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他骗了她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53字数:1025309

刚刚送走温馨,简尧他们就到了。

“哥,你不是昨天该回宁城嘛,怎么还留在这儿?”问何斯吧,他只说容少有点事情要处理,具体情形未作详细说明。问容离本人吧,直接是手机关机。

得不到确切消息的楚萱心神不定,没办法,简尧唯有陪她亲自到b市来确认容离是否平安。

漆黑的长眸如平静的湖水,无波无澜,容离淡淡地说道:“临时出了点事,要多留一段时间。”

明显有些敷衍的答案。

精心呵护过的纤纤十指,犹如技艺娴熟的珠宝师雕刻而成的艺术品,十分养眼,楚萱悄然捏紧手中的杯子,眼底微微色变。

其实她一早知道,他和温馨见了面,更细致地讲,她知道他们到宁城后发生的一切,包括他胃出血入院,包括温馨被绑架,包括他和温馨一起过过夜,而且是两次!

如若今天她仍然当做不知,也许今晚上温馨会继续留下来陪他,然后还会有明天,后天……反正容离已经为了她,关掉手机,拒绝一切打扰,甚至连家都不想回了!

楚萱看着他冷峻的脸,故作一无所知地问:“是合作案有问题吗?”

容离微微垂下眼,视线飘落在茶杯中,面上漂浮着一颗大大的红枣,“已经解决了。”

他是个沉默寡言型的男人,大概只有和温馨在一起时,他惜字如金的毛病能稍稍有所好转。

“对了,哥,姚依凝在网上出名了,你知道吗?”简尧饶有兴致地聊起八卦。他跟着容离那么多年,姚依凝一直对容离抱着龌|龊的心思,简尧早看她不顺眼了。

内心丑陋恶心的臭乌鸦还妄想当他嫂子,滚一边去吧!

容离挑了眉头,语气淡漠,“没空过问。”

楚萱轻抿口温水,继续装无知。

习惯容离万年冰山的态度,简尧两眼发光,眉梢飞扬地自顾道:“姚依凝这回啊,真是丢脸丢到外太空了,简直是节操无下限啊,哈哈哈,也不晓得她是得罪谁了,被整得这么惨。”

网上虽然疯传是她自甘堕|落,但好好的千金小姐再如何也不能和流浪汉玩乱来吧,接触过太多黑暗面的简尧一得知她的新闻,便知道她一定是遭人报复。

“跟你又没关系。”容离面无波澜。

有时候,他真冷漠得能冻死人了。

简尧便有些悻悻的。

那湛蓝色的眼珠子到处环顾一周,忽而注意到容离的手臂的异常,“哥,你手怎么了啊?受伤了吗?”

包扎的纱布裹了几层,使得手臂粗了些,把衬衣袖子鼓鼓囊囊撑了起来,仔细点瞧便能瞧出异样。

“嗯。”容离轻轻应了一声。

天大地大,在简尧心目中,容离这位兄长无疑是最占分量的。一得到确定,简尧倏地拔高声调,“怎么会受伤的啊?你怎么不叫我过来看看呢?”

楚萱同样做出一副震惊的模样,“容离,你是因为这没有回宁城的吗?”

容离扫了眼手臂,眸光淡淡,“只是小伤,过几天就痊愈了,所以没知会你们。”

他轻描淡写,简尧倏地坐直身,一本正经地道:“小伤也不能大意啊,万一感染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好得差不多了。”锋利的眉微微拧着,语气隐隐有丝不耐烦。

他们几个都精明得很,立即察觉出男人的抵触情绪,简尧嘴巴动了动,到底没那个胆量挑战容离,便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乖乖住嘴。刚刚送走温馨,简尧他们就到了。

“哥,你不是昨天该回宁城嘛,怎么还留在这儿?”问何斯吧,他只说容少有点事情要处理,具体情形未作详细说明。问容离本人吧,直接是手机关机。

得不到确切消息的楚萱心神不定,没办法,简尧唯有陪她亲自到b市来确认容离是否平安。

漆黑的长眸如平静的湖水,无波无澜,容离淡淡地说道:“临时出了点事,要多留一段时间。”

明显有些敷衍的答案。

精心呵护过的纤纤十指,犹如技艺娴熟的珠宝师雕刻而成的艺术品,十分养眼,楚萱悄然捏紧手中的杯子,眼底微微色变。

其实她一早知道,他和温馨见了面,更细致地讲,她知道他们到宁城后发生的一切,包括他胃出血入院,包括温馨被绑架,包括他和温馨一起过过夜,而且是两次!

如若今天她仍然当做不知,也许今晚上温馨会继续留下来陪他,然后还会有明天,后天……反正容离已经为了她,关掉手机,拒绝一切打扰,甚至连家都不想回了!

楚萱看着他冷峻的脸,故作一无所知地问:“是合作案有问题吗?”

容离微微垂下眼,视线飘落在茶杯中,面上漂浮着一颗大大的红枣,“已经解决了。”

他是个沉默寡言型的男人,大概只有和温馨在一起时,他惜字如金的毛病能稍稍有所好转。

“对了,哥,姚依凝在网上出名了,你知道吗?”简尧饶有兴致地聊起八卦。他跟着容离那么多年,姚依凝一直对容离抱着龌龊的心思,简尧早看她不顺眼了。

内心丑陋恶心的臭乌鸦还妄想当他嫂子,滚一边去吧!

容离挑了眉头,语气淡漠,“没空过问。”

楚萱轻抿口温水,继续装无知。

习惯容离万年冰山的态度,简尧两眼发光,眉梢飞扬地自顾道:“姚依凝这回啊,真是丢脸丢到外太空了,简直是节操无下限啊,哈哈哈,也不晓得她是得罪谁了,被整得这么惨。”

网上虽然疯传是她自甘堕|落,但好好的千金小姐再如何也不能和流浪汉玩群p吧,接触过太多黑暗面的简尧一得知她的桃色新闻,便知道她一定是遭人报复。

“跟你又没关系。”容离面无波澜。

有时候,他真冷漠得能冻死人了。

简尧便有些悻悻的。

那湛蓝色的眼珠子到处环顾一周,忽而注意到容离的手臂的异常,“哥,你手怎么了啊?受伤了吗?”

包扎的纱布裹了几层,使得手臂粗了些,把衬衣袖子鼓鼓囊囊撑了起来,仔细点瞧便能瞧出异样。

“嗯。”容离轻轻应了一声。

天大地大,在简尧心目中,容离这位兄长无疑是最占分量的。一得到确定,简尧倏地拔高声调,“怎么会受伤的啊?你怎么不叫我过来看看呢?”

楚萱同样做出一副震惊的模样,“容离,你是因为这没有回宁城的吗?”

容离扫了眼手臂,眸光淡淡,“只是小伤,过几天就痊愈了,所以没知会你们。”

他轻描淡写,简尧倏地坐直身,一本正经地道:“小伤也不能大意啊,万一感染什么的可就麻烦了。”

“好得差不多了。”锋利的眉微微拧着,语气隐隐有丝不耐烦。

他们几个都精明得很,立即察觉出男人的抵触情绪,简尧嘴巴动了动,到底没那个胆量挑战容离,便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乖乖住嘴。

楚萱眼底掠过异光,心思一转,柔声道:“那你准备哪天回宁城?如果还有工作还没有处理完的话,我留下来陪你吧,你的手受伤了,我可以帮你做些简单的事情。”

“不用。”果断地没有半分迟疑。

楚萱微怔,“……为什么?”

对上她含着疑问的明眸,容离一滞。

原本他计划的是让他们先走,他好多和温馨相处几天,而现在,楚萱竟然要留在b市。

心脏病患者最忌讳的是情绪波动,还有劳累。她担心他,从宁城赶来看他;她担心他,要留下来照顾他。而他刚才的态度……

容离瞳孔微紧。

其实他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打发,然而话到嘴边,他几番迟疑,做出了决定。

“合作案全部处理好了,晚上就回宁城,所以,你不需要留在b市了。”

两边他都不愿伤害,唯有选个折中的法子。

闻言,楚萱轻轻抿起唇,“好,那我帮你收拾行李吧。”

容离点下头,起身去了书房。

简尧单手摸摸下巴,“楚萱,我怎么觉得哥有点怪怪的?问他怎么受的伤他居然还生气了。”

这要在过去,从未有过的状况啊!

原因,她当然一清二楚,他不就是想藏着她么?

楚萱轻垂着漂亮的眼睫,遮掩住眸底的冷芒。

说来她真挺恨的,她温馨到底是有多福大命大?

上一次为了除掉这颗眼中钉,未免引起容离的怀疑,她故意找上霍林天。当时霍林天被容离逼得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向他这样的落败的丧家之犬一定巴不得能报仇。

所以她告诉霍林天,温馨是容离的弱点,并且暗中给了霍林天帮助,还有那瓶冰蓝。容离的本事她一清二楚,区区几个混黑社会的根本没那个能耐伤到他,所以她一点不担心,她唯一要的,是温馨死!

可霍林天那个蠢货出尔反尔,自作聪明利用温馨羞辱容离,到最后温馨毫发无伤,霍林天自己被打断手脚,丢到海里喂鲨鱼。

得到消息后,她彻底看清容离对温馨的重视,绝非是一时兴趣。她深深感受到威胁,于是便想到了装病的主意,赶在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前,逼得容离和温馨分手。

容离最看重与他们几个的交情,而且,她对他有过救命之恩。

她笃定容离会答应。

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和容离在一起,楚萱变得小心翼翼,不敢轻举妄动。容离生性警惕,如果温馨一再发生意外,难保他不会查到她头上。

眼睁睁看着他们藕断丝连,容离甚至无视她的存在将温馨带回去过夜,楚萱唯有忍气吞声。

一开始得知姚依凝派人强|暴温馨,她还盼着能帮她除去这个绊脚石,结果,姚依凝同样是个草包,没毁掉温馨,自己倒弄得身败名裂。

温馨,温馨,是你命太硬了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