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 谁的孩子没了?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1 23:00字数:1025309

越是在乎,越会惴惴不安。

他巴不得除他之外,她的身边再没有别的男人!

“我不喜欢你见他!”

容离的坦白令温馨甚为惊讶,她半张着嘴巴,呆愣几秒后,傻呼呼地笑出声。

“笨蛋!容离,你是笨蛋!”

竟然会为这吃醋,真是个大笨蛋!

车厢里响起她的笑声,容离皱眉,轻斥:“发什么疯呢?”

温馨手脚并用从他怀里爬出来,动作灵敏地打开车门,“容离,下车咯,咱们去吃晚饭吧。”

嬉笑打闹中,他们早已经到达目的地,只是老板没有下车的打算,保镖们识趣地没来打扰。

“……”

容离下意识伸手要把她抓回来,可惜小丫头学精明了,兔子样,飞快窜下车。

她站在外面,微笑冲他招手,“容离,快下来吧。”

跟她说正经的,她倒好,骂了他笨蛋还敢逃走,容离脸色有点黑。

冷冷一个眼神给她,他挪动长腿,下了车。

他本来就是冰山型的男人,一冷着脸,那冷气更是嗖嗖嗖往外冒,周围的温度跟着骤降,能把旁人给冻成冰棍。

被他深沉沉的眼神盯住,温馨缩缩脖子,毕竟相处久了,知道他疼她,所以她变得有恃无恐。

不过呢,看他阴郁的模样,她该是要哄哄他的。

“容离,你不会生气了吧?”她可是知道男人很小气的。

容离垂下眼看她,没说话。

温馨有点心虚,笑嘻嘻地凑到他跟前,“你不会这么小气的,对吧?”

容离的眉皱起一道浅浅的痕迹。

她心里就是这样看待他的?

小丫头是欠收拾了!

他一言不发,手臂环在她腰间,占有欲十足地搂着她往锦园走。

男人力气大得很,他有比她高出许多,温馨感觉自个儿几乎是被他提走的。她扬起脑袋瓜瞅他,见到的是他坚毅的下巴,光洁干净。

容离怎么就这么小气呢?

眉心打了个结,温馨默默思考着这个问题。

唉,等进去后再跟他解释吧。

锦园环境清幽雅致,小桥流水的设计,颇有江南水乡的意境。望了眼波光粼粼的水面,温馨回忆起最早来锦园是陆文佑带她来的,当时被容离看见,他为此大发雷霆,把她的项链给扔水里了……

那时候的容离,真的可恶极了,坏透了!

时过境迁,如今她却喜欢上他,喜欢这个霸道、专制、冰冷,偶尔孩子气的男人!

他近在咫尺,她能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温馨怦然心动。

她伸手去掰开他圈在她腰间的手掌,以为她是故意推开他,容离浅眯起眸,眼底隐隐有抹冷色。

而下一刻,温馨的手亲昵地挽上他的臂弯,小鸟依人地靠着他。

原来她是要主动靠近他。

凤眸里冰雪消融,化开一片潋滟光芒,他用左手轻轻拍一下她的手背,表达出他的满意。

温馨就笑了,美眸神采飞扬。

华灯初上时,锦园的客人尚比较少,餐厅经理直接带路去二楼的vip包间。他们往楼梯那边走,正好一群人从二楼下来,两拨人碰个正着。

目光相接,双方俱是一怔,都顿住脚步。

温馨抬起头,目光落到那人的脸上,双目诧异地睁大。

他怎么会在这里?

萧湛那双阴戾的眸子扫视过他们,剑眉挑出玩味。

“容少,别来无恙啊。”他眼里有着温馨看不懂的血腥。

前段时间家族里那几个老不死的又开始兴风作浪,以他私生子的身份为由,要他退位,拥立他那个一无是处的蠢货兄长为家主,给他惹出不少麻烦。

当初夺权时,对于反对他的敌人,萧湛像狠戾的豺狼,以极端血腥的霸权手段逼迫所有人向他俯首称臣,至于支持兄长的那几个老顽固,全部被他送到墨西哥的某个小城“颐养天年”。

或许是乡下的生活太安逸了,这群人盼着早登极乐,安静了几年后,竟然趁他在宁城,联合起来要扳倒他!

秋后蚂蚱再怎么蹦跶也是离死不远,起初萧湛完全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结果仅过了一天,墨西哥的部下传消息过来,他的兄长已经带着人气势汹汹地闯入老宅,并且扬言要萧湛将逐出家族。

萧湛火速赶回墨西哥处理家族内乱,发现兄长一方的实力超过他的预估,秋后蚂蚱变成烫手山芋,以至于他这一个多月忙得焦头烂额。

他那大哥,看起来挺能的,实际上外强中干,单论精明这一点,跟萧湛比起来,他就远远落后一大截,别跟提萧湛为人绝对够狠。

所以到最后,被一众老臣寄予厚望称王的兄长死在萧湛手里,萧湛成功稳住王座。

等事情平息后,疑惑兄长突然变强的缘由,萧湛派人去调查内幕。而得到的结果是,兄长背后的支持来自意大利黑手党,凌枭。

墨西哥这边和黑手党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凌枭却毫无预兆地掺合进他们家族内部纷争,联系到他跟容离的交情,萧湛茅塞顿开。

真正在背后推波助澜的,一定就是容离。

而原因,自然是那个他放在心尖尖上的温馨。

他再三找那小丫头,所以容离就给他找点麻烦。

萧湛和容离一直是仇人,现在更是仇人中的仇人。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视线掠过温馨挽着容离的手,萧湛似笑非笑地道:“容少真是艳福不浅啊,外出搂着一个,家里还有一个,而且她们俩对你都死心塌地的。”

每回见到萧湛,他的言行举止总招人讨厌。

温馨不由得心生反感。

容离高深莫测的黑眸里一片清冷,并未因萧湛的讽刺而动怒,他淡淡挑下眉,将温馨搂在怀里,傲然道:“总比有些人众叛亲离的好,你说对吗?”

萧湛眼神一凛。

莫名的,他觉得温馨依偎在容离怀里这一幕尤为的刺眼。

忽然间想到什么,萧湛一扬唇,啧啧惋惜的语气,“就他那蠢货还没资格称为我的亲人,顶多是一条疯狗造反罢了。我想,比起我遇到的小麻烦,容离你才应该伤心吧,眼看着能当爸爸了,结果……孩子却没了。”

爸爸二字,清晰地落到每个人耳中。

容离身躯骤然一僵。

该死的萧湛!

“你说……谁要当爸爸?谁的孩子没了?”温馨愣愣看着萧湛,如是问。

*

下午六点过二更

月票榜第十名就能有三百大洋的奖励,十名以后就啥都木有了~~所以有票的亲们呐,请投给俺吧,三百块呀,能叫水电费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