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我们还会有孩子的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48字数:1025309

她却摇着头,哽咽得厉害,“不是的,如果我早点发现自己怀孕了……也许就不会出事了……如果我照顾好他……容离……如果我仔细一点……如果……仔细……”

话到最后,她泣不成声。

因为她知道,再多的如果,时间也退不回从前。

容离心疼不已,“不是这样的……”

温馨眼泪连连地看着他,“容离……是我的错对不对……是我不好……”

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心智单纯,哪里能承受得了流产的打击,尤其又是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天她才知晓,温馨哭得几乎崩溃。

她怎么会这么笨呢?

她一再自责,眼泪像小溪般流淌而下,容离胸口窒闷得难受。

“温馨,听我说,孩子流掉不是你的错。”他伸手去抱她。

温馨固执地用手心遮住眼睛,不看他,像个茫然无措的小孩,晶莹的泪水顺着指缝溢出,沾湿她的手。

容离环住她单薄的肩膀,把她揽到身前,他的手覆上她的小腹,凉薄的唇贴在她耳际,轻吻着她,安慰她,“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太累了,所以才会流产的,乖,别哭了,这不怪你,是我不好……”

他怕的就是她无法承受,千方百计地要瞒住她,岂料最后她还是知道了。

而唯一能值得他欣慰的是,她没有因为萧湛的挑拨误会他,责怪他,而是始终如一的相信他。

容离动容不已,对小丫头的心疼便更多了。

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她解开心结?

任凭男人如何开导,温馨沉浸在悲伤与自责中无法自拔,她用两只手臂死死环抱住他,嘴里呜咽叫着他的名字,“容离,容离,容离……”

容离也不擅长哄女人,能做的就是抱着她,利用他脑子里仅有的几个词语来哄她。

“嗯,我在,乖,没事了,别哭……”

清冷而奢华的公寓里,唯有小女人低低的哭泣声与男人低沉耐心的劝哄……

良久,哭声停歇,温馨终于肯从他怀里抬起头。

小小的脸上满是眼泪,漂亮的眼睛红红的,小巧的鼻子红红的,娇嫩的嘴巴同样红红的,如同染了胭脂。

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容离拿指腹帮她擦眼泪,等着她开口。

温馨抓住他的手,莹白的肌肤如雪一般纯净。

她抿唇,舌尖尝到苦涩的味道,“容离,我……流产……流产的原因是什么?”

孩子没保住,她至少得弄清楚缘由。

容离眸光沉沉,他缓声向她解释:“之前我一直让你伤心,你的情绪不稳定,对肚子里的小宝宝有一定的影响……除夕那天晚上,我没有克制,伤到他了,后来又长时间坐飞机,你没休息好……温馨,是我的错……”

她承受的已经够多了,容离不愿她再自责下去。

这些理由都说得过去,但温馨总认为她自己的粗心有很大关系,“我也有错的,你不用骗我,容离,那天我在海里呆了那么长时间,又吃了那么多冰……我也有错的……”

说着,眼泪又在她眼眶里打转。

容离皱起眉,思忖片刻,黑眸凝视着她,“温馨,我问你,如果你知道你怀孕了,你还会去玩水,还会吃冰吗?”

她就摇头。

如果她知道肚子里有了小宝宝,她一定会很小心很小心的!

“那就是了。”容离宽慰她,“你只是事先不知情而已,温馨,这件事是个意外,我们都是无心的。”

温馨抿紧双唇,眼里泪花闪闪。

纵然明白那是个意外,要让她彻底释怀,仍需要时间。

亲亲她冰凉的脸颊,容离用手抚着她的后背,“你还小,现在也不适合当妈妈,等你长大了,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别难过了,知道吗?”

视线跌进他深邃的眼底,看到里面满满的疼惜,温馨喃喃道:“我们……还会有孩子?”

“嗯,会有的,以后会有的,到时候我们就好好保护他。”容离坚定而郑重地道。

心,猛地跳了一下。

看着他英俊的脸,炙热的目光笼着她,温馨忽然有点心慌意乱,“容离……”

“别把萧湛的话放在心上。”容离看出她的担忧,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轻啄吻,“乖,相信我,你只要相信我就好。”

一大颗眼珠跌落下来,刚好打在他手背上,温馨吸吸鼻子,依偎进他温暖宽厚的怀抱,“嗯……”

“容离……爸爸他们是不是都知道我……流产了?”

自从他送她回家和温延军谈过一次后,以前对她漠不关心的家人突然间变得热情起来,尤其是苏琴,态度十分殷勤,对她嘘寒问暖的。

现在想来,那天苏琴提到流产,应该就是她不小心说漏嘴了。

事到如今,容离也没什么好再隐瞒她的。

“我不能每天在你身边,所以送你回家那天,我就和你爸爸谈过了,让他替我照顾你。”男人习惯性地使用“替”这个字,仿佛这样是天经地义的。

温馨纤长的睫毛挂着泪珠儿,灯光照耀下,如同晶莹剔透的水晶。

“那爸爸他……他有说什么吗?”

女儿才十八岁,未婚先孕,又流产了……爸爸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坏孩子?会不会对她失望?会不会讨厌她?

各种担忧纷然而至,温馨下意识抓紧容离的手,因为紧张而用力,指尖深深扣进他的皮肤里。

容离微微皱眉,轻轻掰开她的手指,再将自己的手指插|入她的指间,亲昵的手心相贴,十指相扣,“别乱想,你爸爸没有怪你,他很担心你,他和我一样不希望你难过才会瞒着你,明白吗?”

她声音低低哑哑的,“真的吗?”

其实温延军对她如何,她自己一清二楚,会问这么傻气的问题,不过是她的大脑全部被流产的讯息搅乱了,她很不安,很紧张。

容离说:“当然,错不在你,他就是生气,也该是怪我才是。”

她滞了滞,隐隐有丝担忧,鼻音浓重地问他,“那爸爸他,他有骂你吗?”

*

以后第一更放到中午吧,如果两点之前没更的话,就一起放到六点以后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