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微笑的唯一理由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0 15:12字数:1025309

他笑的时候真的好少好少,她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尽管只是很浅很浅的一个笑,已足够迷惑住小丫头的心神了。

冰山美男固然很酷很帅,但微笑的时候会更有魅力嘛,多有亲切感呀!

她挺直背,大胆地用手心捧着他的脸,也只有她能随便触碰这个生性冰冷,同时有洁癖的男人了。

“容离,以后多笑笑,好吗?”

他微微一怔,眸光深邃。

他从小是个天才,很多东西几乎是一学就会,但微笑这种事,他真的很难办到。

至于原因么,应该和他的性格以及成长环境有关。

容家的男人似乎天生基因里就带着冷漠,而容离更甚,打小跟谁都不亲,也从来不依赖任何人。

也正是他小小年纪表现出来的独立与冷静,深得容书年的赏识,肯定了他接班人的身份,将他作为容家新一任家主来栽培。

经历过各种近乎苛刻的训练,他的才能毋庸置疑,但同时,他的性子是越发冷血、狂傲。

他十五岁时就进入环宇,短短三年后,他十八岁,许多人尚且处在无忧无虑的青春期,对未来一片迷茫的时候,他已从容书年手里全权接管庞大的环宇集团,稳坐总裁的位置,用他的实力,让所有质疑他的人乖乖闭上嘴,唯他马首是瞻!

年纪轻轻便锋芒展露,他无疑是成功的。

可无论取得如何大的成就,他始终找不到开心的感觉。

笑,更是不可能的。

然而现在,仅仅因为她一句话,一个简单的表情,他竟然会觉得莫大的满足!

他会笑了。

而她就是他微笑的唯一理由。

见他光盯着她看,漆黑的凤眸如幽深寒潭,她看不出一丝一毫他的所想,温馨又重复了遍,“容离,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以后别总是冷着脸好不好?”

从前在她眼里,他是强大的,冰冷倨傲,是站在最高处的王者,睥睨天下。

然而除夕那晚见到他孤独的一面后,忽然间她很心疼他,高处不胜寒,或许处在那个位置上,并非她所想象的那般轻松自在。

呼风唤雨的荣耀背后,是无人看到的孤寂。

他总是把心思藏得极好,喜怒不形于色,你根本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的朋友总共就那么几个,而且有的在国外,有的时常满世界跑,一年到头能聚在一起的次数其实挺少的。

在他那儿住了几个月,他的私生活连她都觉得太过单调,尤其是最开始那段时间,他给她的印象更像个拥有精密大脑,冷冰冰的完美机器人。

冰冷得令她畏惧!

久而久之,随着了解渐深,害怕变成了心疼。

她希望容离能开心一点,希望他的孤单能少一点,希望他能多笑笑,希望他的世界里,阳光明媚,而非茫茫白雪。

呼吸似乎沉了几分,容离目光灼灼地凝着她,指腹在她细腻如凝脂的脸颊摩挲,声音很轻很柔,“想看到我笑吗?”

她重重点头,“就像刚刚那样。”

“知道我为什么笑吗?”

她红着脸蛋,软软地说:“因为我吗?”

有点自恋吧!

狭长凤眸里倒映出她娇俏的小女人风情,容离说:“是。”

“我有讲什么好笑的话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笑呢?”

他眼里闪烁着疼惜,“因为你傻。”

是的,她太傻,傻得令他不知要如何惯她才好了。

她娇嗔一句“讨厌”,拿小拳头在他肩上捶了下,然后她看到他唇角再度弯起的弧度,心情跟着变好。

水样的明眸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她的魂魄轻易地被男人流露出的微笑勾走了,温馨凑近他,在他唇角亲了亲,鬼使神差地说:“容离,以后多笑给我看。”

凤眸中亮起某种光芒,他捏她柔韧的细腰,“当我卖笑的?”

温馨怕痒,在他怀里小猪崽样扭了两下,“笑一笑十年少嘛,容离,我希望你每天有好心情,我想看你微笑的样子。”

他挑眉,“真的?”

“真的真的。”她习惯连着重复一遍表示她的真心。

容离拉着她的手,放在他心口的位置,沉声对她说:“如果你想要每天看到我笑,就乖乖呆在我身边,只可以看着我,只可以想着我,相信我,依赖我,你能做到吗?”

一系列的几个要求,符合他容离一贯的霸道作风。

温馨听得有点愣愣的,“这样……这样就行了吗?”

她能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吗?

“是。”容离望进她清澈的眼底,“温馨,只有你能让我真的开心。”

只有她的明媚能够照进他黑暗的世界。

只有你……

简简单单三个字,份量何其重,心跳蓦地加速,她怔怔望着他风华绝代的面容,手指将他昂贵的衬衣抓得起皱。

温馨觉得,再多的甜言蜜语,亦比不过这一句简单的心声。

眼睛里倏地起了水雾,让她看不清他的脸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她难以置信,生怕是自己的幻觉。

容离微眯起眼,捏着她的下巴就在她软嫩可口的嫩唇上咬了一口。

“疼呢!”她嗔怪道,“干嘛又咬我啦!”

容离疼惜地斥道:“刚刚才告诉你要相信我,这么快就忘了?”

她舔舔被他咬疼的嘴巴,使劲眨了眨湿漉漉的眸子,终于能够确信一切是真实的。

她很想高兴,很想笑,眼里的水却作对似的往外流,于是她又哭又笑,那模样,傻得可爱。

容离帮她抹掉泪珠,轻叹,“怎么哭了?”

“没……”她哽咽着,摇摇头,手臂搂着他的脖子,小脸藏在他的肩窝,眼泪全流在他脖颈上,“我是开心,很开心,容离,以后我会让你每天都开心的。”

她太激动,说话有些无厘头,总之要表达的就是她会做到他的那些要求,让他发自内心的展露欢笑。

黑眸里闪烁着点点光芒,将她抱紧,容离拍拍她的脑袋瓜,柔声道:“我知道了,傻丫头,不许哭了。”

她的眼泪,真是多!

从机场到她家,顶多二十分钟的车程。

分别,往往最是惆怅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