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你长得很好看吗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28字数:1025309

娇滴滴的一声问,很自恋,但又如此其自然,没有半点矫揉造作之态,一点不让人反感,反而更让男人觉得单纯可爱,直想抱在怀里狠狠疼爱!

这,或许就是小丫头的魅力所在。

薄唇抿出一抹兴味,容离大手一捞,把她提到自个儿身上,在她呵呵笑声中,拿手捏下她的鼻子。

“不是你想我了?”

“嗯,我是想你。”温馨拍开他讨厌的魔掌,她坐直身,晶晶亮的水眸直直瞅着他,眉眼弯弯,“但是你也想我了,对吧?而且很想很想!”

那傻乎乎的小模样,逗得容离想笑。

“谁跟你说的?”男人的感情一向内敛,情侣间的情话他是极少极少会讲的。

到目前为止,他对她讲过的最最动听的情话,估计也就那句朴实的“我会对你好”。

“不承认呢?”她骄傲地扬扬下巴,“是谁先说来接我的?分明就是你想见我嘛!”

她有理有据,理直气壮。

“是你说的,你想我。”容离圈紧她的腰,提醒她。

“可是是你先要见我的呀!”小手按在他肩上,她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他,“容离,你分明是想我了嘛,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呢?”

容离揉揉她的脑袋,“晚上想吃什么?”

“别逃避问题!”她板起脸,“说,想我了没?嗯?想了没有?”

谁规定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刚才他那么讨厌,欺负她,非要她当着陆文佑的面说想他。现在她只要求他讲给她一个人听,已经很给面子了好吗?!

“乖,别闹……”容离有些无可奈何。

“想我没?想我没?”

“……”

她用软软的小手捧着他的脸,固执得像头小倔驴,继续追问。

“想没?嗯?说,想我没?”

“温馨……”

“想没?想不想我?”她来劲了似的,在他怀里孩子气十足的追问。

“难道……你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她忽然瞅着他,眨巴着漂亮的睫毛,狐疑地问。

闻言,男人深邃的凤眸里飞逝过一抹可疑的尴尬。

虽然就两个字——想你,或者更简单,一个字——想。

话到嘴边,转了几转,他就是开不了口。

看来,在讲甜言蜜语方面,容少真心需要多加锻炼。

他故作深沉地轻咳一声,“晚上去锦园?你很喜欢那儿的甜点。”

他一再回避她,温馨不高兴了,鼻子里哼了哼,丢下狠话,“你不说我就不去吃饭了!你自己吃吧!我要回家!”

他太讨厌了,说一句想她有那么困难嘛!

边说,小丫头鼓起脸,气呼呼地把脸转开,懒得再看惹她生气的男人。

还真别说,她看起来柔柔弱弱,温顺乖巧好欺负的模样,真要倔起来,挺招人恨的,恨得他牙痒痒。

“温馨,乖……”

“走开啦!我不认识你!”她自己或许都没发现,如今她真是被男人惯坏了,那小脾气啊,牛得很!

容离掰过她的肩膀,“看着我。”

“看你干嘛,你长得很好看吗?!”

容离淡淡挑下眉,那样子好像在说“你说呢”。

温馨微窘。

好吧,他确实长得很好看的。

但是,好看也没用!

他休想用美男计糊弄他!

“你到底说不说!”她磨着牙,目光凶狠。

容离眼角隐隐抽搐。

看她脸红脖子粗的凶样,容离心中轻叹,到底是投降了,默默酝酿着该如何开口。

见他似乎要沉默到底,温馨嘴巴嘟的老高,“想不想?想……”

后面的疑问,被霸道的男人全部堵住了,话音戛然而止。

她太吵了,有必要让她安静一会儿。

只是一碰到她,尝到她的味道,中毒已深的男人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逮着她就狠狠地亲,一双手同时不规矩在她软乎乎的小身子上揉着,捻着。

温馨这心里还气着,哪里肯配合他,拿手推他,可男女体力差距甚大,她根本敌不过男人的蛮力。

于是她更气了。

连一句想她都不愿意讲,凭什么要还要让他亲啊!

想得美!

忿忿不甘的小丫头便像那被逗弄得发怒的小狗一样,张开嘴就咬他。

容离皱了下眉,也不撒手,抱紧她,作死地亲。

他那样霸道的男人,岂会败给一个小丫头!

热情的吻,你狠,我比你更狠!

他的大手按在她后背,娇软与坚硬紧紧相贴,温馨觉得肺里面的空气快要被挤光光了。她严重缺氧,张嘴想要呼吸,导致的后果反而更利于男人的进攻。

他像饥饿已久的草原狼,要把好容易才到手的小肥羊嚼碎嚼碎吞进肚!

“唔……”在她头晕眼花,快要缺氧晕过去时,男人终于大发善心地放过她。

温馨小脸酡红,粉嫩的小嘴被亲得红艳艳的,如玫瑰花瓣一样娇艳,一双水润的大眼雾气氤氲,那样单纯,引着男人的独占欲。

“现在知道答案了?”容离额头轻轻抵着她的,姿态亲密无间。

他是行动派,方才的热情足以告诉她,他有多么想她。

可温馨不接受。

“不知道!”

她就是要亲耳听到他讲出来。

固执到如此地步,容离真拿她没办法了。

温热的大掌抚着她的脸蛋儿,薄唇动了动,容离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有三分的别扭,“……温馨,我想你。”

“别又想糊弄……你说什么?”她惊讶地挑起眉。

“我已经说过一次,是你自己没听清,不怪我。”

温馨不干,“你声音太小了嘛,容离,容离,你再说一次,嗯?好吗?就一次!”

她抱着他的脖子,软声央求。

容离翘起唇角,亲亲她。

“我想你。”

温馨就很开心,比中了大奖还要满足,嘿嘿笑着,“看吧,很容易的对不对?想就是想嘛,说出来又没人会笑话你。”

“傻丫头!”容离捏她的脸,“陆文佑今天找你做什么?”

她就知道他会问这个。

眼里闪过狡黠,温馨说:“那你先告诉我,你吃醋了吗?”

原以为他会拒绝承认,出乎意料的是,容离这次挺坦诚的。

“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