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那你回来管着我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9 17:02字数:1025309

她的反应在他意料之外,容离甚至愣了下。

在他眼里,这丫头一直像只小绵羊一样,温顺乖巧,突然间听到她用这么淡漠的语气跟他讲话,再记起她冷着脸叫他容少的模样,容离这心里边儿就郁结了。

捏着手机的手指紧了紧,他以为她还在因为那天的争执生气。

本来理亏,偏偏他又霸道强势惯了,不像别的男人那样懂得说好听的话哄女生。

所以,示弱他不会,默了默,他有点懊恼,语气几分故作的强硬,“你在做什么?”

房间里有空调,温度调到三十度,很温暖,温馨盯着脚踝的钻石链子,莫名的,因为他话里隐隐流露出的一丝别扭而心情愉悦,嘴上仍旧淡淡的,“刚刚洗完澡,准备睡觉呢,有事吗?”

他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出她往日里沐浴完的样子,穿着身极其幼稚的粉蓝色的纯棉睡衣,黑亮的发丝随意披散,小脸蛋红润润的,黑发如墨,红颜如玉,清艳如一朵出水芙蓉,最能勾起蛰伏在他心底,对她的疯狂的占有欲!

光是脑补了一下,他便感觉到身体有些紧绷,某种欲|望蠢蠢欲动……

可惜她并不在他身边!

容离深深吸口气,再慢慢吐纳出,平息下内心的躁动,“这么早就睡?”

“还早么?十点多了呢。”

她没有熬夜的习惯,跟他一起住的那段时间,每天早早的被拽去睡觉,她的生物钟自动跟着改了,现在一到九点多,她的身体就渴望被窝了。

人家都这么讲了,那按理,接下来他该是道晚安,挂电话了。

然而好容易放下大男人的脸面主动给她打电话,想听听她的声音,这才三句话吧,有二十个字没?

容离他能舍得么?

他站在窗前,一手拿着手机,左手端着个精致的欧式风格的红茶杯,外面勾勒一圈优美的花纹,杯子里,澄红的茶水冒着白白的水汽,伴随一股淡淡药香,混入他的呼吸里。

谈生意什么的,他是高手中的高手,头脑精明得吓人,而一涉及到感情,他的智商完全不够用。

澄澈的茶水倒映出男人恼火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一直不吭声,又不是视频通话,温馨猜不到他在那边干嘛。或许是晓得男人对她的在乎,她自己没注意到,自己开始变得趾高气扬。

于是她说:“没别的事了吗?那我睡觉了。”

淡淡的口吻,如一杯温温的水,没有暖人心扉的热度,却也不会给人冰冷的感觉,但这样不冷不热的态度却最是难捉摸。

若即若离,比干脆的一刀两断更能折磨人。

而容离最讨厌的,就是她飘忽不定,他无法掌控她。

这种感觉,好比放风筝。你手里攥着线,风筝虽然飘在天上却仍然受你控制,但是,那根连接两头的线有可能会断掉,风筝有可能会飞走。

若是将风筝藏起来,那就不会有任何风险。

他很想很想对她这么做,可现实是,他不能。

白天一直巴巴等着她的关心,等等等,等到天都黑了,她连个问候电话都没有。心里堵着气,他纠结了好久,最后是想起温雅的那句——该不要脸时千万别把自己当人看。

就这么傻不啦叽的,边嘲笑自己,拨通她的号码,就为和她讲几句话。

他已经很主动了不是吗?!

她倒好,如此不待见他!

男人在升级当爸爸以前啊,都像个任性的小孩子。纵使容离这样冷傲强势的男人,在面对自己中意的小丫头时,常常不知不觉地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他找不到话挽留她,就故意很严肃的质问她,口气有点恨恨的,“你就没什么要和我说的?!”

这话有那么点酸溜溜的,像个被大人忽略,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温馨微微滞愣,一抹浅浅的笑慢慢爬上眉梢,嘴角跟着翘起小小的,得意的弧度。

到底是善良的小姑娘,做不到铁石心肠,再说她本就担心他的病有没有好点,她的声音柔了许多,“嗯……你现在好些了没?”

一得到她的关心,柔柔的嗓音如温暖春风掠过心头,容离黑眸亮了亮,“嗯。”

“现在还在医院吗?”她早习惯他的惜字如金。

“出院了。”

温馨一下子坐直身,“怎么出院了呀,医生同意了吗?”

他这次的情形比起上回严重的多吧!

既然这么担心他,早干嘛去了!

“胃出点血而已,住了一天够了。”他一副风轻云淡的口吻。

他越不拿自己的健康当回事儿,越能让温馨生气着急。

“容离,你当胃出血是小感冒吗?”

他哼了哼,“反正没死,何必大惊小怪的?”

温馨气得噎了一下。

“好吧,既然容少你人生观这么豁达,那我也没什么要说的了,就这样吧,晚安!”她气呼呼地撂狠话。

这是要挂电话了,容离下巴紧绷,“你敢!”

那一声吼,通过电波传到她耳朵里,威力十足,震得她心肝儿颤了颤。

话出口容离其实就后悔了,他不该吼她的。

小丫头那边没了声儿,不晓得是不是生气了。

道歉吧,他嘴巴动了动,简简单单几个字就是出不了口。

容离开始烦躁了。

“温馨……”

“你的手好点了没?”

几乎是同时出口。

双眼诧异地瞪了一下,容离眉目越发温和,“嗯,好多了。”

“有好好吃饭吗?”像妈妈在关心小孩的口吻。

“嗯。”他回答得很乖。

“那就好。”她说,“我给你买的茶你收到了吧?”

“嗯。”

“记得泡来喝哦,还有,不许再喝酒了,知道吗?上次我明明告诉过你的,在你的胃好全之前,不能再喝酒,咖啡也要戒掉。就算好了,以后也要少碰这些,你答应过我的,可是你没做到!”

她拔高声调,严词厉色地对他进行批评教育。

容离轻勾起唇角,黑眸望着天上皎洁的冷月,磁性的男声如大提琴演奏出的乐章。

他轻轻地说:“那你回来管着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