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以为你是她爹呢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5:28字数:1025309

医院。

本该是清清静静的病房,这会儿却有好几个人在里面。除去仍在打点滴的男人,其余的几位,有程越和何斯两位首席助理,然后有三位公司的高层领导。容离住院不能去公司,于是把工作全弄到病房来了。

“……就按上次拟定的计划案实施,何斯,你派人每天监督工程进度,如果有任何问题,你要第一时间去处理,尽量别影响工程的按期完成。”男人脸色几分苍白,他穿着病号服,手背插着输液针,但这些丝毫未减损他的威严气度。一双漆黑的凤眸炯炯有神,他偶尔看下小桌板上的笔电,有条不紊地安排着工作。

何斯颔首,“好的,容少。”

他们正谈论着公事,门口出现一抹倩影,温雅瞧眼里面的情况,朝容离眨眨眼,笑问:“各位,国家大事儿商讨完了么?”

她一现身,容离目光唰的扫向她那边,带着某种期许,他绷直了背脊,对手下人吩咐道:“你们回去工作吧。”

几人纷纷应是,拿好自己的公文包便轻手轻脚地退出去,把空间留给他们。

温雅双手背在背后,嘴角噙着抹玩味的笑,脚步慢悠悠的走过去。

容离原本期待着温馨的出现,结果来的就温雅一人,他不禁有些失望,眼睛看着心情似乎颇好的温雅,问:“人呢?”

温雅挑眉,答得爽快,“回家啦!”

“回家?”他重复一遍,心头隐隐有个猜测,眉心皱了起来,“你和她谈得如何?”

“呃……还行吧。”挺中肯的回答。

容离眉目微沉,“什么叫还行?”

“还行的意思就是……嗯……意思就是……”温雅最喜欢捉弄人,尤其是容离这样的万年大冰山,难得能戏弄他一回,她可不会白白放过机会。

她故意拉长声音,同时一副为难的表情,吊足了容离的胃口,在他要失去耐心时,她笑着说:“温馨没答应也没拒绝,所以恭喜你,你还是有机会的。”

“……!”容离有种揍人的冲动,“这就是你劝了半天的结果?”

温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伸手捞过一个靠枕抱在怀里,美眸睨着他,“我说,亲爱的容少,你这是什么态度,嗯?你自己蠢得要死,让人家温馨伤透了心,离你而去,要没我出面,苦口婆心地开导她,你觉得现在温馨她会理你?

她道出的皆为事实,容离目光微滞,语塞,俊脸几分别扭,他别开脸,话声跟着有点郁闷,“可她没有来。”

那闷闷的语调,再加上他一脸的抑郁,简直像个被大人抛弃的小孩子在赌气,温雅忍不住笑了,“真没想到啊容离,原来你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啊,哈哈,要是你们公司那些人瞧见了,估计下巴得掉地上吧!”

她丧心病狂地调侃他,容离有点恼火,“出去!”

没得到期许的结果,他心情很不好,连带脾气变得更坏。

温雅不生气,懒洋洋地站起身,狡黠的明眸浅眯得像狐狸,她一副惋惜的口吻道:“好吧,本来温馨要我带句话的,既然你要我出去,那我只照容少的吩咐麻溜儿地滚出去,至于温馨说了什么,估计……”

“温雅!”像他这类型的男人,一碰到感情上的事儿,智商瞬间降为负,而且极为冲动,你跟他开个玩笑他能跟你急,好像你刨了他祖坟一样,凌枭他就是这样的,动辄涨红着脸在你耳边展示深厚的狮子吼功力。

“别激动啊亲。”温雅晃着手,示意他淡定,“我就跟你开玩笑呢,别老绷着脸,容易长皱纹的!你想想,你本来就比温馨大了有八岁吧,要是经常皱眉头的,以后走出人家还以为你是她爹呢。”

还爹呢。

容离额头的筋抽抽两下。

这回,他忍了。

“她要你带什么话给我?”这才是他关心的。

闻言,温雅清清嗓子,做深情状望着容离,模仿起温馨那轻轻柔柔的语调,“容离,照顾好自己,别让关心你的人担心。”

温雅本来是彪悍型妹子,平时说话嗓门儿高,这突然间学起淑女,那感觉,真心别扭,连她自个儿都觉得恶心,瘪了瘪嘴。

容离倒没明显反应,因为他注意力专注在一个点上,“就这一句话?”

“啊,就这一句话。”

容离脸色就黑沉沉的,风雨欲来。

“喂,你是没听懂温馨的意思?”看他脸黑得像包公,她就晓得他没开窍。

“什么意思?”他冷冷地问。

果然啊,温雅翻个白眼,替他解释,“她叫你照顾好自己,别让关心你的人担心,你觉得,谁是关心你的人,谁会担心,嗯?”

眼神闪了闪,他顿悟过来,眼睛跟着亮了几分,那样子,温雅觉得很像来了精神的猛兽。

她从包里拿出一盒东西,往他跟前一递,“喏,她给你买的。”

容离视线落到上面,微微滞愣,继而心里涌出暖流,这正是她上回给他买的那种养胃茶。

他伸手拿过来,想想温雅刚刚的话,将二者联系起来,他终于反应过来温馨是在乎他的。

这份认知迅速挥退他心头的乌云,重现明媚阳光。

瞧着他瞬间阴转晴,温雅不禁感叹,看来温馨这小姑娘对容离的影响力真不是一般的大,她的一句话,能让向来沉稳内敛,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失了稳重。

“容离,今儿再告诉你个好消息吧。”

他抬眼看她,语调明显轻快许多,“什么好消息?”

“温馨她说她和陆文佑这辈子只会是普通朋友。”

容离眸子紧了一下,“……她真的这么说的?”

温雅扬起眉,“那是当然,容离,我跟你讲啊,这往后,你就别再纠结陆文佑了,免得因为个无关紧要的外人跟温馨闹矛盾,那多不划算。”

他眼睛盯着那盒茶,鼻子里应了声,“嗯。”

“还有,你改改你那脾气,别啥事儿揣心里,当闷葫芦。要有哪里想不通的,你直接问她,好好谈,免得有什么误会,膈应的。”

“嗯。”

反复看着手里的东西,他高兴是高兴,可仍旧夹杂了那么些些郁闷。

她为什么不来看他?

*

抱歉各位,俺家网络一直不通,俺现在是用手机发的章节,晚了这么多实在是抱歉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