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绝望的滋味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54字数:1025309

在急诊室休息了会儿,担心着温延军,苏琴又来手术室等候结果,哪晓得竟然听到温馨和萧湛的对话。

得知丈夫的车祸是因温馨而起,苏琴气急攻心,没去思考过她的行为将会招来容离的怒火,直接给了温馨一耳光。

灯光惨白的走廊,响亮的巴掌声清晰落入每个人耳中。

她的力气太大,那一巴掌令温馨脚下踉跄,直直往旁边栽倒,幸亏萧湛反应迅速,出手拉了她一把。

鼻尖撞上他坚硬的胸膛,一大颗眼泪跌落下来。

温馨觉得好痛。

心,好痛!

萧湛单手环在温馨腰间,凛冽的目光如利箭射向苏琴。

“谁允许你碰她的?!”

被他森寒至极的视线盯住,怒火当头的苏琴被吓得一个冷战,她不敢再轻举妄动,只恨恨瞪着温馨。

“温馨,看看你做的好事,你把你爸爸害成什么样了!”

“妈!你别胡说!”温馨被打,温泽宇很是心疼,“这跟温馨没关系!”

苏琴怒不可遏,拿手指着温馨骂,“怎么会没关系?!你刚才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吗?你爸爸现在还在里面,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知道……”

说到后面,苏琴开始大哭,边哭边指责温馨,温泽宇唯有先安抚她的情绪。

脸上火|辣辣的痛,耳朵里嗡嗡作响,嘴里尝到血的腥甜,听着苏琴的怒骂,温馨浑身血液冰凉,眼泪犹如开闸的洪水,瞬间泛滥成灾。

是她的错……

一切都是她的错!

胸膛感受到一阵温热,萧湛微微一惊,眼里飞逝过异光,他低下头,却看不见她的表情。

“你怎么样?”他淡声问她。

苏琴那一巴掌力道可不轻。

自责快要将她压垮,温馨紧咬着唇,狠狠推开萧湛,“你走开!”

小小的脸上沾满泪水,如风雨中的小花,柔弱却又倔强。

萧湛眉心一拧。

她退到墙边,抬手抹掉眼泪,从衣服兜里掏出手机,手指颤抖地从通讯录中找出容离的名字。

在来的路上她就给他打过电话,可一直无人接听。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希望他在身边。

容离

容离

容离

你回来好不好

回来帮帮我

求求你

快点回来好不好

我需要你

求求你……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一遍又一遍,得到的就是这样的回应。

身体里的力气忽然被抽空了般,她双腿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泪湿的脸埋在双膝间,手臂紧紧抱着膝盖。

容离,你到底在哪里?!

看她刚才那么执着地拨电话以及此刻绝望的模样,萧湛知道,她一定是盼着容离回来。

可惜……她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了!

她像只受伤的小兽,呈现出一种保护性的姿态,仿佛整个世界将她遗弃般。

萧湛眸光眯紧。

“温馨,容离他是不会回来的,别异想天开了。”

残忍如他,最懂得往别人伤口上撒盐。

“容离正跟楚萱在德国逍遥快活,哪里还有心思管你,或者你爸爸的死活?”

温馨心间刺痛,她猛然站起身,双目赤红,“你闭嘴,闭嘴!”

她歇斯底里地朝他吼着。

温泽宇起身,想要过去护着温馨。

然而他刚一动,韩晋立即使个眼色,两名黑衣男子便挡在温泽宇面前,阻止他靠近温馨。

温泽宇认识萧湛,知道这男人的权势绝不亚于容离。

但如果袖手旁观,那他枉为男人!

“让开!”温泽宇咬牙道。

两名保镖纹丝不动。

当言语解决不了问题,就只剩下武力。

温泽宇朝一名保镖挥出拳头,然而对方是训练有素的雇佣军,温泽宇的攻击在他面前只能算作雕虫小技。

黑衣保镖灵活闪身,同时迅速出手,铁拳狠狠撞上温泽宇的腹部。

剧痛霎那间炸开,温泽宇惨白了脸。

见状,苏琴扯着嗓子喊了声,“泽宇!”

温馨心头猛跳,她转过脸,正好看见温泽宇又挨了一拳倒在地上,而那名保镖嫌没够似的,朝他走过去。惊恐万分的苏琴连忙跑过去想要阻止他伤害温泽宇,却被他大力推开,苏琴一个趔趄,扭到了脚。

“住手!”温馨大喊着。

保镖充耳不闻,一脚踢在他小腿上,温泽宇痛呼出声。

现在是深夜,手术室这层楼只有值班医生护士,萧湛那群人看起来就属于危险分子,眼看着温泽宇被打,愣是无人敢出来阻拦。

温馨心如刀割,她死死抓着萧湛的袖子,“你叫他住手,萧湛,你叫他住手啊!”

她声音都嘶哑了,漂亮的脸蛋有着鲜明的手指印,又红又肿,几缕秀发黏在脸上,此时的温馨狼狈极了。

他有种感觉,再逼她一分,她会崩溃掉。

萧湛双手环胸,冰冷的目光笼着她,他露出恶魔的真面目,一字一顿。

“求我!”

他要她臣服!

那名保镖依然残忍地踢打着温泽宇,苏琴的哭喊声几乎要刺破她的耳膜,看着面前残虐的男人,温馨目眦欲裂。

嘴里满是血腥味,她绝望地闭了闭眼,在萧湛震惊的目光中,膝盖跪在冰冷坚硬的地板上。

“萧湛,求你住手!”

她放下自尊,卑微地向他求饶。

泪珠跌落,溅起朵朵水花。

萧湛悄然握紧了手指。

他是在逼她,可他没料到,她竟然会向他下跪……

“够了!”

他一出声,保镖立刻停手,退到一边。

温泽宇浑身是伤,脸色毫无血色,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再去扶起苏琴,苏琴拉着儿子的胳膊,哽咽得发不出声音。

萧湛倾下身,手指捏着温馨的下巴,让她抬起头与他对视。

她眼里黯淡无光,如蒙尘的珍珠。

萧湛用手指擦掉她的泪水,用轻柔的语气对她说:“温馨,我早劝过你,放弃容离,到我身边来。如果你乖乖听我的话,今天你爸爸,你哥哥,他们都会好好的。”

温馨定定看着他,眼泪源源不断地流淌而下。

他惋惜地轻叹,目光怜悯,“现在,你想明白了吗?”

她几乎把手心抠出血来。

手机铃声却在这时候响起,如暗夜里的亮起的曙光,温馨眼眸一亮,无视萧湛阴鸷的神色,她满怀希冀地接了电话。

“容……”

“喂,温馨啊,你刚才给容离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是他的号码,讲话的,却是楚萱!

非常时刻,顾不得多想,怔愣一瞬后,温馨急急地问:“容离呢?”

楚萱说:“他啊,在洗澡呢,你有什么事我帮你转告他吧。”

此时的德国刚刚入夜,之前他的手机一直无人接听,而现在,他在洗澡,是楚萱帮他接的电话……

那一刻,温馨尝到了绝望的滋味。

她平静地说:“不用!”

然后,按下结束键。

*

感谢532497776和出售号码亲的红包o(n_n)o~俺要开始虐了,有月票木有,赶紧滴交出来哈~~~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