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没人要她了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5:24字数:1025309

这一声巴掌,震惊了所有人。

作为绝对忠实的部下,眼睁睁看着自己最为尊敬的领袖竟然被一个小女人甩了耳光,韩晋瞬间绷紧了神经,凌厉的视线堪比锋利匕首,要将温馨碎尸万段。

但没有萧湛的命令,他按捺着撕碎温馨的冲动,嗜血的双眸紧盯着她,如果她胆敢再对萧湛出手,他绝对会拧断她的脖子!

手心痛得麻木,温馨泪湿的眼恨意充斥,她紧咬着贝齿,一字一顿,“杀人凶手!”

耳朵里有些嗡鸣,脸上火|辣辣的痛,黑暗迅速填满他的双眼,萧湛浑身上下笼罩着危险戾气,如被激怒的猛兽。

他睨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眼底的暴虐在涌动,随时会冲破而出,焚毁一切。

弱小与强大的对持,气氛僵滞到极点,好似一触即断的琴弦。

从小到大,萧湛第一次被人打脸,若换成别人,早被他扔给他养来当宠物的那几头西伯利亚狼当点心了。

偏偏她……

“你不怕我杀了你?”他摸了摸火烧火燎的半边脸,目光锐利地将她刺穿。

温延军的死已经将温馨逼垮,没顶的绝望和冲天的恨意腐蚀着她的心,面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冷血恶魔,温馨再无半分胆怯。

“那你来啊!杀了我啊!”温馨嘶吼,怒火烧红了她明媚温婉的双眸,“萧湛,别以为你真的能只手遮天!你害死了我爸爸,我不会放过你的,就算死,我也要拉着你陪葬!你休想逍遥法外!”

她声声泣血,势要萧湛为父亲的死付出代价!

即使再软弱的小兽,当被逼到绝境时,没有后路可以选择,她唯有拼尽一切去反抗,去斗争,哪怕最终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萧湛悄然握起了拳头,这样倔强的温馨,只会让他想要狠狠撕碎她的坚强,拔掉她身上所有的刺,看着她在脚下臣服!

护士把温延军推出手术室。

霎那间,苏琴喉间发出尖厉刺耳的声音,她不顾一切地扑过去,抱着温延军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延军啊,你怎么能丢下我们不管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你看看我啊……”

她发疯样拉开遮盖在温延军身上的白布,双手抓着他的肩膀大力摇晃着,仿佛这样做就能让他活过来。

护士们早见惯了这样的生死离别,对于苏琴的悲痛欲绝也就有些麻木了,尸体要送往殡仪馆,苏琴的疯狂行为妨碍了她们的工作。

两名护士一左一右拉开想要拉开苏琴,“家属请节哀。”

苏琴死不松手,她朝一旁的温泽宇大喊:“泽宇你快过来啊,她们要带走你爸爸,我不许,我不许,你叫她们走开!”

父亲的突然离世,母亲此刻的疯狂,温泽宇心如刀绞。

看着面无血色,呼吸停止的温延军,他额头上的青筋毕现,温泽宇握住苏琴冰凉的手,沉声道:“妈,别这样,你先放手。”

“不!”苏琴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瞪着儿子,“泽宇,这是你爸爸啊……她们要带走他,他要是走了,就永远不会回来了!不会回来了,你再也看不到他了呀……”

永远不会回来

再也看不到他了

苏琴的话,犹如最锋利的刀,狠狠插在她心口,残忍地搅动,鲜血淋漓!

无尽的悲恸覆盖了她眼里的恨与尖锐,温馨像个迷路的孩子,艰难地迈动双腿走向温延军。

悲伤弥漫了走廊的角角落落,夜风呼啸,震得窗户当当作响。

护士之前只帮温延军做了简单的清理,他的头发上,耳朵上,好些地方都染了鲜血,凝固后变成了暗红色。由于苏琴扯开了白布,温馨看到温延军胸膛上刚刚才缝合的伤口,细长而丑陋,刺得她双眼疼痛。

除此之外,他上半身还有好多处淤青,肩膀曾被碎掉的玻璃划破,血肉模糊,即使做过清创,看起来仍是如此怵目惊心,无声地告诉她,温延军曾经遭受过怎样的痛苦。

周围的空气好像被抽空了,温馨呼吸急促,眼泪大颗大颗落到温延军身上,窒息的痛充斥在她心间。

爸爸

爸爸

别丢下我

对不起,是我错了

以后我会很听话的,谁都不去招惹,离他们远远的,再不给你惹麻烦了

你不要走好不好

我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错了……

苏琴看到泪流满面的温馨,怒上心头,她猛地伸手推她,破口大骂:“滚开,你这个害人精,别在这儿假惺惺的,你给我滚,从今以后,我们温家没你这个不孝的女儿!”

温馨跌倒在地。

“苏姨……”

“别叫我!”

温泽宇眉心死死拧着,“妈,别说气话,这件事与温馨无关……”

“你住嘴!”苏琴瞪了儿子一眼,然后看向温馨,“延军是你害死的,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还有没有脸留在温家!”

温延军的死虽然不是她直接造成的,却是因她而起。

如果她没有认识容离,萧湛不会找上他,今天的惨剧不会发生,爸爸会平平安安的活着!

苏琴的质问把温馨推进了自责深渊。

她狼狈地倒在地上,寒冷肆无忌惮地钻入她的身体,冰封了她的心。

眸光掠过温馨满是眼泪的小脸,他能清楚感受到她的绝望,温泽宇很想去安慰她,但是此刻,苏琴才是他更应该关心的。

他不顾苏琴的哭喊把她从尸体旁拉开,护士则迅速将温延军推走,免得再耽搁时间。

亲眼看着丈夫被带走,早哭得肝肠寸断的苏琴再支持不住,就这样晕了过去。

温泽宇大惊失色,赶紧带她去看医生,无暇顾及温馨。

眨眼间,四周安静下来。

一直充当观众的萧湛终于有了动作,他来到温馨身边,居高临下地向她伸出手。

“温馨,你已经无家可归了,跟我走。”

她怔然看着他冷酷的眉眼,然后目光落到他摊开的掌心。

她没有反应。

萧湛目光沉了沉,“现在已经没人要你了,温馨,你只能跟着我。”

没人要她了……

是啊,爸爸不要她了,容离不要她了,连大哥他们也不要她了……

眼泪早已干涸,温馨绝望地闭上眼,把手交到了萧湛手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