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车祸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4:06字数:1025309

她一单纯的小姑娘哪里晓得流产后的那些注意事项,折腾了这么久,除了亲吻,容离始终无动于衷,这令温馨不解。

以前他总是很急切,就算她求饶都未必有用,为什么现在她主动,他却不要她了?

“容离,抱我。”她直直望着他,固执地要求道。

眸光狠狠一眯,他手背上的血管明显突起,容离真想不顾一切。

然而他的理智仍在。

他绝不能再伤害她了!

容离闭了闭眼,沉沉呼口气,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道:“乖,你现在不适合,听话,别闹了。”

“嗯?”温馨没懂他的意思。

“你在坐小月子,要一个月以后才可以,再过段时间,嗯?听话。”

“……!”

温馨忽然就觉得好囧。

而且热劲儿一过去,脑袋冷静下来,对于自己刚刚大胆缠着容离的行为,温馨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天哪!

她到底是怎么了!

竟然像个色|女一样!

温馨满面涨红,像被人逗弄的含羞草,她迅速翻个身,双手捂脸,往真丝被里躲。

看着娇羞小丫头一连串的动作,被撩得满身火的容离又好气又好笑。

也就她有胆子敢这样折磨他!

温馨正郁闷得要吐血呢,男人火热的身体再次贴过来,而且他精神抖擞的小兄弟正好抵着她,温馨俏脸更红。

“做了坏事就不管我了?”容离哑着嗓子问。

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肩头,酥麻感油然而生。

温馨结巴,“不……不是……不是故意的……”

在她瓷白的肌肤印下一个个湿吻,吮出点点红痕,磁性的声儿异常撩人,“现在你打算怎么善后?”

善后……

温馨心如擂鼓。

“你……你不是说……我不能那个嘛……”她一紧张舌头就会打结。

“可以换个方式。”

“嗯?”

容离掰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对着他,温馨像虾米那样蜷缩着,小脸藏在他怀里,没好意思看他。

“你可以这样。”。

触到那处火热,温馨脸蛋烫得快要烧起来一般。

容离含住她充血的耳珠,“愿意吗?”

再难受,他必须顾及她的感受。

温馨动容,“嗯……”

出于害羞,她仍有些生涩,对容离而言无异于甜蜜的折磨。他抱紧怀里软乎乎的小丫头,带着无限怜惜地吻她。

“傻丫头,不许难过了。”

温馨眼角湿润,“容离……”

“嗯,乖,你还有我呢,别哭了,乖……”

他的怀抱就是她的避风港,温馨紧紧依偎在他胸前,留下甜蜜的泪水,“嗯。”

清晨,天空阴云密布,细雨如丝,模糊了玻璃窗外的景象。

手机震动的嗡鸣声打破一室宁静,容离睁开眼,首先看了看怀里的温馨,她闭着眼睫,睡颜恬静。

他伸手去拿柜子上的手机,来电显示是简尧的名字,他接了电话。

“哥,你在哪儿呢?”简尧的嗓门一向比较大。

怀里的小人儿动了动,容离轻拍着她的背,没有回答简尧的问题,而是压低声音问:“有什么事?”

“哦,我就跟你说一声,我那朋友回来了,他说最好是让楚萱到他的研究所去一趟,他要再做些检查。”

“什么时候去?”

“尽快吧,今天也行。”简尧说,“你最近有空吗?要是你忙的话我陪楚萱去德国吧,我刚刚回宁城了。”

容离的手微微一顿,“你让何斯安排一下,下午就去德国。”

“行,我待会儿给他打电话。”正事完了,简尧再度关心起大哥如今身在何方,“哥,楚萱说你昨晚有应酬,一晚上没回家,你在哪儿啊?住的酒店?”

容离没打算让简尧知道他在华苑,顺着他的话应了一声,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你要去德国吗?”怀中扬起她的轻问。

容离垂下眼,看到的是初醒的小丫头,像只慵懒的小猫,眼神迷蒙。

“嗯,吵到你了?”

“听到你讲话就醒了。”她趴在他胸口,漂亮的眸子半睁半闭,“你是要和楚萱一起去吗?”

她就在他怀里面,如此近的距离,她听到简尧的话也不奇怪。

容离抚着她的秀发,“简尧在那边的朋友或许能够治好楚萱的病,所以我要陪她过去看看。”

温馨眨眨眼。

“那你们会去多久?”

“暂时不清楚,等到了那边再看吧,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吧。”心里面有些些堵,温馨闷声道:“你下午就要走,那赶快起来吧,你得回去收拾行李呢。”

说着,她坐起身。

容离搂着她,“我只是陪楚萱去治病,别胡思乱想,嗯?”

“我知道。”

“这几天我不在,你要听话,尽量在家里休息,少出来走动,免得着凉,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他又开始对她各种叮嘱。

虽然听过无数遍,可这代表他对她的在乎,温馨十分乖巧,一一应着好。

腻歪了一早上,吃过早餐,容离把温馨送回家后直接去了公司,处理好紧要工作,临到中午才回别墅去。

对于他昨天晚上一开始的应酬变成彻夜不归,楚萱知道他是和温馨在华苑过夜,话多错多,楚萱当做一无所知地跟着容离上了飞机。

不是不嫉妒,不是不恨,而是她已经准备好给温馨一个教训了。

容离说至少得一个星期后回来。

这两天温馨乖乖在家里,大多时候是闷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等着晚上容离的电话。

温延军去外地出差,本该今天晚上到家的,结果等他吃饭等到了九点过人还没回来,也没个电话。

苏琴就有些担心,她说今天右眼一直跳。

温泽宇安慰她别多想。

客厅里的电话忽然响起,声音有些刺耳,温馨心紧了一下,她去接电话。

“喂……”

“请问是温延军先生的家属吗?这里是a市急救中心,温先生发生严重车祸,现在已经送到抢救室,请家属尽快……”

听筒“啪”的一声掉到地上,温馨大脑一片空白,温泽宇闻声过来,看她小脸煞白,便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温馨怔怔看着他,“爸爸……爸爸出车祸了……”

感谢出售号码亲的红包,douma1218亲的月票,3q~~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