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等我一年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8 00:51字数:1025309

她大半个身子贴在他身上,手心下的肌肉如包裹了丝绒的烙铁,光滑紧致,却又无比炙热。

小脸唰的红个透,心如擂鼓,完全失掉正常节拍。

“你……你讨厌……你装痛骗我!”她爬不起来,娇声控诉他利用苦肉计博得她的同情。

容离似是低笑了声。

“温馨,我是这里痛,明白吗?”每一个字,淬了火,暗哑磁性,感觉像是细细软软的沙子滑过细嫩的肌肤,酥麻感油然而生。

他简直是言简意赅,目的明确,温馨俏脸火烧一般,她趴在他胸口,不敢乱动,闷闷地埋怨,“你……你流|氓!”

他怎么能这样呢?

容离喉结滑动下,身体紧绷得厉害,手心在她后背揉着,“温馨,是你说的,你要帮我。”

温馨羞得更没脸了。

早晓得是他那个地方痛,她才不会管他!

绝对不会!

“我没办法啦,你松手!”她要撑起身。

男人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臂力惊人,他一只手能轻易制服她,容离吻着她的云鬓,鼻息沉重。

“乖,听话,嗯?”全身的热血奔向腹部,他要爆炸了。

轻而柔的嗓音,如羽毛掠过她心尖,最后那个疑问语气词飘出来,散在暗夜里,如邪恶的撒旦,引着她坠|入深渊。

真丝被里热烘烘的,热得她脑袋快要无法思考。

“不……不行的。”她在崩溃边缘垂死挣扎,“容离……嗯……我们不能这样。”

尽管她愿意留下来陪他,愿意和他睡在一起,愿意接受他的亲近。但她心里清楚,他们绝对不可以再发生那种关系!

上一次已经错过一次,她不能再傻傻地沦陷了!

否则,她会万劫不复的!

容离微微松开她,他看到她眼里有水光闪烁,心倏然抽疼起来,他抱紧她,轻轻吻她,“温馨……”

她低下头,小脸埋在他颈窝,“不行的,不行的,容离,我们不可以……”

她情绪突然有些失控,眼泪簌簌淌下,全部滚在他颈侧,湿淋淋的。

面对这样的她,容离哪有心情继续,渴望如退潮海水散去一大半,他轻轻拍着她瘦削的背脊,一下一下的,安抚她。

“好,不做了,乖,别哭了。”他柔声哄她。

温馨趴在他怀里哭得哽咽。

她真的很讨厌自己。

不够坚定。

不够勇敢。

不够果断。

不够理智。

她最不该的就是再和他见面,然而仅仅一听到他的名字,她就乱了方寸。一看到他,她的心情不自禁想要靠近他。他一对她展露温柔,她会抛弃所有决心,抛弃自尊,恬不知耻地渴望他能一直陪着她,对她好。

他要她,她恪守底线拒绝。

他不要她了,她又可笑的觉得失落,觉得难过。

她怎会如此矛盾!

温馨紧咬着嘴,眼泪越滚越多,如开闸的洪水,汹涌来袭,打湿男人的胸膛,浸湿大半个枕头。

容离!

这个霸道的男人,已经彻底弄乱了她的心,让她的世界天翻地覆!

抱着她柔软的小身子,哭得颤抖,容离既是心疼亦是无奈。

其实她的迟疑,她的顾虑,他全明白。

只是,一面对她,他脑子里,心里,满满的,能容下的唯有她。

他的身体,他的心,皆在渴望着她,想要疼她,让她为他绽放出最美丽的花朵。

男人的情|欲比女人来得更快,更直接,热血涌上大脑,他只想拥有她,却忘记了替她考虑。

似乎每一次,她流泪的原因,都是他。

他总害得她哭,害她伤心,害她受伤。

意识到自己能给她的似乎全是负面影响,容离的心情骤然间变得沉重,可是,要他放手,很难,太难!

比剜掉他一块肉还要痛!

若非因为楚萱,他岂会放她离开他身边?

楚萱曾经奋不顾身地替他挡过子弹,致命的一击,因此他保住性命,而楚萱当时差点死掉。

撇开他们十多二十年的交情,他欠楚萱的,是一条命!

所以,那天得知楚萱确诊心脏病时,在前一晚她主动献上自己帮他解除药性后,他留下她一个人在别墅里,奔赴英国。

走的时候他以为顶多两三天,还留话要她乖乖在家等他。

谁曾想,到了英国以后,楚萱的病情比刚开始估计的严重得多,而更令他为难的是,楚萱想要他陪她一年。

她甚至求他!

她哭着对他说:“容离,我知道你喜欢温馨,我知道我提这样的要求很卑鄙,让你很为难。可我真的很希望你能陪着我,一年,就一年。一年之后,无论我的病能否痊愈,我绝不会再打扰你。”

她放下一切她的骄傲,卑微地乞求他陪伴她一年。

楚家开出条件,若他答应陪伴楚萱积极治疗,那么他们会将楚家10%的股份转让给他,若是能结婚的话,那他便能全权接管楚家的产业。

卫铭说:“楚萱对你的感情,你自己心里一清二楚,该怎么做,你自己好好考虑。”

凌枭说:“就一年而已,你让那小姑娘等你一年不行了?”

温雅却说:“容离,女人最害怕的,就是等待。一年的变数太多,你得想清楚后果。”

在英国停留的那两天,是他人生中最漫长,最矛盾的两天,每时每刻,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她,恨不能马上回到她身边……

然而最后,他答应了楚萱的请求,却谢绝了楚家相赠的股份。

因为,他欠了楚萱。

他清楚记得,当他吩咐何斯去送她回家时,心里有多么不舍!

一年,温雅说的没错,一年里可能发生的变故太多。

他好不容易能得到她的在乎,真的等一年以后,她的眼里还能有他吗?

容离收紧手臂,在她耳边轻问:“温馨,等我一年,好吗?”

他知道,要求她等他一年有些过分,当初也是怕她受委屈他才说什么还她自由的话。

虽然,言出必行才该是他的行事风格。

但他没办法了。

她太过耀眼,喜欢她的人太多,难保哪天她不会心动。

他是可以到时候再将她抢回来,但他更想要的是她的心!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