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不想伤害你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6字数:1025309

“老婆,你怎么让容离听你话的啊?你跟他说啥了啊?”在容离做检查的空档,凌枭像只大型犬科动物样凑到温雅旁边。

简尧他们都在,同样好奇她是怎么办到的,要让容离那个固执得要死的男人改主意,绝非易事啊!

有楚萱在场,温雅自然不能实话实说,她抿嘴浅笑,“其实也没怎么劝,我就跟他说,如果他不来医院,那我们几个就合伙把他绑到医院来。”

“……”众人默。

简尧双手环胸,“你开玩笑呢?”

这样级别的威胁要能让容离就范,那他就不是容离了,三岁小孩儿差不多。

凌枭的长臂绕上她肩膀,“你们俩有什么秘密不能讲出来的呀,连你老公我都要瞒着?”

温雅屈肘撞他一下,力道不轻,顶的凌枭闷哼了声。

“你少胡说八道的啊,我跟容离能有什么秘密?”温雅挑挑眉,霸气十足,“我也就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呗,他胃出血,自己难受,我们跟着担心,就算他无视我们几个,总得替楚萱考虑考虑吧,难不成让楚萱一直提心吊胆的,担心他会不会挂掉?”

换了别的说辞或许还有人怀疑,然而从楚萱的角度考虑,那就有说服力了。

她现在是病人,最需要关照的那个,而容离呢,又是最应该关心她的人,为了让她安心,他自然得来医院。

如此一来,便是容离在乎楚萱的感受所以妥协的。

对于这个讯息,楚萱大感意外。

之前她忧心着容离会对她心生芥蒂,甚至是疏远她,可现在听温雅这么说,容离似乎忘了他吐血前发生的不愉快……

这样的结果是她盼望的,但楚萱心头始终笼罩着阴云,容离他是真的忘记了吗?

应该是吧,他当时神志不清的,连她究竟是谁都没有认出来,一点没顾忌她是病人,冲她大吼大叫的,叫她滚。

正如温馨坚信卫铭不会骗她一样,楚萱同样相信温雅讲的是实话。

于是,她放宽心,同时因为容离对她的在乎,心里面感受到一股暖意。

“我看以后还是让他少喝点酒,发起疯来还真难伺候。”

“是啊,幸好楚萱没事儿,要他把楚萱怎么了,等他酒醒了,看他不得后悔死。”

……

容离做完检查,医生表示他前些天才胃出血,胃内的出血点尚未痊愈,今天又喝酒刺激,再次导致出血,病情有些严重,必须得留院。

楚萱留下来守着容离,其余人没挤在病房里打扰容离休息。

卫铭和凌枭去开车,温雅就和简尧一路走后面。

“医生说哥不是第一次胃出血了,前几天的话他正好在b市……这么严重的事儿,怎么何斯都没告诉我们一声啊?”简尧表情郁闷。

温雅随口道:“那你去问问何斯原因呗?”

“说起这,我觉得哥在b市那几天怪怪的。”简尧皱起眉头说。

“哦?哪里奇怪了?”

“他明明受伤了,却没通知我,而且手机一直关机,我问何斯呢,他嘴紧得贝壳一样,一句有用的话问不出,哥带去的那几个保镖也是,问了半天也没告诉我他究竟是怎么受伤的。”真相就在身边,可你却偏偏不得而知,那是怎样的一种挠心挠肺?

“如果当时我和楚萱没去b市找他,说不定他会继续瞒下去呢。”

简尧可是容离最信得过的自己人之一,连他都瞒着的话……事出有异必有妖!

温雅微微垂下眼,隐约猜到点内幕,至于她有没有猜错方向,向何助理咨询一下便知晓了。

病房。

容离打着点滴,脸色仍然有些苍白。

楚萱帮他倒了杯热水,“容离,吃药吧。”

静静看了她一眼,容离伸手,“谢谢。”

楚萱浅笑妍妍,“你不需要跟我客气的。”

容离目光幽深,难以揣测,楚萱被他的眼神看得有些局促,笑容微微僵硬,“怎么了?”

他的声音辨不出情绪,“楚萱,以后别再做傻事。”

她一滞。

容离移开视线,眸色如浓厚的墨汁,望着那杯清澈的温水。

“你和她,是不一样的,我能分清。”

话到这份上,再傻她也能明白他的意思了。

浑身蓦地一震,楚萱唇角的笑容如同被冰雪冻住的花朵。

容离根本没有忘记,相反,他记得清清楚楚!

他这是在警告她!

楚萱心有忐忑,害怕容离已经发现她是在装病,“容离,我……”

“别做傻事。”他看着她,“我不想伤害你。”

那么,他是没有对她起疑?

意识到这一点,楚萱悄悄松口气,低垂着眼睫,向他道歉,“对不起。”

容离声色带着抹沉重,“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是他太混蛋,让她难过,也让温馨痛苦。

活该现在住院,却再没有她来关心他。

楚萱有些疑惑地看他,容离已经别开脸,望着窗外面,她看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落寞。

翌日,前一天的大雪将整个宁城装点成冰雪世界。

答应今天陪温雅逛街的,温馨早早起来做准备,其实说是她一整晚没睡,失眠到天亮更准确。

去洗漱时,一照镜子,两只眼睛里有着暗红色的血丝,眼下晕染着淡淡青黛色,这幅憔悴的模样,她自己看着觉得有些好笑。

还真是狼狈呢。

温琦推门进来恰好瞅见她一个人对着镜子傻笑,没好气地送她三个字。

“神经病!”

一走出单元楼,寒气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冻得温馨一哆嗦,她搓着双手,试图找回点暖意。

“温馨,这边!”清朗的女声飘过来。

不远处停着一辆卡宴,温雅站在车旁边,正朝她挥手。

温馨冲她笑笑,走过去。

上了车,司机果然是气质阴鸷的凌枭,由于温雅坐后面去了,他满脸不爽,温馨视线掠过后视镜,正巧对上他那双眼睛,登时打个冷颤。

她扯着冻得冰冷的嘴角露出个友好的笑,跟凌枭打声招呼,凌枭鼻子里应了声,算作回应。

“温雅姐,你想先从哪里开始逛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