唇,警告自己一定要镇定。

姑妈给她打过好几个电话,幸好她先前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要不然早被混混发现了。她不时警惕地望眼木门,从手机里找出容离的名字。

那边,容离正在饭局上,记着温馨的叮嘱,他真的是滴酒不沾。

对方的老总正举着酒杯激情飞扬地表达与环宇合作的喜悦,容离完全没兴趣听,正巧手机震动了,他拿出来,一看来电者的名字,冷峻的面容划过一丝柔软。

他径直接了电话。

入耳却是她凄厉的喊声。

“容离,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