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没有不要他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4:55字数:1025309

温馨看看萧湛,再仰起头,看着容离阴沉的脸。

谁来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完全茫然的表情在萧湛预料之中。

处理好容离给他找的麻烦后,萧湛便计划着要回赠点“礼物”。

得知容离带温馨去塔西堤岛度假,他便秘密派了人过去,寻思着找机会下手。哪晓得会遇上温馨流产,而且被他了解到,容离竟然吩咐医生护士一致向温馨隐瞒实情。

既然容离那么在乎那个小丫头,那当初他确实没有看走眼,温馨就是容离唯一的弱点。

他千方百计要瞒住温馨,那如果他来说出真相,一定会很热闹吧。

择日不如撞日,今儿既然碰面了,那他当回好人,让温馨知道,她曾经失掉过一个孩子!

怀里飘出的轻问拉扯着容离的神经,强烈的不安感油然而生,他将温馨搂得更紧。

“我们走!”

温馨却固执地滞在原地,她不去理会男人风雨欲来的怒气,眸光望着几步开外,一脸看好戏的萧湛。

“你把话说清楚!”她的手不自觉地握成了拳头。

容离眉心一沉,“温馨,跟我走。”

萧湛双手环胸,满意地欣赏着容离的困境,“怎么,难道容离没有告诉你,你流产了?”

温馨双目豁然瞪大,“我……流产了?”

她猛地抬起眼,向容离求证。

对上她清澈的眸子,容离狠狠皱眉,不安越来越强,他抬手把她的脸按在怀里,沉声道:“我会给你解释的。”

那么,他是承认了?

承认她真的流产过。

承认他一直瞒着她。

孩子……

她曾经怀过一个孩子,在她毫不知情时,她失掉他了?

温馨闭上眼,一瞬间,她的世界好像被无边黑暗所吞噬,再无半点光明。

“温馨,你说容离为什么会瞒着你呢?”萧湛的声音再度响起,他言语恶毒的挑拨着,“我猜测,应该是他根本没打算要这个孩子吧,你流产对他而言是件大好事,还省得他自己动手,毕竟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骨血……”

他的声音如魔咒一样钻入她的大脑,那一刻,明明在容离怀中,温馨却感觉遍体生寒!

“萧湛!”容离一声怒喝,森冷的视线如锋利的刀子射向他。

如果现在有枪,他定会一枪崩了萧湛!

“我揭穿了你的骗局,所以恼羞成怒了吗?容离。”萧湛心中无限痛快。

容离眼神嗜血,“你找死!”

却在这时,一只冰凉的小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颤抖的,容离倏然一惊,低下头,看不见温馨的表情。

“容离,带我走。”

几个字,似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几乎将唇咬出血来,用疼痛提醒自己,要冷静,要冷静,容离说会给她解释,她给他机会。

可她害怕。

如果再听萧湛多说一个字,她怕自己对容离最后一丝的信任也会动摇。

她声如蚊吟,只有抱着她的男人听到了她的话。

听懂了她给与他的信任。

黑眸里涌动着万千情绪,容离未作迟疑,倾下身将她打横抱起,眼下的情形,谁都没那个心情吃饭了。

没有预料当中的反目成仇,温馨甚至连一句质问都没有,不哭不闹的让容离抱着,萧湛甚为震惊。

这小女人对容离就这么死心塌地?!

“温馨,你跟着容离,我会让你后悔的!”

话音落地,萧湛愣住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讲出这样一句话。

身后的韩晋微微挑了挑眉,眼里掠过一抹复杂。

无视萧湛的威胁,温馨像只受伤的小动物,脸蛋藏在他的胸口,紧紧依偎着他,仿佛他是她唯一的藏身之所。

望着他们的背影,萧湛拳头捏得咯咯作响。

天色将黑,灯火阑珊。

锦园外,池水映着灯光,划开一片潋滟。

无暇欣赏美景,容离带温馨上了车。他不能这么让她回家,也不适合带她去他那儿,于是容离吩咐司机,去华苑。

车上,静默得可怕,容离每根神经绷得紧紧的。

“温馨……”胸口被她的眼泪打湿,容离目光担忧。

温馨流着眼泪,不作声,不看他。

她在心里问自己:容离对她这么好,会是像萧湛说的那样,他不想要她的孩子吗?

她的脑子太乱了,她需要静一静。

容离便将她抱得更紧。

“温馨,我不想你为这件事难过,所以我才瞒着你的,知道吗?我没有不要他。”

他急于向她澄清这一点,免得她因此误会他。

怀里的小人儿僵了僵,紧接着,眼泪却流得更凶,温热的水全部滚进他的胸膛。

她来过华苑一次,还是好几个月前,她刚刚和容离在一起时的事了。

进了门,容离将她放到沙发上,他去打开空调,免得她受凉。

然后他去卫生间,端了盆热水出来,顺带拿了张新毛巾。

温馨静静坐在沙发上看他。

拧干毛巾,容离坐到温馨旁边,要帮她擦脸。

温馨安静得像个洋娃娃,任由他用温暖柔软的毛巾擦掉她的满脸泪痕。

“容离,那天我突然流血,其实就是流产,对吗?”她幽幽地问。

当时流血流得那样厉害,以及后来他对她小心翼翼的照顾,若非太过信任他,她早该察觉出异常的。

容离一滞,握紧了手里的毛巾,沉痛地开口:“是。”

眨眨泪湿的眼,温馨目光从他脸上移开,双手轻轻贴着自己的腹部,那里,曾经有过一个小生命呵……

她和他的孩子!

“孩子有多大了?”

“半个多月,还很小。”

温馨眼眶发酸,咬着泛红的唇,“我不知道……容离……我都不知道有他……他就没了……没有了……”

她还小,根本没有当妈妈的准备,可毕竟那是她身体孕育的孩子,活生生的一条命啊,叫她如何不痛!

心里的疼痛排山倒海而来,她断断续续地说着话,眼泪珠啪嗒啪嗒往下掉,颗颗砸在男人冷硬的心上。

容离放下毛巾,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温馨,这不怪你……”

*

感谢1234666,亲的月票,灰常感谢,俺就像那蜗牛,朝着月票榜慢慢滴爬~~~

关于两年后呢,会有滴,莫急莫急哈,楚萱都还没解决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