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 是要闹哪样啊!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4字数:1025309

既然她在乎他,既然她关心他,既然她不喜欢那个讨人厌的陆文佑,那她为什么不来看他?

思来想去,容离实在想不出理由。冰@火!中文

眼睛不甘心地往病房瞟了瞟,目光溜一个来回,再溜一个来回,门口依旧空荡荡的,连根头发丝儿都没有。

送他再好的礼物,比不上她露面,给他一个眼神,跟他讲一句话,容离刚刚才转晴的俊脸,眉间又飘来一朵阴云。

“她不知道我住院了?”他闷声问温雅。

“知道啊!”

“那她为什么没来?”和上一次她陪伴左右,细心照顾相比起来,今回连面都不露一个,巨大的落差,他难以接受。

温雅皱皱鼻子,“这个么,我也不晓得。”

按理,她把该说的全告诉温馨了,基本上该没有误会了,可最后那姑娘还是没给个明确的答案,就去买了盒养胃茶让带给容离。其余的你问她,她就那一句话。

——你让我再想想吧。

当时听到她这么说,温雅差点吐血了,这还是第一次她亲自出马,没能把事情完全搞定。

她算是认识到,那小姑娘看起来柔柔弱弱,文文静静的,内里却是个倔脾气,倔驴似的,你把好话说尽,她基本上是无动于衷,能把人气得抓狂!

可若说发火吧,一对上她那双秋水盈盈的眸子,被那样澄澈温柔的眼神看着,纵使有再大的火气你也不忍对她说一句重话。

于是鬼火憋心坎里,她同样郁闷得很。

容离目光沉了沉,眼里的热度渐渐降下去,一双黑眸恢复以往的冰冷。

她为什么不肯来看他呢?

是因为她还在介意那天他说过的话么?

当时他在气头上,失去理智,说话确实过分,可温雅已经全部向她解释了,她该明白他的心意才是……

越想越是郁闷,毫无头绪的感觉真糟糕透了!

“容离,能帮你的,我可全都做了,剩下的嘛,看你自己怎么处理了。”温雅说。

容离看看她,缺少血色的唇动了动,“谢了。”

温雅欣然接受他的道谢,扬扬眉,“我没说免费帮忙啊,嘿嘿,下次咱打麻将的时候你让我赢钱了就行了。”

容离十分大方,“嗯。”

能帮他开解温馨,输点小钱算什么?

温馨眼睛盯着手机,屏幕黑了,她就拿手指摁一下,然后屏幕再次亮起来,她的眼底跟着倒映出通讯人的名字。

她维持这样的姿势很长时间了。

无数次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现在怎么样了,手指才挨到屏幕,她却迟疑了。

上午从温雅那儿得到太多意外,以至于她这会儿还有些云里雾里的,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知道容离是真的在乎她,而他对楚萱仅仅是出于朋友间的照顾,她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但就是莫名其妙的,一想到楚萱的病,她就有些逃避,或者是不晓得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容离。

迄今为止,在她眼里,楚萱是好人,而且如今她生了重病,最需要好好照顾着,若是这时候她去找容离,温馨总觉得这样的作法对楚萱而言是莫大的伤害。

至于另外一件事儿,她没明说愿意给容离一年的时间,原因归根结底,还是缺乏自信。

她年纪小,生活圈子简单,看待感情十分单纯,若是有了交往对象,会希望这份感情能够长久。

陆文佑曾经给过她美好的承诺,转过身却和别人订了婚,经历过一次背叛,她算是有了阴影。

而容离呢,在她对他心动时,他也将她遗弃,尽管后来知道了原因,但当时造成的伤害是永远无法磨灭掉的。

那样的痛苦和失落,她害怕再经历第二次。

人要懂得知足,贪心或许会是万劫不复。

他逼她做选择时,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放下一切的!

可这男人真的很过分,太霸道,太坏了,每一次她做出决定,他就会跑来摧毁她的坚持,让她像个傻瓜一样,忘记自己的初衷,巴巴地回到他身边,为他担心,为他哭泣,因为他的关怀而高兴的不能自已……

温馨懊恼地抬手拍下脑袋。

“笨蛋,你到底想干嘛!”她气呼呼地自言自语道。

刚刚骂完自个儿,手机屏幕一亮,她一直没拨出去的通讯人变成了来电者。

眼睛盯着容离两个字,她皱起了眉心,犹豫着要不要接。

如果接,那要说什么?

如果不接,好像她又很想听听他的声音。

讨厌啊,温馨你是要闹哪样啊!

她脑袋里的两个小人儿开始干架,看谁能赢就听谁的话。

然而还没分出胜负呢,铃声响了会儿便戛然而止,房间里一下子恢复安静,陡然间的落差竟然让她觉得屋子里安静得有些冷冷清清。

眸光微微黯然,落到屏幕上,她抿嘴。

这么没耐心么?

真要找她的话不能多等一会儿么?

还是,他刚刚其实是拨错电话了?

正胡乱猜测着原因,电话再次唱起歌儿,来电显示的名字依然是她熟悉的,很熟悉的那两个字。

才生出的几分怨气瞬时烟消云散,她的眼里流泻出一抹晶亮的光芒,温馨捏捏手,把手机拿了起来。

“喂。”

那边听到她的声音,沉默有两三秒,“刚才为什么没接电话?!”

她设想过无数句可能有的开场白,唯独没想到他一张口又是暴君样的语气质问她,和以前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的讨人厌!

“手机在房间里,我才进来,刚才没听见。”现在,编谎话她是驾轻就熟,随口诌来,并且极其淡定。

她才不要像以前那样,胆小没出息,跟他的小狗似的,要看他脸色!

他自己说的,还她自由,如今他们就是平等的!

当然,前提是忽略她欠他的那数不清的钱钱。

“真的?”那怀疑的口吻,仿佛他正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晓得她在撒谎呢!

温馨立马有种后背凉幽幽的感觉,她甚至傻乎乎地朝窗户望了眼,接着一愣。

她太傻了吧,她家住五楼,容离就是来了,能看到她么?

于是她很淡定地说:“有什么事吗?”

感谢马晓芳l5qq亲的红包,3q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