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有没有怀疑过楚萱

小说:独家深爱作者:寒浅陌香更新时间:2019-01-17 06:08字数:1025309

虽然打了镇静剂,温馨几乎没睡过,就那么安安静静地躺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像失去灵魂的空壳。

“你的东西我已经派人拿回来了,你来看看,有没有遗漏?”萧湛把厚重的窗帘拉开,金色的光芒争先恐后地涌到房间里,用它的明媚代替黑暗。

苏琴态度坚决地要和温馨断绝关系,她说温家没有害死父亲不孝的女儿。于是萧湛顺水推舟,直接叫韩晋带人去温家,把温馨的行李打包收拾好,全部带了过来。

他就是要她无家可归,往后,只能依靠他!

突然而至的光亮令温馨不适地眯起眼,她脸色苍白,如同惧怕阳光的吸血鬼,艰难翻动软绵绵的身子,把脸藏到被子里。

萧湛走回去,看着逃避现实的小丫头,眉峰微微拧起。

已经一天一晚了,她就那样睡着,滴水未进,他强制喂她吃东西,最后她都会吐出来。

这两天遭受的打击,似乎令她丧失了求生意志。

而他需要的,可不是一具行尸走肉!

萧湛坐在旁边,伸手去拉开遮掩她的被子。

温馨蜷缩着,她抗拒面对外界。

“你难道不恨容离?”他抓起她的手,检查她的手腕有没有裂开,“你需要他的时候,他和别的女人潇洒去了,温馨,难道不怨他?”

纤细的手腕裹了层层纱布,洁白的,没有渗血。

一提起容离的名字,温馨终于有点点反应,她沉默着要抽回手,奈何身上几乎没力气,只能任由萧湛掌控。

检查完毕,萧湛起身去倒了杯温水进来,顺带拿了只消毒棉签。

他把棉签浸入水里,待完全浸湿后再拿出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用棉签润湿她干涩的嘴唇。

“他两次弃你不顾,你就不想报复他吗?”他循循善诱,要在温馨心里种下对容离仇恨的种子。

她几次咬破嘴唇,细小的伤口尚未全部愈合,突然沾到水,有些些细微的刺痛感。

温馨直直望着萧湛近在咫尺的脸,干涩的唇一开一合,声音很轻很轻。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他是害死她爸爸的凶手,他凭什么来教她应该恨谁,应该报复谁?

萧湛手一顿,冷意顿显。

温馨忽而弯起唇角,讥讽道:“萧湛,该死的人,是你!”

她的执着,令萧湛微微有些意外。

眼里闪过一抹高深莫测的暗芒,他放下水杯,犀利的眸光罩在她脸上,他似笑非笑地问,“怎么,还想杀我?”

温馨不语,她眼里的恨意已经明显做出了回答。

萧湛忽而一笑,“那如果我告诉你,你爸爸的死根本与我无关,你会怎么做?”

温馨有一瞬间的怔愣,她很快镇定下来,“你休想骗我!”

萧湛凝视着她,“温馨,害死你爸爸的,另有其人,当时我之所以认下这项罪名,是打算利用你爸爸的车祸逼你就范,可我没想到的是,你爸爸去世了……所以,你恨我,其实是恨错了人。”

原本他没打算解释的,可温馨一直把他当杀人凶手,她时时刻刻想着杀他为父报仇,这样的她,岂能为他所用?!

要利用她对付容离,首先必须消除她对他的恨意才行。

否则,这把锋利的刀,只会渴望他的鲜血!

温馨双眼大睁,她手指僵硬地弯曲着,“你说什么?!”

她恨错人了?

萧湛摆出诚恳的态度,“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你爸爸的车祸的确是有人蓄意谋害,至于对方是谁,暂时还没有结果。”

温馨对他的说辞持百分百的怀疑态度。

“你若是不信,可以去警局,听听他们的结果,是不是和我有关。”

温馨冷哼,“他们难道不是听你的指挥?”

那天在医院她亲眼目睹那些人对他点头哈腰,像这样的情形,有家能使鬼推磨。

何况萧湛这样背景复杂的男人。

“话我只说一次,信不信由你。”萧湛并不介意她的冷嘲热讽,“你该好好想想,你有没有得罪过其他人。”

温延军刚刚出车祸,恰好容离就遭人暗算,这两者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关联,可萧湛总觉得背后有阴谋。

直觉告诉他,整件事是针对温馨而起。

如果他的这个推测正确,那么,会是谁如此恨她?幕后主使的目的又是什么?

温延军死了,对温馨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而容离身受重伤无法赶回来,温馨对那边的情形的似乎又是一无所知,以至于她对容离失望……

萧湛紧盯着温馨,陷入沉思。

温馨就一普通大学生,生活圈子简单,她能得罪谁?

想了一遍自己认识的人,除了萧湛,温馨再找不出任何怀疑的对象。

而这时,头顶忽然响起萧湛的声音。

“你有没有怀疑过楚萱?”

一下飞机,容离顾不上休息,径直赶去萧湛暂住的酒店。

金碧辉煌的走廊,两边站着十多名训练有素的保镖,清一色穿着黑衣黑裤,犹如地狱而来的修罗,冰冷而嗜血。

韩晋站在最前方,他扫一眼容离身后跟着的手下,同样是顶尖的职业保镖们,双方对持,气氛极度紧张。

他的视线转回面前气势狂傲的男人,似笑非笑,“容少这是何意?”

容离脸上虽呈现出病态的苍白,但这丝毫不减损他骨子里透出的强大尊贵,更无人敢小觑他。

黑眸亮着令人胆寒的锋芒,他冷冷开口,每个字染着隆冬的寒意,“滚开!”

现在,他只想见到他的温馨,确定她是否安好!

他毫不客气,韩晋也懒得跟他虚与委蛇,他沉下眉眼,“容少,这里可不是环宇,你想做什么,可得先问问萧少的意思。”

黑眸泛起杀意,容离低喝,“滚,别让我说第三次!”

随着他话音落地,双方的保镖绷紧了神经,随时有混战的可能。

总统套房紧闭的金色大门从里面打开,众人的目光即刻投了过去。

看着外面剑拔弩张的两拨人,阴戾的视线射向暴怒的容离,萧湛眯了眯眼,他走过去,唇角噙着冰冷的笑。

“容离,你这是做什么?”

*

阴谋要被揭穿咯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