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楚萱的计划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21 23:36字数:1025309

“嘟嘟”的忙音响了两声,屏幕的光芒消失,归于黑暗。

她按了下开机键,屏幕再度亮起,映入眼底的依然是温馨的那张照片,阳光下的少女,笑靥如花,倾国倾城。

唇角勾出一抹冷笑,放下手机,楚萱的视线看向陷入昏迷状态的容离,他闭着双眼,俊脸如白纸一样缺少血色。

温馨盼着容离能回去帮她,可惜啊,容离现在根本不会知道她正在经历怎样的不幸。

离开宁城前她已经和威廉部署好一切。

温馨几乎足不出户,很难找到合适的机会对付她,所以她把目光对准温馨最亲的亲人,她告诉威廉,等她和容离到达德国之后,他再秘密安排人对温延军下手。

要一个人痛不欲生,办法有很多种,其中一种,让她失去在乎的亲人。

温馨可以算是单亲家庭长大的,温延军是她的亲生父亲,如果温延军死了,这样的打击足以令她崩溃!

为避免容离得知消息赶回她身边,下午的时候,楚萱故意找个借口外出,容离自然会陪着她。

出门以后,威廉派来的杀手伺机而动,他们的目标便是容离。

随行的仅有一名司机,他们两个人要对抗十几人的围困,同时要保护楚萱的周全,容离力不从心,混乱枪战中,他的腹部中了一枪。

楚萱的目的在于拖住容离,杀手避开了致命位置,容离伤势虽比较严重,但绝无生命危险。

当简尧他们赶到现场救援后,失血过多的容离在昏迷前,强撑着吩咐简尧,严禁任何人把他受伤的消息告知温馨。

他受伤昏迷,所有人关注的自然是他,至于温馨,暂时无人顾得上她。

所以除了楚萱,现在没人知道温馨的爸爸出了车祸,危在旦夕。

眼下病房里就她在,她故意先忽略掉电话,过段时间再给温馨打过去,并且撒谎说容离正在洗澡,她故意误导温馨,让她相信,刚才容离是在和她翻云覆雨,所以没空理会她。

她也不担心到时候容离会知道,如果他追究起来,她完全可以说自己是依照他的意思,为向温馨隐瞒他受伤,情急之下随便想出的借口。

想起刚刚那通电话,楚萱眼里露出胜利者的笑意。

她的计划,非常成功!

温馨,这就是你跟我作对,抢走容离的下场!

现在的你,一定很绝望吧!

“怎么?容离不愿意回来?”看着她心灰意冷的模样,萧湛讥讽地挑眉问。

右手无力垂下,手机掉到里地上,摔得“啪”的一声响,她的脑袋里乱极了,反反复复回荡着楚萱那句话。

她不是未经人事的无知少女,楚萱方才的声音明显带着情事后的慵懒,而容离是习惯在欢|爱后洗澡的……

自虐般想象着他们之前极有可能做过的事,温馨脸色苍白,胃里忽然泛起恶心感,温馨狼狈地跪坐在地上,一手捂着嘴,强忍住呕吐的冲动。

萧湛眉峰一紧,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粗鲁地将她拉起来。

“你怎么了?”

温馨愤怒地挥开他的手,“与你无关,滚开!”

萧湛冷笑,“容离弃你不顾,所以绝望了?”

他极尽残忍,非要逼垮她才满意!

温馨咬唇,嘴里的血腥味愈加浓烈。

“谁在这儿闹事啊?”有人高声问道。

众人转眼看去,来的是五名警察,一个个手里拿着电棒,当警察们看到萧湛那几个冷面黑衣保镖时,顿时拉下脸。

他们已经够忙的了,这大半夜得也不让人消停!

“刚才接到举报,有人恶意殴打市民,是不是你们几个啊?”为首的警察用电棒指着韩晋问,“大半夜的不睡觉,聚众闹事,你们是想进去吃牢饭吗?!”

警察把韩晋他们当黑社会的混混。

虽然他们确实是黑社会的,但比起二流子一类,萧湛可要高出无数个档次。

见警察来了,苏琴看到救星一样扑过去,声泪俱下地控诉萧湛一行人的暴行,包括他故意派人撞上温延军,殴打温泽宇,威胁她……

温泽宇满身是伤,证据确凿。

警察同志眉头打结。

“你们一个个吃了豹子胆了啊,竟然敢蓄意伤人,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啊?!”警察同志义正言辞地道,“都跟我回警局去,慢慢交代清楚!”

韩晋挑挑眉,镇定自若,凉凉的目光掠过警察,“你有证据证明那些事跟我们有关?”

自以为有警察撑腰便万事无忧的苏琴有了底气,高声道:“怎么没证据?我儿子被你们打得遍体鳞伤,这不是证据吗?”她又指着萧湛,“刚才他自己亲口说的,是他派人害的我丈夫,我儿子也听到了,难道你们想否认吗?”

警察同志眉一拧,“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几个还是老老实实去警局一趟,协助我们警方调查了!”

说着他一扬手,其余四名警察纷纷围过来,看架势是不合作就使用武力了。

韩晋阴沉了脸色,他冷嗤一声,根本没把这些个警察放在眼里。

他拿出手机,找到某个号码,拨过去。

“是我,萧少现在急救中心,有几个你手底下的警察过来‘请’萧少去警局,这事儿,你自己看着办!”阴测测冲电话那端的人讲完,韩晋便挂了电话,裹着冰渣子的视线令人不寒而栗。

“头儿,这丫在搬救兵?”

被称作头儿的警察眯起了眼,心中多出一份警惕。

这群人,看样子,似乎有点棘手……

正犹豫着要如何处理下去,头儿的手机响了,急促的铃声跟催命似的。

头儿一看来电显示,精神一凛,赶紧接了,“喂,局长啊,这么晚打电话啥事儿啊……是是是,我在急救中心……”

他话没讲完,上司便将他痛骂一顿,说是顶头上司刚刚找到他,问他是不是得罪了萧少,哪晓得一问,还真是自己手下的兵得罪了贵人。

“……是局长,我明白了,明白了。”头儿连连应是。

挨完批评教育,擦把脑门儿上的冷汗,他朝韩晋点头哈腰,连声道歉,“实在对不住,误会,误会……”

韩晋眼神轻蔑,“下次出门,记得擦亮你的狗眼,有些人可是你得罪不起的!”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