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5 你去死吧!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23:49字数:1025309

夜晚过去,大地迎来黎明。

萧湛打开房门。

明媚的太阳光被黑色的窗帘严严实实阻挡在外,奢华的卧房内,一片黑暗。

他按开房间里的灯,然后看到原本应该睡觉的人不见了踪影,只余下凌乱的被子,他伸手摸了摸,被子里毫无暖意,她是早就起来了。

他把她带回来后,她一直呆在房间里面,他在外面客厅坐到天亮,如果她出去,他肯定会晓得。这里是三十多层的高楼,她不可能翻窗户逃走,那么,她,还在。

萧湛皱了皱眉,目光四处搜寻一阵,没找到温馨。

这里没人,那就只剩卫生间了。

看着那扇紧闭门,萧湛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快速走过去,拧了拧把手却发现里面落了锁,这下完全能肯定她在里头。

“温馨!把门打开!”他在外面大声喊她。

走近了他才注意到里面有水流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响,哗哗的水声,带出一阵诡异感。

萧湛又喊了两声,并且使劲踢了踢门,可里面的人仍然没有任何回应。

别无他法,萧湛只好硬把门给踹开。

他力气大得很,直接在门上面踢出个坑,巨大的声响惊动外面的韩晋等人,他们立马冲进来,看到的是萧湛一身冷意的踹门。

韩晋有丝疑惑,“萧少?”

萧湛没理会他们,看着摇摇欲坠的木门,又补了一脚,造价昂贵的门就这样可怜兮兮地被彻底破坏了。

于是,里面的情景清晰呈现在萧湛视线里。

温馨正站在盥洗台前,水龙头哗哗流着水,她听到声响,脸转了过来,怔怔看着他。

长长的墨发垂在颊边,将她那张倾城的小脸映衬得更为惨白,她眼神空洞,如同失去生命力的花朵,芳华已逝!

至少表面上她看起来是安然无恙,萧湛刚要松口气,却在下一秒,他忽然从空气里嗅出一丝不正常的味道。

身为黑道帝王,经历过无数次生杀予夺,他对血腥味儿尤为的敏感。

萧湛猝然眯起眸光,视线从她苍白的脸下移,然后他看到她两只素白的手是红的,鲜血正顺着指尖往下滴,她的脚边,已经散开一片鲜红,开出一朵妖冶红莲!

而她的表情是如此平静,仿佛感受不到丝毫疼痛!

萧湛脸色骤变,他迅速走过去,厉声喝道:“你在干什么?!”

她竟然想自杀!

如果他再晚些进来,那她是不是就成功了?

温馨一动不动,眼珠直勾勾地盯着他,瞧不出任何情绪。

萧湛气急败坏地拉起她的手,掀开袖子,那纤细白皙的手腕处,被她自己划出好几道伤口,殷红的血液正往外冒,把他的手也染红了。

心底烧起莫名的怒火,萧湛残忍地在她血淋淋的手腕捏了一下,满意地看到温馨皱紧了眉,她死死咬着嘴,忍住痛呼。

“既然想死,那你怎么不再使点力,割深一点,嗯?”一身黑衣的男人犹如降临世间的撒旦,他的心,他的血,全是冰冷的,非要把人逼死才会甘心,“对准你的这动脉,使劲划上一刀,你马上就能去见你爸爸了!”

爸爸两个字,刺激到温馨早痛得麻木的心,她凝着萧湛,眼里快速闪过某种东西,萧湛来不及去捕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脸上的血色越来越少,近乎透明,好似冰雪凝成的,只要一接触到阳光,会化作飘渺的水汽,彻底消失掉。

萧湛皱紧了眉。

“韩晋,准备车,马上去医院!”

守在外面的韩晋应了声,马上去安排车。

萧湛的理智被她的自虐搅乱了,以至于他竟然忽略掉一个致命性的问题。

他抱起温馨,带着她急步往外走。

被完全陌生的男性气息围绕,温馨垂下眼,染着血的小手悄悄摸进了外套的口袋里,将她事先藏好的锋利的刀片握在手心里。

当萧湛向她伸出手那一刻,她下定决心要为父亲报仇,所以她跟着萧湛回来,并且安安静静,不吵不闹,似乎心已死。

这样做,只为让他消除戒心。

只要她一闭上眼,想起的都是父亲惨死的模样,悔恨将她的心啃得鲜血淋漓。

苏琴说得很对,她害死了爸爸,她没有脸面对温家的任何人!

从萧湛留下她独自在房里后,她起了身,像个幽灵样在房间里飘荡。

萧湛为人警惕,要下手绝对要找到最合适的机会,否则一次失败,她再无重来的可能。

凭她一个人的力量,要如何报仇?

赤手空拳,她绝对是输家,她需要武器!

可惜的是房间里找不出任何能尖利的东西能够派上用场,她就去了卫生间,在里面找了一阵后,终于发现了剃须刀。

剃须刀的刀片最是锋利,她把刀片拆下来藏在衣服口袋里,等找好机会就动手。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

疼痛如附骨之疽,难以磨灭,她根本不能睡着,看着寒光闪闪的刀片,她如同中了魔咒一样,撩开袖子就往手腕割。

痛,很痛,可同时,困在身体里的悔意好像找到了宣泄口,随着血液流出,让她能够好受一点。

她就这样躲在卫生间里,用鲜血来忏悔她的过错!

当萧湛来找她的时候,她知道,机会来了。

只此一次,拼死一搏。

爸爸,对不起,是女儿不孝,请你原谅我!

她在心里默念着,眼泪顺着眼角滚落,同时攥紧了刀片,锋利的刀刃将她的手心划破,她却不觉得痛,而是一阵快慰,终于能够杀掉萧湛的激动!

萧湛并不知危险靠近,他唯一的关心的,是这小丫头的性命。

他要她平安无事!

忽然,有冰凉的东西贴上他颈部大动脉的位置,伴随而来的,是温馨充满恨意的几个字。

“萧湛,你去死吧!”

他身形骤然一僵,视线垂落,对上她眼里疯狂的杀意,那样的光芒刺得他眼底生疼,他尚未反应过来,紧接着,脖子上狠狠一痛,有鲜血的腥甜在空气中散开。

*

感谢号码亲和15962975528两位亲的红包,感谢60203620亲的月票

俺好像第一次这样子虐女主角,有种越虐越开心的感觉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