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总要试一试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6 05:21字数:1025309

他们的距离太近,纵使萧湛在最短的时间反应过来,全身而退已是不可能的。

颈侧被她划开一道口子,鲜血留下。

萧湛暴怒,粗鲁地将温馨扔到地上,如同扔一块垃圾样。

后面的保镖见到老板被行刺,即刻掏出别在腰间的手枪,纷纷瞄准温馨,如果萧湛的命令迟下一秒,温馨无疑会被子弹打成马蜂窝。

“都给我住手!”萧湛怒喝。

“萧少……!”

萧湛冷眼扫过去,“退下!”

男人拥有绝对的威严,他是王者,他的命令,身为部下的他们必须遵守!

保镖们不甘地收了枪。

从剃须刀拆下来的刀片很窄的一小片,虽然锋利,可要想一次性割破他的大动脉,单凭温馨一从未杀过人的小姑娘那生疏的手法,实难办到。

尽管流了血,他的伤口却不是很深。

萧湛居高临下地俯视温馨,目光凌厉如刀。

“温馨,你居然想杀我?!”

倒是他小看了她的能耐,以为她被温延军的死刺激得精神崩溃,企图自杀,却原来她脑子清醒得很,暗地里计划着杀他!

扫眼掉到地上的凶器,上面沾着他的血,如果细小的刀片换成匕首,也许此刻,她已经成功划开了他的大动脉!

萧湛是残暴的,嗜血的。

鲜血唤醒了蛰伏他在心中暴虐的兽。

这一摔,浑身的骨头像被车狠狠碾过一样的痛,她手腕上的伤口也因此再度裂开,温馨狼狈地趴在地上喘着气,小脸煞白,额头上满是冷汗。

“那是因为你该死!”她一再激怒他,全然不计后果。

刀片离她很近,温馨顾不得浑身疼痛,迅速扑过去,想要捡回来。

萧湛看穿她的打算,高大的身子一动,他把刀片踢开,然后,那高级软皮鞋残忍的将她细嫩的小手踩在脚下。

“啊——!”

地毯表面是粗糙的,摩擦着她手腕的伤口,鲜血流得更多,温馨咬破了唇,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

俯视着脚下痛得痉挛的少女,如此卑微,如此可怜,萧湛森黑的长眸中充斥着凌|虐的快意。

“认清楚现实了吗?温馨,想杀我,你还没那个本事!”

温馨面无血色,漂亮的脸蛋因为剧痛而有些扭曲,连讲话的力气几乎被折磨完。

“有没有……本事……总要试一试……才……才会知道结果!”

她不肯认输,字字挑战着萧湛的底线,丝毫不担心他会否毁掉她的手。

猎物越是反抗,只会让猛兽愈加想撕碎她。

眼角溢出嗜血的笑,他挪开脚,温馨得以喘息。

萧湛蹲下身,尊贵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啧啧惋惜地道:“温馨,看看你现在可怜成什么样了?你爸爸死了,你呢,除了自残,自找死路外,还能做什么?你怎么不向你的容离求助呢?让他回来帮你报仇啊?!”

他极尽所能地伤害她,摧毁她的意志!

听到那个熟悉至极的名字,被她刻意忽略的疼瞬间开始肆虐。

心底的最后的一道防线彻底崩毁,先前被他踩着手也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的少女,此刻,眼泪流成河。

容离!

她在心底呐喊着他的名字,混合着血与泪。

曾经萧湛威胁她时,他对她说,一切交给他处理。

他说:相信我

他说:我会对你好

他说:你还有我

他说:温馨,我想你了

……

言犹在耳,可眨眼间,他却和楚萱做了那件事,尽管她曾经怀疑过,或许是楚萱骗她,可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他连个电话都没有!

在她孤独绝望,盼着他能回来的时候,他却再一次,一声不响地将她抛弃!

生生毁掉她所有的期许!

容离!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欣赏着她的伤心欲绝,萧湛怜惜地用手拂开她脸上的发丝,语气甚是轻柔,如同和心爱之人倾诉爱语。

“我早劝过你,容离他不是好人,你跟着他不会有好下场,可你偏偏听不进去,非要飞蛾扑火,落到如今的境地,温馨,你知道错了吗?”

望着男人温和的眼,她眼泪流得更凶。

她已经知道错了。

如果可以重来,她绝对离他们所有人远远的!

看着她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油尽灯枯,萧湛弯了弯唇,朝她微微一笑。

他再度抱起她,也不担心她是否还藏有刀片,反正,她的心理防线已经被他击垮,失去了斗志的小猫,就算有锋利的爪子也造不成任何伤害。

从今天起,他要让这个柔弱的少女成为他手里最厉害的刀!

到了医院,医生一瞧温馨血淋淋的手腕不由觉得心惊肉跳,而萧湛的脖子同样需要包扎止血。

这一男一女弄得浑身是血,尤其是温馨割腕,不知内情的医生护士便猜测是情侣闹分手,女的以死相逼。

萧湛的伤口好处理些,清洗干净血迹,再贴上止血纱布即可。

而温馨的手在地毯上摩擦过,沾染了灰尘,为免细菌感染,她的需要特别消毒处理。

萧湛站在旁边看,“她的手以后会不会留疤?”

医生就以为他是担心女朋友。

“疤痕是会有的,不过幸好伤口比较浅,以后好生养着,等时间长了,疤痕淡化基本上就看不出来了。”其实医生觉得,这么漂亮的一双手,要是留了疤怪可惜的。

萧湛“嗯”了声,眸光落到温馨太过平静的脸上,有些些复杂。

温馨木然地坐在椅子上,任由护士帮她清理手腕,涂药水,裹上绷带,如同精致的洋娃娃,了无生气。

包扎好伤口,为让她好好休息,萧湛叫医生给她打了镇静剂,然后带着她返回宁城。

昏迷了十多个小时,容离终于醒过来了,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

“温馨有没有打过电话?”

他连自己的伤势都没问过一句,满心满眼只惦记着温馨,楚萱暗恨,嘴上却如实道:“昨天她有打过电话,我随便编了个谎瞒住了她。”

“嗯。”容离俊颜苍白,他疲惫地闭了闭眼,“现在几点了?”

“下午一点过。”

那宁城就该是晚上了。

“我的手机呢?”

楚萱就拿给了他。

容离先看了通话记录,来电时间应该是凌晨时分,而在之前,还有很多个未接来电。

是因为昨天他受伤昏迷没有联系她的缘故么?

电话拨出去,本期待着她甜甜的声音,可他听到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

请原谅这只龟速的作者,关于两年后,俺尽量写快一点……其实不远了,真的,不远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